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有问题

  这天是林阴市面粉厂发工资的日子,此前面粉厂已经拖欠了职工6个月工资,这次是一次性发6个月工资,因此每个职工都拿到了六七千块钱,全厂上下一片欢声笑语。然而谁也没想到,就在当天晚上,一个叫巫宏伟的职工被人连捅7刀,死在了自己的单身宿舍里。
  
  接到报案后的林阴市公安局刑侦队火速赶到了现场。刑侦队长老游和技术员安健对尸体和现场进行了勘查。巫宏伟只穿了一条裤衩,躺在血泊里。他的胸部和腹部共有7处刺伤,双手有多处抵抗伤,地上、桌上及床上布满了多处点状、片状血迹。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作案人具有很高的反侦察意识,留在现场的都是戴着手套的血手印,除了巫宏伟的指纹以外,暂时还没有找到作案人留下的任何指纹。
  
  紧接着,几个负责调查的刑警回来报告说,昨晚其他宿舍的职工都上晚上12点的夜班去了,只有巫宏伟是晚上12点下班回来的,因此没有人听到打斗声。
  
  经过分析,初步认定作案人是叫门而入的,如此说来作案人和巫宏伟认识,应该是熟人作案,再联系到当天发工资,而巫宏伟的7100块钱工资也不见了,作案人一定是冲着钱来的。
  
  很快,一个上午过去了,安健终于在桌子抽屉一个血手套印痕迹的下侧,发现了一枚带血的指节纹纹线,由于不甚清晰,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发现了,发现了。”安健禁不住喊出了声。
  
  老游走过来,拿起放大镜仔细查看一番,说:“是作案人的手套破了,露出了手指,对吧?”
  
  安健连连点头,说:“是这样,这是作案人挥舞匕首刺杀巫宏伟时,由于用力过度,匕首柄磨破了手套,露出了手指,手扶桌子时,捺下了指节纹。”
  
  这个时候,老游心里一阵轻松,痕迹找到了,余下的工作就是以痕迹找人,案件的侦破也就顺利多了。可是,在刑事案件的实践应用上,一般应用指纹,鲜有应用指节纹的。这指节纹靠得住吗?老游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安健信心十足地说道:“从理论上说,指节纹和指纹具有同样的稳定特征。所以,我相信只要正确分析检验,一定靠得住。”
  
  说完,安健用“502”胶水热熏法提取了那枚指节纹痕迹。安健把指节纹样本拿在手里反复端详,从遗留的部位确认是右手中指第二组指节纹。
  
  听完安健的报告,老游迅速把案件勘查情况向面粉厂领导作了汇报,因为要取得他们的支持,工作才好开展。老游说:“我们初步分析,应该是熟人作案,为了排除厂里职工的嫌疑,我们将提取全厂每一个18到40岁男性的右手指纹。”
  
  厂领导一听,立马答应积极配合,书记和厂长还最先在安健拿来的取样纸上捺下了自己的手指。接下来,几个刑警在厂领导陪同下,很快把全厂100多个职工的右手指纹取了来。
  
  晚上,回到公安局,安健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拿着这100多份指纹样本逐个对比,可令他失望的是,居然没有一枚指节纹能和现场的对得上。
  
  当新的一天又来临时,老游走进了安健的办公室,看到他一脸的倦容和沮丧,老游知道,作案人没有找出来。
  
  安健不放心地问道:“游队,有没有漏取的?”
  
  老游沉思着摇了摇头,说:“没有,全厂每一个符合条件的男性指纹都取来了,有些在车间上班的还是我派小刘去车间取来的。每一份指纹样本都有姓名,厂领导认真核实了姓名,没有遗漏一个。”
  
  说到这里,两人都沉默了。良久,老游不经意地说道:“会不会是你看花了眼,从你眼皮底下溜过去了?”
  
  “看花了眼?”老游的这句话提醒了安健,凭自己的经验是不会看花眼的,但是,谁又能保证没有人耍花招,故意要自己看花眼呢?
  
  安健重新坐下来,又开始对桌上的指纹样本进行检查。一个小时后,他惊喜地叫道:“这枚指纹有问题。”
  
  老游赶紧走过来,问:“啥问题?”
  
  安健说:“游队,我们要提取的是右手指纹,可这份指纹居然是左手指纹,昨夜我一直把这份左手指纹当成右手指纹在进行对比。现在,其他指纹都没有问题,就是这枚有问题。”
  
  老游拿过那份样本一看,上面的姓名是王志,后面注明面粉厂生产车间三班,这是小刘取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