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无法取代人的劳动

  不管我想不想变,这个世界一直在变
  
  各位同学:
  
  大家好!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人工智能无法取代人的劳动”。
  
  现代科技飞速发展,给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未来,生活中绝大部分的人工劳动都可以轻松地由人工智能替代。比如,洗衣做饭、卫生保洁都可以由编程机器人操作,甚至连妈妈叫我遛个狗都可以让机器人代劳。科技的发展,让人工智能机器百倍地提高了劳动生产力。标准化操作,使工作质量大为改观,效率和效果更是惊人。AlphaGo横空出世,先后击败了韩国围棋国手李世石和中国围棋天才柯洁;无人机、无人汽车的先后投产,更是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质量和生活节奏。
  
  但是,在科技改变生活的同时,很多人都产生了这样的错觉:科技的发展,人工智能的诞生,将会完全取代人类的劳动。换句话说,人工智能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人就可以无所事事了。劳动对于我们来说,也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创造了条件。但是,我必须意识到,任何一项科技成果的诞生,都凝聚了科技工作者的辛勤劳动。就中学生而言,原先查阅纸质工具书的烦琐,被计算机网络的迅速便捷替代;阅读上,电子书携带方便,翻阅便捷,这不正是源于科技工作者的劳动和付出?生活中有了除尘机器人,我们不需要再为每天打扫、清理屋子耗费时间、体力和精力,可你知道,为了研制出除尘机器人,多少科学家、工程师和工人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我们的便捷和安逸,正是建立在他们的勤奋和辛劳之上的,没有他们的劳动,我们就必须从最烦琐、最辛苦的事儿做起。
  
  人工智能固然便捷高效,但是人类如果不慎重对待科技,忽视了人类的劳动和探索,就会消解人工智能的意义和价值。要知道,科技本质上是为了实现人的对象性力量。40年前,人工智能发展的初衷不过是以此作为人的“无机的身体”。试想:如果未来发展方向是科技一步步取代一个人正常的生活节奏,那我们人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又在哪里呢?再仔细思量,人之所以为人,人区别于其他万物,正在于人具备思考能力,能创造和使用劳动工具,且不断地用勤劳的双手,改变彼时和此时的生存环境。在百万年的漫长时光里,依靠劳动实践和探索,人类从类人猿一步步进化而来,逐步发展到了能够创造人工智能的今天。所以,即便完全实现人工智能化,那也是人类为进一步创造美好生活而努力思考,并且用双手勤奋劳动创造的结果。所以,任何一项科技成就(包括人工智能)本质上都是人类劳动的成果,没有人类的劳动,便没有我们身边的一切。
  
  百年前,孙中山说:“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人工智能是生活的需要,是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是历史的必然。我们需要拥抱科技给生活带来的便利,但也必须建立起科技时代的生活思维,清醒地认识到人工智能不可能完全替代人的劳动,我们更不能主动让人工智能取代我们的思维和劳动,从而使人类成为“人工智能的奴隶”。
  
  对于劳动的价值和意义,我们依然要理性对待且心存敬畏。除了防范人工智能失控异化的风险,作为现代人,我们更要坚持人作为人存在的价值理性,要坚守人生的意义,用我们的大脑和双手,去勤奋思考,去辛勤劳动,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扎扎实实奉献社会,成就丰富多彩而有价值的人生。
  
  人工智能时代,不是不需要劳动的时代,而是需要我们付出更高层次的劳动时代。
  
  谢谢大家!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高级中学王淦生老师点评
  
  许多考生在写这样内容的演讲稿时易犯一个错误,就是将劳动的含义狭隘化,将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对立化,无视脑力劳动其实也是一种劳动,而且是一种更高层次、更高成本的劳动。这篇作文的作者发现了这一问题,紧扣劳动的真正意义,分析透彻,阐述清楚,主题与内容匹配,议论更清楚明晰,突出了人工智能还是人的创造,并以人为中心的观点,有深度,有新意。  

AI看病约不约

  如果有一天,机器人诊断说你的皮肤瘤是良性的,你会相信吗?
  
  这一天可能不远了,因为已经有医生用上了AI辅助诊疗技术。
  
  北京协和医院的医生就是和人工智能接轨的先行者,近期该院皮肤科副主任刘洁分享了AI“超乎想象”的诊疗水平。
  
  经常有人对刘洁开玩笑说:“你们皮肤科医生看病太容易了,好多时候看一眼就行了。”
  
  但实际上,目前记录在册的皮肤病种类有2000多种,想让医生“看一眼”就能对症下药实属不易。“即使是经验特别丰富的医生,如果仅仅通过肉眼去诊断,准确率也就是60%~70%。”刘洁说。
  
  近些年随着科技的发展,皮肤科开始启用一些新的诊断技术提供诊断依据。而2017年一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文章则释放出了一个革命性的信号。这篇文章表示,人工智能算法对皮肤癌的分类可以达到医生的水平。
  
  文章说,科研人员用各种皮肤影像资料对深度学习模型进行训练,使AI达到了分辨皮肤病常见的恶性肿瘤、良性肿瘤,以及炎症疾病的水平,并且对一些肿瘤分类的准确率和医生相当。
  
  皮肤科医生会不会失业?刘洁和同事首先想到这个问题,但转念一想,刘洁觉得“不该是AI打赢医生或者医生打赢AI,而应该是用AI的医生打赢不用AI的医生”。
  
  ⒔嘟樯埽2016年北京协和医院在国内率先成立皮肤影像诊断中心,那篇发表在《自然》上的论文,成了他们发展AI的强心剂。该中心收集了约30万张高清皮肤病影像资料,基于这个资料库,科研人员对AI进行大量训练,教AI对皮肤病做诊断。
  
  最开始,刘洁团队先训练AI对老年斑和色素痣(俗称痦子)进行诊断,“人工智能对于这两种病的分析准确度和有经验的医生基本能够达到同一水平”。
  
  但能诊断出这两种病是远远不够的,最理想的是让AI在2000多种皮肤病中分辨出,它看到的到底是哪种病。所以刘洁团队一直在对AI系统做更加深入的训练,看它是否能够胜任诊断更多疾病。
  
  后来,他们用10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皮肤科医生的诊断水平和研发的AI系统做对比,发现“对于皮肤肿瘤的诊断,人工智能准确率是80%,医生也接近这个值;对于银屑病,人工智能准确率是75%,医生是85%”。因此,刘洁认为AI在医疗中的使用非常有前景。
  
  基于以上种种探究,2018年,协和医院皮肤影像诊断中心第一个相关人工智能产品诞生——“智能皮肤·皮肤镜版”平台,可辅助医生对一些皮肤病进行诊断。
  
  刘洁说,现在这个“智能皮肤·皮肤镜版”平台已经有近1500位医生实名认证,支持诊疗超过5000次。她还通过一项1000余份的问卷调查看出,中国皮肤科医生对于AI的态度是比较开放和积极的。
  
  不过,“智能皮肤”平台目前只对医疗人员提供辅助服务和专业指导,并不直接对患者开放。
  
  这些与人工智能并肩作战的医生知道,AI要想安全地直接应用于临床诊断,除了技术本身必须过关之外,还有赖于法律等的认可和约束,比如AI如何对患者负责、AI数据共享的标准化和数据隐私等问题都有待攻克。
  
  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并不遥远,人们现在预约挂号时,是考虑挂“专家号”还是“普通号”,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增加一个“AI号”的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