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司令的画

  民国时期,有个军阀姓吴,是土匪出身,此人斗大的字不识一升,扁担倒了也不识一个一字,是个十足的大老粗。自从部队被人收编后,他摇身一变成了司令,觉得自己也成了一个有身份的人,便开始附庸风雅,学着文化人吟诗作画起来。
  
  一次,吴司令的部队奉命在北平城外休整,他本人则闲居在城内的一处王府内。这王府非常气派,据说第一任主人很有来头,受到皇帝的恩宠。
  
  这天,吴司令闲来无事,就画起画来。很快,一幅猛虎图便画完了,吴司令还兴致勃勃地在画上盖上了自己的印章,然后把画挂在了墙上,自顾自地欣赏起来。他左瞧右看,心里十分喜欢,但觉得印章太少了,他记得,名人字画上不都是密密麻麻地盖着好多印章嘛,便吩咐手下道:“去,给老子多找几个印章来。”
  
  手下不敢怠慢,连忙到王府的书房上下翻腾起来,不多时就在一个角落里翻到了几枚布满灰尘的印章,这人小心擦拭了一番,便急急忙忙地给吴司令送了过去。
  
  那吴司令拿到印章,便迫不及待地全都盖到了猛虎图上,顿觉顺眼了不少,他又下令道:“去,到大街上抓几个懂字画的过来,老子要让他们好好欣赏欣赏这幅大作。”
  
  很快,士兵便押着几个收古玩字画的走进了吴司令的房内。那些人都是老头,看到四周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立刻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抖。
  
  吴司令咧着大嘴哈哈一笑,指着墙上的画说道:“今天请各位先生来,也没有别的事,就是老夫新画了一幅猛虎图,想请先生们欣赏欣赏。”
  
  众人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只见墙上的猛虎画得虎不像虎,猫不像猫,竟像小儿涂鸦一般,可谁也不敢直说,只好争前恐后地拍起马屁来。
  
  听着众人的夸赞,吴司令顿时有些飘飘然:“那依各位先生之见,老夫这幅画该值多少钱呢?”
  
  “@……”众人一听,一下子都犯了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时,只听一位姓李的卖画先生说道:“司令的画,小人愿出两百大洋收下。”
  
  众人一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两百大洋!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就是一幅好一些的字画也不值这么多钱,何况就这么一张废纸?众人都在暗忖:这李先生不是吓傻了,就是马屁拍过了!
  
  吴司令听完,先是一愣,随后便拍着巴掌笑道:“先生果然是识货之人,好!就两百大洋,老夫忍痛割爱让与先生了。”
  
  走出吴司令所在的王府大门,众人长舒了一口气,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讽刺起来:“恭喜李先生,又收了一幅名画!”“李先生果然慧眼识佳作。”“李先生,这画要是一转手,可以赚不少钱啊。”
  
  哪知,李先生微微一笑,并不多说什么,他收起那幅画,便急急忙忙地回家了。一到家,李先生便拿起放大镜,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赞叹道:“不错,不错!”
  
  徒弟一听,以为师父收到了一幅精品,急忙凑上前去,一看,便大失所望道:“师父,您没事吧?这种小儿画的字画,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简直就是废纸一张!”
  
  李先生听完,并不反驳,反而说道:“你不懂,你不懂。”从那以后,李先生一有时间便拿出吴司令的猛虎图来观看,像是在反复确认什么,每次都赞不绝口。
  
  说来也有意思,自从李先生高价买下吴司令的猛虎图后,吴司令便将其看成了知己,时常差人来请李先生到驻地看画,李先生每次都会乐呵呵地过去。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两人因为时常相见,竟然成了一对好朋友。人们这时才明白,敢情李先生是把那两百大洋当作敲门砖,趁机和吴司令攀上点交情,日后说不定还能谋上个一官半职,果然老谋深算,下了好大一盘棋啊。对于这样的说法,李先生就当没听见,依然我行我素,频频出入吴司令的住处。
  
  突然有一日,吴司令又一次差人来请,一见面就对李先生说道:“先生,部队准备三日后开拔,先生要不和我一起走,就留在我身边做事算了。”
  
  李先生一听,竟半晌没有开口,缓了好久才开口道:“司令,小人就是个收古玩字画的,没什么别的本事,一个人也闲散惯了,怕耽误了司令的大事,还是祝福司令官运亨通,仕途顺利吧。”
  
  人各有志,吴司令也不好再强求什么,只是心里还有些舍不得。
  
  这时,又听李先生难过地说道:“司令,可否把你平时画画的东西留一些给小人,也算给小人留个纪念。”
  
  吴司令听完,二话不说,当即派人把书桌上的东西打包好,一股脑都送给了李先生。
  
  三日之后,李先生送了吴司令最后一程,望着吴司令远去的背影,李先生忍不住笑了出来。站在一旁的小徒弟有些奇怪,连忙开口问道:“师父,您笑什么呢?”
  
  李先生又笑了一阵,方才从怀里掏出了一枚印章,只见那枚印章除了旧一点,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笑的是这个。”李先生得意地说道。
  
  “印章?这印章不是吴司令送您的吗?”
  
  “没错。其实,为师对印章研究颇多,所以那天,我一眼就认出猛虎图上加盖了一枚清代顺治帝的印章。野史有记载,顺治帝曾赐给一个亲王一枚私人印章,而顺治帝在位时间短,存世的字画本就不多,所以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私人印章。物以稀为贵,你说这枚印章是不是个无价之宝啊?”说完,李先生又是一阵大笑。

人生不是奥林匹克?

  进步与赶超的意识把我们禁闭在一个怪圈之中,这个怪圈,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跑道。我觉得,我们总是“向……看齐”,根源就是受到“比赛”心理的影响和困扰。
  
  如果心中总是有“赶超”的念头,那么就注定了永远沦落在追赶者的次要地位;如果心中总是有“赛跑”的念头,那么就注定了永远做对手的奴隶——而所谓对手,只是一个假想敌。
  
  我喜欢衣饰,且以衣饰打比方:凡是深深懂得装饰自己的女人都明白一点,穿衣打扮只要追s时尚,就已经失败。庸脂俗粉,只知道追随流行的审美趣味;一个理解魅力为何物的女人,只关心自己的审美趣味;一个具有魅力的女人,改变众人的审美趣味;一个出类拔萃的女人,领导众人的审美趣味。但是,如何才能做到改变与领导众人的趣味?首先,就是不要总想着“与众人同步,向众人看齐”。

锁链

  清晨的鸟市上,总有几个起得比鸡还早的爱鸟人,拎了各自的笼儿和架子,到茶馆里来聚头遛鸟。
  
  这天,鸟贩子林红嘴提前来了,照说他每月初一、十五各来一次,大家都已习惯了他的节奏,如今冷不丁突然冒了出来,显然是出了什么新鲜事。
  
  上一次他打破节奏跑来,已是三年前的事。那一次,他带了一只长着两个脑袋的猫头鹰,8000元卖给陈九爷,九爷买下来乐了不到两天,猫头鹰就让猫给吃了,气得老头一口气没上得来,当场挂了。经过这件事,人们对林红嘴的突然到来,竟莫名有了一些警惕,生怕他又掏出什么不祥之物。
  
  林红嘴哪知众人心思,从三轮摩托上取下一个口袋,撑开罩子,里面是一个方笼,林红嘴打开方笼,拎出一个架子,上面兀自立着一只鹦鹉。那鹦鹉绿色的羽毛,侧光之处显出蓝青之色,红红的嘴唇,宛如衔了一枚玛瑙做成的哨,一双小眼睛炯炯有神。
  
  通常,这个时候是该打招呼了。那明星范儿的鹦鹉显然是知道套路的,清脆地喊出一句:“哈罗,古得摸铃!”
  
  众人顿时哄笑了起来,说话的鸟儿见过不少,张嘴就来英语的,稀罕。于是大家来了兴致,搜肠刮肚地把记忆中剩得不多的英语单词翻出来,用来逗鹦鹉。有的甚至把从电视里学的“八格牙路”都用上了,那鹦鹉居然能接口来句“米西米西”,看来这家伙也是看了不少抗日神剧。
  
  林红嘴笑道:“别说你来日语,就是法语、意大利语、泰语、葡萄牙语,它都会几句。人家可是轮船、火车、飞机都坐遍了才来的!”众人又惊叹了一番。
  
  不出两分钟,又有人品咂出鹦鹉的奇异之处:“你看你看,这玩意儿居然没有拴链子!”
  
  大伙儿一看,果然见那鹦鹉裸着双脚,自在地站在架子上。看着它健硕的翅膀,大伙儿开始质疑林红嘴,说:“你不会是养了一只母鹦鹉在家里,然后拿这只漂亮鸟儿四处卖钱,卖完它,又让它自己飞回去吧?”
  
  林红嘴大呼冤枉,说:“这鸟儿的最大卖点,就是不拴链子,打死不飞!不信可以打赌!”
  
  一听打赌,众人都来了兴致。赌局说定,三小时之内,众人只要不碰鸟儿和架子,无论用什么办法,让鹦鹉飞离站架,即为赢,反之则输。赌资1000元,交由中间人保管,谁赢归谁。
  
  双方的1000元很快凑齐。众人又觉三小时太短,改为五小时,并取尽鹦鹉架上的食物和水。对于这些刁钻要求,林红嘴只撇嘴一笑,通通都答应下来。
  
  鹦鹉挂上树枝,人们开始想招。先是击掌、敲锣、放炮仗之类的武攻,后是扔花生、玉米、瓜子在地上的文逗,还有人学猫叫,或干脆主张去找一只胖猫来实施心理战术,甚至还有人主张去找一只漂亮的母鹦鹉过来演美人计……但那只鹦鹉却都不理会,依旧只是自顾自稳稳地站在支架上,或单脚或双脚,死死扣住那根木棍不放。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众人想尽办法,却似用竹刀砍石头,没有半分进展。
  
  他们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在赌局进行到4小时45分的时候,鹦鹉几次将空空如也的食盒和水盒磕得当当直响,显然是饥了、渴了。众人看到获胜的希望,紧急行动起来,在它目光所见的地方,又是倒水又是撒玉米和瓜子的,鹦鹉的小眼变得更加鲜亮,它收翅下蹲,一副随时弹射起飞的架势。
  
  众人屏住呼吸,等它大翅一扇,腾空而起……但最终,它还是没有如众人期望的那样,脱爪展翅,飞向食物。
  
  “时间到!”公证人一声断喝,宣布赌局结束。林红嘴连本带利收下2000元钱,得意地开始收拾鹦鹉,给它加水和食物。
  
  有人不甘地说:“你是不是给它爪子上涂了胶水?”
  
  林t嘴抓起鹦鹉,把它拿到众人面前一晃,鹦鹉不情愿地离开支架,众人一瞧,鹦鹉的双脚干干净净,并无异物。
  
  林红嘴得意地说:“既然赢了你们的钱,不妨让你们长长见识。这鸟儿叫墨西哥鹦鹉,驯养它可是有窍门的,从小就让它站在木棍上,随时抽掉木棍,让它摔在地上,摔得它不敢放手,直到它翅膀长硬了,也不敢松手,所以,它绝不会放手去飞。听说有人买过一只,一次出差忘了给它喂水,几天后回来,鸟儿已饥渴而死,但桌上水食都是齐全的,离它不足五米。别的鸟锁链是拴在腿上,这鸟的锁链却是拴在心上,虽然看不见,却十分牢实。大伙儿不要往外说去,我还指着往外去打赌、挣几个稀饭钱呢!”
  
  那天之后,鸟市上少了两个早起的人,一个是司法局副局长老吴,他终于辞掉抱怨已久的工作,当律师去了;另一个是久不升职的技术员小陈,据说是创业开公司去了。  

不必坐在最前排

  我在书中看到撒切尔夫人的父亲一直教育她:永远坐在最前排,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情况,都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成为第一,坐在最前排的位置上。所以她总是把“最前排”作为自己的目标,最终成为一个极为出类拔萃的人。
  
  原来,“最前排”是一种隐喻,指人要力争成为人群中的佼佼者,占据最前面的位置,别人只能望到你的后脑勺。的确,优秀者总是站在时代的潮头,让众人望其项背。
  
  这种力争坐在最前排的志向固然是好的,但不一定适合所有人。我们大部分人的天赋、才智一般,很难驾驭最前排的位置。自古以来,这个位置就充满了某种难以言明的意味,于是有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说法。人类群体自古就有这样的特征,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被雨淋,虽然暴露出人性嫉妒自私的弱点,但这也是无法回避的。所以,想要驾驭这个位置,必须要有可以服众的资本。最前排的位置是焦点,众人瞩目,不允许你有丝毫闪失,所谓“高处不胜寒”。你如果没有过人的才华、非凡的智慧,即使勉强处在最前排的位置,也会有力不从心之感,就像一个人穿了一件不合体的衣服,你的能力捉襟见肘,当然无法坐稳最前排的位置,有可能一不留神,就被挤掉,连一个立足之地都找不到。
  
  所以,做一个积极进取的人是值得肯定的,但没有必要非得坐在最前排。生活中,我们见到过有些人为了坐到最前排,殚精竭虑,费尽心机,甚至不择手段。如果是那样的话,人生会多很多烦恼和不和谐,少了舒适自然和悠然惬意。顺其自然最好,不要太过刻意,很多时候,你无心追逐最前排,反而更容易抵达最前排。
  
  最前排的确是个累人的位置。你可能有在最前排开会、看演出的经历,这个位置的确不如中间或者稍稍靠前一些的位置舒服。我们大部分人都属于“中等人”,貌不惊人,才不出众,在中间位置更合适我们,所以不必勉为其难坐在最前排。
  
  最前排的位置,还可能让你承受巨大的心理落差,容易造成心理不平衡。白岩松曾在《写给儿子的人生信件》中说:“不争第一。当了第一的人也许是脆弱的,众人之上的滋味尝尽,如再有下落,感受的可能就是悲凉。”他希望儿子成为一个轻松快乐的人,不要刻意追逐“最前排”。
  
  成功的标准各有不同。我认为,人生在世,轻松快乐最重要。赢得了快乐就赢得了幸福,赢得了幸福就赢得了成功。不必坐在最前排,选好属于你的位置,就能把人生看成一部悠长的老电影,尽享自由与惬意。

我们有时也牛头不对马嘴

  最近天气一直阴晴不定,时不时来场雨,美编鹿鹿就因为好几次忘记带伞被淋了。周一早上再次被雨淋的鹿鹿到办公室后抱怨说:“我觉得我是特殊体质。”“哪儿特殊?”众人问。“就是我带伞它不下雨,我不带伞它一定下雨。准确率都快赶上天气预报了,多特殊!”鹿鹿解释。狐狸九听完接话道:“哦,那不是特殊体质,那就是倒霉!以后出门随身带伞,必定防倒霉!”“……”鹿鹿无语了。
  
  立秋那天,为了赶时髦“贴秋膘”,大家就讨论说下班回去要买点肉吃。有说直接炖肉的,有说炒个肉菜的,只有狐狸九一言不发。大家好奇地问她晚饭准备吃什么,狐狸九答:“吃素。”“为什么?”众人又问。“因为我觉得自己的“膘”挺多的,暂时够用,不需要贴了。”众人恍然大悟:敢情这是一只处于减肥期的狐狸,怪不得忌肉!
  
  单位使用企业微信APP考勤,不知何故,一天只能在手机上打两次卡,分别是两个上班时间段的卡,至于下班考勤仍需在考勤机前打卡,因此大家刚使用时比较混乱,常常有忘记打卡(刷脸)的时候。这天中午,狐狸九看了眼时间,想提醒大家,结果一开口,嘴瓢了:“你们刷卡了吗?不对,你们打脸了吗?不是,我是说……”连雨意识到她的口误,接话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不用解释。”然后玩笑道,“不过我们只打卡,不打脸。”
  
  办公室前段时间被送了许多盆栽,摆放好后,绿茵茵的一片,感觉室内空舛记逍铝撕芏唷?勺罱庑┡柙远寄枘璧模芯蹩煲菸恕B孤辜此担“我就觉得可能与环境有关,现在的水质都不好,没什么营养,你看连盆花都养不活。”简微柠听到后,笑道:“养不活不是因为水质不好,是压根就没水,你让它们吸收什么营养。”众人一想,可不是,这些盆栽自从被送到办公室里,好像只被浇过一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