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仅仅是捐赠留言的差距吗

  文化提高素质,善良提升文化
  
  不读书,我们连捐款留言都写不过人家。某国捐武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某国捐湖北: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某国捐辽宁: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某国捐大连: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我们呢?要么就是“武汉不哭”,要么就是“武汉加油”。至于“共同抗疫,驰援湖北”“众志成城,共克时艰”这些算是属于很好的表达了。
  
  这仅仅是一个捐赠留言的差距吗?不!这就是1年人均读书量40本与人均读书量0。7本的差距;这就是人家地铁里人手一本书,而我们却几乎没有人读书的差距。
  
  这次震惊世界的疫情,是国人该好好自省的时候了。不仅自省乱吃惹的祸,也要自省国民文化素养上的缺失。从更深层次来说,正是因为某些国民文化素养的缺失,才会不懂得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才能什么东西都敢穿肠而过。自我解剖固然痛苦,却是必需的,只有懂得自省,才能惩前毖后。认识到自己的缺失不难,但要用一颗真诚的心去面对它,却不容易。懂得自省,是大智;敢于自省,则是大勇。
  
  生活节奏日益加快,使得人们背负着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压力,浮躁、焦虑、缺乏思考正成为一种流行病,但这是否就能为自己的“不读书”开脱呢?日本人的生活节奏同样很快,生活压力也不比我们低,但是他们1年的人均读书量为40本,排名世界第二位。为什么日本人就有兴趣和时间来阅读书籍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项调查显示:全世界每年阅读书籍排名第一的是犹太人,一年平均每人读64本。而中国13亿人口,扣除教科书,平均每人一年1本书都读不到。上海在中国内地读书量排名第一,但人均只有8本。一个14亿人口的泱泱大国,竟然成为世界上年阅读量几乎垫底的国家,实在是令人吃惊并汗颜。
  
  当被问及读书少的原因时,绝大部分人的回答是:“没时间。”可是,扪心自问,果真忙得挤不出一点读书时间吗?其实,只要每天能挤出15分钟读书,来算笔账,看看1年能读多少书?一般人1分钟读300字,那么,15分钟就能读4500字,1星期就能读31500字,1个月就能读135000字,1年就能读1642500字。一本书如果按10万字来算,我们1年最少能读16本书。一年读16本书,虽然不多,但已经很好了。
  
  读书有多重要?人生有3样东西别人拿不走,一是吃进肚里的食物,二是藏在心里的梦想,三是读进大脑的书。这里的“读进大脑的书”其实指的是知识或智慧。且抛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种观念不说,读书的确关系到一个人的思想境界和修养,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素质。在一定程度上,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其实就是这个人的阅读史。正如温家宝鼓励年轻人多读书时说:“书,本身可能改变不了世界,但是读书却可以改变人生,而人却可以改变世界。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读书就可以改变世界。”
  
  好的书籍是屹立在时间汪洋大海中不倒的灯塔。问自己,多久没有静下心来认认真真读一本书了。

中国人均GDP破万,日本人怎么看

  回首往昔。1988年,我自费出国留学日本时,只能一次性兑换8000日元,当时中国的GDP为1。52万亿元。
  
  那么8000日元在日本可以做什么呢?从羽田机场打车到东京都内的池袋,刚好就是8000日元。因为当时日本的GDP为3。07万亿美元。对,是美元。
  
  再看今朝。2020年1月17日,中国公布2019年经济“成绩单”,GDP达到了99。0865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跟我出国的1988年相比,31年间稳步上升,翻了50倍不止。而日本就没有如此“好运”,按照OECD的预测,2019年日本的GDP预计在5万亿美元左右。也就是说,同样是31年间,日本经历了几起几落,也没能翻上一番。
  
  与此同时,中国的人均GDP在2019年首次站上1万美元的新台阶。这是我出国时无法想象的,何止无法想象。当时,日本人到中国来,只要赠送一个手掌型电子计算器、一个一次性打火机,甚至一支圆珠笔,都能够得到中国人的欢心。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的人均GDP在1983年就超过了1万美元,2019年约为4万美元,是中国的4倍。而在我出国的1988年,日本的人均GDP排名全球第二,如今跌至全球第26位,而中国如今刚刚攀升至全球第70位。
  
  1988年的日本,劳动人口比例达到史上最高水平,然而此后经历了泡沫经济的破灭,山一证券的倒产、雷曼危机、阪神大地震和东日本大地震等,加上高龄化少子化的加剧,日本经济构造改革失效等,尽管人均GDP有稳步增长,然而跟不断加速前进,不断提高获得感的中国相比,日本这30年间的失速感是显而易见的。
  
  从日本人的日常生活来看,人均GDP在30年间增长了4倍,物价也增长了将近2倍。比如国立大学的学费,1985年为一学年平均25。2万日元,2015年为一学年平均53。58日元;一张明信片的邮费,1985年为30日元,2015年为52日元;一包MILDSEVEN牌香烟的售价,1985年为260日元,2015年为460日元。
  
  令日本人更为痛心的是,受少子化和人均寿命延长的影响,在这30年间可领取到的养老金是不增反减。2015年1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从2016年开始养老金支付将提升0。9%。但考虑到物价的增长状况,民众实际能够领取到的养老金依f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
  
  因此,与我刚到日本时,日本民众坚信“明天会更好”,积极用消费主义来证明实力相比,如今的日本民众变得非常“抠门”,靠攒钱防老。尽管日本政府不断推行各种消费刺激政策,然而消费水平逐年萎缩,肉眼可见。消费市场的蓬勃更多要依赖于外国游客的“爆买”来实现。
  
  面对中国人均GDP首次突破1万美元的可喜现状,原日本财务省国际金融局官员、SBI大学院大学创始人之一的野间修已经透露过他的担忧。
  
  “经常有人问,现在的中国相当于几年前的日本,一般回答是40年前。理由之一是东京首次承办奥运会是在1964年,北京是在2008年,这中间有44年之差。所以我担心中国经济最大的悬念——泡沫破灭。”
  
  日本金融评论家、原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村上尚纪则对中国的未来表示乐观。他认为,“回顾日本经济过去20年的‘黑历史’,我认为中国的人均GDP将会在2050年超过日本”。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和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经过双方共同的努力,两国关系在最近几年间得到了健康稳定的发展,也让亚洲地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两强并存的局面,相信如果能两强合作,一定可以为亚洲经济开拓出一个新的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