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少女喜欢暗恋

  被我神不知鬼不觉暗恋了两年的学长,你好。
  
  首先祝贺你高考考得挺好,其次,请给我个机会让我说一说暗恋你的事儿。
  
  你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惊讶,因为在你眼里,我大概是个对你不算多友好,也不算多疏离的小学妹,一个和你的生活无关的人。
  
  你总说我高冷,现在我要澄清一下,我见到喜欢的人就会紧张,会不知道说什么好,会想瞬间将自己变成透明的再默默注视你走近又远去。每每在校园里见到你,我都会不自信地拍拍刘海,推推眼镜,轻轻拽一下白衬衫。为了保持在你眼里根本没有的形象,我每天都洗刘海,天天把眼镜擦得锃亮,白衬衫两天一换。
  
  鸵鸟少女,在她喜欢的人面前,总是不自觉地渺小到尘埃里。
  
  一见钟情这件事很俗气,但它确实在两年前那个充斥盛夏的汗水和想家的泪水的晚自习课间,发生在了我身上。
  
  我惊喜地发现我们不同楼但同层,发现你抱着英语作业走向办公室。从此每天早自习结束我都会拉着闺蜜躲在柱子后面,看着你的大长腿晃晃悠悠迈进办公楼。从此,我在社交网络上发动态的终极目标就是得到你的一个“赞”,新年收到你的语音回复,我没出息地翻来覆去听了好几天。
  
  我想象着在那个和你商量社团活动的晚自习淡淡地说出“我喜欢你”;想象着六月你要离开,我终于能在网球场旁那片翠绿草坪的见证下倾吐真心。然而最后,我只是写下了一张明信片,之前酝酿的自言自语都凝结成一句一一山有木兮木有枝。你曾经用它做过个性签名,一定知道下句是什么。最后的最后,高三教学楼人去楼空,那张明信片也永远地躲藏了起来。
  
  “心悦君兮君不知”,是我留给青春的第一段落的结尾。
  
  闺蜜听完这个“很鸵鸟”的故事后,问我为什么不现在向你告白。天南海北神州大地,恐怕一生难再见。对鸵鸟少女来说,这可是个合适的时机。
  
  但是,我喜欢你,更喜欢暗恋啊。与其向你说出一切再静候事态发展,不如把你藏进空气,让我有继续做着“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的白日梦。
  
  我喜欢你,可我更喜欢自己幻想出来的完美的你。也许你只是我借用了一个外形去幻想的不存在的美好。对你本身所知不多的我,用你曾说过的只言片语,用你留给周围人的印象,构造出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梦幻,一个我所期待的完美的人。
  
  然后啊,努力让自己做一个值得与你同行的人。
  
  设想美好,追求美好,成为美好。
  
  这不就是暗恋的精髓所在?

再见男神,再见青春

  一个高中同学建了个微信群,不知道谁把我也拉进去了。里面闹哄哄的,各种抢红包、拉投票、小段子,我准备退出,想了想还是看了下群成员,发现他也在里面。
  
  十多年前,在高中时,我就开始暗恋他了。那时候,他就坐在我座位的后面。我一直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喜欢我,所以从来不敢表露心迹。
  
  那些暗恋的心路历程和所有人的青春经历都差不多。我开始喜欢听他经常听的歌,开始喜欢他心仪的明星,喜欢在同学们面前不经意地提起他,有时候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迹也会故意贬损他几句以证清白。那时候一颗心每天被他牵着走,随时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日记本里也写满了暗恋的情愫。
  
  后来,中学毕业之后不再联系,各自去了不同的大学。有次得知了他的手机号,我决定要给他打个电话。哆嗦着摁了电话,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到了嗓子眼。“你好,哪位?”电话里传来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一时无语,我竟下意识慌忙挂断了。那天晚上,我在宿舍楼下坐了很久,把记有他电话号码的纸条撕了个粉碎,我有些恨自己了,为什么要暗恋呢?可又一想如果恋情都是可控的,那这样的青春还有什么意义?
  
  因为有过某种情愫,总不愿意惊扰,这么多年,我和他之间唯一还存在的联系方式是QQ。我经常在空间更新日志,每天都有很多的点击量,从来没有他的踪迹。难道他看不到我的空间更新?难道他是故意不看?那时候,想起这些总会让人黯然神伤,不喜欢就罢了,也不至于这么决绝吧!
  
  可这么多年,我们真的在QQ上很少聊天。他很少更新动态,很多次,我都是点开他的头像,看有没有个性签名更新,看一会儿,然后再关掉,从来没想过要留言什么的。就这样,一过就是很多年。
  
  后来,无意间从同学的口中才得知,他已经结婚了,一切仿佛都是在预料之中,我竟然出奇地平静,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出一个人的独角戏。再后来,我遇到了一个真正把我当宝的男人,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只是,我常常会想起那些年那些暗恋的岁月,那是只有在青春里才有的勇敢与坚持吧!
  
  我点开了他的微信相册,看到他晒宝宝的照片,看到他晒加班的照片,看到他对生活的感慨,还有他转载一些无聊的笑话。当年那个长发飘飘才华横溢的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甚至还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虽然知道时光会改变一切,但看到这样的结果,所有的青春记忆还是瞬间灰飞烟灭。
  
  男神也得工作,男神也要养家,男神也影喟疽梗猩裨缫雁恢谌艘印J惫庵站炕岣谋湟桓鋈恕0盗嫡庵质拢涫蹈嗟闹皇堑蹦昵啻豪锏囊恢中木嘲樟恕
  
  关了他的微信相册,我退出了班级群,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就像什么都没看见过一样,青春终于散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