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贴圆融见人情

  所谓人情世故,就是在最细微的地方顾虑到对方的感受。
  
  有一位出版社的编辑私信给我,问我是否愿意接受他们赠送的一本新书,他表示如果我愿意接受的话,可否在看完之后帮他们做宣传。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觉得怪怪的。于是我回信说:“我不喜欢有压力,如果你对我有期待的话,请不要送给我。”
  
  书我可以自己买,读完之后我有感会发文推荐,自由意志没有任何压力,那是真心的。可是若我接受了他的馈赠,就等同接受了附带条件,就算看完之后觉得不错而推荐,自己可能还是怀疑会不会是人情压力,况且还真是没什么交情。
  
  同样是当天,我收到了另外一家出版社寄来的一个快递,打开一看,编辑附着一封信写道:“丁老师,这是我们新出版的一本书,我觉得非常适合你阅读,希望你会喜欢,预祝你阅读愉快。谢谢!”看完之后我会心一笑,如沐春风,心里顿时为这家出版社及编辑加分不少,心想我倘若喜欢一定会为之推荐。
  
  职场上做人的“眉角”(编者注:闽南语,指关键、秘诀)很难教。的确,多一句话,少一句话,给人的感受大大不同。问题是什么时候该多一句,什么时候少一句,这就是艺术。

你的人情值多少

  小张这两天被邀请参加同事的婚礼。虽然关系不算亲密,但碍于人情和礼貌,他还是打算参加。可是,在该包多少礼金的问题上,小张难住了——包多了心疼,万一以后同事跳槽了,那钱岂不是收不回来了;包少了既怕落个吝啬的口碑,又怕伤感情。这可如何是好?
  
  无处不在的人情
  
  小张的烦恼,想必很多人都能感同身受。看起来是为钱烦恼,说白了,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人情”。
  
  “人情”这个东西,可大可小。与其说“情”,倒不如说是一种为人处世之道,它已与中国人相伴数千年。过去,荆轲为报答燕太子丹的人情慷慨赴死;张仪空口做人情谋“合纵”之策,助秦王成就霸业;《水浒》中宋江因人情而坐上梁山头把交椅。
  
  虽然时代在变,但中国人关于“人情”“人缘”的观念却始终根深蒂固。它的价值微妙玄通,所以类似“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礼尚往来”“人情世故”这些道理,几乎成了一种印记烙在每个人的行为和思想深处。
  
  其实在各种复杂的人际交往中,很多关系都暗藏计算和博弈。在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可能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了“对弈”的当事人。比如文章一开始烦恼的小张,他内心的纠结其实就是来源于对人情收益的考虑和衡量。而诸如这样的盘算,其实每一天我们都在进行:
  
  今天我帮了你一个忙,意味着下次我有困难找你的时候你应该竭尽全力;朋友间相聚,我请吃饭,那接下来看电影的钱通常应该由你负责;你时常光顾同一家服装店,比起其他客人,老板也会给你多一些折扣;就连在短暂的酒桌上,我敬你一杯酒,甭管你能不能喝,也会在筵席间找机会回敬。
  
  这些日常生活中我们熟悉的画面,说白了都是在进行人情交换。大多数时候,我们不喜欢烦琐的人情,却又总在不觉间成为推波助澜的当事人;我们疲于客套应酬,却又随波逐流,生怕欠下所谓的“人情债”。这种无形的纽带和枷锁,究竟为什么会和我们产生如此深刻的联系?
  
  人情就是“互利互惠”
  
  要从根源上找理由的话,这个问题恐怕还是绕不开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基因。儒家思想的基点就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父子关系、夫妻关系、邻里关系、君臣关系等等。在各种关系中你的处理是否合“礼”,这个非常重要。
  
  然而,即使抛去规范和教条,人情也是人们在实践中自发做出的最佳选择。生活在现实社会,人总是难免与周围人建立一定的联系,无论这种联系的形式如何,对象是邻居、是同事、还是朋友,它的本质最终都是为人们的需求和利益服务。
  
  尤其是在传统的中国社会,由于生产力低下,无论是对抗自然灾害、改良生产工具、应对突发事件,人们单凭单打独斗是无法进行的。这样一来,家庭之间、邻里之间必须建立起一定的联系,相互照应,才能生存与发展。
  
  所以,维护好自己与群体成员之间的感情和关系,当然非常重要。从本质上来看,人情就是一种“互利互惠”的行为——同类同群,社会背景、身份相近的人们共同付出,一起完成一件惠及双方的事,或者我暂时牺牲自己的利益为你“造福”,但同时,我也指望你将来能为我带来利益,最终双方共同受惠。
  
  一边是“重礼”的文化浸润,另一边是实际生活所需的合作“互利共赢”,人情自然也就“重于泰山”了。
  
  现代社会的人情计算
  
  如今,在现代化的大都市里,传统的人情关系似乎越来越淡薄。因为丰富的物资和科技使大多数人完全拥有了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个体抵御灾害、独立生活的能力变强了,而人与人之间合作互利的基础却变弱了,人情关系也就自然而然随之变淡了。
  
  尽管如此,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人情博弈依旧十分复杂。在许多场合,还有许多人情账是无法选择和不可避免的。
  
  比如有一天,你在一家餐厅偶遇同事,碰巧他还就坐在邻桌。如果你先吃完,通常会想是不是应该帮他把单也买了——不买显得自己小气。算算反正也没多少钱,付出这一点儿不仅可以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好口碑,说不定未来还有什么指着他帮忙的地方呢。当然,对方通常也会在心里展开一场战争——“我”不想欠这种琐碎的人情,但买单已经来不及,劝说对方AA制又显得生分了。算了,下次再给对方送个小礼物或者回请他吧。
  
  但如果那天吃饭你遇到的是领导,内心活动可就不太一样了。你不会考虑是否应该买单,也不会计算对方吃饭的价钱是否值得付出。你满脑子想的估计都是赶紧吃完,帮领导把单买了——多好的机会呀,既给领导留下了好印象,又在不觉间和领导产生了某种私下的微妙人情关联,礼多人不怪嘛。
  
  你看,平静、和谐的人情背后,内心却有那么多的博弈和计算。表面上看是暂时付出了,但这种人情“投资”,绝对是收益高于付出的。
  
  当然,也会有“投资”得不到回报的风险,这时人情博弈的剧情又另当别论了。比如,那天吃饭你不巧遇到的是很少照面的前同事。你先吃完,那么要不要他买单就成了棘手的问题——买了吧,这个钱大概就打水漂了;不买吧,又给人小气的印象。思前想后,你咬咬牙还是没买——算了,这个人情以后应该也用不到了。
  
  追求动态收支平衡
  
  正因为有了人情往来的算计,普通中国人才会热衷于摆酒设宴——这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为了追求人情付出和回报的平衡。在联络感情的同时,也收回曾被人欠下的“人情债”。尤其是在农村,当“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的时候,人们便想尽办法巧立各种名目,乔迁酒、动工酒、满月酒、百日宴、订婚宴等等,总之我请了你,你要不来,就是不给面子,那未来乡里乡亲的交情可就得打折扣了。于是乎,人情消费也就不可避免地成了中国人的一笔大额开销。
  
  所以说白了,人情是有偿也有价的。至于价值多少,还与两人关系的亲疏远近、与对方的地位高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正是文章开头小张烦恼的源泉,同事间疏远的关系让他觉得不值几百块大洋的价,但口碑和未来无限的可能又让他想赌一把试试。
  
  在人际交往过程中,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衡量的天平。这个天平总是不知不觉地替我们做选择,以尽可能达到“收支平衡”——欠人情不好受,被欠人情同样也不甘心。只有当它在总体上处于动态平衡,避免“人情债”使天平的一方过重或过轻时,才能保证一段关系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如何在这个动态的博弈过程中达到效用最大化,的确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你的人情值多少

  小张这两天被邀请参加同事的婚礼。虽然关系不算亲密,但碍于人情和礼貌,他还是打算参加。可是,在该包多少礼金的问题上,小张难住了——包多了心疼,万一以后同事跳槽了,那钱岂不是收不回来了;包少了既怕落个吝啬的口碑,又怕伤感情。这可如何是好?
  
  无处不在的人情
  
  小张的烦恼,想必很多人都能感同身受。看起来是为钱烦恼,说白了,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人情”。
  
  “人情”这个东西,可大可小。与其说“情”,倒不如说是一种为人处世之道,它已与中国人相伴数千年。过去,荆轲为报答燕太子丹的人情慷慨赴死;张仪空口做人情谋“合纵”之策,助秦王成就霸业;《水浒》中宋江因人情而坐上梁山头把交椅。
  
  虽然时代在变,但中国人关于“人情”“人缘”的观念却始终根深蒂固。它的价值微妙玄通,所以类似“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礼尚往来”“人情世故”这些道理,几乎成了一种印记烙在每个人的行为和思想深处。
  
  其实在各种复杂的人际交往中,很多关系都暗藏计算和博弈。在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可能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了“对弈”的当事人。比如文章一开始烦恼的小张,他内心的纠结其实就是来源于对人情收益的考虑和衡量。而诸如这样的盘算,其实每一天我们都在进行:
  
  今天我帮了你一个忙,意味着下次我有困难找你的时候你应该竭尽全力;朋友间相聚,我请吃饭,那接下来看电影的钱通常应该由你负责;你时常光顾同一家服装店,比起其他客人,老板也会给你多一些折扣;就连在短暂的酒桌上,我敬你一杯酒,甭管你能不能喝,也会在筵席间找机会回敬。
  
  这些日常生活中我们熟悉的画面,说白了都是在进行人情交换。大多数时候,我们不喜欢烦琐的人情,却又总在不觉间成为推波助澜的当事人;我们疲于客套应酬,却又随波逐流,生怕欠下所谓的“人情债”。这种无形的纽带和枷锁,究竟为什么会和我们产生如此深刻的联系?
  
  人情就是“互利互惠”
  
  要从根源上找理由的话,这个问题恐怕还是绕不开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基因。儒家思想的基点就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父子关系、夫妻关系、邻里关系、君臣关系等等。在各种关系中你的处理是否合“礼”,这个非常重要。
  
  然而,即使抛去规范和教条,人情也是人们在实践中自发做出的最佳选择。生活在现实社会,人总是难免与周围人建立一定的联系,无论这种联系的形式如何,对象是邻居、是同事、还是朋友,它的本质最终都是为人们的需求和利益服务。
  
  尤其是在传统的中国社会,由于生产力低下,无论是对抗自然灾害、改良生产工具、应对突发事件,人们单凭单打独斗是无法进行的。这样一来,家庭之间、邻里之间必须建立起一定的联系,相互照应,才能生存与发展。
  
  所以,维护好自己与群体成员之间的感情和关系,当然非常重要。从本质上来看,人情就是一种“互利互惠”的行为——同类同群,社会背景、身份相近的人们共同付出,一起完成一件惠及双方的事,或者我暂时牺牲自己的利益为你“造福”,但同时,我也指望你将来能为我带来利益,最终双方共同受惠。
  
  一边是“重礼”的文化浸润,另一边是实际生活所需的合作“互利共赢”,人情自然也就“重于泰山”了。
  
  现代社会的人情计算
  
  如今,在现代化的大都市里,传统的人情关系似乎越来越淡薄。因为丰富的物资和科技使大多数人完全拥有了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个体抵御灾害、独立生活的能力变强了,而人与人之间合作互利的基础却变弱了,人情关系也就自然而然随之变淡了。
  
  尽管如此,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人情博弈依旧十分复杂。在许多场合,还有许多人情账是无法选择和不可避免的。
  
  比如有一天,你在一家餐厅偶遇同事,碰巧他还就坐在邻桌。如果你先吃完,通常会想是不是应该帮他把单也买了——不买显得自己小气。算算反正也没多少钱,付出这一点儿不仅可以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好口碑,说不定未来还有什么指着他帮忙的地方呢。当然,对方通常也会在心里展开一场战争——“我”不想欠这种琐碎的人情,但买单已经来不及,劝说对方AA制又显得生分了。算了,下次再给对方送个小礼物或者回请他吧。
  
  但如果那天吃饭你遇到的是领导,内心活动可就不太一样了。你不会考虑是否应该买单,也不会计算对方吃饭的价钱是否值得付出。你满脑子想的估计都是赶紧吃完,帮领导把单买了——多好的机会呀,既给领导留下了好印象,又在不觉间和领导产生了某种私下的微妙人情关联,礼多人不怪嘛。
  
  你看,平静、和谐的人情背后,内心却有那么多的博弈和计算。表面上看是暂时付出了,但这种人情“投资”,绝对是收益高于付出的。
  
  当然,也会有“投资”得不到回报的风险,这时人情博弈的剧情又另当别论了。比如,那天吃饭你不巧遇到的是很少照面的前同事。你先吃完,那么要不要他买单就成了棘手的问题——买了吧,这个钱大概就打水漂了;不买吧,又给人小气的印象。思前想后,你咬咬牙还是没买——算了,这个人情以后应该也用不到了。
  
  追求动态收支平衡
  
  正因为有了人情往来的算计,普通中国人才会热衷于摆酒设宴——这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为了追求人情付出和回报的平衡。在联络感情的同时,也收回曾被人欠下的“人情债”。尤其是在农村,当“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的时候,人们便想尽办法巧立各种名目,乔迁酒、动工酒、满月酒、百日宴、订婚宴等等,总之我请了你,你要不来,就是不给面子,那未来乡里乡亲的交情可就得打折扣了。于是乎,人情消费也就不可避免地成了中国人的一笔大额开销。
  
  所以说白了,人情是有偿也有价的。至于价值多少,还与两人关系的亲疏远近、与对方的地位高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正是文章开头小张烦恼的源泉,同事间疏远的关系让他觉得不值几百块大洋的价,但口碑和未来无限的可能又让他想赌一把试试。
  
  在人际交往过程中,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衡量的天平。这个天平总是不知不觉地替我们做选择,以尽可能达到“收支平衡”——欠人情不好受,被欠人情同样也不甘心。只有当它在总体上处于动态平衡,避免“人情债”使天平的一方过重或过轻时,才能保证一段关系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如何在这个动态的博弈过程中达到效用最大化,的确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放纵权力必自毙

  70后的刘平,湖南省宁乡市原常务副市长,这么年轻就高官得做,前途无量。但大权在握的刘平,也是真够胆大,在2018年,全市打响整治违规收送红包礼金的“歼灭战”中,对反腐号角置若罔闻,毫不收敛、顶风违纪,一点都没有收手。用自己的犯罪事实,再一次证明了放纵权力必自毙的道理。
  
  “嫂子,给刘市长和您拜年啦,一点小小心意,以后还请继续关照啊!”2018年春节假期的一天,宁乡某局公人员张某像往常一样,来到刘平家里拜年,一番寒暄之后,奉上了自己的例行“问候”,一个4000元的红包,刘平的妻子将红包收进口袋。2014年至2018年5年间,刘平及其妻子先后多次收受其以过节名义所送现金共计3万多元。“过年收,到中秋、端午也收,几个人聚餐也收,收的频率越来越高,标准也越收越高。”收受红包礼金,对刘平来说已成为一种常态,收得心安理得,已经把纪律约束抛之脑后。
  
  心中缺少一个怕字,这是身陷囹圄的刘平迟来的悔悟。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能敬畏法律、纪律、信仰吗?刘平在他的忏悔书中坦言:“每次总是以人情往来欺骗自己,以这是普遍现象来麻痹自己,用数字不大来安慰自己。”但这些红包礼金真的是人情往来吗?刘平心中再清楚不过了,送钱的人目的很明确,就是他手中的权力和资源带来的利益,人情二字,不过是自欺欺人的遮羞布而已。此时的刘平早忘记“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这句忠告,于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拿了不该拿的钱,收了不该收的礼,取了不该取得的财。
  
  爱财是人的通病,但懂得取之有道的人才活得坦然,百病不犯。一个副市长,如果利用手中的权力捞钱,那是随时都能做得到的,是想什么时候取就什么时候取的。刘平小时候很羡慕供销社的人,可以一人独享一个西瓜;“双抢”的时候羡慕公社干部可以戴草帽穿凉鞋骑自行车来巡查。在刘平眼中,当官就有权力,有权就有利益。这是潜藏在他心里扭曲的权力观,刘平参加工作后的“积极表现”,原来就是冲着权力来的。
  
  随着权力的越来越大,刘平常常被一些商人和下属簇拥着、恭维着,让他总是处于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此时的他,对权力的认识更加扭曲:“权力可以让不可能变成可能,让陌生人变成好朋友,让你想要什么别人就会愿意送什么。”刘平爱财的兴趣越来越高:收红包、收礼品、收购物卡、“提篮子”等,来者不拒。他甚至认为,商人就是他的支付宝,不光打点好处费,还要为他支付旅行费。他还指使下属违规套取公款,供他享用。
  
  这样一个心中喉咙里都想着当官掌权的人,能不胡作非为吗?有一个贪官在东窗事发前曾大言不惭:“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一旦这样的人当官之后,权力就会变成他们捞钱的工具。什么初心,什么誓言,什么党性,什么信仰,什么原则,什么纪律,通通抛之脑后。有道是:“上天欲要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一个初心不纯的人,就会像刘平一样在一错再错的道路上狂奔,根本就停不下来,最终倒在贪腐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