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路标

  撒下光的孢子
  
  用力挥手
  
  向着被告知不能去的方向
  
  少年忍不住出发
  
  好几条岔路
  
  该如何选择啊
  
  他把慢慢变幻的云当作路标
  
  轻松地望着天
  
  由于不知道真正的目的地
  
  群山、森林、溪流都如同歌{
  
  直到身心所负的伤
  
  在不知不觉中疼痛起来
  
  少年以鸟、兽、昆虫作旅伴
  
  远离母亲、兄弟
  
  甚至不晓得自己迷了路
  
  少年已经混入了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