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神灯

  华事德电厂距离中国6300公里,位于伊拉克南部瓦西特(WASSIT)省祖拜迪亚(ZUBAYDIYAH)地区,距离该项目西北方向约120公里是首都巴格达(BAGHDAD),向东南方向约70公里是伊拉克第三大城市库特(KUT),紧邻底格里斯(TIGRIS)河,周边地形地貌平坦,呈现热带沙漠气候。
  
  华事德电厂机组规模包括Ⅰ期4×330MW和Ⅱ期2×610MW燃油机组,占到了该国电力装机总量的四分之一,承担了巴格达70%的电力供应。
  
  华事德是许多上海电力人的共同记忆。我作为一名曾在那儿工作的翻译,心中也有一段值得追忆的往事。
  
  被困机场
  
  那是六年前的春天,我们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连续飞行十多个小时后,到达了巴格达国际机场。大伙既疲惫又兴奋,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们一行十三人没有获准入境,被安保人员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同时被告知不能随意走出房间,上厕所要流去,安保人员就守在门外。大家急坏了,催我去打听情况。我好不容易在门口拦下一个了解情况的工作人员,他告诉我,我们的入境文件不符合要求,如果不能补齐相关手续,明天就得回国。
  
  得知消息后,大家都忐忑不安,十分焦躁。
  
  晚上6点钟左右,在安保人员的监护下,我去给大家买吃的。机场只有一家食品店,又小又破,货架上放着些矿泉水和糕饼,连方便面都没有。没办法,大伙还在等着吃呢,我不得不买了一些。商店里没有计算器,穿着长袍的老板不停地用手碰着额头,口中念念有词算着账,最后给了我一张手写的付款清单:155美元!好一家黑店!
  
  我提着食物回到那个房间,大家埋头吃了起来,没有人说话。这样的气氛让人很难受,我便倚着房门,探出头,试着与门口的一名年轻安保搭话。他留着中东式的大胡子,一身白色制服,脚上穿着双破旧的足球鞋。我知道伊拉克人大多喜爱足球,于是便和他从足球开始聊起。果然,他话匣子打开了,脸上也浮现出笑容,这笑容让人感觉很亲切。他名叫穆罕默德,今年25岁,在这个机场工作已经好多年了,他一天要工作12个小时,月收入却不到300美元。他的家,就在机场附近临时搭建的帐篷里……
  
  萍水相逢
  
  当时,伊拉克战争已经结束十多年了,我问穆罕默德:“战争开始时你才十几岁?”他点点头,浅棕色的眼眸里泪花在闪动:“父亲就死于那次战争,他走后,我与母亲、妹妹感觉天都塌了。”他告诉我,战争结束后,伊拉克一直有恐怖袭击,特别是最近IS组织的肆虐,让他与家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惧里……我说:“穆罕默德,我们是来帮助你们运行电厂的中国人。”他十分兴奋,双手合十,说:“那真是感谢真主安拉,感谢你们中国人!”
  
  我忽然想到,现在伊拉克正大力重建基础设施,何不让他去电厂试试?于是便对他说:“你们国家现在十分缺少电厂工人,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去电厂找找工作,待遇可能比你现在要好。”
  
  穆罕默德点点头,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好像心里的一盏灯被点亮了。他很好奇我的家乡是怎样的,我便翻出手机里的照片。他看过后惊呼:“你住的地方太漂亮了!”
  
  “如果你有机会来上海旅游,我一定带你四处转转!”
  
  “那不可能,”穆罕默德一脸苦笑道,“我买不起机票,现在伊拉克人也许根本就办不出旅游签证。”
  
  后来,我给穆罕默德看了食品店的收据,他沉默了很久……
  
  穆罕默德记住了我的名字,下班时笑着对我说:“倪,再见!”
  
  那天晚上,我们只能在房间里的椅子上过夜。我脑子里想着入境的事,合着眼却怎么也睡不着……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睁眼一看,是一个阿拉伯小伙子,他提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说这些是他朋友穆罕默德让他转交给我们的。我打开一看,里面有可乐、芬达,还有巧克力和烤饼,十三个人的分量。我感觉东西在手里变得特别沉。我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在哪里买的这些;我只知道,他一个月收入不到300美元。天亮后我们接到国内通知,将立即转机到约旦处理签证问题,我来不及当面和穆罕默德说声“谢谢”,就匆匆踏上了飞机。
  
  两天后,我们在约旦补齐手续,获准从伊拉克巴格达入境。在前后配置机枪的装甲车队的护送下,我们登上了前往华事德电厂的大巴。
  
  上海再见
  
  因为战争和恐怖袭击,华事德电厂的安保措施非常严格,一旦进入电厂,就不可能独自出来。
  
  说实话,那里的生活条件很艰苦,但既然我们领了工作任务,就得克服一切困难。
  
  那年夏天,为了完成中伊两国技术交接,电厂开始招聘大量当地员工,他们大多来自各行各业,没有任何的操作技能,厂方便委托我们给他们做现场培训。一天下午,我走进厂房,忽然留意到一个当地小伙子,只见他在认真地抄写着什么。他的侧脸、胡子、体形,越看越熟悉。我走近一看,竟然是穆罕默德!他也一眼认出了我。
  
  “倪!你在这个厂啊!”他兴奋地说,“因为你说过,我就一直留意电厂信息,前些时候这里招聘运行人员,我应聘被录用了!”
  
  那天,我关照穆罕默德的带教师傅徐峰,一定要给他多一点技术上的帮助。
  
  我在华事德电厂整整工作了一年,回国那天,徐峰来送我。“小倪,穆罕默德得知你要回国,本来也要来送你,但今天机组启动,现场操作需要他,来不了。他怕你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了,给你带了个小礼物,让我转交给你。”那是一盏小小的铜制阿拉伯神灯。
  
  回国后,我时不时想起在伊拉克发生的一切,想起穆罕默德。前年元旦刚过,我接到一通电话:华事德电厂伊拉克员工要来上海电力参加培训,公司安排我担任翻译。在培训名册中,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穆罕默德。会是他吗?会是我认识的那个穆罕默德吗?
  
  那天早上,我站在公司技能培训中心的门口,等待他们。车来了,他们一个个走下来。来了,他来了,果然是那个穆罕默德!我冲上前去,狠狠地拥抱了他一下。
  
  他们在上海培训了一个月,这期间,只要有时间,我都会陪穆罕默德游览上海。我心里非常高兴:当初的愿望真的实现了!一天晚上,我们去了浦东,在陆家嘴滨江大道,望着两岸璀璨的夜景,穆罕默德惊叹不已。突然,他叫道:“倪,SPIC,我们的SPIC!”“对,那就是上海电力的总部大楼,上面是国家电投的LOGO。”望着那个LOGO,他动情地说:“国家电投真好,你们真幸福,希望有一天我们也能像你们一样。”
  
  培训结束那天,我到机场为他们送行,我与穆罕默德双手紧握,没有多说什么。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想到在伊拉克南部的一个小镇,有着一座拥有六台机组、装机容量达到2500MW的现代化电厂,正源源不断地为这个百废待兴的国家送着电;想到我们上海电力伊拉克团队在当地付出的汗水和辛苦;想到他们即使在IS组织最猖獗的时候,也无人退缩;想到我们董事长的赞誉:上海电力在伊拉克坚守那么多年,真的不容易!回到家,望着那盏穆罕默德送给我的小小神灯,我仿佛又看到那天在巴格达国际机场他眼中闪烁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