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丫头

  没了老爹
  
  很久以前,滦州城西门村有个年轻后生,总爱撒谎。撒谎时,他还发誓:“骗你我是丫头!”因他长得黑,大伙便叫他“黑丫头”。
  
  黑丫头从小就喜欢撒谎。五六岁时,他跟着爹去挖耗子洞,有个耗子洞在一个高岗下面,他爹就让黑丫头站在远处看着,说如果发现岗上的土动了,就赶紧喊一声,黑丫头答应了。他爹刚把耗子洞开个头,黑丫头就喊:“土动了!”他爹吓得转身就跑,跑出老远一看,岗上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他爹骂了一句,便又折回去继续挖耗子洞。没多久,黑丫头又喊:“土动了!”他爹又蹿了出来,回头一看,还是啥事没有,就说:“再糊弄我,就把你打扁了!”说着,他在黑丫头的后脑勺上拍了两下,黑丫头倒真的好半天不再喊叫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终于见到耗子洞里的粮食了,他爹挖得正起劲,黑丫头突然大叫起来:“土动了!”他爹以为儿子又在搞恶作剧,没有理会,没想到这次是真的,高岗上的土一下子劈下来,将人埋在了里面,黑丫头就这样没了爹。
  
  黑丫头娘怕儿子受委屈,始终没有嫁人,家中幸有几亩薄地,他娘就没日没夜地侍弄,春种秋收,日子也好了起来。黑丫头长大成人后,他娘倾尽所有给他娶了一房媳妇,转过年又生了一个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的,取名叫虎子。
  
  按理说,黑丫头家的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也该知足了,可他吃喝嫖赌全占了,就是不走正道,尤其是那爱撒谎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一会儿不撒谎就百爪挠心。
  
  赔了媳妇
  
  南井街有个叫孙大来的光棍,靠杀猪卖肉为业,因为人长得太丑,从未沾过女人的边。有一次,黑丫头去买肉,因为想少花点钱,就故意说:“你找媳妇的事包在我身上,骗你我是丫头!”
  
  孙大来知道黑丫头的老底儿:“听你说话还不如听母猪放屁!”
  
  黑丫头脸上挂不住了:“你爱信不信!本想将我三姨家的表妹给你撮合撮合,现在……哼!”
  
  孙大来一听,忍不住问:“你表妹哪个村的,叫啥?”
  
  黑丫头张嘴就来:“朱家庄的,叫朱依芝,你尽管去打听。”
  
  孙大来担心自己太丑,女方会嫌弃,黑丫头则说:“你长得丑,我表妹也不俊!”
  
  孙大来问:“比我还难看?”
  
  黑丫头说:“那倒不至于,只是耳朵大点儿。”
  
  “耳大有福,不算毛病。”
  
  “嘴巴总爱噘着。”
  
  “噘嘴吃四方,一辈子不挨饿!”
  
  “我那表妹确实是好吃懒做养肥膘,胖得走路都哼哼。”
  
  “行,只要是个女的就行!”
  
  这时,黑丫头欲擒故纵:“拉倒吧,我撒谎呢,小心上当!”
  
  “上当我愿意!”说着,孙大来剁下一块猪肉,递给黑丫头,“以后吃肉尽管来拿!”
  
  黑丫头这才心满意足地撂下一句话:“你就等着听信儿吧!”
  
  从此,黑丫头隔三岔五就来“买肉”,还编了各种理由向孙大来“借钱”。可孙大来每次问起朱依芝的情况,黑丫头却总是搪塞。
  
  这样拖了三个多月,孙大来才感觉不对劲,跑到朱家庄一打听,根本就没有朱依芝这个人,一切都是黑丫头瞎编的!
  
  孙大来在一个赌场找到了黑丫头,一个“通天炮”就把他揍翻在地,说:“你不把朱依芝找出来,我今天就掐死你!”
  
  赌场里的人都围过来,从孙大来嘴里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都到这份儿上了,黑丫头还在狡辩:“当初我就说过,‘我撒谎呢,小心上当’,可他说‘上当我愿意’。其实我也没撒谎,‘耳朵大’‘嘴巴噘’‘好吃懒做养肥膘,胖得走路都哼哼’,就是猪一只(朱依芝)嘛!”
  
  大伙“轰”的一声全笑了!孙大来这才明白“朱依芝”是咋回事。他恼羞成怒,掏出一把杀猪刀,照准黑丫头的脖子就要捅,有眼尖手快的一把就给拦下了。黑丫头吓坏了,谁知谎话又脱口而出:“孙大哥别生气,等我把四姨家的表妹介绍给你,骗你我是丫头!”
  
  “我让你胡吣!”孙大来又扑了上来,“今天你不把肉和钱还给我,我非宰了你不可!”
  
  黑丫头咧嘴哭了:“我这些日子输得就差卖媳妇孩子了,拿啥还你钱!”不知谁喊了一句:“把你媳妇给他顶账算了!”黑丫头当然不乐意:“把媳妇给他,我咋办?”“那你还钱!”孙大来又拿着刀往上扑,众人又劝。如此折腾了好几回,黑丫头最终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