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做邻居

  王平坦是个代驾。礼拜六早上九点,他突然接到代驾要求,连忙骑车前往。
  
  平坦是三年前干上兼职代驾这一行的,他的正式工作是在一家面粉厂当电工。三年前,他买了套六十多平米的房子,贷款四十万,而他每月的工资仅三千元。他媳妇在一家私立幼儿园当生活老师,挣得更少,现在孩子读六年级,升学也是个大问题,所以他不得不拼命挣钱。
  
  到了地方,平坦和顾客一打照面,两人都不由大吃一惊。这顾客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初中同学高赫。
  
  “啊!平坦,是你!”高赫喊道。
  
  平坦讪笑道:“高赫,好久不见!”
  
  其实,平坦和高赫不只是同学,他们曾经还是关系不错的邻居。可惜后来高赫搬了家,从那以后,两人就再没见过面。但平坦听到过高赫的一些消息:高赫做医疗器械的生意,渐渐打开了局面,当起了大老板。平坦打心底里佩服人家,高赫从小就头脑活络,相貌又好,如今飞黄腾达也是理所当然。
  
  没想到,两个老同学再见面,却碰上这么个尴尬情况:一个衣冠楚楚,精神抖擞;一个身着紧巴巴的代驾服,面灰气短。
  
  这次高赫找代驾,是要去西安谈业务,因昨晚应酬没休息好,便想在车上睡一觉。平坦一听,去西安八百公里,可是一笔大单啊,可偏偏是给老同学代驾……他叹了口气,给媳妇去了电话,说明情况便出发了。
  
  路上,平坦小心翼翼地开着车,高赫这车要好几百万呢,一下就把他给震住了,聊天时不由自主地高总这高总那的。
  
  高赫笑着说:“平坦,叫我名字,什么总不总的,我听着就别扭!”
  
  平坦答应下了,可高赫的名字到嘴边时,忽地就转换成了高总。见他叫惯了,高赫也不作计较了。
  
  谈到昔日在学校里的情景,他们都很兴奋。平坦赞扬高赫自小就有交际能力,有经济头脑,一看就能做大事。
  
  高赫似乎听着很受用,爽快地说:“你有啥事就说,别客气,老同学嘛,还是老邻居,大事咱不敢吹,小事还能办!”口气却是大事也不在话下的意思。
  
  平坦心头不由一紧,他想到了给孩子找学校的事,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觉得现在就提未免太唐突了点。
  
  到了西安,车子直接开到了火车站,高赫早在手机上给平坦买好了火车票,还硬塞给他三百元钱,留着路上零花。临走时,高赫又道:“有事就吱声!”
  
  平坦涎着脸道谢,唯唯诺诺,表现得像条可怜虫。
  
  从西安回来后不久,平坦就给高赫去了电话,吞吞吐吐地说了想请他帮忙给孩子找学校的事。高赫十分热情,问明了情况,从容地说不算个事。
  
  时间不长,平坦高悬着的心就落了下来,事情办成了。为表感谢,平坦一家请高赫一家吃饭,选的饭店很高级,点的菜也都上档次。两家人说说笑笑,相谈甚欢。平坦对高赫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心想,有这么一位既有能耐又讲义气的同学,真是自己的福分。酒宴快结束时,平坦去吧台买单,吧台小姐却说高总早就签过字了。
  
  又过了不久,高赫把平坦的老婆安排到了一家物业公司,让她当了个小头目,工资要比在幼儿园多了不少。有恩当谢,平坦想着法子给高赫送点东西,高赫倒是收下了,可返还他的礼物要比他送出的多得多。
  
  因关系非同一般,高赫叫平坦帮忙也不客气,总是让他干些体力活,平坦也乐意帮忙。这天,高赫搬了家,住到市中心的一个洋房小区里,房子是复式结构,隔天他便找了平坦和三个工人给他抬一块镇宅玉石。
  
  一进小区,平坦便感慨道:“要是我也能住上这么高档的房子就好了,对面就是个好中学,也不用担心我女儿的升学问题了!”他笑着看了看高赫:“要真能搬来,咱俩可就又成邻居了。”高赫笑了笑,不置可否。
  
  到了高赫家,平坦便和工人们一起搬玉石。这玉石又大又重,高赫在一边指挥着,四个人一人一角,吭哧吭哧地往楼上抬。玉石放稳妥后,高赫边感谢,边往每人手里塞两包中华烟。平坦说:“嗨,高赫,我就不用了吧!”
  
  高赫笑道:“别搞特殊,都辛苦了!”
  
  平坦一愣,把香烟揣进了兜里,仰头又感叹道:“高……总,玉石配豪宅,绝了绝了!”
  
  一晃就是半年。平坦竟然交了好运,他家的房子拆迁了。动迁组问平坦要房还是要钱,平坦毫不犹豫地选了钱,他想和高赫做邻居!消息先保密,他开始物色那边的二手房。很快,钱到手了,房子也找上了,就在高赫的前排。于是,平坦喜滋滋地给高赫去了电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说:“高赫,咱俩又能做邻居啦,老同学新邻居,以后咱们来往起来更方便啦!”
  
  高赫听起来也十分高兴,连说了三个“挺好”。
  
  就在平坦准备搬家的前几天,他拨通了高赫的电话,想把这事再跟老同学念叨念叨:“高赫,我过几天就搬过去……”
  
  高赫打断了平坦的话头,淡淡地说:“我已经不在那边住了,房子卖掉了”

自行车代驾

  这天晚上,代驾司机林强赶到一个小饭馆,在一张堆满啤酒瓶子的桌子后面,见到了一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孩儿,林强问她是不是要找代驾,女孩儿点点头,指着门口说:“走吧,车停那儿了。”
  
  林强出了门一看:好家伙,自行车!他瞪大眼睛问女孩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女孩儿噘着小嘴说:“喝多了骑自行车也危险啊,万一掉沟里咋办?”林强以为是恶作剧,苦笑着摇头想离开。谁知女孩儿一把拽住了他:“你要是拒绝服务,我就投诉你,再……再告你性骚扰!”
  
  没办法,林强只好答应了女孩儿的要求。女孩儿兴奋地坐到了自行车后座上,一挥手:“致家宾馆,走起!”
  
  林强好多年都没碰俩轱辘的车了,所以骑得歪歪扭扭,差点儿把女孩儿晃到地上,吓得她紧紧抱住了林强的腰,嘴里还嘀咕着:“就你这技术还当代驾呢,这年头混饭吃可真容易。”林强本不想跟这小醉猫搭话,但是女孩儿明显属于喝多就话多的类型,女孩儿自称叫段小烟,是一个骑行爱好者,路过这里一高兴就喝了点儿酒,结果因为带着自行车没有的士愿意拉她,车放在饭馆又怕丢了,所以才雇了个代驾。
  
  林强一路猛蹬终于到了致家宾馆,可谁知刚下车,段小烟忽然大叫一声:“哎呀,我钱包落在宾馆了,你跟我上去取一趟吧!”林强看她醉成这个样子,心想:刚才手都没碰就要告我性骚扰,这要是进屋了不得告我性侵犯啊。最后他咬咬牙说:“钱我不要了,拜拜!”说完转身就走了。段小烟却在后面大声喊:“我一定还你钱,等我电话!”
  
  林强气喘吁吁地回到公司,老板见他满头大汗的样,笑着问:“今儿个开的是手动挡啊,累成这德行?”林强气呼呼地说:“脚动挡!”随后,他向老板讲明了事情的经过,老板叹口气:“这次就算了。”
  
  第二天一早,林强还没睁开眼睛,手机就响了起来,原来是段小烟打来的,说要还他钱。林强本不想再见这个活宝了,但她却死乞白赖,最后还强调了一句:“你要是不来拿钱,我就告你偷我的钱包。”
  
  这姑奶奶可真是惹不起,林强哭笑不得,只好答应在致家宾馆门口见面。宾馆门口,段小烟笑嘻嘻地把钱递给林强:“昨天我喝多了,要是说了难听的话,你可别往心里去。”林强一言不发,转身想溜走,谁知段小烟又拉住了他,“今天你还当我的司机吧!”
  
  林强一边摇头,一边找借口:“不行,我今天要参加两个婚礼,三个葬礼……”
  
  段小烟皱起了眉头:“怎么?嫌给我蹬车丢人?别人想让我搂着,我还不干呢!”说完,她从包里又掏出三千块钱硬塞给了林强。
  
  见林强有心软的迹象,段小烟蹦蹦跳跳地跨上了后座,双手搂住他说:“先跟我去蹭顿饭。”林强无可奈何地蹬起了车。
  
  到了贵宾酒店,两个人来到一个豪华的包间,林强看见有三四个青年男女在里面说说笑笑,这才知道他们是段小烟的朋友,都是从省城来的。当大家问起林强的身份时,段小烟自豪地说:“这是我的司机。”结果引起一阵哄堂大笑:“你不是骑自行车来的吗?还雇了个司机?”
  
  吃饭的时候,有个叫大鹏的小子凑到段小烟身边,说想和她单独喝几杯,谁知段小烟把酒杯一扣说:“想跟我喝酒,咱们先比试比试。”
  
  大鹏问:“比什么?”段小烟眼珠一转,说:“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就回省城,你们开车,我骑自行车,看谁先到。”包间安静了片刻,很快又响起了哄堂大笑——自行车跟汽车比速度,这不是犯傻吗?段小烟接着说:“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开车不能走高速,只能走乡道,敢吗?”说着,她掏出手机打开百度地图,给大家指了指驾车路线。
  
  大鹏揶揄地问:“如果先到了有什么奖品吗?”段小烟说:“如果你先到了,我就当着大家的面亲你一口,怎么样?”大鹏喜笑颜开:“一言为定!”
  
  林强越看越觉得好笑:这帮孩子估计都是闲着没事儿干啊。这时,大鹏看了林强一眼,问:“他也跟着去吗?”段小烟说:“对啊,我坐后座,他给我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