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是灵魂的对视和自省

  自己排队的时候,希望所有的人都排队。自己插队的时候,又希望别人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是君子,希望所有人是君子,自己是小人还希望所有人是君子——这样好放过自己。遵守和打破,就像是人性的两面,不是左右手互搏,而是左右手彼此妥协和投机。
  
  对他人铁面无私,对自己网开一面,人的自私就在于此。在责人和责己方面,严重不对等的逻辑本身,体现的就是这种自私的聪明,以及,聪明的自私。?
  
  在人类秩序的维护上,教化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当每个人都明白守规则,首先是一种文明,其次是一种教养的时候,教化的影响是深入灵魂的。
  
  更多的时候,是教化照亮了人类精神的天空。或者,退一步说,它成了灵魂的衣裳,既用遮羞和取暖来使之高于动物性,也用智慧和文明来彰显其高贵。
  
  凡是教化不能抵达的地方,都叫蛮荒之地,这跟那儿是贫民窟还是高档社区都毫无关系。一个人,如果粗野、鄙陋,无论是否接受过高等教育,都属于野蛮人。
  
  说到底,文明是灵魂的对视和自省。?
  
  一般说来,有羞耻感的人,在自我管理上,易于恪守本分,是其是,非其非,爱憎鲜明。毕竟,羞耻感是道德的底线。人一旦突破了羞耻感,不守规矩时自己没有感受,作恶时又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前者是对公序的挑战,后者是对良知的颠覆。一个人,公序和良知都无所顾忌了,便只会走向卑鄙。
  
  还有一类人,在强权下,装得低眉顺眼,各种温良恭俭让,但一旦自己出了头,或有人让他出了头,则迅速成为刁民。这时候,他们比强权者还要变本加厉,骑在他人头上,作威作福。
  
  人性是狡黠的。有些人云山F罩,难以彻底看透其本质。所以,羊群里,一只羊突然变成狼,也并不稀奇,不是它潜伏得太深,而是人性实在深不可测。
  
  对于冥顽不化的人,专制和暴力是有效的手段。但以暴易暴带来的改变,只会是表面的服从和浅层次的收敛,而且这样,很容易让他们将自身的奸邪隐藏得更深。所以,照见自我的污浊,比用暴力将其打入污浊,更容易给灵魂以引领。
  
  伟大的信仰给予人的,就是这样一场精神的洗礼,并最终引领人走向简单和澄澈。信仰的强大之处还在于,它所形成的自觉是彻底的,是自内而外的。这种统一性,建构在对人性诡诈的有效束缚上。
  
  事实上,只有安妥了人性的恶,善美才会自然释放,一切规矩的领受才会水到渠成。

活到自带温暖

  生活中有一种人,前一刻追着攀附你,后一刻便等着笑话你,前一刻巴不得将你捧上神坛,后一刻恨不得把你踩在脚下——变得就这么快,变脸比变天还要快,前一刻还惠风吹,后一刻就雪漫天。
  
  最坏的情况,往往是这样的:你春风得意的时候,身边有他;你落魄倒霉的时候,身边还有他。你得意的时候对方有多逢迎,倒霉的时候就会有多刻毒。这样的人,看似冷热两副不同的面孔,演绎的,却是同一种人性。这个意义上讲,坏的人性可以迸发出热烈,也可以激荡出冷酷。人的表演天赋,很好地照应了人性的变幻莫测。
  
  只有落魄之后看懂了人心,才能真正明白得势时晃在你眼前的一张张嘴脸。不是所有的微笑都会那么真诚,不是所有的贴心都来自本心,不是所有的感恩戴德都死心塌地,不是所有的前呼后拥都表示忠诚。伏笔是在人生最流光溢彩的时刻埋下的,然后,在灰头土脸的时候,突然闪现,让你体味所有的寒凉。
  
  曾经多少光鲜,成了没落时一道道难以回首的伤痕。
  
  不要嗔怨自己有眼无珠,人在盛时,有眼有珠的没几个。一来对方伪装得深,你不好看出来;二来你高高在上,也懒得去看出什么来。及至衰时,你见所有人冷眼冷颜,一来是他人真的变了脸,二来是你自己也冷了心。
  
  也不要怪这个世界那么多白眼狼。树倒,终归要有猢狲散的。从人性自私的本质上来看,谁和谁差不了多少。也就是说,在人生的某一阶段,我们也曾当过白眼狼。只是那一刻,自我并无觉察,或者,习惯性地认为,结局本该这样。
  
  人要活到自带温暖,才会永葆温暖。飞黄腾达时能清醒理性,冷眼正对热面人,落魄时能心平气和,坦然正视劈头盖脸的伤害,便是一个自带温暖的人。因为,你知道,这就是人,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生。
  
  活到自带温暖,也就差不多活到了无痛无痒无恨无怨的境界。一个人无论何时看世界,心都是平的,眼都是冷的,宠辱不惊,人世冷暖转眼过。这样的人,人生就再难有失败了。

最合适的距离

  更多的时候,我们跟很多人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尤其是一个平庸平凡的你,可能是人群中一个被忽略的存在。
  
  @既是一种不幸,也是一种幸运。从世俗的角度看,这种不幸体现在你跟他人的关系不大,显不出你的社会价值;从人生的角度看,幸运恰恰也是因为你跟其他人关系不大,这样可以活到足够简单。
  
  看起来,被人吹捧被人需要有着无上的风光,但人生真正的幸福其实是在繁华褪去、远离名利的简单生活里。
  
  除非你是一个善于交际而又八面玲珑的人,能周旋于各种场合而不觉厌倦,否则,简单的人际关系才是一个清静的所在。清是彼此看得见,静是相互不打扰。亲近而不纠缠,有用而不利用,是人与人最适合的距离。
  
  有一种心理距离,微妙而叵测,那就是见不得别人好。你一旦好了,对方往日那颗阔大的心,一下子变得狭小,进而由熟悉变得疏远,由亲切变到古怪。你一下子发现一个完全陌生的对方,霄壤之别,面目全非。你会感慨在人性的版图上,人心原来也可以如此跌宕起伏,难以捉摸。
  
  更恶的人性是,别人有好事,不是来祝福的,而是来诅咒的。别人遭殃,不是来悲悯同情的,而是来幸灾乐祸的,“气人有笑人无”。此时,你还不能生气。因为与这样的恶生气,是与你心底的善为难。你要平静地告诉自己,善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恶也是,既然没法选择,也就不必逃避,并且勇敢面对。
  
  一惊一乍没必要,见怪不怪才算看透了人生。人性的有些东西是天生的,它有沉渣泛起时,自也有悄无声息回落时。那就静待它回复如初的模样,并守住你心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