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去做

  一位企业家请罗振宇吃饭。罗振宇到了这家宾馆后,看到这么高档,挺兴奋的,见了这位企业家就说:“哎呀,这么破费啊?”“我听过你的演讲,受益匪浅。”“那我可是要收门票哦。”“应该的。”
  
  菜上来了,企业家向罗振宇敬酒,酒过三巡,罗振宇的话多了起来,开始天南海北胡吹海侃,说:“其实现在很好赚钱。”“可我们觉得赚钱太难了。”“难的是没想法,比如我们小区有8个诊所,竞争激烈吧。我对其中一家的老板说‘你要与众不同,比如你打出24小时就诊,做居民的家庭医生’的广告语,一定有市场。”“我也觉得家门口的医生就是要快捷和方便。”“对,家里有个紧急情况就找你,看起来你麻烦了,可这也就打出了你的品牌,于是大家都与你建立了联系,你就成了每户的家庭医生,生意不就好做了吗?”
  
  企业家又问:“现在新媒体发展这么快,我看传统媒体,比如报纸杂志要倒闭了。”罗振宇摇摇头,说:“不,再怎么发展,魍趁教宥疾换嵯亡,关键是要动脑筋。”“哦,我是第一个听到你这么乐观的。”罗振宇说:“比如我们市的报纸,看起来没有人买,但是全体市民又特别需要各方面信息,那我们就可以免费送啊。”“那报纸怎么生存?”“不要钱,大家都要,发行量不是可以提高十倍,甚至更高啊。有了这么大的读者群,企业和商家不都想登广告,我再向企业、商家要广告费啊。”罗振宇越说越有劲,越灵光闪现。
  
  “我觉得你肯定肚子里还有很多点子。”“没错,我平时看书,收集资料时,都会产生很多灵感,随便一个做起来,都能成为百万富翁。”“有这么容易吗?”“那我随便说说你听啊。比如我觉得现在老年人,过去工作了一辈子,有很多愿望都没法实现,可是哪一天不行了,就快死了,他们多想谁能帮助他们实现最后一个心愿啊。”“嗯!”“如果我们有一家公司做慈善,来帮他们实现,多好啊。”“可我投资有什么好处呢?”“赚口碑啊,这是多好的事,有了关注度和美誉度,你再做什么不成啊。”
  
  席间,企业家写了张纸条交给秘书,然后秘书就说:“我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用。”
  
  企业家说:“我就说,我们应该多聚一聚,以后要形成制度,每月都要坐下来聊一聊。”“就是,我们很多企业家整天忙得很,不知道忙什么,往往是瞎忙,甚至越忙越乱。”“我就有个想法,企业要养一帮‘闲人’,大家都忙,就没有谁来思考了。”“我看你很有头脑。”
  
  ……
  
  等饭吃完了,企业家结完账,对罗振宇说:“感谢你啊,你刚才那个想法特别好,相关的工商注册,我已经派人去办了,就在我们刚才吃饭的这半个小时中,域名注册已经拿下来了。”罗振宇听后惊呆了,马上竖起了拇指说:“厉害,这就是企业家精神,这就是你比我富的原因。”
  
  在这个世界上,要成功、要发财,就是要把“想到”变成“做到”,才能从纸上谈兵变成真金白银。  

企业家是被吓大的

  有人说,作为高压群体的企业家,他们的心脏外围一定有坚甲厚盾防守,以时刻防备忧郁、紧张、狂喜、愤怒等各种过激情绪如暗箭般侵袭。而其中,恐惧应该是最常光临却又最难以躲闪的一支暗箭。
  
  一个人最深沉的恐惧感,莫过于小时候所遭遇的那些恐怖经历留下的印记,它们如恶犬般潜伏在你以后的人生旅途中,常常在你毫无防备时突然咆哮着冲出来,狠狠地咬上你一口。
  
  在甘肃天水农村长大的潘石屹,从小就要直面贫穷和疾病,死亡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沉重的阴影。有一年秋天,潘石屹在去上学的路上,突然有一个同学叫住了他,要他帮忙请一下假,说要去田里拔一些谷子秆。潘石屹问他用来干嘛,这个同学说,我弟弟昨天死了,我要用谷子秆把他包起来埋进地里。潘石屹至今心有余悸地回忆道:“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班上有三十几个同学,到小学毕业时,就只剩下13个人了,大部分都被贫穷和疾病夺去了生命。”而潘石屹家他这一辈的孩子,原来有七八个,最后也只剩两个了。
  
  也许正因为活下来太不容易,潘石屹在以后的人生中小心翼翼,费尽心思琢磨生存的技巧。20世纪90年代初,他跟随冯仑等人在海南闯天下,创办了万通公司。经过短短4年的时间,万通的资产已经从当初七拼八凑的3万元发展到近50亿元。冯仑等人主张继续扩张,但负责管钱的潘石屹却生性谨慎,不肯给钱,于是6个创始人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只得分家。即使后来在北京的房地产业内干得热火朝天,潘石屹也从来没有头脑发热过,他的公司可以说是所有一线房地产公司中土地储备最少的一家,因为在招标拿地的时候,潘石屹心惊胆战报出的“天价”,却总比别人少几个亿。连他老婆张欣有时都埋怨道:“他投资非常保守,有20元永远只会投10元。”
  
  企业家在艰辛的从商旅途中,还常常要遭遇各种不测风云。因为父亲李海仓突然被人枪杀,还在澳大利亚读大学的李兆会被紧急召回国内,仓促接任家族企业的掌门人。父亲的突然死亡在李兆会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也正是这种恐惧促成了他惊人的成长。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李兆会便从清朝康熙皇帝式的夺权斗争中胜出,并逐步“清洗”了父亲留下的残余部将,一个人大权在握。
  
  对于史玉柱而言,最恐惧的时刻莫过于1997年。此前的几年时间,史玉柱凭汉卡等产品,在中国商界风生水起,风光无限。但因为一时冲动要盖巨人大厦,他背负了数亿元的巨额债务,变成了“中国首负”。那段时间,让史玉柱最心惊胆战的声音,便是门外索债者的拍门声和吼叫声。他只能躲在办公室内一声不响,用整天打游戏来消解心头的巨大压力。然而就是靠这种消解压力的方式,让史玉柱重新回到富豪榜的排行上。
  
  恐惧既能摧毁人的意志,也能成为催人前进的动力,关键是企业家如何来使用这把利刃。  

影响中国的世界级商业偶像

  松下幸之助、李·艾柯卡、安迪·格鲁夫、杰克·韦尔奇、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这是一些光灼中国商界的耀眼星辰。曾经迷茫无助、手忙脚乱的中国企业家们,纷纷“师夷之长技、补己之短处”。此中,有奇效,也有误区,但庆幸的是,我们一路走过来了,脚步从犹豫踯躅变得四平八稳、眼光从仰望变成平视。
  
  英国19世纪著名史学家卡莱尔说:“每一个人,难道不因崇敬实际上高于他的人而感到自身更高一些吗?在人的心中,这是最高尚和神圣的感情。”什么时候,中国本土的企业家们也能“高人一等”,成为下一个世界级的商业偶像?
  
  松下幸之助布道经营理念
  
  1979年6月,有“经营之神”美誉的松下幸之助,被邓小平亲自请到了中国。中国领导人的谦虚和诚恳,引发了以松下为首的一轮日本公司投资中国的热潮。
  
  松下幸之助所提倡的“做企业就是在做人”的思想和团结一致、奋斗向上等精神,对中国企业界无异于醍醐灌顶;质量、人才、经营,则让中国企业家们第一次看清了一个成型的现代化企业所必备的要素;更为重要的是,松下幸之助的作为,让中国企业家们深刻体会到,原来经济对一个国家的振兴,比政治和军事手段更为有效和直接。
  
  在松下幸之助第一次来中国的那一年,首钢厂长周冠五正在向各级政府力争更多的企业自主权,香港商人霍英东在广州开始筹建中国第一家五星级宾馆——白天鹅宾馆,转业军人袁庚正在游说中央领导人设立蛇口经济特区,而“傻子瓜子大王”年广久则引发了全社会的雇工大讨论。
  
  亏损企业标杆李·艾柯卡
  
  “不准在车间随地大小便!”1984年,35岁的张瑞敏被派到青岛一家濒临倒闭的电器厂当厂长,面对秩序混乱、纪律松散的工厂,他苦无良策,于是草拟了13项规矩贴在工厂墙上。不久后,一本叫《艾柯卡自传》的书让张瑞敏觉得,艾柯卡当初面对的克莱斯勒公司,和他自己的企业是多么地相似。
  
  艾柯卡担任福特汽车公司总裁期间,为公司创下了空前的汽车销售纪录。来到濒临破产的克莱斯勒公司后,短短6年创下了24亿美元的盈利纪录,比克莱斯勒此前60年利润总和还要多。《时代》周刊如此赞誉他:“他说一句话,全美国都洗耳恭听。”
  
  1984年被称为“中国公司元年”,柳传志、王石、李经纬、潘宁、张瑞敏、史玉柱、段永平、赵新先、李东生等后来闻名全国的企业家们,几乎全都在这一年开始创业。艾柯卡对当时深陷亏损泥潭的中国企业家们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杰克·韦尔奇推行“数一数二”战略
  
  1981年,年轻、急躁、有点口吃的韦尔奇,被意外地推到了CEO的宝座。面对困境重重的GE(通用电气),韦尔奇坚定不移地推行他的“数一数二”战略,对企业屡屡进行并购重组。在他执掌GE的20年时间里,共完成993次兼并,使公司销售额从250亿美元攀升到1110亿美元。
  
  1991年,韦尔奇第一次来到中国时,大家都还陶醉在牟其中创造的“罐头换飞机”的神话当中,没有几个人理会他。但1999年和2004年韦尔奇再次来到中国时,已经是“天下无人不识君”,他受到了中国企业家群体最大热情的欢迎与膜拜。2004年,海尔正在积极推进全球化战略,联想收购了IBM公司PC业务,TCL收购了法国的施耐德……他们迫切地需要向韦尔奇讨教多元化的“秘方”。
  
  安迪·格鲁夫信奉“专注”精神
  
  从创立伊始,英特尔公司便无数次走进“死亡之谷”。最危险的一次是在20世纪80年代,因为遭遇日本公司强烈阻击一度陷入困境,格鲁夫只得避其锋芒,从存储器向微处理器艰难转型。英特尔击败了半导体产业公司,并在今天的计算机领域与微软并立天下。
  
  格鲁夫与韦尔奇可以并列为管理上的“双子星座”——前者信奉“专注”精神,而后者却坚持推行多元化战略。
  
  但在1994年的中国,企业家们都处在一种亢奋之中:三株和飞龙迅速崛起,史玉柱正在布置他在保健品市场“三大战役”,张瑞敏喊出了“海尔是海”的口号……唯一例外的是王石,那一年他因为多元化扩张陷入困境,正面临董事会的“逼宫”。他愤怒地宣称这些资本家是“门口的野蛮人”,但冷静之余,他开始收缩战线,踏上房地产的专注化之途。
  
  王石早一点尝到苦头,从而让他避免了吴炳新、姜伟、史玉柱等人随之而来的灭顶之灾。直到数年后,热烈追捧韦尔奇的中国企业家们,才开始真正注意到格鲁夫的价值。
  
  新经济偶像比尔·盖茨
  
  美国新经济的兴起,让大学尚未毕业的盖茨亲身演绎了一个如何一夜暴富的神话。1999年,盖茨撰写了《未来时速》一书,向人们展示了计算机技术是如何以崭新的方式来解决商业问题的。就在这一年,百度、阿里巴巴、盛大、携程、当当等互联网公司都相继创办。盖茨和他的书影响了包括张朝阳、王志东、李彦宏、马化腾、马云等整整一代中国的年轻人,他们纷纷以盖茨为偶像,共同开创了中国的知识经济时代。
  
  古往今来,一位商人能如此深刻地影响到全世界大多数人的生活,恐怕非盖茨莫属。他使个人计算机成了日常生活用品,并因而改变了每一个现代人的工作、生活乃至交往的方式。
  
  沃伦·巴菲特坚持投资价值
  
  1930年8月出生于美国奥马哈市,11岁便投身股海,1962年成立巴菲特合伙人有限公司,1995年首次来中国,2008年取代比尔·盖茨成为新的世界首富。
  
  “你犯过哪些错误?”2007年5月9日,“步步高”老板段永平花了62万美元、并且等了一年之后,终于有机会和股神巴菲特并肩坐在一起共进午餐。对段永平的问题,巴菲特坦诚相告:“我犯过不少错误,投资犯错并不可怕,最重要的是少犯错!”
  
  在和段永平共进午餐后,78岁的巴菲特身手矫健地爬上了司机开过来的一辆小卡车,这种车在美国是最普通的蓝领开的。而他的家坐落在一大堆中产阶级的房子中间,那是他在50年之前花了3。1万美元购买的。段永平回到家后,深有感触地对自己的太太说:“我要向巴菲特学习的东西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