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嘉伦: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同很多人一样,我是通过《大唐荣耀》认识的你。
  
  2005年,你最后一次身穿鲁能球服。那天,你站在乒乓桌前“滑步、侧身、斜拉、弧圈”,一气呵成,又在放下球拍的一刹那,眼圈泛红。
  
  少年明媚如昨,奈何时光如梦。当关于“世界冠军”的念想已然走远,你只能停止内耗,痛定思痛,重新启航。你开始苦练跳舞和唱歌。为此,你还将名字从“任国超”改成了“任嘉伦”,活跃在了荧幕前。
  
  多想是你的伤心收纳盒
  
  在一次次选秀节目中落败,沮丧之后,你仍没有丢弃对舞台的热情与追逐。在大多数人的反对声中,你前往韩国当练习生。在那段枯燥、难熬的岁月里,你唯有一个信念:抱着学习的态度,让自己更专业,更充实一些,不要妄想太多。
  
  在这个纷杂的世界,生活中的很多坚持己见显得格格不入,却也弥足珍贵。
  
  只不过,“谁将声震天下,必自长久缄默”是亘古不变的定律。你逃不过这样的宿命,还是遇到了造化弄人——在作为“Leader国超”出道后,却几乎处于被雪藏的状态,没多久组合也被解散。不得已,你重新回国拍戏,拍摄的第一部电视剧却又因为资金问题不了了之。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这个时候,你最亲爱的奶奶还去世了。
  
  仿若在一瞬间,你便明白了苦难是怎样的质地。它就像黑洞一般,很黑,让你只想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后来,你挣扎着起床,打开电脑,在自己的秘密基地里写下一段文字:一时的我,可能真的无法振作,不知道那些荣耀是否最终能属于我。
  
  真心庆幸,它的存在不仅像是一架时光机,让我可以更加了解过去的你,而且它也是一个伤心收纳盒,可以缓解你的坏情绪。
  
  勇气与静心
  
  “王爷乍见之下怒不可遏,惊愕之余,力持镇定。怒极反笑,计上心头,眼见一道寒光。”
  
  这话不是我说的,亦不是你的迷妹所讲。它是豆瓣某位看了《大唐荣耀》的观众有感而发,讲得十分客观,毫不夸大。如果一个路人能对你的演技有如此高的评价,我想,从世俗的层面来看,任先生你可是真的火了哟!
  
  突然之间被那么多人关注追捧,你却仍然保持着十分的谦虚:“其实在拍戏方面,我真的经验欠缺,不懂撩妹,不会发糖。毕竟我的人生阅历更多的是在体现悲伤或者虐的方面,甜的那方面,我经历得不是特别多。”
  
  这句话可真让人心疼啊!但转念我又想,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每个人的伤痕最后都会变成装点阅历的花纹。从《青云志》里修行千年的医仙“六尾狐”,到《大唐荣耀》里胸怀天下与侠骨柔情并重的“广平王”,再到《天乩之白蛇传说》里的小哥哥“许仙”,任先生,你的“星途”终于越来越顺畅,开始尝到了甜的滋味。
  
  这是时光对你努力的馈赠与激励。我喜欢的你不只有骨气、勇气,还有静气,愿意耐着性子去等待“天道酬勤”。
  
  我想到了你唱的那首歌:“万千荣宠惊慕,恩重情浓,太匆匆。飞刀拔剑力挽,金樽玉盏不换。”我想,你定然早已懂得——人这一生,财富、权利和功名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唯有珍惜眼前景、心中人才是最重要的。我真的好喜欢你这样的坦然与通透啊!
  
  既然你心意已Q,那我们就陪你,酒一杯、歌一首,以爱之名,任性坦率而活。
  
  而你,只需大胆地往前走。请相信,有千千万万同我一样喜欢你的人,将守护你于人潮之中绝然独立的静气,也珍惜你历经世事仍旧保留的稚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