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优等生淡忘,被差生怀念

  每年一到寒暑假,家里几乎天天都有人来访。
  
  教了一辈子书的父亲,没有给自己带来多少物质享受,倒是精神上,因这些千里迢迢赶来看他的学生,而始终舒畅开怀。
  
  我很佩服父亲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教出这么多优等生来,所以等到自己也成了一名老师时,便发誓要像父亲一样,能让更多的好学生记住自己。
  
  成绩好的学生,总是有一股傲气。但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原谅他们的这种骄傲,因为只有优等生才能让老师感到光彩和荣耀。况且,在教学成绩与奖金挂钩的今天,也只有优等生才能给老师带来最切实的安慰和利益。至于那些成绩不好又经常给老师带来麻烦的差生,老师们当然是集体厌烦。这不仅是反感,甚至在差生偶尔问问题的时候,老师似乎也没有那种对待优等生的耐心。反正他们考试升学几乎是没有希望的,与其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多给优等生开开小灶培养出个状元来得更有价值吧。
  
  原以为我付出这样的努力,就会像父亲一样,让那些优等生深深地记住且怀念自己。不求他们会在每年教师节的时候看望自己,至少能让我在同事们面前觉得脸上有光的名片,应该记得寄上一张吧。可惜,我这样小小的企盼,却几乎都是奢侈。那些被我倾注了无数辛劳的优等生,在考到各大名校之后,便将我毫不留情地扫出了记忆。
  
  后来有一次,我跟着父亲坐公交车,刚踏上车,便听见穿着痞相的售票员很热情地招呼:“王老师好!”父亲抬头看去,却是一脸的迷惑,不知道这个一脸敬意的售票员,是不是在跟自己打招呼。直到他过来搀扶住父亲,且高喊“麻烦大家给我的老师让个座”,这才明白他是父亲教过的一个学生。一路上,这个售票员一直恭恭敬敬地站在父亲旁边,跟他谈起十年前坐在最后一排的自己,谈起那时的他是多么的调皮,又给老师添了多少麻烦。
  
  父亲微笑地听着,但我却明显地觉出,他的微笑里,是有几丝愧疚和尴尬的。等到下了车,又走了很长一段路,父亲才自言自语地蹦出一句:“为什么总是这些曾经被老师不屑一顾的学生,才会将老师记住且尊敬着呢?”
  
  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我问起父亲那些来看他的学生读书时曾让他怎样地璀璨时,他总是含糊其词。原来他根本就已忘记了这些卑微的差生,或者他勉强记住的也只是那些黯淡无光的点滴。他原本和我一样,一直以那些光彩夺目的优等生为荣,但却戏剧性地在数年之后,被他们完全忘记。只剩那些差生将我们并不高尚的身影,牢牢地刻在了心中,且在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一只手。
  
  或许我们会拿而今的教育来掩盖自己曾有的淡漠,说是这种急功近利的方式让我们把所有的精力都给了少数可以进入名牌大学的优等生,而且人为地给这些优秀的学生戴上光环。可是我们忘了,并不是只有教育才给了他们一颗只重名利的冷漠的心,恰恰是我们自己,在育人的初始,就忘记了,我们所要给予学生的,不只是成,还有比成绩更重要的,那就是——平等,善良,仁慈,珍惜,感恩。
  
  没有一个学生,可以让我们忽略和放弃。否则,我们会被愈多的差生怀念,也会被愈多的优等生淡忘,那么,教育给我们心灵的惩罚,也将愈加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