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仇芍药号

  亳州东街的信记芍药号建于民国年间,是当时本县第一家销售白芍的药店。可是现如今,信记芍药号原址已经不复存在了,这一代的主事人罗一手仍旧从事中药这一行,曾经担任过西南药材协会的会长。
  
  本县的宣传部门为了宣传白芍的功效,特联合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准备拍摄一部反映亳州药商传奇的电视剧《恩仇芍药号》。
  
  制片方聘请国内的名导欧阳鹤执导,该剧组为了复现信记药店的原始风貌,还不惜血本,在罗家占地几亩的院子里,复建了罗家信记芍药号的二层药店。
  
  罗一手本不同意制片方这样大兴土木,可是制片方找到亳州办公厅的罗主任帮忙劝说。论辈分,罗主任是罗一手的长辈,罗一手只得答应了。
  
  重建信记芍药号尚需时日,欧阳鹤便领着演员先拍室外戏。这天,欧阳鹤执导拍摄了信记芍药号老掌柜罗蛮子在自家院子里,追打痴迷赌博的少掌柜罗斌的戏。接着,欧阳鹤便准备开拍罗斌挣脱罗蛮子,蹿进院内的芍药花丛逃走的一场戏。
  
  罗一手家的院子里种着几十株芍药花,现在正是芍药花盛开的季节,可是他种的芍药花不仅花株矮小,而且只有白色的一种。
  
  罗一手听欧阳鹤说这场戏要从芍药花丛中逃走,果断地拒绝了,他说:“我的一株芍药花价值10万元,你们要是踩坏了怎么办?”
  
  欧阳鹤一听,顿时气坏了,他认为罗一手言过其实了。这时,他身后有个声音说:“欧阳导演,罗先生的芍药花值这个价!”
  
  欧阳鹤回头一看,来的人竟是才来剧组报到的严百味。严百味是北方中药协会的会长,他是剧组聘请的文化顾问。他和罗一手在中药界都是泰山北斗级的人物,但两人暗地里互不买账,谁也不服谁。
  
  严百味说:“这可是最原始的芍药花,一株10万元的价格都被严重低估了!5年前,罗一手费尽千辛万苦,在四川的荒山中,寻找到一株纯野生芍药原花。他经过多年的培育,这才有了几十株的规模。这些珍贵的芍药花,还保存着最原始的状态,一旦用之于亳州的芍药花杂交,便能培育出更为优质的药用芍药花来。我在几年前曾经标价30万元一株,高价收购这种芍药花,可是却始终未能如愿。”
  
  欧阳鹤听完,只得吩咐剧务到外面去买了100盆普通的芍药花,埋到院内的土地里,用于拍摄。
  
  当天晚上,罗一手在家摆了一桌酒席,给严百味接风洗尘,欧阳鹤也被请过来作陪。
  
  酒过三巡,欧阳鹤聊起了明天那场戏的剧情。他说,明天那场戏的剧情是,罗斌经过罗蛮子的严加管教,终于开始走上正路。罗蛮子觉得自己年事已高,想在自己的三个儿子中,挑选一个药店的接班人。罗蛮子设计了一个考试的题目,即仅凭观察,在两块带着外皮、形状相同的芍药根中,分辨出哪块是赤芍,哪块是白芍。胜者就将成为信记药店的接班人。
  
  罗一手和严百味相视一笑,说:“赤芍是野生芍药的根,入药一般为生用,其功用长于凉血逐瘀;白芍是栽培品种,经刮皮、水煮、切片、晒干而成,入药为熟用,功效长于补血养阴。赤芍和白芍切片后,不仅颜色不同,芍片的花纹也不一样,很容易分辨。但两种芍药根没切片之前,如果带皮辨别,确实有难度。但这道考题难不住我俩,因为两块模样相同的芍药根,赤芍总会比白芍重一些。”
  
  欧阳鹤见自己精心设计的考题,竟被两位中药大师轻易破解,他眼珠一转道:“看来剧本这么编还是太简单了,我这就去修改剧本,让赤芍和白芍不能轻易地被辨别出来!”
  
  欧阳鹤回去后,很快就完善了剧本,第二天一早,这场分辨白芍和赤芍的戏就开拍了。
  
  现在,信记药店基本建成了,这场戏要在药店的一楼拍摄。罗一手和严百味也赶到了现场,只见楼内的药柜上放着一只银盘子,里面装着肉眼难辨的赤芍和白芍。
  
  罗一手和严百味用手掂量了一下,发觉两根芍药根的重量相当,都不敢轻易下结论。
  
  戏中罗蛮子的两个儿子在这道考题面前,也纷纷败下阵来,而轮到罗斌辨药的时候,他竟回到药柜,取过一块磁石来!原来,为了使得两块芍根重量相当,白芍根中已经被道具师钉进了一根铁钉。罗斌用磁铁,很轻易地就分辨出了被钉入铁钉的白芍,剩下的那根自然就是野生的赤芍。罗斌胜出后,成了信记芍药号的大掌柜。
  

天下药仓

  周紫菀在日本学习工作了6年,终于还是回到了家乡亳州。一回来,闺蜜婷婷就张罗同学聚会。亳州是四大药都之首,她的同学有很多是药商子弟。
  
  聚会这天,周紫菀一出现,大家都呆了,因为以前她脸上长满了痘痘,而现在,拥有光洁肌肤的周紫菀俨然成了一个大美女。
  
  周紫菀坐在了婷婷身边,立即有男同学过来献殷勤,更有女同学嫉妒地问她是不是整容了。
  
  周紫菀笑着说:“没有整容,只是在日本治好了痘痘。”
  
  那女同学叹道:“还是日本的医术好啊,你在国内治了那么多年也没治好。”
  
  周紫菀摸了摸自己光滑水嫩的脸,说:“其实治好我的,是个中医,用的全是中药。而且,那个药方在国内我也用过,但在国内就是没有治好,你们猜,为什么?”
  
  大家七嘴八舌猜了半天,都没猜出来,很好奇地问到底为什么。
  
  周紫菀收敛了笑容,认真地说:“相同的药方,为什么在日本有用,在中国就没用?那是因为,我们的药不好。国内的中药,很多用硫黄熏过了,而我对硫过敏。”
  
  有人嘀咕:“难道日本的中药都不用硫熏?那不是很容易坏吗?他们怎么保存?”
  
  “日本的中药从不用硫熏,而是保存在专业的冷库里。”周紫菀感慨地说,“在日本,我也看过很多西医,都没治好我的痘痘,最后还是中医治好了。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们的中医中药,确实是宝,在很多方面,特别是身体调理方面,是西医无法比的。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学习他们的仓储技术。”
  
  周紫菀给大家介绍了日本的中药仓库,他们都是建冷库,低温冷藏,这是保存中药最安全最好的方法。虽然一开始投入大一点,但从长远的利益看,还是划算的。最重要的是,这种方法安全无害。而且,这会让更多的人相信中药,使用中药,会增大中药的销量。
  
  亳州是全国最大的中药材批发市场,她的同学和亲友中,有很多人是做中药材生意的,她想说服他们自己建立小型中药冷库。周紫菀说了半天,结果这些同学对自建冷库全无兴趣,说成本高,不划算。这让周紫菀很是失望。
  
  聚会之后,周紫菀又一一和同学们单独联系,劳神费力了两个月,才有一个名叫杜仲的男同学答应建冷库。
  
  终于接到了一单生意,周紫菀又恢复了信心,她为杜仲家设计建造了一个非常实用的小型冷库。只收了成本价,根本没赚钱。
  
  冷库建好的那天,杜仲在外地跑生意的父亲回来了,一看自家的一楼变成了冷库,大为恼火,当着周紫菀的面,把杜仲臭骂了一顿,说他乱花钱,增加了成本。
  
  周紫菀在一旁很是尴尬。
  
  此后大半年,周紫菀再也没接到一单生意。
  
  有一天,她去中药材交易中心闲逛,不知不觉就逛到了杜仲家的摊位附近。她本想过去打招呼,见有人要买货,就停下了脚步,想等人家谈好生意走了再过去。
  
  最终那个人没买杜仲家的货,而是买了旁边一家的,因为嫌弃杜仲家的货颜色不好,价格还高。
  
  随后又来了两个人,同样是嫌弃杜仲家的货,买了别家的。
  
  周紫菀默默地看了一上午,杜仲没有做成一笔生意,他身边的朋友嘲笑了他好几次,说他建冷库真是傻子行为。周紫菀很难过,默默地离开了。
  
  此后好几天,周紫菀都去了交易中心,偷偷躲在杜仲家摊位附近观察。她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杜仲家因为建了冷库,生意变差了。因为冷库保存的成本高,价格也就高一点,而且颜色也没有硫黄熏过的好看,因此不好卖。
  
  一般人不懂门道,自然是买又便宜又好看的。有时候杜仲和采购人员理论,说这是无硫的货,更健康。采购人员笑他天真,说:“这些药我又不是自己吃,我是拿来卖的,我只管好不好卖,你的又贵又不好看,傻子才会买。”
  
  周紫菀越看越灰心,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当初放弃高薪的工作,满怀豪情地从日本回来,想凭着自己学到的技术,逐渐改变中药的储藏方式,把亳州建成让全国人民放心的天下药仓。没想到日本那一套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周紫菀感到非常挫败,正好这时,有个在日本认识的朋友邀她去上海工作,年薪20万,她答应了,决定离开亳州。
  
  临走之前,她和杜仲告别。杜仲很失落,问她:“一定要走吗?”周紫菀苦笑:“不走的话,我在亳州干什么呢?我是想留在家乡,可家乡不需要我啊!”
  
  杜仲张了张嘴,有些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周后的晚上,父母送周紫菀到火车站,她买的是夜里11点多的火车票。就在快检票时,杜仲匆匆跑来了,激动地说:“你不走行吗?我家里还要建一个冷库。”
  
  周紫菀笑了:“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不待她说完,杜仲抢着说:“这回我家是真的需要建冷库,是我爸要建的,真的!”
  
  周紫菀半信半疑:“你爸要建冷库?为什么?”杜仲兴奋地说:“你知道吗?我家接到大生意了,某家制药厂招标,只有我家的货合格,别人的货都是硫熏过的,就我家的货没有。以前交货,没有硫检测这一项,现在有了,硫超标的,一律不要。我爸这回夸我了,要把我家另一栋房子也建成冷库。我相信,很快也会有别人找你建冷库的,因为国家开始严查中药硫超标的问题了。”
  
  周紫菀只犹豫了三秒,果断地说:“好!我不走了。”
  
  和杜仲预测的一样,要建冷库的药商越来越多,因为越来越多的医药机构增加了硫检测这一项,凡是硫超标的货,都交不掉了,全退了回来。
  
  周紫菀越来越忙,不但接了很多小冷库的生意,还有一家集团公司找到她,让她负责建一个大型冷库,用来出租。
  
  杜仲家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他终于大胆地向周紫菀表白了,周紫菀大方地接受了,感慨地说:“幸好遇到你,让我没放弃,你是当初唯一一个没有嘲笑我梦想的人。”
  
  杜仲开心地牵起周紫菀的手:“不要在意别人的嘲笑,这世界上只要有梦想,只要不断努力,只要不断学习,就有成功的希望。”
  
  周紫菀笑着问:“那你的梦想是什么?”杜仲眉目含情地说:“我的梦想是娶了你,和你一起去实现你的梦想,把咱亳州建设成让全国人民放心的天下药仓。”
  
  两人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