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蚂蚁、蜘蛛,还是蜜蜂

  作为一个常被夸“阅读量大”的人,我的内心是惭愧的。我多年来一直在阅读的道路上龟速前行。读得慢,也就不可能读得多,那为什么还能“阅读量大”呢?
  
  在解释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引用17世纪英国哲学家培根在《新工具》一书中的名言:“经验主义者好像蚂蚁,它们只是把材料收集起来使用。理性主义者好像蜘蛛,它们从自身把网结起来。但是,蜜蜂采取一种中间道路,它们从花园和田野里的花中采集材料,然后用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这种材料。”
  
  培根用蚂蚁、蜘蛛、蜜蜂比喻不同的方法论范式。在我看来,这同样适用于比喻不同的阅读阶段。
  
  蚂蚁式阅读,即大量而缺乏组织、思考和内化的阅读。这是被拥脑亩练绞剑有什么吃什么,甚至别人喂什么吃什么。
  
  蜘蛛式阅读,是指能利用读过的信息,建立起自己的知识网络,并通过知识网络,去捕捉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这是一种主动的阅读。举一个例子,读完一部厚厚的《红楼梦》,那你还只是一只不起眼的“蚂蚁”。如果你因此去读脂砚斋的评点、红学家的解读,甚至是《清史稿》,那你就进化成对红学有系统性阅读的“蜘蛛”了。读完这些之后,无论你是写了一篇书评,还是“脑洞”大开写了一部穿越小说,我都要恭喜你,因为你已进阶到“蜜蜂式阅读”了,你的阅读已完成内化,并产出你的作品。
  
  阅读的目的可以有很多,但读了很多书,却没有思想、没有作品、没有在实际中得到体现,岂不是一件很可惜的事?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阅读量大”,其实指的是“有效阅读量大”。那如何形成“有效阅读”呢?我谈谈自己的经验。
  
  前文我引用一堆名言,体现了我的蚂蚁式阅读,但在互联网时代,这样的引用不足为奇。所以今天读到一篇引经据典的文章,我对作者并不怎么佩服,因为我也会用百度。
  
  在互联网已成为大脑“外挂硬盘”的时代,知识记忆的关键已变成如何提炼“关键词”。以前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觉得很好,就点右键“收藏”,觉得以后一定能用上。可事实上,过段时间再看到这篇文章,就跟没看过一样。
  
  所以,后来我读完一篇文章,会把有用的部分用自己的语言提炼出来,越精练越好。比如,读到“捷安特”创办人刘金标的一篇专访,我把他说得最精彩的部分浓缩成这样一段话,收录到我的素材库里:
  
  一路走来,我始终专注于自行车本业,是因为考虑到,同时把精力分散在两个以上行业,就像同时想抓两三只兔子,很可能一只都抓不到。集中精力在一个行业,全心抓一只兔子,就一定能抓到?也不见得,但胜算一定会高许多。
  
  浓缩之后,我在交谈、演讲、写作时,就可以方便地引用。同时,经过这样的提炼,我在记忆中形成了关键词“刘金标+专注+兔子”,就不愁要用时找不到它。
  
  但只是这样还不够,还需要将相关的提炼进行组团。比如刘金标的素材,就可以和我之前的积累,形成这样的素材组:
  
  “捷安特”创办人刘金标:一路走来,我始终专注于自行车本业,是因为考虑到,同时把精力分散在两个以上行业,就像同时想抓两三只兔子,很可能一只都抓不到。集中精力在一个行业,全心抓一只兔子,就一定能抓到?也不见得,但胜算一定会高许多。
  
  美国开国元勋富兰克林,当年要求自己养成十三项美德。但他不是全面展开修炼,而是一次专注一项美德,等到该项美德做到通透,再进行下一项。
  
  日本广岛一处神社,有一个据说许愿很灵验的“可能门”。导游说:“每人只能许一个愿望,因为神讨厌贪心的人。”
  
  这就是我的“蜘蛛式阅读”。有了这样的素材组,就有了写一篇小文章的底气。同时,这样的蚂蚁式阅读和蜘蛛式阅读,其实都融入了创作(蜜蜂式阅读)的成分,因此更有效,也更容易形成记忆。

物理学思维与生物学思维

  今天,物理学家之所以会孜孜不倦地探寻能够一统天下的万有理论,也是出于与牛顿相同的愿景,即希望能够发现可以作为人类已知的、宇宙各方面基础的秩序,并让宇宙的每个组成部分都各归其位,将它们放在适当的位置上。科学家赫胥黎有一句名言:“科学的最大悲剧是,一个丑陋的事实往往会杀死一个美丽的假说。”他的意思是,优雅的理论是科学的目标,当某个事物与优雅的理论相悖,或令理论复杂化时,科学便会遭遇最大的悲剧。
  
  然而,博物学家不会赞同赫胥黎的抱怨。在他们看来,根本不存在所谓“丑陋的事实”。所有的事实和知识都为我们提供了与这个奇妙世界有关的新信息,向我们展示着世界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当事实不符合我们的心智模式时,完全不必为此而感到沮丧;相反,还应该为这种“意外”感到由衷的高兴,然后去寻找能够解释这些“意外”的新方法。
  
  在这里,我们还能发现现代医生的影子。他们为人体各个层级上的完美功能而啧啧惊叹,例如,血液凝固过程中的复杂步骤,酶级联反应的复杂性质,等等。还有那些天文学家,他们会为精密的太空望远镜所揭示的诸多星系类型而深深倾倒。
  
  物理学思维和生物学思维是理解世界的两种方式。所谓用物理学思维理解世界,就是觉得一切可设计、可控制、可预测。在物理学中,人们通过统一和简化去观察各种现象的明显趋势,无论是在爱因斯坦、牛顿,还是在麦克斯韦身上,都能看到这一点。众所周知,麦克斯韦给出了能解释电磁原理的公式。简化,甚至极简化,是物理学领域备受尊崇的方法之一。
  
  但是,那不过是200多年前才开始流行的一种思维方式。从长远来看,200年只是人类社会非常短暂的一个瞬间。
  
  而我们今天所讲的复杂的技术系统,则更接近生物学系统。
  
  比如,如何应对风险。物理学的方法是要通过精确来规避风险,而生物学的方法是通过冗余来规避风险。昆虫、鱼,通过大量产卵繁衍大量的后代,最后活下来的没几个,但是物种基因的安全是有保障的。这就是通过冗余来规避风险。
  
  人类造飞机也是如此,一个发动机不安全,那就装4个。看起来好像很浪费,但是要知道,飞机发动机作为一个复杂系统,要让它做到万无一失是不可能的,就算可能,那成本也会高到不像话。所以,装4个发动机,反而是一种降低成本的办法。
  
  再比如,如何修正错误。物理学的办法是先搞清楚原理,再改正错误,正本清源。而生物学的方法呢?在各种环境突变中,只要你能生存下来,能穿过进化的剪刀,就是好样的,就已经适者生存了,至于是不是完全没有错误,生物学不关心,因为这不重要。
  
  从下面这个古老的科学笑话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这种区别。一个奶农为了提高产奶量,雇用了两位顾问,一位是生物学家,另一位是物理学家。生物W家在考察了一周后,提交了一份长达300多页的详细报告,写明了每头奶牛的产奶量具体取决于什么因素,例如天气情况、奶牛的大小和品种等。而且这位生物学家还向奶农保证,只要严格按照此建议执行,奶牛的平均产奶量可增加3%~5%。
  
  而物理学家只考察了3小时就回来了,然后宣称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能够适用于所有奶牛的高效解决方案,并且可以将产奶量提高50%以上。奶农问:“那么,你说应该怎么做呢?”“好吧,”那位物理学家回答道,“首先,假设你有一头身体为球形的奶牛……”
  
  抽象化方法当然是有用的,但我们不能做出存在“球形奶牛”这种假设。当你把生物学层面的细节都抽象化之后,你不仅会丢失大量信息,而且最终还会对某些重要的组成部分感到束手无策。
  
  复杂的技术系统更接近生物学系统,因此,用生物学思维思考复杂技术是个不错的选择。为了从整体上理解系统,我们也会忽略一些细节,这时,物理学思维才是首选。我们真正需要的是经过物理学思维锤炼的生物学思维。

寻找一生的经典名言格言

寻找一生的经典名言格言:

  三毛说:不要害怕拒绝他人,如果自己的理由出于正当。当一个人开口提出要求的时候,他的心里根本预备好了两种答案。所以,给他任何一个其中的答案,都是意料中的。
  
  梓色心晴说:男人哭了,是因为他真的爱了。女人哭了,是因为她真得放弃了。”
  
  玄漪说: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
  
  饶雪漫说:这个世界欺骗了我,我必须给与还击,我不会放掉任何一丁点儿属于我的幸福,哪怕付出的代价是从此坠入地狱,我也在所不惜。
  
  郭敖说:每个人一生之中心里总会藏着一个人,也许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尽管如此,这个人始终都无法被谁所替代。而那个人就像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被提起,或者轻轻的一碰,就会隐隐作痛。
  
  GARVEN说:话是人说的,屁也是人放的,说话和放屁一样,都是一口气而已……
  
  三毛说:某些人的爱情,只是一种“当时的情绪”。如果对方错将这份情绪当做长远的爱情,是本身的幼稚。
  
  张爱玲说: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张爱玲说:爱情本来并不复杂,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不是我爱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
  
  张小娴说:如果没法忘记他,就不要忘记好了。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人非草木说:再丑的人也能结婚,再美的人也会单身!
  
  马云说: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醒来走原路。
  
  刘心武说:不要指望,麻雀会飞得很高。高处的天空,那是鹰的领地。麻雀如果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它照样会过得很幸福!
  
  亦舒说:人们日常所犯最大的错误,是对陌生人太客气,而对亲密的人太苛刻,把这个坏习惯改过来,天下太平。
  
  郭敬明说:我终于发现自己看人的眼光太过简单,我从来没有去想面具下面是一张怎样的面容,我总是直接把面具当做面孔来对待,却忘记了笑脸面具下往往都是一张流着泪的脸。
  
  刘心武说:对不起是一种真诚,没关系是一种风度。如果你付出了真诚,却得不到风度,那只能说明对方的无知与粗俗!
  
  莎士比亚说: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该放弃的决不挽留。(http://www。rensheng5。com)该珍惜的决不放手,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也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深爱过
  
  几米说: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当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却爱上你,是你走得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我们错过了诺亚方舟,错过了泰坦尼克号,错过了一切的惊险与不惊险,我们还要继续错过。我不了解我的寂寞来自何方,但我真的感到寂寞。你也寂寞,世界上每个人都寂寞,只是大家的寂寞都不同吧。
  
  韩寒说:再累再苦就当自己是二百五再难再险就当自己是二皮脸
  
  安妮宝贝说:当一个女子在看天空的时候,她并不想寻找什么。她只是寂寞。
  
  遇见平凡说:缘分像一本书。翻的不经意会错过童话读得太认真又会流干眼泪。”
  
  张小娴说:爱,从来就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不曾被离弃,不曾受伤害,怎懂得爱人?
  
  亦舒说:无论怎么样,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
  
  刘心武说:与其讨好别人,不如武装自己;与其逃避现实,不如笑对人生;与其听风听雨,不如昂首出击!
  
  张爱玲说: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玫瑰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饭渣子,红的还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三毛说:一个朋友很好,两个朋友就多了一点,三个朋友就未免太多了。知音,能有一个已经很好了,不必太多,如果实在没有,还有自己,好好对待自己,跟自己相处,也是一个朋友……
  
  雪小禅说:我以为终有一天,我会彻底将爱情忘记,将你忘记,可是,忽然有一天,我听到了一首旧歌,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因为这首歌,我们一起听过。
  
  郭敖说:我们始终都在练习微笑,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