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必像别人那样成功

  深夜11c,我被表妹小薇拽到了楼下的小酒馆谈人生。“姐,你说相同起点的两个人,十几年后为什么会混得天差地别?”小薇向我发出灵魂考问。
  
  小薇是独生子女,大学设计专业毕业,因父母身体欠佳,放弃在大城市发展,回到三线城市的家乡当了一名小学美术老师。她在工作之余和好友合作开了一间室内设计工作室,凭着过硬的专业技能,业务做得顺风顺水,一年有20万元的收入,业余则喜欢约三五好友聚一聚或一起旅游。这种生活,其实已经是很多小城市普通打工者仰望的诗和远方。
  
  小薇现在这幅模样是受了什么刺激?原来,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小薇见到了多年没联系的发小,发小已经是身价千万的一线城市知名集团公司高管。想当初,论家庭条件和学习能力,小薇一直略胜一筹。不同的是发小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大城市打拼,小薇则回到了家乡工作。听了发小那豪气干云的励志故事,看着自己和他如天堑般的差距,小薇觉得自己活得如此失败,她陷入了深深的焦虑和自我怀疑之中。
  
  其实不仅是小薇,很多人在这个极力吹捧成功的时代,都活得诚惶诚恐、焦虑万分。成功学大行其道,每个人都在告诉你,“挣更多的票子、买更好的车子、住更大的房子”才是成功人士。于是,大家都在急急地往成功的塔尖一路狂奔,却忘了停下来想一想,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成功?
  
  有一篇关于奥数天才付云皓的文章曾经刷爆网络,付云皓曾连续两年以满分成绩获得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高中毕业后,更是被直接保送北大。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不但没拿到北大毕业证,还成了一个二本师范学校的数学老师。作者在字里行间对这位“奥数天才”满是“恨铁不成钢”的哀叹,并将付云皓的处境直接定义为“堕落”。文章发表后,引发一众热议。面对非议,付云皓写了一封自白书回应:“若你头顶光环、身处高塔,或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但只要脚落实处,做好每件事,也能积少成多,真正为社会贡献你的力量。”付云皓本人从未觉得投身基础教育事业就是堕落,自己只是在脚踏实地做自己喜欢的事而已。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一生做着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桃李满天下,谁能说这不是成功?正如亦舒说:“当我40岁的时候,身体健康,略有积蓄,已婚,丈夫体贴,孩子听话,有一份真正喜欢的工作,这就是成功,不必成名,也不必发财。”
  
  成功的定义本来应是丰富多彩的,只把获得物质财富当作成功的唯一模式,会让自己丧失初心,忘了最初的梦想。
  
  明朝万历年间的徐霞客,是当时的一朵奇葩。当大家都在削尖脑袋追名逐利、攀附权贵,追求所谓的功成名就时,他却在少年时即立下“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的宏愿,志在当一名“旅行博主”,并在22岁时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交通极不发达的400年前,徐霞客仅凭双腿,走遍了全国21个省市自治区,一路历经千难万险,历时30载,终于写成60万字的旷世奇书《徐霞客游记》,成为世界闻名的地理学家、旅行家。他不刻意追求成功,却在生命的旅程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流芳百世。那些达官显贵最终在历史的长河中化为尘土,而徐霞客却成为无法超越的传奇。他成功的原因何在?无非是遵从内心,一生执着于心中所热爱的事业而已。
  
  成功的模样原本就应该千姿百态。在爱情日益稀缺的时代,你用心经营,打造自己的幸福家庭,这是一种成功;在人心浮躁的功利社会,你修身养心,接纳自己,把平凡的日子过得活色生香,这也是一种成功;在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下,你使出浑身解数、辗转腾挪,达到一个相对的平衡,这是一种成功;当灾难和不幸将你变成残缺,你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活出生命的尊严,这更是一种成功。
  
  作家当年明月说:“真正的成功只有一种,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一生。”是啊,你不必像别人那样成功,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活出生命的精彩就是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