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体姐妹花

  双胞胎姐妹总会让人羡慕不已,可伊莎贝拉与爱莉莎却是个例外,因为出生时上帝跟她俩开了个玩笑,两人除腰部有一块地方相连外,还比别人少了一条腿。
  
  命运虽然不公,但伊莎贝拉与爱莉莎并没放弃,她们琢磨出一套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久而久之她俩可以很默契地在大街上行走,也可以很默契地做一些其他事情。
  
  在旁人异样的目光中,伊莎贝拉与爱莉莎逐渐长大成人。两人长得标致靓丽,如果不是连体人,姐妹俩一定会有众多追求者,可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家对面搬来了一名叫阿诺德的男子。那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伊莎贝拉与爱莉莎对他心动不已,经常会私下评论他的穿衣打扮、行走姿态等。而让俩姐妹意想不到的是,有一天阿诺德主动敲开她们家门,并为俩姐妹送上香甜的奶酪。俩姐妹不由欣喜若狂,祈祷阿诺德能够再次光临。
  
  或许是上帝听到伊莎贝拉与爱莉莎的祈祷,阿诺德很快便成了伊莎贝拉与爱莉莎家的常客。他会经常抽出时间与姐妹两人交流,并对伊莎贝拉与爱莉莎的起居生活很是关心。
  
  在伊莎贝拉与爱莉莎眼中,阿诺德就是她们心目中的王子。不过她们也知道,阿诺德即便是真心喜欢自己,也不可能娶两人为妻。为此伊莎贝拉与爱莉莎苦恼不已。
  
  直到有一天,一名叫克莱斯特的中年男子给两姐妹带来了希望,那人是一位外科手术专家,为提高自己在医学界的威望与所在医院的名声,他愿意免费为两姐妹做人体分离手术。不过两人加起来只有3条腿,手术做完后,其中一人除了腰部相连位置会出现疤痕外基本与常人无异,而另一人却只有一条腿,需要拄着拐杖或者依靠别人搀扶才能行走。
  
  对于中间这条腿的归属,克莱斯特让两姐妹自行商议,等明确后再进行人体分离手术。
  
  从医院离开后,伊莎贝拉与爱莉莎默默地走在大街上,以前亲密无间的俩姐妹突然变得有些陌生。
  
  回到家后,爱莉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姐姐,中间这条腿能不能让给我,我保证手术后照顾你一辈子。”
  
  伊莎贝拉听完爱莉莎的话后,不由生气地说道:“我是姐姐,你应该听我的,这条腿归我,姐姐照顾妹妹才是正常的逻辑。”
  
  伊莎贝拉此言一出,身为妹妹的爱莉莎便不再说话。
  
  两人沉默一阵后,伊莎贝拉再次开口终于说服了妹妹爱莉莎,然后俩姐妹去医院做了人体分离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出院后伊莎贝拉与正常人一样拥有两条腿,并与阿诺德相爱。
  
  不过当伊莎贝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妹妹爱莉莎依然与自己紧紧地连在一起,原来刚才这一切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伊莎贝拉顿时感到很不是滋味。
  
  伊莎贝拉与爱莉莎起床吃完早饭,发现家里快没吃的,就一同前往超市。就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伊莎贝拉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妹妹现在突然死亡,那自己是不是就能顺理成章地拥有中间那条腿?就在她为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感到惊讶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往川流不息的快车道上移动。她转头往右侧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此刻妹妹爱莉莎正用力顶着自己往马路中间移动。
  
  眼看一辆轿车向自己飞驰而来,伊莎贝拉顿时吓得不知所措。好在司机反应迅速,在最后时刻猛打了一下方向盘,汽车几乎擦着伊莎贝拉的身体飞驰而过。惊魂未定的伊莎贝拉不由转头愤怒地看向爱莉莎,谁知妹妹此时却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从超市归来,两人与往常一样,开始配合做菜。爱莉莎抢先将菜刀拿在手里,并向自己砍来。好在伊莎贝拉早有防备,一把抓住爱莉莎的手,一番争夺后从其手中夺下菜刀,并挥砍过去,很快就在爱莉莎的腹部留下了数道血淋淋的口子。
  
  爱莉莎见自己不是伊莎贝拉的对手,连连哀求道:“姐姐,我错了,不要杀我,中间的腿是你的,阿诺德也是你的。”
  
  面对妹妹的苦苦哀求,伊莎贝拉痛苦地摇了摇头,依然挥舞着手中菜刀,直到妹妹失去呼吸。
  
  放下菜刀后伊莎贝拉逐渐冷静了下来,如果被人发现自己杀了妹妹,那注定难逃法律的制裁。伊莎贝拉想了一阵后突然有了主意,她拖着爱莉莎的尸体来到房,然后将妹妹的尸体朝下,并从房顶一跃而下……
  
  当伊莎贝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她看向自己右侧,不见爱莉莎踪影,她赶紧伸手摸了摸右边,确认自己右侧空荡荡时,心中不由一阵惊喜。
  
  就在这时克莱斯特走进病房说道:“你与爱莉莎从房顶坠落,邻居发现后为你们喊了救护车,落地时爱莉莎朝下,摔得血肉模糊。为保住你的生命,我立即做了人体分离手术。对于爱莉莎的离开,我希望你能够节哀。”
  
  伊莎贝拉听到这里,赶紧装出很难受的样子痛哭了起来。
  
  克莱斯特见此,轻轻拍了拍伊莎贝拉,见她依然哭个不停,便退出了病房。
  
  待克莱斯特离开,伊莎贝拉停止哭泣,开始盘算出院后的生活。但没过多久,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里升起,她赶紧掀开被子一看,发现自己右腿被切除,伤口处还缠绕着厚厚的绷带。伊莎贝拉想起从楼顶落地的那一瞬间,两人中间那条腿与爱莉莎的身体几乎同时落地,自己当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后晕死了过去。
  
  杀死了妹妹竟然没能得到中间那条腿,这让伊莎贝拉顿时又气又恼。就在这时,阿诺德拿着一大束鲜花来到病房。
  
  伊莎贝拉一见心中的王子,忍不住委屈地哭泣起来。阿诺德赶紧上前安慰伊莎贝拉,待她情绪稳定一些后,开始细细询问事情经过。伊莎贝拉见此,不得不编造与妹妹清理房顶,然后失足掉落的情景。
  
  阿诺德听完后向伊莎贝拉问道:“你与爱莉莎从空中掉落,就在落地的那一瞬间,爱莉莎为保护姐姐在空中反转身体,成为了你的肉垫。这样写是不是很感人?”见伊莎贝拉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阿诺德兴奋地继续说道,“我创作的纪实文学《连体姐妹花》以你与妹妹的生活为原型,已经写得差不多了,今天终于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