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家族投资,“凤凰男”惨遭“亲情围剿”

  做人不能忘本,亲情追逼“家族好人”!
  
  2014年春节前夕,30多岁的熊劭军开着刚买的新车,携妻带子从武汉赶回老家大冶过春节。吃完年夜饭,熊劭军的父亲熊庚生当着全家人的面说:“劭军,你们小日子过好了,我们全家都高兴,可做人不能忘本,几个兄弟姐妹你总得帮帮吧,过去你上大学,他们没少接济你呀!”“爸,兄弟姐妹对我有恩,这我不会忘,但我一没权二没钱,不是我推脱,我是想帮也帮不上啊!”熊劭军不解父亲的话。熊庚生清了清嗓子说:“这些年,你很孝敬我和你妈,在饭桌上知道你好像投资个项目,赚了不少钱,这是好事,但不能吃独食,要带着兄弟姐妹一起奔小康。”
  
  听到这,熊劭军这才恍然大悟:“爸,我投资项目确实是赚了点儿,但不一定适合你们,投资是有风险的呀,亏了谁赔?”说完,熊劭军转移话题开始给孩子们压岁钱。
  
  2000年,熊劭军从武大毕业,经过公务员考试到政府机关工作。2003年元旦,经人介绍和女医生张雯结婚,是现代都市典型的“凤凰男”。婚后,熊劭军和妻子节衣缩食,利用业余时间搞第二职业赚钱。到2008年,小两口攒下些钱付了首付,按揭了一套100平方米的三居室。剩下的50万,投资入股到张雯弟弟张岭开的保健品公司,每年按股分红。那些年,张岭的生意顺风顺水,熊劭军每年的分红有六七万,几年下来,熊劭军有了些家底,就买了一辆轿车代步,也成了乡下家族里的“有钱人”。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父亲说完,哥哥嫂子、弟弟妹妹都看着熊劭军表态。熊劭军瞄了媳妇一眼说:“这事我不能马上做主,回去再商量吧。”
  
  “一个男人在媳妇面前说不了话,做不了主,还算什么大老爷们!”熊劭军话音刚落,文化不多的母亲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让媳妇张雯十分不快。
  
  “老婆子,你说什么呢?劭军和他媳妇都是文化人,还用你多嘴,他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父亲瞪了母亲一眼,母亲便知趣地到厨房刷碗去了。
  
  熊劭军感觉气氛不怎么对劲。大年初三,他就匆匆和媳妇回了武汉。
  
  投资盈亏成为亲情“晴雨表”
  
  2014年3月的一天,熊劭军突然接到哥哥的电话:“妈妈低血糖下楼梯时摔倒住院了,腿给摔骨折了,你赶紧回来一趟!”
  
  那次母亲住院,父亲以其他兄弟姐妹家境不好为由,用看似商量实则命令的口吻,让熊劭军将住院治疗费全部买单,末了还加一句:“春节跟你说的事,你可别不当回事!你想想,要是你兄弟姐妹日子好过了,以后碰到这样的事他们不就能帮你分担点儿吗?我们一天天老了,以后生病的事也少不了的。”
  
  “爸,不是我不帮,投资是有风险的!”熊劭军解释说。
  
  父亲开了腔,兄弟姐妹跟着附和:“就是,你这几年不是都赚了吗?难道一轮到我们就不行啦?你可是上过大学的文化人,信息比我们多,又在政府机关上班,即使出事相信你也摆得平,我们不信你信谁呢?”兄弟姐妹每句话里都透着十足的信任,不禁让熊劭军有点儿飘飘然。
  
  恰巧那段时间,内弟张岭的公司发展势头不错,计划代理广东一家保健品公司的新产品,一边是公司急需用钱,一边是亲情的信任和催逼,熊劭军说服了妻子张雯,答应帮兄弟姐妹投资。2014年4月8日,经过熊劭军的穿针引线,父母15万、哥哥20万,姐姐10万、弟弟10万、妹妹5万,一共凑了60万给公司,月息两分,年息24%。别看每家投资数额不多,但几乎都是每个家庭所有的积蓄。
  
  一晃一年过去了,公司财务每月雷打不动将利息如期打到熊劭军父母和兄弟姐妹的账户上。父母和兄弟姐妹每次收到利息,就会打电话或发短信给熊劭军表示感谢。
  
  “谢谢弟弟,你这一年的利息比我全年工资还要高呢。看来我当年全力支持你读书,还真是做对了!”姐姐话里有话,让熊劭军无言以对。
  
  父亲“邀功”似的打来电话:“劭军哪,我就知道你行!现在兄弟姐妹逢人就说你好,村里的人都羡慕我有你这么个好儿子!你说,不是我的坚持,哪有今天全家的收获!”
  
  很快,时间到了2015年5月,那段时间公司投入大,为了便于财务周转,公司决定从下月起减半支付利息,剩下的利息以后再付。打款时,公司财务会计特意打电话请求理解。
  
  跟去年不一样的是,这次熊劭军竟没接到兄弟姐妹一个电话。一个星期后,熊劭军的父亲打来电话开门见山:“借条上不是说好了24%的利息吗?怎么能说变就变呢?”父亲的话让熊劭军不知说什么好。
  
  2015年10月,新产品投放市场后受到追捧,公司财务状况好转,公司补发了前面几个月拖欠的利息。利息打到各家账户。当天晚上,熊劭军家里的座机和手机又开始响个不停!主题只有一个:“感谢劭军一家!”
  
  “哼,你们家的亲戚,从老爷子、老婆子到兄弟姐妹,个个是见钱眼开的人,赚了钱就开心,利息拖几天就给脸色!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的。”张雯接完婆婆的电话,就埋怨起熊劭军家里人。
  
  熊劭军觉得老婆的话有理。他逐个给家里人打电话要求撤资均遭拒绝。因为一时的侥幸,熊劭军也就没坚持。
  
  悲剧的产生,有时往往就因这一念之差!
  
  投资失败,“亲情破裂”,不堪回首!
  
  市场瞬息万变。2016年3月12日,由于消费者不断投诉公司对保健品的保健效果有夸大之嫌,还被网络和电视台曝光,引起了市药监局的高度重视。经查,公司代理的保健品缺少一个关键的合格证,于是管理局毫不手软,不仅开出了巨额罚单,而且勒令保健品一个星期之内下架退出市场。
  
  面对巨额债务,自知回天乏术的内弟张岭只得“跑路”,不知去向。当亲眼看到价值几百万元的保健品被大火付之一炬时,熊劭军夫妇彻底傻眼了,他们第一次见证了商海无情,也第一次见证了血淋淋的投资失败!
  
  熊劭军担心父母年纪大,身体又不好,怕他们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所以他只能隐瞒。可这么大的窟窿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呀!
  
  人生最痛苦的事不是承受灾难,而是对一场注定要来的灾难的漫长等待!不到两个月,熊劭军就瘦了二十多斤。
  
  长痛不如短痛!痛定思痛之后,熊劭军决定向家人公布真相。元旦前夕,他打电话给大哥,请他速来武汉一趟。
  
  见到憔悴不堪的弟弟,大哥还以为他生病了!酒过三巡,当熊劭军泪眼婆娑地通报情况后,哥哥连声问了三遍。当他确信熊劭军说的是真的,竟一下子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好一阵子才清醒,嘴里喃喃地说:“那可是明年你侄子上大学的钱哪!还有,你嫂子子宫肌瘤好几年了,都舍不得花钱住院,将来治病怎么办?”
  
  对此,熊劭军也毫无办法。哥哥见拿钱无望,临别时扔给熊劭军一句话:“你是知道你嫂子的脾气的,她那一关我过不去呀!”
  
  8月28日,熊劭军家迎来了父母,哥哥、嫂子、姐姐、姐夫、弟弟、弟媳、妹妹、妹夫等人。这次聚会的目的是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了防止矛盾激化,熊劭军提前一天将张雯送回娘家。
  
  “今天要是拿不到钱,我就不走了,我就在这里住下去!反正我也活不长了!”一阵沉默后,嫂子第一个开腔。
  
  “蜗居的日子我早就受够了!房子买不成了。就住哥哥宽敞的大房,等有了钱再回去买房。”弟媳妇学嫂子一样耍无赖!
  
  “爸爸妈妈,各位兄弟姐妹,投资有风险,当初我也是这样跟你们说的。你们可以去法院告我!”熊劭军眼睛通红地说。
  
  “你跟我们可不一样,你是公司股东,拿的是分红,你的本钱恐怕早就赚回来了。”“我们是借款给公司,拿的是利息。现在公司亏损,当然要找你这个股东要本金。”“还有,你家究竟在公司有没有投资款?真亏还是假亏,我们也不清楚。”兄弟姐妹们七嘴八舌予以驳斥。
  
  怀疑和猜忌,再一次血淋淋地撕扯着曾经温暖的亲情。
  
  2016年国庆节,经过艰苦的“拉锯战”,最后在父母的主持下,熊劭军和兄弟姐妹们达成和解协议:“父母放弃债务,熊劭军一共赔付兄弟姐妹15万,按比例偿还。”
  
  在债务和亲情围剿下,熊劭军和妻子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12月25日,两人在武昌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房子和女儿归张雯,债务由熊劭军来偿还。
  
  2017年元旦,一无所有的熊劭军心灰意冷,独自租房闭门思过,也无心思回老家过节。

每个人,都终将孤独而勇敢地长大

  她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姑娘,一起共事近一个月,如果要我总结她的性格,一定是乐观、开朗、人见人爱。
  
  但我们友谊的升华是在某个夜晚。深夜里,我们睡不着,便躺在床上聊天,不知怎么起的头,聊到了各自的家庭。过了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她在黑暗中落泪了。
  
  她说起自己的童年,年幼时父母外出务工,她跟随祖父母在小村庄长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小年纪便学会了洗衣做饭,瘦小的身板够不上灶台,就搬个小板凳,踩在上面为一家人准备饭菜。老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教育女孩的方式是使用最直接的打骂。她印象中最深的便是一次自己犯了错,祖父厚重的手掌向她甩来一个巴掌,年幼的身体瞬间昏迷过去。母亲知道后被吓得不轻,将她送往城市的阿姨家寄居。
  
  那时,她正是上学的年纪,寄人篱下的生活充满了难言之隐,与年纪相仿的表哥摩擦不断,在最需要亲情与关怀的年龄却缺乏父母的陪伴。她常常想,亲情到底是什么?黑暗的夜里,她哽咽地对我说:“我有时候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留恋。”那段留守儿童的记忆带给她唯一的收获是每天傍晚放学时的广播,她每天走在回家的路上,都会听见学校的广播里在播放周杰伦的《稻香》。
  
  “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微微笑,小时候的梦我知道。”小时候的梦是什么?是想拥有一个父母陪伴左右的家庭,是想成为一个可以拥有自由与独立的大人,更是想让自己可以坚强、笃定地踏在这片土地上。
  
  初中毕业后,她不顾父亲的反对,坚持念了高中并考入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大一开学那天,她请求在同一个城市务工的父亲陪同她去学校,但他没有来,她是寝室唯一一个自己来报名的女生。自己搬运行李,办理各种手续,买生活用品,室友的父母夸赞她能干的时候,她有些心酸。谈起和父亲的疏离,她羡慕地说:“看你和你爸爸视频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和爸爸这样撒娇啊。”
  
  这下,换我有些心酸。
  
  如今说起那些捉襟见肘的岁月,记忆深处那些晦涩的片段,她还是会忍不住流泪,但多了一分思考,是谁说的,痛苦的经历本身并不是财富,对经历的反思才是。她开始接受那个不快乐的童年,以及寄人篱下的生活里所承受的无法言说的委屈,她也开始试着理解分开的父母。在重塑记忆的过程中,她渐渐成长,也渐渐看得透彻,有了一些理解,如同“一匹被反复洗涤之后的柔软和朴素的丝绸”。
  
  黑夜里,她的声音如同安静的河流,静静地流淌至我的心中。我无法想象那些我从未体验过的生活,也暗自惊叹她的自愈能力,但我可以肯定,在那些粗粝岁月下可以长成今天这般温柔美好的女孩子,将来会是多么的了不起。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学坏,没有愤世嫉俗,没有自暴自弃,却依然相信生活,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秉持着善良之心,温柔而丰盛地活着,前进着。
  
  她让我知道,真正的勇气是探索和磨砺自己,并最终越过自己。
  
  后来,我收到她发来的消息,说原本固执的父亲似乎正在慢慢改变。她吃着那碗热腾腾的饺子时,内心不是没有波澜,记忆里那个执拗的男人两鬓也开始斑白,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表达爱意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父女之间的情分原来一直在,从来没有减少过。
  
  我想对她说的话有很多,我们每个人回忆起自己的过去时,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遗憾,就像我想起自己的青春期时,总忘不了那个背着沉重的书包在夕阳下缓慢前进的背影,那张被考试和名次压榨得麻木的脸庞。那些不懂事的年岁中,我们都拥有着自以为终生难忘的不如人意,我们都曾望着天边的金色夕阳幻想未来的自己一定要摆脱现在的一切。
  
  我们每个人,都终将孤独而勇敢地长大。
  
  年少时的经历、看过的书、听过的歌、爱过的人,在后来的岁月里成为我们的一生。那些在黑夜里想起来还会落泪的经历,那些暗自不甘心的z憾,在后来的她的心中,都已经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此刻拥有了曾经梦寐以求的自由,拥有了追求自己所期待的生活的能力。这个世界不再是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世界,还有很多风景没有看过,很多地方没有抵达,还有很多新的感动、新的人生在等着我们。
  
  而那些旧时光里的遗憾,就让它变成天上的一轮月亮,高高挂起,在睡不着的夜里照亮心底的某个角落。那些未曾被感同身受的孤独,就让它变成心中的花园,铺满星星的碎片,在心中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