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老爷

  从乡下到城里打拼了20多年的余家顺,早上接到他爹余大宽的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回家,不然就去城里打断他的腿。
  
  余家顺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他爹发这么大火。第二天,他赶紧开车回了村。一进门,余家顺就看到他爹坐在院子里鼓捣一些黄草秆子,看样子是在扎稻草人。看到他进门,他爹头也没抬,只是“哼”了一声。
  
  余家顺把带回来的东西放下,过去给他爹打下手,问他爹怎么了。余大宽像是一只气蛤蟆,说:“下午和我去地里请稻老爷。”他嘴里说的“稻老爷”就是眼前的稻草人,这是他们家乡对稻草人的一种尊称。
  
  余大宽进屋拿了一件上衣给稻草人穿上,又给它戴上了一顶草帽,然后从饭桌上拿来一个馒头,塞到了稻草人的嘴里。余大宽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儿子说:“稻老爷,开金口,吃饱饭,看园子,守住嘴,大丰收。辛苦了。”
  
  余家顺心直口快地说道:“爹,你可真是老封建,还来这一套,这就是一把黄草秆子,哪里会吃东西呢?”
  
  “放屁!”余大宽一听,对儿子吼了起来,“要不是为了你小子,哪里用得着麻烦稻老爷?”余家从小就怕他爹,现在被他爹吼了一嗓子,吓得不敢吱声了。
  
  吃过午饭,父子俩扛着稻草人去了地里。那是一片苹果地,地里有十几棵果树。父子俩忙活了个把钟头,把稻草人扎在了苹果地里。回到家,余大宽又拿出一个木梆子,让余家顺敲着梆子,上街。
  
  在余家顺的老家,只有大事才会敲梆子上街。余家顺记得当年他考上大学时,家里没钱,是乡亲们给他凑齐了学费。当时,为了表示对乡亲的感谢,他爹领着他在村里敲过一回梆子。现在,余家顺不知道他爹这是怎么了,又是请稻老爷,又是敲梆子。
  
  走到街上,余家顺敲了几下梆子,余大宽开了口:“老少爷们儿啊,我余大宽不是人啊,请了稻老爷,我也是没办法啊。等秋收后,苹果丰收了,我余大宽挨家挨户上门谢罪。”
  
  余家顺终于忍不住了,他停下手中的梆子,问道:“爹,你这是怎么了?你在自家地里扎个稻草人,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
  
  余大宽回过头,看了儿子一眼,没再吼他,而是心平气和地说:“小子,我都不嫌丢人,你怕什么?继续敲。”
  
  乡亲们听到声音,都出来看稀奇,对余家顺指指点点。余家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梆子终于敲完了,回到家,余家顺心里一股火苗子直往上蹿。他正要发火,他爹把他拉到东屋门口。门一开,只见地上堆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礼品盒。
  
  余大宽叹口气,说:“小子,你还记得咱乡下请稻老爷的风俗吗?你到现在还没明白爹为什么要请稻老爷吗?”
  
  余家顺当然记得,在他们乡下,只要地里请了稻老爷,就等于这家地里有人看秋了。地里的庄稼,无论是谷子、花生,还是苹果、桃子,哪怕分文不值的东西,都没人会动你一分一毫。与其说这是请了稻老爷,倒不如说是请了善良淳朴的人心。
  
  看儿子沉默了,余大宽又叹口气,说:“多少年了,现在乡下的日子好过了,谁家还稀罕一两个苹果啊?现在谁家还请稻老爷啊?没有人请了!今天,咱爷俩把稻老爷请了,就是告诉乡亲们,咱地里的苹果,一个也不能动了。你说,咱这样做对得起那些曾经帮过咱的乡亲们吗?”
  
  余家顺狐疑地看了他爹一眼,问:“爹,那咱不会不请吗?咱请稻老爷到底为了啥?”
  
  “为了你。你看到这些礼品盒了吗?这都是一些我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上门送给他们的余书记他爹的。”余大宽终于说出了谜底,“家顺啊,你现在走到这个位子上,不容易,在城里当书记了,你要记得咱乡下请稻老爷的风俗啊,只要稻老爷站在地里,有人监督和没人监督是一样的,千万别乱伸手啊。”
  
  余家顺的脸一下子红了。他临走的时候,把那些礼品盒全带走了。他要让那些人拿回去,若是不拿,他就上缴纪委。
  
  回城后,余家顺把稻老爷的照片在家里和办公室里各放了一张,他要让稻老爷时刻警醒他这个新上任的县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