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识泰山

  公元前1世纪的法尔马库萨岛上,盘踞着一群海盗。一天,海盗们抓到了一个魁梧的家伙,准备向他的家人勒索赎金。
  
  海盗们开出的价格是二十个塔兰特,人质却扭头告诉他们:自己值五十个塔兰特。土匪们第一次遇到不爱财的主儿,就依言开了五十个塔兰特的价码。他们嘲笑这个人质,认为他是彻头彻尾的蠢货(鸟为食亡嘛)。
  
  人质在岛上待了三十八天。他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并且写诗。面对群贼,他直言这批人将被吊死在十字架上。
  
  强盗们因此哈哈大笑。收到赎金后,他们释放了他——第二天,获得自由的“蠢货”率领五百个人攻占了小岛。海盗全军覆没,有三十个人被割断喉咙钉在十字架上。
  
  那个被嘲笑的“蠢货”,就是恺撒。
  
  北方人嘲笑别人有眼无珠,一般都会说“你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如果对方还不识趣,则会直言“你的眼是泥蛋子做的”,或者“你是泥蛋子眼”。
  
  让别人高看一眼,前提是你得有牛叉哄哄的底气。底气何来?当然是靠实力。
  
  被困在岛上的恺撒虎落平阳,尽管被人嘲弄,仍坚持锻炼身体、写诗。这种良好的心态令人赞叹。
  
  我因此琢磨了很久。——如果海盗们稍微仔细一些,认真观察一下这个与众不同的俘虏,结局或许不会这么惨。只是胜利者哪里愿意花费心思,去研究一个俘虏的优雅?!
  
  还有一个故事。
  
  溥仪接受完社会主义思想改造,到街道登记户籍。面对文质彬彬的皇帝,不识“泰山”的大妈喝问对方是什么学历。公民溥仪想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办好。他曾接受过陈宝琛、梁鼎芬等人的教育,也曾接受过英国人庄士敦的教育。以上三个人,都是根基扎实的学者。但令人尴尬的是:溥仪没有学历证书。于是只好含糊作答:私塾。
  
  街坊大妈不知私塾为何物,遂盘根问底。溥仪用优雅的贵族腔调反复解释,对方就是听不明白。后来,大妈终于不耐烦了,在教育程度一栏含混地写上了“初中”二字。
  
  溥仪遭遇大妈盘问学历,大约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就像一台老计算机,突然安装了新的软件,出现了不兼容的问题。这很正常。
  
  当然,溥仪改造得很好,以普通公民身份终老。
  
  天宝三年,西历744年,诗人贺知章告老还乡,回到老家萧山。彼时故乡物是人非,距离诗人离乡已有五十多年。
  
  故乡等同异乡。白发苍苍的诗人提笔写道:“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是感慨,也是自嘲。
  
  一代枭雄恺撒算啥,大清皇帝又算啥。那些煊赫的功名c利禄,都不如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在村头咧嘴一哂来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