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有应得

  鲍勃是个出色的整容医生,他常以帮女患者整容为诱饵,与对方进行肉体交易,并偷偷用DV记录下来。
  
  这天深夜,鲍勃又在家中忘情地欣赏过去用DV拍的激情画面,忽然感觉背后有动静。他回头一看,只见妻子伊莎正怒视着他:“你真是个变态的魔鬼!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这么做了!你抽屉里的光碟我早看过了!”
  
  伊莎说着便要拿起电话报警。鲍勃猛扑过去,劈手夺过电话,两人扭作一团厮打起来。没一会儿,伊莎忽然身子一歪,软软地晕倒在了鲍勃的怀里。这时,鲍勃的儿子哈维被吵醒了,从楼上走了下来。
  
  鲍勃忙对儿子喊:“哈维,你妈妈晕倒了,看来我们得送她去医院。快来帮帮我!”
  
  伊莎被送进医院,经过抢救,终于苏醒过来。医生告诉鲍勃,他妻子伊莎患的是糖尿病,昏迷的原因主要是病症波及到肾脏。不过也无大碍,除了配合药物治疗外,尽可能减少含糖量较高的食品的摄入即可。
  
  “糖尿病?”鲍勃微微一惊,随即便陷入了沉思。几天之后,鲍勃对主治大夫说,他自己也是医生,要求开些药品,回家自行治疗调养。医生爽快地答应了。
  
  鲍勃将伊莎接回家,亲自为她输液、端药,体贴入微。伊莎也安静了下来,两人绝口不再提那部DV的事情。直到一天早上,鲍勃对伊莎说:“亲爱的,你挂完这个吊瓶,应该就没事了,我也得回诊所看看,有些日子没开张了。”
  
  “鲍勃,你要好自为之,最好别再干出丢人现眼的事来,要不我可真要报警了。对了,那部DV暂时由我来替你保管吧。”伊莎说。
  
  鲍勃的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闷声不响地走出门去。岂料,这一走竟成了诀别。当天夜里,当鲍勃回到家,只见妻子伊莎表情扭曲,身体僵硬地躺在床上,一试鼻息,竟发现她已气绝身亡!
  
  “哈维!你在哪儿?快过来……”鲍勃大声叫来儿子,哈维一见母亲的死相就惊呆了,接着便“哇”地哭出声来。哈维放学回家时去母亲房里看过,他以为母亲睡着了,便自己弄了点吃的,然后进房间做功课了。现在想来,伊莎很可能那时已经死了。
  
  赶在警察到来之前,鲍勃找出了那部DV,迅速销毁了,但之前的光盘却没找到。
  
  警察在现场几经察看,均未发现任何异常。初步判断,伊莎的死亡时间是下午1点钟左右,距鲍勃发现尸体,中间相隔5个小时之久。伊莎的死亡原因不明,警方征求了鲍勃的意见之后,对尸体进行了解剖查验。解剖结果表明,伊莎体内除了食物和医院所开的药剂之外,未见任何异常物质。
  
  “您不觉得您的太太死得蹊跷吗?鲍勃先生。”负责调查此案的警长保罗先生一筹莫展地说。
  
  “是的,是有点怪。”鲍勃附和道。
  
  “不过我认为这是一宗非常巧妙的谋杀案,先生。”
  
  “也许有这可能,但我们没有一点证据。”
  
  “您的孩子去哪儿了?也许他还真的知道点什么。”
  
  保罗的一句话提醒了鲍勃。就在警方绞尽脑汁调查此案的数日里,鲍勃的儿子哈维不知何时没了影儿。鲍勃沉思了片刻,对保罗警长说,哈维很可能因为悲伤过度,一个人躲起来了。鲍勃说他已经猜到儿子去哪儿了,儿子一定会去早先居住过的一个小镇,他打算去把儿子找回来。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鲍勃出行去寻找哈维,一去就是一个多礼拜,音讯全无。
  
  “这家伙一定是凶手,趁机跑了!”保罗的副手马丁说。
  
  “这倒未必,不过我真的疏忽了。好在我们已经查到了鲍勃曾经居住的地方,就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小镇,我们去找他们回来吧!”
  
  于是,保罗和马丁驾车出行,踏上了寻找鲍勃父子的路途。途中,马丁突然问保罗:“伊莎到底是怎么死的?您凭什么确定这就是一宗谋杀案呢?”
  
  保罗说:“警方在医院里的调查表明,伊莎有糖尿病史。然而,法医的解剖鉴定结果却是,伊莎体内的含糖指标只有50毫克,比正常人低出很多。我怀疑伊莎被人注射了超量的‘胰岛素’药物,这种药物本是用来治疗糖尿病的,但过量便会使人的血糖瞬间降低,抢救不及时的话就会毙命。而且,这种药剂是速溶于血的,尸检过程基本上查不出它的实际含量。”
  
  “天哪!好狡猾的凶手!肯定就是鲍勃了,别忘了他是个医生!”马丁不禁喊出声来。
  
  “伙计,你有什么证据呢?”保罗意味深长地望着马丁说,“我倒是得到了一些证据,就在鲍勃家的卫生间里,我找到一些空药水瓶,已经确认就是那种药品。剂量之大远超出了人体所能承受,这可不是医生开出来的剂量。不过,那些瓶子上面布满了一个孩子的指纹……”
  
  保罗与马丁一路分析着案情,不知不觉已来到了鲍勃曾经居住的小镇。经过一番打探,他们顺利地找到了鲍勃曾经的老屋。谁知,他们赶到时,却发现鲍勃已经在屋中上吊自杀了。
  
  鲍勃留下一纸遗书,上面写道:警官先生,当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必定已经命赴黄泉了。没错,伊莎是我用胰岛素杀死的,谁让她看到了我与我的顾客之间的秘密呢?但我不说,你们一定查无实据。不过,我的妻子毕竟死了,我的隐私也会随着你们的调查泄露,我无法想象将如何面对这一切,所以选择了死亡这条路……至于哈维,我的儿子,他应该远远地离开这些。我已经送他去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别枉费心机了,你们找不到他……
  
  此后的第二天,伊莎远在洛杉矶的姑妈突然来到警局,亲手把一张光碟交到了保罗的手里:“这是可怜的伊莎两个月前寄给我的,内容是鲍勃与之前两个女患者的风流勾当。伊莎说过,如果有一天她死了,一定就是鲍勃干的,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