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行动

  这天晚上,陈利杰驾车赶往县里,途中发现一个人倒在路边,头上鲜血直流,昏迷不醒,旁边有一辆倒着的摩托车。
  
  陈利杰犯了难,刚才儿子陈锋在县里打电话来,说晚上7点前一定要拿到10万块,否则他朋友会有大麻烦。陈利杰放心不下,于是想借送钱之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如果他掉头,把伤者送回市里的医院,肯定会耽误给儿子送钱。
  
  陈利杰犹豫片刻,立刻决定先救人要紧。他将伤者搬到车上,掉头向市里开去。这时他才想起来,应该马上通知伤者家属,他赶紧找伤者的手机,可是摸遍了这人的口袋也没找到。
  
  恰在这时,伤者呻吟一声,竟然睁开了眼睛。陈利杰大喜:“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赶紧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我正送你去市里医院。”
  
  “我……我手机不在身上,可能掉在翻车的地方了。”伤者声若游丝,“大叔,麻烦用你手机跟我爸说一声。”
  
  陈利杰按伤者说的号码拨过去,接通后放在伤者耳边。伤者用最后的一点力气说:“爸,我出车祸了,遇到个好心大叔正送我去市医院……”说完便晕了过去。
  
  陈利杰赶紧拿起手机,把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伤者的父亲张洪涛再三向他道谢,说他这就从县里往市里赶,并请陈利杰到医院后先帮忙垫付医药费,到时候他必有重谢。
  
  原来,他家里是县里的,陈利杰突然灵机一动,急忙说:“对了,张先生,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
  
  陈利杰将儿子的事情讲了一遍,说自己为了救人,实在没有时间前去,希望张洪涛能够给儿子送去10万块钱。等他到医院后,会把10万块存在张洪涛儿子的账户上。
  
  张洪涛沉默了片刻,问:“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是我儿子吗?他怎么没用自己的手机?”
  
  “他的手机我没找到,可能出车祸时掉路边了吧。”
  
  “那你能不能把他叫醒,让他再跟我说几句?”张洪涛的声音越发异样起来。
  
  陈利杰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让张洪涛送钱的请求,惹起了他的疑心。陈利杰忍不住说:“他伤成这样,大夫能不能叫醒他都不一定,何况是我?要不这样,我这就把他放在路边,你自己来送他去医院吧,这事我不管了。”
  
  张洪涛慌了,赶紧说:“对不起,陈大哥,社会上骗子多,你也不能怪我这么想啊。你赶紧送我儿子去医院,我这就给你儿子送钱去,保证决不误事儿。”
  
  虽然张洪涛保证说一定送钱,但陈利杰却不敢全信,他又拨了个电话把事情告诉了儿子,说如果到时候收不到钱赶紧通知他,他再想别的办法。
  
  陈锋接了爸爸的电话,心里暗暗叫苦。今天下午,他到县里办点事,顺便跟好久不见的同学大勇喝了些酒。酒足饭饱后,他准备返回市里,于是大勇前去送他。
  
  在车站时,陈锋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见大勇正和三个人扭打在一起。他赶紧跑过去帮忙,却发现大勇已经被人家按在地上。陈锋要报警,大勇却拼命阻止他。陈锋这才知道,大勇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不但输掉了几十万,还欠了十几万高利贷躲了起来,这伙人四处找他,没想到今天碰巧撞个正着。
  
  那伙人带走了大勇,说如果今天晚上7点半之前还不上钱,就卸掉他一条胳膊。陈锋又急又气,大勇欠钱的事情不敢让家里知道,所以不能向警察求助。这事是因为大勇为了送他引起的,他觉得自己难辞其咎,便取出了积蓄,谁知还是不够,他这才向爸爸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