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孩子

  我想,该被感谢的是孩子,是他们让父母的生命“更完整”,让父母的虚空有所寄托,让父母体验到生命层层开放的神秘与欣喜。最重要的是,让父母体验到尽情地爱——那是一种自由,不是吗?能够放下所有戒备去信马由缰地爱,那简直是最大的自由。作为母亲,我感谢你给我这种自由。
  
  ——刘瑜
  
  诗诗,我爱你,我答应你,永不在我对你的爱里掺入不纯洁的成分。你就是你,你永不会被我们拿来和别人比较,你不需要为满足父母的虚荣心而痛苦。你在我们眼中永远杰出,你可以贫穷,可以失败,甚至可以潦倒。
  
  ——张晓风
  
  我希望我的女儿,首先能够从真实不虚的生活中懂得生命的意义,懂得敬重生命是世间最大的物事,懂得专业知识的学习其实就包括在敬重生命之中,它其实与享受生命并行不悖。如果她慢慢懂得衣食是一种大事,勤俭是一种美德,心静是一种大气,宽容是一种真爱,那么天下还有什么功课她拿不到A呢?
  
  ——池莉
  
  孩子的生命属于他自己,他来到这个世界是被动的,你如果没有给他按自己意愿生活的能力,那是你的失职;如果你不愿意让他按自己的意愿生活,那是自私。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义务,那就是长成一个自由的独立的人,然后去好好体验他的人生。
  
  ——王森

宜家冰激凌和日本“一见先生”

  《|京爱情故事》的女主角铃木保奈美曾演过一部电影叫《一见先生》。电影讲述了一对年轻恋人相识相爱的故事。影片中说道:在日本京都一些古老的店面里,在门口给客人接送的人被称为“一见先生”。在那种店面里面,客人要回去的时候,他(她)必须站在门口目送客人远去。
  
  作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客人离去的时候,店员常常会在门口躬身目送,直到对方看不见为止。这种古老的文化其实有它更深刻的道理。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丹尼尔·卡尼曼提出了峰终定律,根据该定律,我们对过去体验的记忆由两种因素决定:事情达到极限(最好或最坏)时我们的感受,以及事情结束时我们的感受。我们用它总结自己的体验,并作为日后评价新的体验的参考依据。
  
  这种体验总结又反过来影响我们是否再来一次的决定。而其他一些因素,比如体验过程中快乐和不快乐所占的比例,或者体验持续的时间,几乎对我们的记忆毫无影响。
  
  根据这个定律,当我们在一家餐馆就餐时,对这家餐馆的评价取决于我们在用餐时最深刻的感受(比如品尝到了一道印象深刻、非常好吃的佳肴),以及我们最后离开时的感受。
  
  很多消费者在整个用餐过程中感受都不错,菜品也很佳,但在最后结账时,因为折扣计算方式发生争执,或是发现应该免费的茶水被收了钱,结果事后对整个用餐感受评价很低。这个就是受峰终定律的影响。
  
  “一见先生”为顾客提供了很好的体验,顾客在离开时受到了非常礼貌的对待,在店家彬彬有礼的相送中,他们自然会对整个消费过程的评价很高。
  
  峰终定律是一种启发性策略,人们在对过去的情感性经历进行回溯性评价时,大多依赖某一经历过程中在高峰时期和结束时期的相关信息。卡尼曼举例说:当我们在听一张交响乐的唱片时,由于光盘有刮痕,在快结束时发出令人厌恶的声音,糟糕的结尾往往“毁了全部的体验”。但实际上毁的并非体验,只是对它的记忆而已。
  
  聪明的商家常常会利用这一点来实现完美的营销。
  
  当我们在逛宜家商场时,你或许走得筋疲力尽还没找到心里想买的商品不免有点沮丧。在你快离开时,你会经过销售食品的柜台,这里提供的冰激凌在周一到周五仅需一元一个,小孩子最爱的热狗只需两元,美味的黑巧克力也只需8。9元。当我们吃着一元一个的美味冰激凌满意地离开时,很快就会忘记刚刚的不快,想着下次再去逛逛。这就是峰终定律的魔力。
  
  在电影《一见先生》的结尾,彼此深爱的男女主人公最后还是遗憾地分开,这让观众陷入了深深的伤感,对故事久久不能忘怀。这样的剧情安排恐怕也是另一种峰终定律的运用吧。

就在你身边的神秘体验

  “几年前,我坐在办公室,点开了一个网络视频。里面,一个女人一边慢慢地把毛巾叠起来放在桌上,一边悄声说着话。立刻,一股暖暖的酥麻感开始绕着我的脖子生发出来,蔓延到肩膀和背部。不到一分钟,我就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了。即使在我停止观看之后,这种感觉还持续了很久。”英国自由撰稿人迈克尔·马歇尔写道。
  
  马歇尔并不是唯一体验过这种奇妙感觉的人。如今在网上,有一个专门致力于交流和推广这种神秘体验的社区。他们给这种感觉取了一个名字,叫“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简称ASMR)”。他们录制的折叠毛巾的视频点击率超过190万人次……可是,这种体验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秘感觉半数人都能体验
  
  对这一体验的研究最早始于2014年,是由英国的艾玛·巴雷特和尼克·大卫牵头的。巴雷特是一位研究通感的硕士研究生。
  
  巴雷特研究的通感,就是各种感觉融在一起或“客串”的一种现象。最常见的通感是数字(或字母)与颜色的通感。即当读到或听到一个数字(或字母)的时候,眼前会对应出现一种颜色。比如,7对应红色,8对应绿色等。另外还有一种常见的通感是声音和颜色的通感。即当一个人听到开门声、汽车喇叭声或者人说话的声音,就会看到某些特定的颜色。
  
  通感是因为负责处理视觉信号的脑区,与负责处理声音信号的脑区中的某些神经元“越界”形成的。但有过通感体验的人很少,在人群中只占4。4%。
  
  但巴雷特后来发现,有过ASMR体验的人就多了,为此他转而研究ASMR现象。
  
  首先,巴雷特和大卫进行了一项调查。他们要求ASMR社区在线用户填写一份调查问卷。从475份回复中,他们了解到,大家对ASMR体验的描述是相当一致的,“一种酥麻的感觉,起源于后脑勺,并沿脊柱向下蔓延,在某些情况下,一直延伸到肩膀”。
  
  诱发这种体验的因素,最常见有4个:听别人悄声说话,别人对你亲切的关怀(比如母亲给你梳头),看别人缓慢的动作,以及听到清脆有节奏的声音(比如手指甲在桌上敲出的有节奏的响声)。
  
  那么,有过ASMR体验的人在人群中比例有多大?在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调查中,91个人里面,53人声称有过ASMR体验,15人没有,23人不确定。这么说,占比几近60%!ASMR似乎比通感更常见。
  
  所以,尽管你也许对这种神秘体验十分好奇,但很可能你自己就是拥有这种奇特本领的人。
  
  对于哪类人更容易诱发这种体验,科学家也做了调查。一般来说,那些好奇心强、有想象力、比较内向和神经质的人,更容易诱发ASMR体验;而那些开朗、外向、脾气随和的人,就不容易获得这种体验。
  
  神秘感觉到底是什么?
  
  要确切地弄清楚ASMR到底是什么并非易事。巴雷特和大卫试图寻找ASMR与通感的关系,但是他们发现,两者似乎关系不大:有ASMR体验的人未必有通感;有通感的人未必能体验ASMR。
  
  还有人试图将其与“寒颤”做比较。当人受到惊吓,会全身颤抖,皮肤上起鸡皮疙瘩。震撼人心的音乐等情感体验也能诱发“寒颤”。但ASMR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而不是紧张、激动,而且也缺乏颤抖的元素。不过,调查表明,爱打“寒颤”的人似乎也更容易唤起ASMR体验。
  
  不管ASMR是什么,它的效果是真实可信的。在2018年6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招募了一群受试者,让他们观看能诱发ASMR的视频,在这过程中监测他们的心率。结果是,不论受试者有没有被诱发出ASMR,心率都减慢了,而那些诱发出ASMR体验的人,心率减慢更多。
  
  然而,要真正了解这一现象,我们需要知道体验ASMR期间大脑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3年,研究人员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监测了对ASMR敏感的10个人的大脑活动,当他们观看视频并诱发这种体验的时候。扫描显示,他们大X中与奖赏和情绪唤醒相关的脑区被显着激活了。人或动物经历了友好行为之后,大脑中通常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神秘感觉有一定的治疗价值
  
  这些结果意味着什么,目前还不好说,对ASMR的研究还处于初步阶段,大家就像盲人摸象一样,你摸到一点,我摸到一点,但要拼凑出整头大象,还需要时间。
  
  但从这些初步的结果看,ASMR未来在治疗上可能有一定的应用价值。巴雷特和大卫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在体验ASMR期间,人们表现出令人惊讶的情绪提升,在几小时后,这种情绪还会持续提升。更重要的是,那些通常不快乐的人表现出更大的变化。那些情绪低落的人可以通过观看视频,诱发ASMR体验,来改善他们的情绪。而他们在体验ASMR之后,对人更亲切了。
  
  此外,对于患有慢性疼痛的人,ASMR是他们稳定情绪和缓解疼痛的简单方法。据研究,在体验ASMR期间,测试者心率每分钟大约下降3。1次,心率越低,意味着压力越小、越放松。至于疼痛的缓解,可能是ASMR的感觉暂时压倒或转移了疼痛感,也可能是放松和改善心情有助于缓解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