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君王的标准

  春秋战国时期,魏文侯派遣亲弟弟魏成带着太子魏击出兵,攻占了一个名叫中山国的小国。取胜后,魏文侯为了显示自己并不贪图疆土,就在朝会上宣布将中山国赐封给自己的儿子魏击。
  
  宣布之后,满朝文武都高呼“君主贤明”,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魏文侯的亲弟弟魏成在攻打中山国的战役中做出了更大的贡献,魏成比魏击更有资格享受这块封地,但既然魏文侯已经决定了,大家也只能这样附和着赞美魏文侯圣明。朝中有个名叫任座的大臣却不肯买账,他大声反对说:“依我看,君王并不贤明,君王的弟弟和儿子一起出征,弟弟立了更大的功,但却把这块封地给了儿子,君王此举实在是太过于偏袒儿子了!”
  
  魏文侯非常生气,就让人把任座抓起来关进大牢。这样一来,人们更加噤若寒蝉了。当时,魏文侯身边有个名叫翟璜的大臣,他是任座的好朋友。他听说任座被关进大牢的事情,就立刻前来拜见魏文侯。魏文侯知道他是任座的好朋友,肯定是来替任座求情的,就没好气地问:“翟璜,你说,我是不是明君?”翟璜恭敬地回答说:“当然是一位明君。”
  
  魏文侯有点儿不以为然,他心想你和任座是好朋友,而我又把你的好朋友关了起来,你怎么可能会说我好话呢?于是他就故意刁难翟璜说:“你说我是明君,可是你的好朋友任座却不这么认为,你倒说说看,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明君?”翟璜笑笑,从容地说:“从古至今向来如此,看一个君主是否贤明,就要看有没有臣子敢批评他,有臣子敢批评的君主就一定是明君,昨天任座在朝堂上批评了您,可见您就是明君,否则哪里有臣子敢批评您呢?”
  
  魏文侯听了,心里非常高兴,同时也意识到了任座的耿直和忠心,就人把任座放了,并重新加以重用。
  
  我们都说“有话直说”是一种难得的品质,但相比于任座来说,翟璜显然更加高明一些,他既没有批评,也没有奉承,而是就事论事找到别人希望听到的赞美,这样的赞美反而更能打动人,也更能解决很多靠批评和奉承都没法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