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在优势上的南美鳄

  在巴西境内的亚马孙河流域内,生活着地球上最凶猛的食肉动物之一——南美鳄。这种鳄鱼生性霸蛮,牙齿尖锐,攻击范围囊括了森林中所有动物,就连令人们谈之色变的森蚺,一旦与南美鳄狭路相遇,经过一番短暂搏斗后也往往成为其腹中美餐。
  
  南美鳄之所以能制服体型比它大得多的动物,赖于它有独家祖传的捕猎绝招。当其他动物走近河边时,隐蔽于暗处的南美鳄会突然蹿出,张开血盆大口咬住猎物,然后抱着猎物不停翻滚。哪怕是力大无比的野牛或丛林巨蟒,也均在南美鳄的这种独特捕猎技巧折腾下,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拖得奄奄一息,结果再无能力还手交锋只剩下挨宰的份了。
  
  按理说几乎没有天敌的南美鳄种群应该不断繁衍扩大,但是事实恰恰相反,在近些年时间里,其数量非但没有增加反而骤减。如果不是巴西政府大力保护南美鳄,恐怕它们称霸亚马孙雨林只能成为过去的历史了。生物学家对这种奇怪现象通过调查,发现答案其实很简单:南美鳄竟然败给了土生土长于当地的印第安猎人。
  
  原来聪明的印第安C人发现了南美鳄与众不同的捕猎优势后,便钻研出一种更为独到的捕捉它们的方法。那就是把异常结实的树藤连到一起,在其一端拴上山羊作为诱饵抛至河边。当南美鳄咬住山羊后,感觉有东西在束缚自己,遂施展出翻滚本领试图摆脱束缚。没想到在它猛烈翻滚的过程中,树藤越缠越紧。南美鳄死死咬住被树藤一端拴住的山羊继续翻滚,直至被树藤缠绕得再也不能动弹。这时的印第安猎人便可上前轻而易举捕获它。
  
  其实南美鳄只要放弃山羊,就有机会摆脱困境,可是它们直至死到临头也要死死咬住山羊,丝毫不想放弃自己的看家本领。强悍的南美鳄之所以落得个可悲下场,实则是败给了自己的优势本领。在忘乎所以的情况下,优势反而会变成它们的致命杀手。所以人类应该从南美鳄的悲剧中得到训诫:在某种条件下,我们不是败给了缺陷,而是自身存在的优势。因为缺陷能够时时得到提醒,而优势则会冲昏人的头脑。

有阳光就足够了

  我曾经去过鲁北地区一个叫杨安的镇。这个镇的富裕让我惊奇,千万级别的富翁比比皆是,亿万以上的富翁也不少。这个镇是中国北方最普通的行政区,没有山,没有大的河流,没有森林,更没有特殊的物产。
  
  他们是怎么富裕起来的呢?
  
  到了那里之后,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就是中国最大的食品调料集散地,中国半数以上的方便面和食品生产厂家的用料都来自这里。我问当地的人,我并没有看到你们的田地里种植这些原料呀?这些原料哪里来的呢?他们津津乐道地告诉我:四川的辣椒、宁夏的枸杞、胶东的花椒等等各地的原料,都被我们买到这里砹恕N颐敲挥性料,就是把全国各地最好的原料买来,用我们研究的配方加工成各种食品的调料。
  
  当地人很得意地说,我们没有优势,但是我们把各地的优势都变成了自己的优势。
  
  无独有偶,在山东的东部有个寿光,这里靠近莱州湾,30年以前这里是个一穷二白的地方,土地基本上都是沿海盐碱滩涂湿地,是个出了名的穷地方。但现在不同了,北方的京津,南方的沪杭,谁不知道寿光?因为他们每天的菜篮子里装的都是来自寿光的蔬菜。在今天的寿光,什么难找?你找千万富翁以下的人难,你找没有别墅的人难,你找没有豪华私家车的人难,你找没有雇工的人难。
  
  一个小小的寿光,方圆不过百里,能够种植多少蔬菜,供应京津沪杭?你到了当地就真相大白了,来自江苏、安徽、山东各地,装着各种蔬菜的车辆源源不断地来到寿光,章丘的大葱、青州的萝卜、苍山的大蒜,寿光也是把各地的优势变成了自己的优势。
  
  这使我想起七十年代初发生在新加坡的一件事情。当时新加坡的经济还很落后,总理李光耀要求各部门挖掘自己的优势,大力发展新加坡的经济。这个时候,旅游部门向总理递交了一个报告说,我们新加坡既不像中国有壮观的长城,也不像埃及有古老的金字塔,更不像日本有美丽的富士山,甚至也不像柬埔寨有辉煌的吴哥窟,我们怎么发展旅游?
  
  李光耀在文件上批示说,我们不是有阳光吗?有阳光就足够了。
  
  旅游部门从总理的批示中受到启发,积极创造旅游资源,到了八十年代,新加坡经济起飞的时候,旅游收入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得天独厚的优势是一种无价的资源,但是使用优势则是人生的学问和智慧。对于愚蠢的人来说,即使拥有优势也等于守着金山没有饭吃;对于聪明的智者来说,别人的优势也会化为己用,最后成为自己的优势。
  
  一个地方是如此,一个国家是如此,对于我们任何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