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做一份让你变美的工作

  跟孩子去西餐厅吃饭,遇到以前小区的清洁阿姨。她在这里做服务员,比6年前看上去更年轻、更漂亮、更开朗。
  
  当我们把这些话讲给她听,她一边特别开心,一边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说这里比以前还累呢,怎么可能年轻漂亮了……
  
  我说因为这份工作更适合你呀。她想了想,说好像真是呢——她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喜欢跟打扮优雅的客人打交道,餐厅发的优惠券让她可以带儿子来吃饭,她觉得自己的收入虽然没有增加,活儿也比以前累,但她的工作变得有价值了。
  
  我自己创业后,一个在大公司做HR的朋友,一再劝我“对员工要以貌取人”。她说的以貌取人,不是颜值歧视,而是看一个员工,在你这里工作三五个月后,与她刚来的时候相比,是不是变漂亮、变精神,连走路都脊背挺直,虎虎生风了。
  
  我们团队几年中来来往往的都是女性。有一个女孩儿,我印象特别深。她在家全职带了三年孩子,复出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我这里做新媒体编辑。之前的履历不错,但因为在家待的时间太久,生育前的工作也比较轻松,她在我们团队一直处于节奏跟不上的状态,人就变得敏感焦躁,同事关系也有点儿紧张。
  
  有一天早晨快到公司的r候,我看到前面走着一个人。短头发,穿一条黑裤子,一件灰白色的T恤衫,走路很慢,头低着,背也驼着。那是初春,阳光正好,温度适宜,大家都穿得漂漂亮亮,她显得格外扎眼。
  
  我想这个女孩儿好像病了,走到她前面转头一看,是我那个员工。我没注意她什么时候剪了短发,总记得她来面试那天,穿着深蓝色印花裙,头发在脑后绾起,皮肤白嫩,走路像踩在弹簧上一样。她外形的变化,让我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三个月试用期满,她主动提出离职。我没留她,她颜值的变化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份工作“不养她”,没必要再耽误她。
  
  有个闺密,是我在杂志社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她刚从小城市来到武汉,做事缩手缩脚。不到半年,她成了我们杂志社最敢穿的女孩儿,夏天经常穿露背装出去采访,她做的稿子,跟她本人一样,充满女性的妩媚与性感。我总笑她,你刚来的时候,穿得跟大妈似的。
  
  她低头想想,说:“我真的很感谢这份工作。”
  
  后来她离开杂志社,在家里做了一段时间自由撰稿人,再后来,去北京创业。上个月我去北京出差,约她一起吃火锅,互相吹捧“你变年轻了”。
  
  后来我仔细想想,岁月并非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印记,之所以我依然觉得她比以前年轻,不是脸上没皱纹,而是神态变了,眼睛里有光,动作也像男生一样洒脱果敢。
  
  岁月总会改变人的容貌,它能让你变老,但不会让你变颓。如果你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断接受挑战,变得更强,会有一股向上的力量,折射在你的穿衣打扮和言谈举止上。
  
  经常有人说,从一个人的颜值变化,可以看出她的婚姻好不好。其实放在职场上,是一样的道理。对于职业女性来说,选工作跟嫁人差不多。选对了,高山流水遇知音,越做越顺,越来越自信。你的收入增长和自我成长,都会体现在外表和颜值的改变上。女人越自信,越容易在穿着打扮上找到自己的风格;她在工作中获得的成就感越多,越能走路昂首挺胸,说话清晰有力。
  
  所以,一份工作好不好,你在那里能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有没有前途,别问别人,看看镜子。看镜子里的你,还有没有当初闪亮的眼神;每天上班,还愿不愿意精心打扮;下班的时候,是一个人驼背低头走出办公室,还是昂首挺胸地与同事边讨论问题边走向地铁站。
  
  努力去找一份让你越来越美的工作,你变美了,这份工作再苦再累,也适合你。

长生不老的AK

  据说,每个第一次见到AK的人都没能猜中他的年纪。我也不例外。
  
  第—次见到AK,是我去外地研发部门出差时。同事帮我介绍,和AK打招呼的时候,完全无法想象,这么年纪轻轻的一个男人,竟然已经坐到了公司高管的位置。
  
  以貌取人是不对的,但在一众高管里,AK的气质和装扮的确有些不一样。
  
  我猜他应该还不到30岁。同事偷偷告诉我,其实AK已经奔四了。我捧住惊愕的下巴,印象中,这类驻颜有术的人不是明星就是天生丽质又懂得养生的人。而AK呢,午休的时候,他和团队里的同事们一起大口吃汉堡包等垃圾食品。
  
  因为和AK所在的团队有工作上的交集,所以我经常会见到他。微信朋友圈里的他,总是晒打拳击时的照片,或者分享李健、朴树唱的老歌。有时候也从同事那里听到他的一些故事,说他是从国外念完博士,回国后就把青春献给了这家公司,曾经遇到过很好的跳槽机会,他没有走,因为杰出的工作能力,就比其他人用更快的速度升到了现在这个位置。
  
  AK打扮很新潮,年轻同事们谈论起最近流行的国潮品牌时,他也能津津有味地跟着聊个半天。有品位,注重日常生活中的小细节,他一度成为许多女同事眼中的“男神”领导。
  
  “可惜啊,人家女儿都已经会说话了,死心吧。”同事之间经常会这样打趣,弄得AK脸红。
  
  大概因为有这样一位领导者的存在,团队的气氛总是轻松又活跃的。AK有一句话常常挂在嘴边,说他也是从我们这个年纪走过来的,所以他希望我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以保留青春该有的模样。
  
  虽然AK不是我的直属领导,我却在他的身上发现了许多不一样的“高光瞬间”。
  
  想起自己之前在大学以及研究生阶段实习时遇到的许多老板,虽然各有各的优秀,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似乎都不约而同地抵达了人生中的某个阶段:不再顾及身材,固定的几身工作衬衣,露出疲惫感的皮鞋,以及因为不同负担所表现出的同样的愁眉紧锁。
  
  再次申明,以貌取人是不对的。但每当想起这些过往遇到的人时,我常常问自己:如果将来我到了他们现在的年纪,是否也会变得像他们一样呢?
  
  一想到这里,现在这个年纪的我就拼命摇头——我不愿意变成那样,甚至有些不敢想。但或许,我们人类在成熟和衰老面前,总会因为无能为力,而带着某种隐情选择放弃吧。
  
  有次他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个我特别喜欢的西班牙语小众歌手,AK评论说,他去年公休的时候,去西班牙旅行,曾经在现场看过她的室内演唱会。
  
  看到AK和那位我喜欢的歌手的合影时,我心里还是有一点嫉妒的。AK发来一个表情,说:“你看,我们是同龄人嘛。”我不假思索地回复了一个有些贱贱的表情,然后兴高采烈地和他聊起这个女歌手。
  
  讲这个小细节,是因为我发现我和AK交流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忘掉所谓的“人设”,就是因为惦记着“我是下属,你是上司,所以我们讲话要懂得礼数,要小心翼翼”而形成的“人际关系设定”。当我下意识地忽略这个设定之后,我发现,其实AK更像是一个大男孩,或者说是一位来自于职场,但没有那么严肃,相处起来很舒服的伙伴。
  
  我想这大概也是AK能获得团队成员一致喜欢的原因,不仅因为他是领导,也因为他身上有一种让人觉得轻巧自由的魅力。
  
  写到这里,那个曾经问过自己的问题似乎突然有了答案: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也到了这般年纪,我想成为像AK这样的“大男孩”。
  
  女同事总在“八卦”AK肯定有什么保养秘诀,AK总是故弄玄虚地说,等他将来出一本关于保养的书,会提醒大家去买。
  
  “种草”经验帖总是劝导年轻人不要熬夜,要早睡早起。但我发现,很多个深夜,AK还在回复大量的工作邮件,他的细致让你觉得这不是一种打扰,而是一种放心。
  
  养生节目告诉人们,要想保持年轻,最重要的是保持心情愉悦。但我也常常看到AK因为工作而郁闷,或者安慰、劝导因压力太大想要放弃的年轻同事。
  
  有一种说法是,凡事尽力就好,剩下的交给老天。但AK似乎不相信这个,他的努力程度在我们看来是“尽力”的好几倍。
  
  所以,AK在我眼中更像是一个矛盾体:既拥有年轻的心态,同时又散发出成熟和稳重的魅力:既是一个坚持健身8年的自律者,也是会跟着潮流带着老婆、孩子“打卡”网红餐厅,对垃圾食品上瘾的活泼灵魂。
  
  也许,这些矛盾的存在,恰好在某种意义上解释了他为什么依旧年轻。
  
  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帖子,一位在北欧定居的网友说,自己坐公交车回家的时候,看到旁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涂着鲜艳的口红和微微有些夸张的眼影,安静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本日本漫画书,看得津津有味。
  
  网友们发出感慨,说希望自己头发花白时,也能继续执着于年轻时候爱的少女漫画;也有评论说,这位老太太只是外表变老了,但内心和灵魂依旧是个小女孩。
  
  这个帖子给我的触动是,正值年轻岁月的我对于衰老没有什么概念,但这个世界上有人给了我们永远保持这份年轻、活在青春岁月的例子。
  
  他们的存在像是某种提醒,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永葆青春的前提,是永远保持年轻以及追求年轻的心态。
  
  这种心态可能是点击那个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歌单,去听一听现在年轻人喜欢的音乐;也可能是爱上运动,让身体与懒惰对抗,年纪上升但皮肉紧实,没有脂肪肝;当然,更可能是坚持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坚守自己热爱的事物。
  
  四
  
  AK曾经在公司内部做过一次分享,讲自己为什么愿意在这家公司坚守这么多年。听众们热情高涨,给出一个又一个可能的答案。
  
  “因为待遇好还不用打卡。”
  
  “因为通勤时间短,离家近。”
  
  “因为热爱,因为想要做出一番属于自己的成就。”
  
  五花八门的答案都被AK一个个点头赞同,但最后他说,这些都不是他心目中最终的答案,他说真正的原因是他想验证一个“假设”。
  
  AK说,很多年前自己刚刚毕业、初入职场的时候,在这家公司遇见了自己人生中最想感谢的一位领导,这位领导像是他的职场启蒙导师,让他飞快成长。后来,自己的领导因为女儿生病而不得不离开公司。在离开前,领导留给他一句话:“如果多年后,你还能坚持当初那样的心态和心境,那么证明你做了对的事情,这个世界没有像改变大多数人一样残酷地改变你。”
  
  像是为了努力印证这句“如果”,AK在这里一待就待到了现在。虽然最后他知道这个“假设”可能永远无法得到100%的证明,但至少到现在,他确认自己的内心还在坚守某个信念,那个信念像是无形的力量,推着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那次分享会结束后的第二个月,AK再次被提拔,成为公司亚太区管理层的重要领导之一。所有人都以祝福的眼光等着他升职请大家好好撮一顿的时候,AK却没有接下这个担子,他离开了公司,选择自己创业。
  
  这个决定让很多人都难以理解,干载难逢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尽管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感到惊诧,但当AK在公司的最后一天,大家送别他的时候,我仿佛明白了这个大家不理解的决定背后的某层意义。
  
  我想,也正如AK自己说的那样,他希望自己的人生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坚守自己觉得对的事情,活得像最初一样轻盈。
  
  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难过或者惋惜,相反,我忽然感知到了某种包裹着自由的伟大力量。
  
  离别时,我们每人都为AK写了一张卡片,我在上面留下的那句话是——“希望将来再见到你的时候,依旧青春如往日,自在若少年。”
  
  或许,这句话也是写给未来某时某刻的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