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游戏爆红,快乐并痛着

  上周末,在公园的草坪上看到惊险一幕:一对父子正在模仿抖音上的网红亲子游戏——大鹏展翅,引来一众吃瓜群众。六七岁的儿子,左脚钩住老爸的右肩,右脚蹬在其肚子上,父亲双手分别抓住儿子的两只脚,身体后倾,儿子两只手做展翅翱翔状,扬扬自得。突然,意外发生。儿子重心倾斜,父亲为了找回平衡,一个趔趄,双双倒地。结果,儿子右侧手臂骨折。
  
  当下,抖音上的一众亲子游戏爆红。不可否认的是,网红亲子游戏在活跃家庭气氛、促进亲子感情方面,功不可没。但事物都有两面性,其中暗藏的杀机,正跃跃欲试的宝爸宝妈们是否注意到了呢?
  
  1。首当其冲的身体伤害
  
  那个与孩子互动翻跟头的网红视频,因其一气呵成的潇洒动作,不仅引来大量转发、点赞,更是不断被模仿。来自武汉的菲菲爸爸,就是众多模仿者中的一员,刚开始的动作,很是得心应手,但就在他抓住菲菲往上翻转180度之时,突然失手,孩子头部瞬间着地……尽管孩子被紧急送医,却依然没有改变脊髓严重受损,上半身无法动弹的悲惨命运。灾难发生就在一瞬间,真正印证了那句话: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或许妈妈还在等着她一起去逛街买衣服,或许小伙伴们正赶在找她去玩耍的路上……我们甚至不敢再去想象,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接下来会经历怎样的煎熬。
  
  作为一名父亲,我特别能理解菲菲爸爸想要和女儿亲密互动的心情,但很是不赞成他的做法。因为,在我看来,他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两点:一、孩子骨骼发育不完全,容易受伤;二、我们毕竟不是专业运动员,反应速度、应变能力都很弱。轻易、草率地尝试抛、翻等网红动作的结果,很可能是:牵引过度,孩子因较强外力,造成桡骨头半脱位;翻转不到位,导致被翻转之人,屁股或头部着地,损伤脊髓、脊柱,导致大小便功能障碍、四肢瘫痪,甚至危及生命。所以,还请牢记骨科专家的提醒:动作虽炫酷,模仿须谨慎。
  
  2。征服欲的过早激发
  
  奥运赛场上,体操和花样滑冰的画面甚是唯美、震撼,显然,这和运动员或旋转、或空翻等干净利落的高难度动作息息相关。抖音上的高空抛、荡秋千等亲子游戏,之所以爆红网络,同样也是因为难度系数颇高,挑战成功者了了。然而,越是如此,越有大批挑战者,前赴后继。
  
  心理学上有个著名的“蔡格尼克效应”,指人们对于尚未处理完的事情,比已处理完成的事情印象更加深刻。换言之,人类天生对有难度之事,有股强烈的征服欲。开学没多久,14岁的小洁,午休时在抖音上刷到一视频,当即被华丽炫酷的高难度动作吸引。视频中,一家4口并排站,手依次搭在旁边人的肩上,爸妈原地转圈,将两侧的一儿一女在半空中甩了起来。按捺不住的小洁,放学铃声一响,便拉着早早约好的同学,飞奔操场。初次尝试,状况不断,不是同伴被甩飞,就是两侧用力不均,重心不稳,4个人摔出完美的一字形。在经历了“摔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再摔倒”几番“寒彻骨”后,终于迎来了“梅花香”。就在她们取出手机,准备将成果大晒特晒时,才发现爸妈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同时被发现的,还有嗷嗷待写的作业、淤青红肿的胳臂。
  
  大学的辅导员反复向我们强调一个问题:莫沾游戏。原因有二: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限;二、征服欲会被彻底激发,荒废学业。要知道,征服欲很大程度上来说,算是争强好胜的代名词,过早在孩子身上激发,对其成长成才极为不利。
  
  3。纯真与初心的丢失
  
  抖音上有各类整蛊手段,引无数网友竞折腰。我们小区发生一起闹剧:抖音爱好者云飞,模仿老爸整蛊儿子的游戏,将房门缠满透明胶带。不一会儿,房间传出的云飞和小儿子航航那荡气回肠的笑声,宣示着大儿子雷雷的成功“上钩”。8q的雷雷,看到自己摔倒时,弟弟那幸灾乐祸的模样,难掩怒火,遂找机会在房门拉了一根渔线,导致航航牙齿和下巴受伤入院。心理学研究表明,对于过于敏感多疑的儿童,当遭遇捉弄、嘲笑,继而引发尴尬、不适时,会认为是对方有意跟自己过不去,产生报复心理。
  
  因为,长此以往,他们很快就会活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模样,与自己的纯真和初心渐行渐远。曾获第90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提名的《失物招领》,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学校游乐场旁的失物招领箱中,住着一只名叫“Lou”的小怪兽。它的身体由箱子中的各种遗失物品组成,名字取自失物招领箱(Lostandfound)上掉落的三个字母LOU。Lou一直在箱子中默默注视着孩子们玩耍,课间休息后,它会出来把孩子们遗留在游乐场上的物品一一捡回,等待认领。游乐场上,一个校园恶霸的出现,引起了Lou的注意,他抢走同学的足球、游戏机,整蛊女同学。Lou决定出手给他一点教训,它在抢回物品的过程中,惊奇地发现,如今的恶霸,曾经也只不过是一位被欺负的可怜虫。故事的结局很美好,恶霸一一还回了抢夺的物品,收获了友谊,赢回了最初的那份美好与纯真。愿每个小朋友,永远不把自己的纯真变成失物。初心若有遗失,也请尽快“招领”回来。
  
  4。影响主流价值观的形成
  
  漫画家朱德庸的作品《大家都有病》,加入了对现代社会及现代人生存现状的思考,引发强烈共鸣。必须承认,生活在这个急功近利时代的我们的确“都有病”,至少都患了随波逐流的“病”:旅游打卡圣地,人去我也去;人气流量明星,人追我也追;网红亲子游戏,人玩我也玩……更不幸的是,我们生的这个“病”,还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心理学研究表明:2岁后的宝宝便会进入模仿敏感期,一直持续到6岁或更长。而这一阶段,恰恰也是孩子世界观、价值观形成的黄金时期。倘若,我们家长能够胜任孩子第一老师的角色,那两者重叠,便是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但家长只是一味人云亦云,随波逐流,那两者相逢便只剩惨不忍睹了。所以,家长朋友,凡事务必拿出自己的主见与判断,小事不计较,大事不糊涂,为对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做足功课。
  
  就抖音而言,我们完全可以过滤掉那些看似花里胡哨,实则你并不需要的网红亲子游戏,转而选择如手指创意、两人三足等更适合宝宝的益智类。简而言之,对于网红游戏,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让其成为促进亲子关系的润滑剂,而非游戏人生的加速器。

如果一个人有了好运气,还算不算公平

  年初的时候我去重庆签售,认识了一个读者叫妮妮。她35岁了,是一个10岁孩子的妈妈。她从成都坐高铁去重庆参加我的签售会。那场签售会安排在晚上,整个白天我都在另外一个大型活动现场,见到她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已经很疲惫了。她找主办方争取了半小时跟我单独聊天的时间。回来后,我们保持着联系。那时候她对亲子阅读感兴趣,也喜欢写东西。我鼓励她做一个亲子阅读达人,未来成为西南地区的代表人物,同时开始写书评。虽然写书评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盈利,但未来做得好赚个零花钱是没问题的。
  
  这话我跟很多人说过,也鼓励过很多人。但只有妮妮在认真地执行了。她阅读过大量的儿童绘本,自己开了一个小电台去录音,还专门注册了相关网站的账号写书评。此外,她还笔耕不辍地写读书笔记,甚至每本书的每个章节都要写笔记,写得还特别多、特别长。她每次有了新的进步都会跟我汇报一下。有机会的时候,我就把她介绍给我的绘本出版界和书评界的朋友们。
  
  不过三个月,我就在各大妈妈群、绘本群看到了妮妮的身影。她的绘本分享课程经常由十几个大群同步直播,一时间成为儿童绘本方面炙手可热的人物。我又把她推荐给我的一个出版界的老前辈做书评的内容,妮妮的文章交过去两篇,就震动了出版社,从高层领导到编辑无不钦佩,立刻决定多多合作,而且稿费和礼物,一个都不会少。前辈问我:“你从哪儿找到这么牛的人啊,写得太好了,这可是人才啊。”
  
  昨晚我跟妮妮聊起来这事儿,她挺不好意思,觉得一直都因为我在帮她找机会才让她感觉像坐上了火箭,认识了很多人,得到了很多以前不敢想的机会。
  
  她觉得自己遇上我太幸运,我却觉得一切只因她很努力。
  
  前几天有个朋友跟我说:“其实我觉得你就是运气好、机会多,所以赚钱也多。你看我也挺努力,但就是没你运气好。所以,一定意义上来说,你运气比我好,这就有点不公平。”
  
  他说得很对,运气很重要,但运气是怎么来的呢?我想了想最近几年我的生活。
  
  大多数情况下,下班之后我都要再打开电脑继续写文章,包括生孩子前一天,坐月子的每一天。12点以前睡觉的时间屈指可数,当然这点不值得提倡。
  
  最近身体不好,经常在床上躺着休息,突然很感慨,好像十多年没有这么悠闲的大段大段时间躺着什么都不干,觉得很陌生。
  
  我危机感很强,上班的时候总担心以后失业了拿什么赚钱;等有版税收入了又担心以后没版税了怎么生活;有了工资和版税以外的收入,又担心以后工资和版税要没有了,额外收入不稳定。总之我总是在担心,所以总是在特别努力拼命。
  
  怀孕的时候孕吐很严重,两周瘦了十斤。有个客户有非常紧急的活儿找来,我找了这位朋友帮我一起做,他说自己要午休,要早睡,不能压力大,所以我自己一周打字打得手都颤抖,经常晚上一边工作一边吐。
  
  以前我真觉得我运气挺好的,越是觉得因为运气好得到了很多,心里越是没底,惶恐不安。
  
  但后来我突然发现,不是我运气好,而是我自己下了苦功夫,自己不知不觉间忘了,当然也是那些不努力的人把机会给了我。
  
  你觉得哪里不公平?我觉得非常公平。你没看见的,不代表不存在。你可以瞎,但这个世界不瞎。好运气就是99%的勤奋遇上为数不多的机遇,公平就是下了苦功夫的人得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