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长卖马

  马队无精打采地向前走,全无一点战马的威风。也难怪,人每天都只能吃半饱,哪有粮草喂马呢?赶马的司务长也是垂头丧气的样子,步伐显得十分沉重。
  
  师长喊住司务长,说,怎么,舍不得这些马?
  
  司务长点点头,说,它们可都是咱们的宝贝呀。可咱们也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过年呀?抓紧时间把它们全卖了。师长这样说时,语气非常坚定。
  
  司务长应了一声,继续往前走。师长柔柔的目光“抚摸”着那些马儿,突然,他又喊住司务长,问,怎么只有十二匹马,我那匹白马呢?
  
  司务长用乞求的目光望着师长,说,咱总得留一匹马呀。再说了,那匹白马可是立过无数战功的呀,还救过您的命呢,求求您留下它吧。
  
  胡闹。师长的脸严肃起来,指着那十二匹马说,它们哪个没立过战功,单单留下我的马,其他人怎么想呀?拉去一起卖了,这是命令。
  
  太阳落山时,司务长回来了,十三匹马卖掉了十二匹,只有师长的白马没有卖掉。师长疑惑地望着司务长,问,这匹马会没人要?
  
  没有人肯买我有什么办法?司务长不看师长,低着头嘟囔道。
  
  明天再去卖。师长说,语气十分坚定。
  
  第二天仍没有卖掉。
  
  第三天也没有。
  
  师长纳闷。司务长再去卖马时,师长就偷偷地跟着。有人问价钱,司务长没好气地说,两千块。那人摇摇头,走了。师长走过去,盯着司务长说,两千块,你以为你卖汽车呢?再有人来买,只准要六百,多一个子儿都不行。师长说完,又狠狠瞪了司务长一眼,才转身离去。
  
  晚上,司务长又把那匹马牵回来了。司务长说,六百也卖不掉。
  
  长说,明天再去,卖五百。
  
  可仍然没有卖掉。
  
  价钱一降再降,可那匹马却一直没有卖掉。
  
  就有人议论,说师长并不是真的想卖马,只是做个样子。师长生气了,亲自去卖马。
  
  师长牵着白马站在路边。很多人都主动和他打招呼,可没有一个人买马。师长更加疑惑。
  
  这时,一个操着河南口音的商人走过来,师长拦住他问,买马吗?那人打量了一下师长,又打量了一下白马,问,多少钱?
  
  二百块,师长说。
  
  二百?那人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么好的马只卖二百?我买了。那人说着连忙掏钱,可却发现没有带钱,满脸遗憾地说,我身上只带了一点零钱。
  
  师长问,零钱有多少?
  
  只有三十多块钱。
  
  行,卖给你了。师长说着把马缰绳递给那人。
  
  那人一脸惊喜,连忙把一把零钱塞到师长手中,抓过马缰绳就要走。
  
  站住。躲在一边的司务长跑过来,大喝了一声。
  
  那人吓得一哆嗦,马缰绳掉在地上。司务长说,你知道这是谁的马吗?这是我们彭雪枫师长的马,彭师长还得靠它打鬼子呢,你怎么舍得买彭师长的马?
  
  那人望着师长,问,您就是曾经驻守在河南桐柏山下的彭雪枫师长?
  
  师长点点头。
  
  那人把马缰绳递给彭雪枫,您怎么可以没有马呢?这马我不能买。
  
  彭雪枫把马缰绳又塞到那人手中,说,这马已经卖给你了,我再把它要回来,那我彭雪枫成什么人了?彭雪枫说完,快速离开了。
  
  第二天天刚亮,彭雪枫突然听到一阵战马嘶鸣声。彭雪枫正在发愣,卫兵来报,咱们卖出去的十三匹战马全回来了。
  
  彭雪枫跟着卫兵去看,只见十三匹战马昂首立在风中。他那匹白马马背上有一封信,信上说:彭师长,我把这十三匹战马全买回来了,现在再卖给您,您要付给我的是日本鬼子的人头,越多越好。

姚雯敏:邻家女孩的华丽逆袭

  她是“85后”,出生在广东增城的一个乡村。父母在当地基层政府部门工作,微薄的薪水勉强撑起一个家。但爸妈都非常爱她,努力给她创造好的学习条件。她从小就喜欢看外国电影,听外语对她来说就像欣赏一首首美妙的音乐,常常陶醉其中。
  
  一天,她在家看《现代小学生报》时,看到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设的外语学校的招生广告,她决定报名试试。一个月后,她居然考上了,全家人都为她高兴。可面对12万元高昂的学费,父母都沉默了。12万元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是工薪家庭。为了让女儿入读广外外校,爸爸忍痛卖掉了新买的摩托车,妈妈又以低于票面的价格卖掉了手上的有价证券,加上向亲朋好友借的和自家多年的积蓄,总算凑够了这笔钱。
  
  1997年8月,12岁的她带着巨额学费,含着泪水正式入读广外外校。从小就懂得生活艰辛的她,很快就在众多同龄孩子当中脱颖而出。她的沉稳大气、才思敏捷、老成干练及出众的语言天赋令老师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第一年,她就被选拔到广东电视台为《灵格风》——儿童英语系列教材进行英语配音;第二年被选拔参加广州市英语竞赛,获二等奖;第三年中考分数超出了广州任何一所重点高中,许多重点高中都向她伸出了橄榄枝。但她执著于喜爱的外语,仍然选择留下。用她的话说:“我觉得这个学校更适合我。”
  
  高中三年她又多次获奖。其中2002年被选拔到中央电视台参加外语辩论竞赛。一年后,也就是2003年她被保送北京外国语大学就读西班牙语专业。2004年,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八系辩论赛中她夺得最佳辩手奖。
  
  面对诸多喜人的成绩和各方的赞誉,勤奋好学的她并没有因此而满足、骄傲。在2006年11月开考的全国公务员统一考试中,她报考了外交部和新华社总社。经过笔试、面试、专业测试等环节,过五关斩六将,在数十万名考生中再次脱颖而出,她最终以总分113。6分的成绩成为外交部录用的3名公务员之一。2007年7月她正式成为一名外交官,担任外交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司国家级翻译。
  
  她就是国家级女翻译——姚雯敏。2013年6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偕夫人彭丽媛出访拉美时,姚雯敏便是那位紧随其后的“神秘女性”。
  
  面对记者的采访,姚雯敏说自己的工作需要特别的谨慎。比如习近平主席讲话时喜欢用古诗词。领导人是不会事先跟翻译沟通的,只有依靠翻译自己平时多看新闻或者通过别的同事介绍情况,分享经验。除此之外,工作之余还要不断充电,看古典书籍,包括《孙子兵法》《论语》《大学》等。
  
  姚雯敏说:“其实,出名只是个副产品,镜头并不是冲着我来的,我只是刚好出现在镜头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