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明珠失窃案

  巴南县来了江洋大盗啦!
  
  天还没亮,巴南县最富庶的何家人就火急火燎地来到县衙报官,心急如焚地说昨夜他家的藏书楼被盗了,藏书楼中的大量珍宝都被洗劫一空。
  
  巴南县知县是刚刚到任的张北望,他精明强干,才智过人,前途一片光明。但这次何家被大盗洗劫,如果不能破案,恐怕会影响他今后的仕途。张北望不敢耽搁,立即带人前往何家现场调查。
  
  何家世代从商,财富惊人,何府内外五进的大宅院,亭台楼阁,池塘假山应有尽有。位于宅院中后部的小楼便是藏书楼,楼中陈列着何家多年收藏的各种奇珍异宝。经过清点,藏书楼除了丢失许多的古玩字画、金银首饰之外,最珍贵的宝物当属那保存在水晶盒中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了。
  
  在藏书楼内外,盗贼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证据和线索,也没有任何目击者。结合盗贼作案手法,张北望判断这次的盗贼应该与前不久在庆阳、崇平、回龙峡等地连续流窜作案的江洋大盗是同一伙人。
  
  这伙江洋大盗手法纯熟,经验老道,破案抓捕难度很大。更为棘手的是,流窜作案的盗贼此时可能已经远逃,那样的话破案就基本无望了。何家掌柜也自知追回全部失物希望不大,但还是苦苦哀求:哪怕别的财物都不要了,也恳求张北望一定要帮助找回夜明珠,无论花多少钱都愿意,毕竟那可是相当于他家几代人的积蓄呀!
  
  面对眼前毫无头绪的局面,破案无数的张北望也倍感压力。他屏退左右,在蒙蒙夜色中围着藏书楼一圈又一圈踱步。当鸡鸣破晓时,张北望眼前一亮,突然站定吩咐人立即取来笔墨纸砚,随即写下几行字,让何家所有会写字的人立即传抄,抄得越多越好。然后,让何家务必在天明前,将传抄的纸张贴满大街小巷。
  
  何家掌柜听得一头雾水,询问张北望这是何意?这样做能成吗?其实张北望也无必胜把握,只告诉何掌柜有三分胜算。至于为何如此现在还不能说,只管按他说的做就行了。何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也只好硬着头皮试试了。
  
  天一亮,在何家夜明珠被盗的消息不胫而走的同时,巴南县大街小巷贴满了一则悬赏告示:“找到大夜明珠者赏银1000两!找到小夜明珠赏银100两!”
  
  随即,巴南县街头巷尾的百姓都纷纷谈论起江洋大盗如何如何洗劫何家,何家藏书楼中有哪些哪些宝物,夜明珠有多么多么珍贵,何家怎么怎么想出高价赎回夜明珠。一时间,整个巴南县都在热议夜明珠。
  
  然而说的人多,找的人却没有。告示贴出一连3天都没有人揭榜,更没有人提供任何线索,似乎夜明珠和那伙江洋大盗已经销声匿迹,永远消失了。何家掌柜眼看悬赏找回夜明珠无望,如坐针毡,再次来到h衙求助张北望。出乎众人意料,张北望不但没有任何焦虑之色,反而颇为自信地说:“莫急莫急,现在已有五分胜算啦!”
  
  张北望让人再次取来笔墨纸砚,挥毫泼墨,让何家人拿回去如上次一样再次传抄,然后贴满大街小巷。虽然不知道三分胜算如何在短短几天内就变成了五分胜算,更不知道张北望写的这些稀奇古怪的内容和意义,但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何家没有别的选择,也只能继续相信张北望。
  
  第二天,巴南县满城再次贴出新的悬赏告示:“找到大夜明珠者赏银2000两!找到小夜明珠赏银10两!”
  
  这张告示一贴出来,全城再次沸腾,关于夜明珠的讨论再次甚嚣尘上。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前后两次悬赏中大夜明珠越来越值钱,而小夜明珠却越来越不值钱,两者差距也越来越大。于是,关于这两颗夜明珠的各种猜测层出不穷:有的说两颗夜明珠大小个头差多了,一个有鹅蛋那么大,一个才鹌鹑蛋那么大;有的说小夜明珠摔过,留下了一个坑,所以不值钱了;还有的说,这两颗夜明珠是一公一母,母的个头大值钱,公的个头小不值钱;还有更邪乎的说,原本只有一颗大夜明珠,那大夜明珠里被高人封印了妖怪来保佑何家生意兴隆,为了让妖怪安分,特意又找了一颗小的陪它……总之,各种流言蜚语越传越邪乎,不管市井小民还是商贾行人等等都热议不停。
  
  结果嘛,和上次如出一辙,说得挺热闹,却没有一个提供情报的,又是白忙活一场!眼看半个月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那群江洋大盗可能早就跑到天涯海角了,何家人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于是,何家人再次找上张北望。出乎意料的是,张北望更加镇定自若,还给何家人赐座沏茶,信心满满地说:“莫急莫急,已有七成胜算啦!”
  
  就在何家人听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张北望又拿出了笔墨纸砚——何家人一看便知:又继续抄呗!
  
  第二天,让巴南县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第三张悬赏告示贴出来了:“找到大夜明珠者赏银5000两!”小夜明珠呢?告示中只字未提!
  
  到底是什么情况?何家不要小夜明珠了?小夜明珠到底有多小呀?那大夜明珠有多大呀?再小也是夜明珠呀,说不要就不要了?何家会不会以后连大夜明珠也不要了?夜明珠是不是假的呀?……各式各样的流言猜测充满了巴南县每个角落,所有人恨不得都想看看这两颗夜明珠到底长什么样!
  
  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第三封悬赏告示贴出的3天后,何府就来了一个年轻壮实的汉子,怀揣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来领赏了!
  
  汉子被请进何府,何家掌柜欣喜万分,亲自迎接。何家掌柜手捧夜明珠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地反复好一阵端详,给那本想拿钱走人的汉子急得够呛。可何掌柜刚开始还一脸兴奋,但谁知越看脸色越沉,越看笑容越少,最后干脆变成一张怒气冲冲的面庞,然后说出一句让汉子惊掉下巴的话:“你拿着这珠子打哪来回哪去吧!这是假的!”
  
  假的?假的!汉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拿着夜明珠的双手不禁颤抖起来,还没来得及分辩,就被何府赶了出来。呆立在何府门外的汉子,抬头看看何府巍峨的匾额,又低头看看手中夜明珠,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许久后,汉子怒气冲冲地将夜明珠揣入怀中,飞快地跑走了。
  
  汉子一溜烟地跑回了住处,踹开门便破口大骂,随即屋内便吵闹起来。正在此时,房门被“咚”的一下撞开,乌压压的一大片官兵涌了进来,将几人统统拿下。
  
  结果,江洋大盗悉数落网,夜明珠等财物物归原主,夜明珠大盗案顺利结案!
  
  原来,何家根本就没有两颗夜明珠,而是只有一颗夜明珠!
  
  张北望让何家听从他的安排,先后贴出3次大、小夜明珠的悬赏告示,就是为了迷惑众人。一方面,江洋大盗团伙看到告示后顿时心生疑云,明明偷了一颗夜明珠,怎么突然冒出两颗大小不同的夜明珠?随着悬赏价格差距越来越大,盗贼更是不知所以,相互猜忌,疑虑重重。为了打消疑云,他们必定会留在巴南县打探消息。如此一来,这些流窜作案的江洋大盗就被圈在巴南县,不会立刻逃往外地。
  
  另一方面,越来越悬殊的大、小夜明珠悬赏告示,也让各个珠宝商、典当行心生疑虑。盗贼手上只有一颗夜明珠,根本没法分辨大小,这种情况下哪个商人也不敢收夜明珠,毕竟万一收到小夜明珠岂不是赔死了!如此一来,盗贼的销赃渠道被彻底堵死了。
  
  日渐猜疑焦虑又无处销赃的贪婪盗贼,看着随时可能没有的5000两的赏银,除了搏一搏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于是便派一名同伙冒险来领赏银,却不料吃了闭门羹!
  
  当然,这也是张北望的安排。为了将江洋大盗团伙一网打尽,他事先命令何家遇到拿夜明珠前来领赏银的人,务必先稳住、拖住,再毫不客气地一口回绝!与此同时,立即通知官府。
  
  当张北望看到前来报信的何家人,他喜笑颜开地说:“莫急莫急,现在是十成胜算啦!”

玉镯劫

  何氏制药厂的办公室里,何飞一边看着桌上那份关于温玉青的详细档案,里面还有一份体检报告,一边问身边的张经理:“她怎么说?”张经理忙说:“她似乎很高兴,但什么也没说。”
  
  何飞又不放心地问:“你确定她没有男朋友吗?”张经理点头:“您就放心吧,这份资料是我雇了私家侦探弄来的,因为她一向大大咧咧的缺心眼,加上家里有个久病的父亲去世前丢下的巨额债务,男孩早就都吓跑了……”
  
  何飞略一思忖,对张经理说:“马上帮我订一枚戒指,就说我要向她求婚。你告诉她,我会帮她还清债务,另外给她母亲买套大房子,并找专人去服侍……条件就是请她嫁给我!”张经理听完他这句话,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了,但他又不敢问什么,只得照办了。
  
  张经理在西平最贫穷的贫民窟找到温玉青时,她正在街边帮她母亲刷马桶,手上湿淋淋的。张经理只得远远地站着,生怕地上的脏水弄湿了自己的皮鞋。
  
  张经理一边皱眉一边向她说明来意,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丝绒小盒子,向她展示了里面一个亮晃晃的钻戒。温玉青看了一眼,终于放下手里的马桶,站直了身子,笑嘻嘻地对他说:“我要何二少亲自向我求婚!“
  
  张经理呆住了,半晌,摇着头离开了,人们也都笑温玉青痴心妄想:二少爷肯娶你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摆什么谱?温玉青只是笑,她麻利地将马桶全部刷完,并从人家手里接过少许的零钱。
  
  谁知两天后,何飞真的来了,当他单膝跪在温玉青面前时,温玉青笑出了眼泪,她使劲地点了点头,同意嫁给他。在张经理的带领下,全场立刻响起了一片掌声。
  
  当何家二少爷将要迎娶一个贫苦丫头温玉青的消息传遍西平时,整个西平都沸腾起来了。
  
  要知道何家可是西平知名的纺织大腕,而年轻有为的何家二少爷何飞就是全西平待嫁的富家小姐们的梦中情人啊,谁知他竟然看上了这个其貌不扬的贫穷丫头!
  
  金秋十月,温玉青在人们的议论声中,披上了洁白的婚纱,和何飞一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她从灰姑娘一跃成为白天鹅,开始慢慢适应豪门生活。
  
  其实何家的人口并不多,除了他们小两口,还有何老爷和他一个五岁的侄儿,他大哥和大嫂在孩子出生后不久就双双离世,丢下一个孤儿,其余便是下人了,其中最难对付的人就数李伯。
  
  李伯是何老爷的亲信,他整天跟何老爷形影不离,还常会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温玉青的身后,向她传达何老爷的指令:不许傻笑。但他越是这样,温玉青越是觉得好笑。
  
  何飞婚后总是很忙,蜜月中也常常到深夜才回来,这让温玉青倍感冷落。这天,温玉青一个人溜出去逛了一天街,到深夜才悄悄地回到了家,因为怕被大伙批评,她灯都没敢开,连澡也没洗就囫囵躺下了。不一会儿,她听到外面汽车响,知道是何飞回来了,她干脆躲进了衣柜,想吓一吓他。何飞很快进了屋,他进屋后先打开了灯,沉默了片刻,忽然温柔地说:“亲爱的,想我了吧?”
  
  躲在衣柜里的温玉青不由一阵眩晕——天,这可是他第一次这么温柔地跟她说话。温玉青正要走出来,却听何飞又说道:“才刚刚分开就想我了?你要乖乖听话啊,不准调皮。”这,这也太温柔了吧?一时间,她所有的怨恨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正在考虑要不要主动走出来,却听何飞又说道:“我想好了,为了让你放心,我决定把祖母传下来的翡翠玉镯送给你,因为在我心里,你才是我们何家真正的儿媳妇!我为了给你惊喜,今天悄悄地把它藏在你房间了,你可要好好找啊……”温玉青不禁喜上眉梢,再也忍不住了,突然从衣柜里钻了出来,吓了何飞一跳,慌忙将手中的电话挂断了。
  
  “你在打电话吗?”温玉青呆住了。何飞略有些慌乱,不过马上定了定神,笑了笑:“不是,我是看电话没挂好。”温玉青“咯咯”地笑了:“吓我一跳!那你给我的翡翠手镯放在哪儿了?”何飞一愣,不过马上又说:“我把它藏起来了,你可要好好地找哦。”
  
  几天后,温玉青在家里四处寻觅,可是都没有看见手镯的影子,她不禁有些失望,怀疑何飞是哄自己的,便追问何飞。何飞告诉她,让她慢慢找,肯定会有惊喜的。他还告诉她,前天去朋友家吃到朋友夫人亲手做的菜,真叫人刮目相看呢,温玉青听后,也决定学做菜。
  
  这天,温玉青在厨房跟老妈子学做菜。何飞早上并没有出去工作,倒是悠闲地在家看书浇花,这感觉让温玉青心里特别踏实。
  
  忽然间,温玉青觉得气氛不对劲,老妈子们都丢下她一个人跑去客厅巴结一位刚来的客人去了。
  
  这个客人叫肖楠,听说是何飞最好的朋友,常常陪着何飞出去谈业务,是个标准的大美人。常常有人奇怪何飞为什么放着肖楠这样的大美人不娶,偏偏娶了普通的温玉青,就连温玉青自己也觉得奇怪。
  
  这个肖楠在何家心中的分量显然不轻,她一来就像个女主人一样,吩咐谁谁应该去买菜,谁谁该去洗车,谁谁该去伺候老爷吃药。出于礼貌,温玉青迎上前跟她打招呼,谁知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温玉青为了尽女主人之职,忙去泡了一杯最好的茶小心翼翼地端了过来。没想到肖楠突然间一转身,碰倒了茶杯,一杯热乎乎的茶全部倒在了她俩的身上,烫得两人同时大叫起来。
  

以校长的名义

  淮口小学六(三)班的学生毕业了,家长们开始商量搞一场隆重的谢师宴,一致推荐由何峰的爸爸何家新负责。
  
  何家新还没开始活动呢,何峰的班主任张老师就找到他,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淮口大酒店是林校长的亲戚开的,希望何家新能把谢师宴预订在那儿。
  
  既然班主任发话,又是林校长的意思,那还用说?再说淮口大酒店档次也不低,这顺水人情是送定了。何家新与几个家长一商议,就一起赶往淮口大酒店。
  
  餐饮部经理是个30出头的女人,姓蔡,经过一番交涉,何家新预订了十多桌豪华大餐,初步费用为每人500元,并签了合同。
  
  一转眼,就到了办谢师宴的日子。淮口大酒店大门口早已挂好了“欢迎淮口小学六(三)班师生”的横幅。走进宴会厅,十多张桌子整整齐齐地排成两行。
  
  等参会人员都到齐了,何家新走上讲台,代表家长感谢老师的辛勤付出,再由班主任张老师与林校长上台讲话,最后由学生代表向老师献花。等一系列流程走完后,家长师生们全都落座,跟餐饮部经理打招呼开始上菜。
  
  没多久,第一盘菜上桌,是一盘热气腾腾的红烧肉。红烧肉色泽鲜艳,火红的嫩肉与诱人的香味撩拨着每个人的食欲。
  
  还没等何家新下箸,只听有个学生怪叫一声,接着就将肉吐了出来:“这是什么肉呀?”
  
  何家新尝了一口,红烧肉吃到嘴里糊糊的,吃不出一丁点肉的香味。这哪里是肉?分明是一盘外形像肉的芋艿嘛!何家新拉住服务员,问:“你们上错菜了吧?”
  
  服务员看了眼菜单,说:“没错,这就是你们点的菜!”
  
  何家新找到蔡经理,蔡经理说:“何先生,你那天订的菜就是这种红烧肉,我们没有上错!”
  
  听蔡经理也这么说,何家新有苦难言,心想可能是那天预订时出了错,不好再强辩。也就是一盘红烧肉,算了吧,何况是林校长家亲戚呢,再说这么多家长师生在呢。
  
  谁知,上的第二盘大闸蟹也是如此,外表看上去像蟹,放到嘴里一吃,里面就是一堆土豆泥!座位上的家长们都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
  
  何家新记得这盘大闸蟹报价要几百元呢,价实货不真,这下他再也坐不住了,离座径直朝蔡经理走去,将她拉出宴会厅,问:“蔡经理,你们怎么可以随便给我换菜?”
  
  蔡经理从吧台里拿出合同,说:“没有呀,我们是按合同上的菜!”
  
  何家新拿起合同一看,白纸黑字上分明写着,何家新预订的是“忆苦思甜”套餐。所谓忆苦思甜,就是看上去很高端的菜,其实都是用普通的原料做成的。
  
  原来那天他没细看,签合同时,中了蔡经理的调包计。这做法也太龌龊了吧?何家新正要理论,只见林校长匆匆忙忙地过来了,按住何家新的手说:“大家都是老朋友嘛,你这是做什么?”
  
  何家新突然想起,这家酒店的老板是林校长的亲戚,不看僧面也得看看佛面,只好强压怒火随着林校长回到餐厅。
  
  接下来上的基围虾、大鲳鱼等荤菜全都是以低廉的农产品代替做成,有些家长开始抱怨,怎么一个人500元钱,上的菜没一道像样的?是不是何家新自己拿了好处费?
  
  何家新有苦难言,真想起身解释一下,可一看到林校长那乞求的眼神,只好打落门牙往肚里咽。
  
  宴会结束后,何家新到吧台一结账,500元一个刚刚好,拿着账单,他傻眼了:这账目,怎么跟家长交代?
  
  林校长似乎看出何家新的为难之处,拿过账单说:“我来!”说着,他走上舞台,拿起筒说,“同学们,家长们,今天的忆苦思甜系列菜好不好吃?”
  
  林校长开口,家长们谁敢说不好?倒是何家新真的替他脸红,一个当校长的,为了帮亲戚拉生意,竟然说出这种话!
  
  林校长微微一笑:“其实,我知道大家说的都是假话。也许,你们会觉得我这个校长很坏,因为,这些菜根本不值500元一个人,就连场地费,100元一个人都有些贵了!”
  
  林校长此话一出,家长们都莫明其妙,宴会已经结束,你这不是打自己耳光吗?这林校长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这时候,林校长却岔开了话题:“我看今天晚上有妈妈陪孩子来的,也有爸爸陪孩子来的,当然也有父母一起陪孩子来的,现在我请大家猜猜,有没有孩子一个人来的?”
  
  林校长这个问题,把家长们问得面面相觑,他们光顾着议论晚上的菜,根本没注意到谁陪谁来。倒是有个学生抢先说:“有,李宇豪是一个人来的!”
  
  “对!”林校长指着李宇豪说,“李宇豪,你上来!”
  
  李宇豪走到林校长身边,林校长蹲下身子问:“李宇豪,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们为什么不陪你来?”
  
  李宇豪红着脸,声音低得像蚊子叫:“林校长,我家里穷,我妈说,多来一个人,就要多花500元钱!”
  
  “大家听到了吗?”林校长说,“李宇豪是一个人来的,他为什么一个人来?因为他家里穷,没钱!”
  
  原来,就在谢师宴之前,李宇豪找到班主任张老师,问谢师宴他能不能不参加?张老师问他为什么,李宇豪就哭了,他擦着眼泪说,他家里穷,爸爸生病,妈妈卖菜。他问过妈妈了,家里的钱都给爸爸治病了,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所以他不想参加。
  
  张老师听了,就向林校长反映此事。林校长听后,深深地被震撼了,他想起近几年悄然兴起的谢师宴,给许多贫穷的家庭造成很大的压力,参加吧,心痛这笔钱,不参加吧,面子上又过不去。
  
  于是他想了个办法,通过班主任张老师将谢师宴设在淮口大酒店,跟亲戚串通好,给何家新换了一张假合同,以忆苦思甜为特色,让大家想一想曾经过过的苦日子,为的是把这部分钱省下来,捐给李宇豪。
  
  林校长说:“家长们,其实我很感谢你们办谢师宴,但作为一个老师,教书育人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不需要你们回报,学生们长大后有出息,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也许,你们会说,李宇豪家贫穷搞个募捐仪式那是一句话的事。不,我是想让你们深刻地记住,今后,不要再这样铺张浪费地去搞什么谢师宴,用这笔钱帮助有困难的学生,远比隆重的谢师宴来得更有意义,你们说是吗?”
  
  林校长话音刚落,就响起热烈的掌声,第一个鼓掌的就是何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