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酒店,手机不同,价格不同

  价格歧视在现实生活中非常常见,一般可以分为三种:一级价格歧视,二级价格歧视,还有三级价格歧视。一级价格歧视,也被称为完全价格歧视,即卖者为每一位买者及其所购买的每一单位商品制定不同的价格。二级价格歧视,是指卖者根据不同的购买量,分批确定不同的价格。
  
  三级价格歧视,是指卖者对不同市场上的不同消费者制定不同的价格。划分不同市场的主要依据包括地理差别、产品用途、时间、收入水平、性别和年龄等。
  
  金庸在《鹿鼎记》中就讲到了“小桂子”韦小宝有一个关于价格歧视的“奇思妙想”。韦小宝梦想通过生擒吴三桂扬名立万,还幻想通过吴三桂发大财。书中第四十五回写道:“自己若在战阵之中,决计不能让吴三桂如此一死了之,定会想个法子,将他活捉了来,关入囚笼,从湖南衡州一路游到北京,看一看收银子五钱,向他吐一口唾沫收银子一两,小孩减半,美女免费。天下百姓恨这大汉奸彻骨,我韦小宝岂有不花差花差哉?”韦小宝提到的就是三级价格歧视。
  
  畅销书《卧底经济学》的作者蒂姆·哈福德被誉为“当前最幽默的生活经济学大师”,他讲到了地铁站旁的星巴克咖啡。他说,肯定有人从咖啡售卖中赚到了大钱,但赚大钱的人是房东而不是星巴克老板。我们关心的是价格歧视,不是谁赚了大钱,但我们一定要记住“羊毛出在羊身上”。星巴克采用“自首策略”让顾客暴露自己的特征,从而进行差别定价。它提供的产品要么数量不同(大杯或小杯),要么口味不同(生奶油或白巧克力),实际上体现的是二级和三级价格歧视。上网一搜,我们还可以搜到国内关于星巴克进行价格歧视的铺天盖地的报道。我们以2013年10月23日的一篇蟮牢例。就北京星巴克而言,咖啡豆1。6元+牛奶2元+一次性用品1元=4。6元,每杯354毫升的星巴克拿铁咖啡物料成本不足5元,售价为29元。同样的一杯咖啡,换算成人民币,伦敦的售价是24。25元,芝加哥的售价是19。98元,孟买的售价则只有14。6元。这种情景是典型的三级价格歧视。另外,哈福德也提到了一级价格歧视,比如二手车销售员或者房地产代理商就可以施行这样的价格歧视。
  
  在中国组织经济学研讨会微信群中,有几个学者曾经讨论过新形式的价格歧视。有个人说:“今天在携程订酒店,拿着三台手机对比价格,每晚每间苹果X比苹果8Plus贵40多元,苹果8Plus比苹果7P1us贵十几元……家有苹果4啊苹果5啊的千万别扔了,留着订酒店吧!”另外一个人说:“我朋友用苹果X买25公斤的行李额是120元,我用苹果7Plus买是98元。”这可是数字经济中的价格歧视。

勤俭也惹祸

  中国人有一个“好毛病”就是勤俭,在农业社会,勤俭绝对是一种美德。中国人一贯喜欢高储蓄,兜里有钱心里不慌。但是,在通货膨胀的社会中,在资本的运行里,这种美德却恰恰被洗劫者利用了。这都是中国人不懂金融惹的祸,以为把钱都存起来就安全了,事实上却不是这么回事。全球各国政府都在多发纸币,不断制造长期的通货膨胀。这种情况下,甭管未来怎样,你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你的总资产能否持续增长,能否赶上通货膨胀的速度。这就像一场赛跑,你跑得慢了,必将被经济社会所淘汰。
  
  政府关心的是菜篮子的价格,现在可能还关心房价,但是任何人都想过得更好,都不想把生活维持在简单的温饱基础。你想有更好的教育,有更好的文化生活,有更好的休闲度假,有更好的物质享受,但所有这些价格都在上涨,如果你的总资产跟不上整个经济的发展,你就会被淘汰。
  
  但是中国很多老百姓根本没有基本的金融知识,也并不关心什么是金融。大家印象里的金融好像就只是投机,就连很多白领现在也依然这么想。比如说通货膨胀,很多人很天真地认为,中国不会通货膨胀,但是你想想看,现在生孩子雇个月嫂多少钱?北京一个有经验的月嫂一个月的工资要上万元,这在过去能想象吗?这种服务业的价格早就涨上去了。你把钱存在银行里、买国库券所得的利息远远赶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如果你仅仅依靠存款,那么长期下来你肯定会被社会所淘汰。
  
  我们的确经历过紧缩期,那时候的房地产价格和现在的房地产价格根本没法比。那时候根本没有人关心金融,关心经济,甚至连很多经商的人也不懂这些。
  
  如果你在20世纪80年代是个万元户,你会很自豪。可如果那时候你自满了,没有好好理财,或者没有再用这些钱去投资创业,只把钱存在银行里,按照每年5%的利息,存30年,到今天不过才4万多元,而改革开放之初的1万元可以买北京二环里的一个小四合院,可今天这个小四合院的价格该超过每平方米10万元,如果是一个200平方米的小四合院最少要值2000万元。也就是说现在一个2000万元户和当初的万元户水平差不多。房地产的例子比较极端,但是如果你留心这些年物价的变化,你就会知道除了电子家电等少数商品之外,几乎所有商品都在涨价。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虽然这些例子并不能说明都是通货膨胀的作用,但是在美国大搞信贷消费、中国大搞信贷建设的这30年,不善于理财,不懂金融,你无疑会被资本掠夺得体无完肤。
  
  看看美国,恐怕是因为历史上的教训太多,美国人不爱存钱。但美国人对于投资很早就非常重视,所以美国才会出现巴菲特这样的人,这也是美国金融市场发达的一个重要原因。

给“虚荣”定价

  如今,很多商品已不仅仅是生活的实用品。譬如,现在的女士买一只包,不一定只是为了装东西,更大的可能性是为了美观、时尚,甚至炫耀。一只价值几万、十几万的包,论装东西的功能,或许并不比得上一个几十元的帆布袋,但这个包有帆布袋没有的一个特别功能,它能满足消费者的虚荣。可以这么说,买十几万元包的人不一定仅是为了装东西,而更多的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或者向别人暗示自己的富有。
  
  商品一旦有了满足消费者虚荣心的功能,它的价格就会高得惊人,消费者支付的金钱的绝大部分实际上是用来购买看不见摸不着的“虚荣”。如今,有许多精明的商家开始想方设法为顾客的虚荣心“定价”,这个“定价”一旦合理,商家就能轻易获取高利润。给虚荣定价,听起来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其实它没有多难,我们可以举个例子说明这个问题——
  
  假如你今天外出叫了个顺风车,结果来了辆玛莎拉蒂,你会感到既意外又兴奋。到达目的地原本只需要50元,现在司机要求加价,理由是他这是豪车。然后你们讨价还价,如果80元成交,那么,刨除本来的车费50元,你为“虚荣”支付的价格就是30元;如果100元成交,那么你就花了50元为“虚荣”埋单。
  
  有人真的在大学校园里做了这样一个“豪华顺风车”的实验,结果发现,90%以上的人愿意为豪车支付更多的钱。那比通常情况下多支出的部分就是一个消费者消费“虚荣”的价格。实验还表明,越富有的人,越愿意为“虚荣”埋单。
  
  有一款手机在大学校园很畅销,它的价格在4000-6000元之间。它的畅销绝不仅仅是由于它的质量、款式和功能,还在于不低的价格满足了很多大学生的虚荣心。但它的价格又不是高得离谱,这让不少大学生勒紧一下裤腰带就能买得起。可以说,这款手机在大学生的“虚荣心”和“购买力”之间找到了恰如其分的平衡点。
  
  我的一个朋友是做服装代加工的,他的工厂里,生产过很多高级品牌的服装。“材料品质、技术要求几乎都是一样的,但贴上不同标签,摆上不同平台,面对不同群体,它们的价格就有了天壤之别,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朋友对我说。
  
  我们如今生活得不轻松,也许,皆是因为我们不H要给生活必需品埋单,还要为自己的虚荣支付一笔不菲的账单。  

茅台未必是用来喝的

  我对经济学一窍不通,这不是谦虚,而是事实。但我见过一些事情,有时候就忍不住胡思乱想。比如说茅台,我眼见它价格越来越高,在餐桌上却越见越少。
  
  于是有人就问:茅台每年产量那么高,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收藏,而且相信未来价格一定还会上涨?有种流行解释说酒和时间有关,越陈越香。并且和法国红酒做类比,1982年拉菲不也越来越贵吗?我没想过红酒,倒是想起艺术品市场。
  
  全球艺术品交易总量每年600多亿美元,其中拍卖交易总量300多亿美元。那么,艺术品库存那么大,新品还在源源不断地供应,按说应该是个艺术品通货膨胀的过程,价格应该慢慢下降才是,为什么却在拍卖会上屡创新高,每年的交易额也在不断上涨?
  
  我设想了两种极端情况。一种是所有藏家都把艺术品拿出来,同时放到市场上进行交易。那么,价格应该会应声而落,因为供应量h远超出了市场的需求。另一种是所有藏家都停止交易,一张画一座雕塑都不会在市场上出现,那么,此时各种艺术品的价格是多少?
  
  不过,假设在这万籁俱寂之中,突然成交了一单。无论是什么名家的作品,只要是确定成交,给出了明确的价格,那么在一瞬间所有艺术品就都恢复了各自的价格。比如说一张毕加索的素描,卖了1万美元,大家马上就知道手头的存货应该卖多少钱才对,想要去买的人也知道自己应该要出多少钱才合适。
  
  茅台酒也类似:相当数量的人收藏了相当数量的茅台酒,每年酒厂还在出产相当数量的新酒。但在市场上交易的年份酒是有限的,而且都维持高价。于是,收藏的茅台酒就不断抬升价值,收藏者也就越发惜售。
  
  年份酒价格过高,部分人就转而囤积新酒,用时间换价格,从而进一步推高价格,减少市场流通。在这个过程中,每天都有茅台酒被喝掉,起码给人造成的印象是酒越来越少,价格上涨是合理的。
  
  对于这一类极为特殊的商品,讨论真实价值其实意义不大。毕加索的一幅画有什么价值?落在一群猴子手里,它最多有撕碎了玩的娱乐价值,超不过一串香蕉。但落入一个文明之中,它的价值就截然不同了,因为文明里会发育出艺术和审美,给予一件艺术品相当的认同。茅台能有什么价值?如果落在一群巴布亚新几内亚人手里,不过是一种难喝的水,喝多了会有眩晕感,像是吃多了发酵的水果。他们不会认同什么酱香,也不会讨论什么回味,更不会鉴赏什么挂杯,他们压根就没有这一套体系。也就是中国人,有自己的一套白酒审美和标准,在这套体系之下,茅台名列第一。
  
  如果你接受了水质、酒曲、老窖、陈化、酱香等这一系列概念,接受了时间和品质之间的必然联系,你就会赋予一种酒精饮料近乎神圣的意义。无数个你持有对茅台的相同认知,这就构成一个公共神话。
  
  人的本质还是一种有想象力的动物。凭借这种想象力,人可以做出许多动物做不到的事情。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肉眼见过芯片的结构,但并不妨碍他们想象手机里有这么一片东西负责运算,而且高高兴兴讨论起4G和5G的区别。在许多时候,世界究竟怎样运转并不取决于你我作为个体对于世界的认知,而是取决于大数量人群对世界的想象和共识。
  
  历史上,许多男人都曾经试图告诉自己的女友,钻石的成分就是碳元素,无非是结构和木炭稍有差异,钻石公司控制了全世界的矿产,用营销手段推销钻戒的概念,其实钻石本身无任何真实价值,低克拉数的钻石很难回收交易。无一例外地,他们都被女友骂得狗血淋头,抱着枕头躺在沙发上呜咽睡去。最后,不单女友会得到钻戒,未来老丈人还会得到茅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