远远看去,那树,枝干纠结,树皮斑驳,叶子慵懒地挂在枝头上,别有一番沧桑美。走近以后,用手触它,冰冷如蜡,这才晓得,是棵假树。
  
  朋友絮絮道出以假树布置家居的种种好处,听了,心动。一口气买了好几棵回家。原本稍嫌呆板单调的大厅,在盎然绿意的点缀下,果然便有了勃勃的生机,当然,最得我心的是,不必浇水施肥,它长年长日翠绿如故。
  
  一日,倚窗而立,忽然@喜地发现半年前在后园里种下的那棵木瓜树,居然已经高与人齐,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了润泽的亮光。那种亮泽,是鲜的、活的,对未来岁月充满了热切的期待和美丽的憧憬;再回头看看室内那几棵假树,它们木木然地站在角落里,就算给它们十年、百年,它们也不会向上蹿长一分一寸。
  
  至此幡然醒悟,朋友间的真情实意,便似那扎根于泥地里的树,以丰厚的感情为肥料,以肝胆相照的义气为阳光,夜以继日茁壮地成长;然而,那假树呢,毕竟是假的、冷的、不堪一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