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手软

  夏娇喜欢养宠物,半月前,她愣是缠着老公何许仁出血80万,从一个名叫宋老二的狗贩子那儿买回一只6个月大的藏獒。
  
  这条藏獒身形匀称,毛色纯白如雪,取名叫雪球,只一眼,何许仁就喜欢得不得了,只要回家就逗它玩,又耍又闹,又揉又搓。
  
  但这天,何许仁刚抱起“雪球”,就皱起了眉头。
  
  “老公,你发的哪门子愣啊?”夏娇问。何许仁满眼疑惑道:“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它的胸肌好像跑肚子上去了。”
  
  夏娇说:“是吗?你再好好摸摸。”仔细一摸,何许仁愈发惊愕:“天哪,它的脖肌、背肌和腰肌,还有后肢肌肉都在乱跑,走形了!”
  
  而此时,夏娇却显得格外镇定:“你确定没摸错?”
  
  “没错,一点没错!”何许仁着急地说,“夏娇,狗都走样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急?买它可花了80万啊!”
  
  夏娇扭动着小细腰走近何许仁,附耳笑道:“80万算啥?我们要发大财了。快抱着亲爱的雪球,我们溜达一圈去。”
  
  出门下楼,两人钻进了轿车。从夏娇眉飞色舞的叽叽喳喳声中,何许仁听出了大概:夏娇不知从哪儿搞到的消息,说“雪球”并非藏獒,而是只被注射、填充了硅胶的松狮,也就是人造犬。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才没敢跟何许仁明说。如今,有不少狗贩偷偷把出生不久的小狗染色、烫毛、动刀整容打硅胶,改造成名贵犬种出售,从中牟取暴利。比如夏娇买下的这只“硅胶松狮”,还是个串种货,市价也就三五百块。夏娇明知有鬼,还花巨款去买,难道是大脑进水了?
  
  此番猜测,显然低估了夏娇的智商。一走出医院,夏娇就把松狮塞进轿车后备厢,随即振臂一挥,驾车直奔夹在棚户区中的竹竿巷。何许仁不解,要找狗贩子宋老二讨说法,也该去他的狗店啊。尚未开口,夏娇似已看破了他的疑惑,得意地说:“你脑袋是榆木做的吧?他赚了老娘那么一大笔银子,又怎会守着店等我打砸?像他这种奸诈商贩,最擅长的路数就是——”
  
  何许仁若有所悟,接茬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事,让身为小公司老板的何许仁惊诧不已:谁说女人胸大无脑?瞧瞧我老婆夏娇,不仅料事如神,出手也绝对够狠——买完冒牌藏獒后,她就雇了个闲人,暗中盯着狗贩子宋老二。果不其然,第二天,宋老二就张罗着兑店,把猫猫狗狗由城东拉往城南,重打锣鼓另开张,但他地处竹竿巷的老宅搬不走,老婆孩子连同老娘都住在那儿。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任你狡兔三窟,我自守株待兔。
  
  前脚刚闯进宋家小院,夏娇就气势汹汹直奔主题:“宋老二,你卖我的是啥玩意?”宋老二挠挠头,强壮底气答道:“藏獒啊。是纯种的雪獒,小狮头。”
  
  “纯种你个头!”夏娇瞪着宋老二,探手从包里拽出了一纸鉴定书,“那是只串种松狮狗,你给它隆鼻丰唇打了硅胶!”
  
  糟糕,露馅了!宋老二紧忙点头哈腰,赔笑道:“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值几个钱?”夏娇冷声打断宋老二,转向何许仁,“老公,你公司雇的法律顾问叫秦雪,对吧?快给秦律师打个电话,让秦律师告诉他这种行为是啥。”
  
  何许仁连忙拨通手机按下了免提键。听完夏娇的说法,秦雪说,宋老二的做法涉嫌诈骗,是犯罪,单从金额看,如果起诉,毫无疑问会被判刑。不等说完,宋老二已彻底慌了神:“夏女士,我上有老下有小,办这等浑事也是被生活逼的,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尽快把钱退给你。原价,分文不少。”
  
  “老公,告他!”夏娇嗓门陡高。
  
  “别啊,你想要多少?”宋老二哭丧着脸问。
  
  夏娇笑语嫣然:“240万!”
  
  此言一出,别说宋老二,就连何许仁也惊得下巴差点脱臼。夏娇又从包里掏出一摞纸,声若银铃:“我这人心地善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这是《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你好好看看第55条是怎么写的?”
  
  “经营者故意欺诈,假一赔三。”宋老二登时双腿一软,瘫坐在地,“姑奶奶,我求你高抬贵手哇!”
  
  “别不识时务,我对你已够仁慈够宽宏大量的了。”夏娇嘲讽地哼道,“如果你忘了我买狗时是怎么说的,那我现在就放给你听听!”
  
  当初买雪球,夏娇一进店,宋老二就迎上来问:“您买宠物,是自己养还是送人?”夏娇边调笑边走向雪球:“我杀了吃肉。”宋老二哈哈大笑:“您真逗。”接着侃侃而谈,介绍起了雪球的血统和产地。而这段对话,从头到尾都被夏娇用手机暗中录了下来。
  
  放完录音,夏娇再次亮出一沓纸:“我给你普及下法律知识吧。这是《食品安全法》,第96条第2款明确规定,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也就是伪劣假冒食品的,当假一赔十。你的藏獒,可是货真价实的假货。”
  
  敢情,她买藏獒,真当作肉食品要杀来吃肉。假一赔十,我的妈呀,那可是800万!宋老二不由得心口发堵,“噗”地喷出一口黑血,昏了过去。
  
  “姑娘,求你饶了我儿子吧。”这时,一位老人从屋内踉踉跄跄奔出,她拉住夏娇的手,一时间老泪纵横,“你瞧瞧我,两眼白内障,快瞎了,还有先天性风湿病;我孙子小宝,是唐氏儿。他想给我和孙子看病,做手术,才起了歪心走了歪道。姑娘,你就行行好,让他少赔点,行吗?我给你跪下了。”
  
  “别,别,是够可怜的。”夏娇忙搀住老人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这老理儿我懂。这样吧,我那80万买狗钱的半个月利息就不要了,够意思吧?”
  
  何许仁见状,暗暗咋舌:真没看出,貌美如花的老婆竟比仙人掌还霸道,扎人稳准狠,且有理有据叫人有口难言。次日一早,宋老二就乖乖奉还了购狗款,还送上了2万补偿金。他的老母亲也两次三番登门,苦苦央求夏娇放他儿子一马。看着老人低声下气,“吧嗒吧嗒”直掉眼泪,何许仁觉得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娇娇,可怜天下父母心,你就别再计较了。”
  
  “行啊,依法办事,补足240万,我立马闭嘴,也决不告他。”夏娇斜睃着老人,怪声怪气地说。
  
  “夏娇——”
  
  “你闭嘴。你胳膊肘往外拐,还是不是我老公?”夏娇愤愤抢白道,“对那些蒙骗欺诈顾客的骗子,必须痛打,决不能手软!”
  
  在与狗贩子宋老二的这场较量中,夏娇完全占据了上风。经多方调解,讨价还价,最终,夏娇入账整整100万,短短半月便赚了20万。听说,就在款项到账的同时,宋老二的老母亲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
  
  当晚,夏娇洗了澡,喷了香水,穿了性感睡衣,美滋滋地等老公何许仁回家,准备好好庆贺一番。正等得心切,何许仁回来了。夏娇急不可待地扑上去,撒娇说:“老公,这两天我对你的态度不好,你别生气哦。对了,我是不是很厉害?你打算怎样犒劳我这个最大的赢家?”
  
  何许仁却推开了夏娇:“实话实说,在我们结婚后,你在为人处事上的一些做法,有时让我很难接受。远的不说,就像硅胶松狮这事,宋老二着实可恶,但你逼得也忒狠了点,以致他母亲到现在还没脱离危险。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我喜欢上秦律师了,咱们离婚吧。”
  
  “啥?那个小鼻子小眼的‘太平公主’?你的眼光也太差劲了。不,想让我让位,做梦!”夏娇大嚷道。
  
  “以前是做梦,真的,就连秦雪也难帮我找到充分的离婚理由。”说着,何许仁话头一转,“不过,在你的启发下,我想起了我们结婚时签的一份互不隐瞒欺骗协议。”
  
  “是有这么个东西,我也把处过几个男友之类的隐私和盘托出,毫无保留,咋了?”就在夏娇纳闷之际,何许仁从包里取出了厚厚一摞文件:“这些都是我托人托关系搜罗来的,这还只是一小部分吧?”
  
  第一份,隆胸手术免责协议;第二份,整颌、磨颧协议书;第三份,提臀;第四份……仅仅眼部,就做过切眉、割双眼皮、开眼角、内眦赘皮矫正等七八项手术!每项整形手术的签名者,都是夏娇,也都是在婚前做的。此后,她销毁了所有旧照,并对何许仁隐瞒了一切。
  
  看着看着,夏娇恍惚想起,她曾双手托腮对何许仁说过:“人家可是纯天然没动过刀、如假包换的美女哦。”而更让她心头哆嗦的是,想当初,何许仁娶她总共奉上了40万彩礼;若假一赔三,刚从宋老二手里赚到的钱全搭进去都不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