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餐馆开始卖蔬菜

  话说我经常去的一家餐馆,最近因为疫情实在没有生意,于是开始给周边的居民卖外卖,还经常卖各种从他们老家空运来的新鲜蔬菜。
  
  我就问他们经理,这生意还行吗?他说,行啥呀,这能挣几个钱?那为啥还要这么干呢?他说,主要是为了两件事。
  
  第一,是摊子不能散。员工即使不解聘,长期在家不干活人心也就散了,疫情之后,也就不容易拢起来,所以,必须让全员处于战斗的状态中,挣钱不挣钱不重要。
  
  第二,之所以还要大量进原料菜来卖,其实是为了保持这家餐馆对于供应链的影响力。否则,疫情结束了,供应链垮了,东山再起也就困难了。所以,挣钱不挣钱也不重要。
  
  你看,过去我们经常说顾客是企业的上帝,其企业的上帝有很多。
  
  这次疫情就让很多企业看清了,顾客重要,但企业组织和外部合作者,其实同样重要,同样是企业的上帝啊!

“木桶理论”藏隐患

  做企业的人很少有不知道“木桶理论”的。其之所以如此有名,跟它形象、易懂不无关系。也正因为这个理论形象、易懂,其杀伤力也是倍增的。
  
  “木桶理论”认为,决定一个桶装水多少的是那个最短的板,其隐喻就是你最差的地方决定了你整个人的高度,因此常被拿来论证,一个人或企业最重要的是弥补自己的短板,只有提升了自己最短的那一块,自己的整体水平才能提升,自己才有竞争力。
  
  这一理论正逐渐受到质疑。每个人天生都有自己的长项,在你的长项I域,你就是不做更多努力,也会比那些天生有此短板而努力的人做得更好;如果在自己的长项领域,你还能不断精进,你在相关领域成功的概率将大大优于他人。反之,你非要在你不擅长的领域倾己所有,你成功的概率依然很低,更重要的是,你还耽误了你长项领域的发挥。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每个人发展的黄金周期更是有限,在有限的时间内,只有在你天生长项的领域中率先精进,才有可能利用好自己的有限黄金时间。
  
  企业是由人组成的,所以企业也和人一样,都有自己的优势。一个企业最大的竞争力来源于自己的优势长项。只有在自己的长项领域不断精进再精进,才能发展出别人没有的东西和独到的顾客价值;只有持续创造出更优顾客价值,企业才可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长期存续下来。《商学:重新定义产品与顾客价值》一书通过大量的论证指出,持续创造更优顾客价值才是企业存在的目的。
  
  任何企业都不可能使竞争产品在顾客价值的各方面都有优势。常见的情况是,不同的竞争产品都会有自己的长项,也有自己的弱项。发挥自己的优势长项是每个企业提升竞争力的核心方式,是保障自己有一定市场占有率的保证。
  
  “木桶理论”对企业的思维具有很大的误导和危害,因为短板无论如何加强都不可能成为你的长项,发力短板往往总是事倍功半,无法成就自己。一个企业,只要短板弥补到平均水平,决定其高度的因素取决于其长项。我们可以把单纯的“木桶理论”发展成“长出短护”理论,即弥补短板到平均水平,然后全力发力长项。

能赚大钱的,都是爱钱的人

  做记者的时候,我曾经问一个企业老总,什么样的员工最容易管理。他略想了一下,爱钱的。当时的我还年轻,被这个赤裸裸的答案惊着了,“难道不是认同企业理念的年轻人?”“认同最重要的表现,就是他感觉在你这儿能赚到钱。一个企业家,如果你坚信自己的企业能做好,你就会喜欢爱钱的员工。只有对自己的企业没信心或者从不把员工当兄弟的老大,才总拿情怀、理想说事儿。”这位老总的话,可以说刷新了我的三观。
  
  后来自己创业,我遇到了一个工作热情很高的姑娘,她手上的活儿从不用我操心。辞职的时候,她坦率地说,就是因为钱。她要租房子,要充电,并且希望在她这个年龄,每个月都能增加一点儿积蓄。“我很努力地节约,但很遗憾,按照现在的薪水,还是做不到。”
  
  我问了她理想的薪水是多少,并没有留她。因为按照当时的经营情况,我不可能给她涨薪,但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回来。一年后,项目融资成功,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她,说我请得起她了。一周后,她就办妥了离职手续,回来继续跟我干。
  
  一位朋友不解,f你怎么还能信任她?她在你困难时离开,就为了那点儿钱!这人连基本的忠诚都没有。我想起当初采访过的那个企业老总,于是对朋友说,如果老板连员工合理的薪水要求都不能满足,还有什么资格跟员工谈忠诚?
  
  而这位吃回头草的姑娘,她向我要求的薪水,我认为并没有超出她的价值。
  
  一个真正爱钱的人,是不会信口开河地索要不合理薪水的。他们因为爱钱,所以对钱敏感,并持有慎重的态度。他们权衡每一笔钱的花销,正如松蒲弥太郎所说,在花钱的时候,不仅要考虑自己的感受,更要考虑钱的感受,要问问钱喜欢让你把它花在哪里。
  
  爱钱与贪财,有明显的区别。一个人,是爱钱,还是贪财,要看他是否对自己与他人存在双重标准。贪财的人,只贪自己的财;爱钱的人,则爱天下的钱,他们觉得钱是每个人最珍贵的朋友,甚至钱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无论这个生命属于谁,都不忍心看着它被糟蹋。
  
  有孩子以后,我家换过几个保姆。发现保姆对钱都看得很重,但大多数人,是多的活一点儿都不干,隔三岔五就闹着涨工资。对于自己的钱,她们非常认真,而那些不花自己钱的事儿,就大大咧咧:用我昂贵的洗发水洗她的毛衣,把我的娇兰洗面奶当洗手液,沐浴露挤到地上一大堆……
  
  这样的人,我绝不认可她们是爱钱的。后来,我终于遇到了一个打心眼儿里爱钱的保姆。她在我家工作了5年,直到自己的女儿生孩子,实在没办法,我们才依依不舍地把她送走,并且至今,我与她还保持着朋友关系。
  
  这个保姆,是真的爱钱。她来了不到一个月,就摸清了周围几个超市、集贸市场的价格,买菜不惜跑几个菜场,就是因为这家的土豆便宜,那家的青椒实惠。无论钱是不是她的,她都见不得别人乱花。她做的很多工作都超出了我们对她的期待,而支撑她做这些事的,是钱。她当然特别希望涨工资,同时,也特别在意她自己的价值,是否符合上涨的薪水。所以,每次我们给她涨完工资,都会发现地板比以前擦得更干净,餐桌上也会出现新式菜品,是她特意打电话请教了老邻居。
  
  贪财的人,喜欢贪小钱;而爱钱的人,会衡量怎么赚大钱。不是所有爱钱的人,都有机会赚大钱,但能赚大钱的人,都是爱钱的人。一个爱钱的人,会把时间花在赚钱上,然后把钱花在提升自身价值上,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值钱。
  
  我从不讳言自己也是一个爱钱的人,每次跳槽,都把薪水的增加放在第一位。但也正因如此,我特别努力地学习,在业务能力上不断给自己提要求,与更优秀的人做朋友,哪怕压力再大也不放弃,就是为了配得上更高的薪水。

推开华为,日本离5G更远

  美国在制裁了中兴通讯后,接着开始打压华为,为此加拿大一时逮捕了华为的高层。而在立即出来响应美国“排除华为”号召的国家中,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经济规模较小,影响不大;只有日本明确表示在政府采购中完全取缔华为等中国企业,算是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瞩目。
  
  我在日本政府宣布相关决定后,写了一篇日文短文,认为如此迅速地决定排除某些国家的企业,有些操之过急,特别是和欧洲国家(比如德国)比,日本的做法尤为短视。短文在日本财经新闻网站上刊登出来后,“获得”了超乎寻常的谩骂、围攻。感觉日本网民非常热爱自己的国家,对政府作出的制裁中国企业的决定衷心支持,哪怕是指出世界上公开排除中国企业的国家是绝对少数这样一个事实,也已经不能被日本网民接受。如果不能把这个事实驳倒的话,就采用谩骂的手段,以骂人为快。
  
  对于日本政府的决定,有两种声音。一种是通讯企业,如软银表示坚决支持政府的主张,以后在基站建设中一概不使用中国企业的产品。它们信誓旦旦,摆出了与中国企业彻底决裂的态势。
  
  还有一种声音则非常弱,个别专业媒体将这些声音传了出来。“在材料方面,比如晶片、药液、气体等方面,日本企业受到的影响甚大。”微细加工研究所所长汤之上隆在网上弱弱地说。
  
  从资料可以看到,日本排除华为等中国企业,给日本企业造成的影响相当大。
  
  华为在日本的采购总额约5000亿日元,主要是索尼的图像感应器(CMOS)、东芝的闪存零部件(NAND)、TDK等企业的陶瓷电容器等等。日本不准许使用华为的产品后,华为去日本采购也会受到很大影响,日本企业很有可能失去这5000亿日元的销售量。
  
  排除华为等中国企业后,日本企业也失去了在通讯领域与世界最大制造商、拥有最多专利和世界最重要基站的供应商合作的机会。要知道,2015年到2017年,中国企业是5G等通讯方面专利最多的国家;2018年的数字还没有统计出来,但从过去三年的情况看,中国企业的专利只会更多,而不会变少。
  
  主动断绝和中国企业的关系,等于日本企业既不能为中国企业提供零部件,也不能在技术上与华为等企业合作。日本企业在3G时代已经落后于世界,在4G时代更拉开了与先进企业之间的差距。而在5Gr代排除中国企业,等于日本企业主动放弃了追赶的机会。
  
  在手机通讯等的基站建设上,4家企业占据了世界主要市场:第一是华为,第二是爱立信,第三是诺基亚,第四是中兴。爱立信的产品在日本、英国等地出过较大的事故。中兴今后赶超诺基亚、超过爱立信,只是个时间问题。日本不与中国企业合作,意味着在通讯领域只能使用成本高、更新慢、与世界主流渐行渐远的产品。
  
  排除华为,日本政府做决定很快,对日本企业的影响很大,而最终受损的也许就是日本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