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山丘,才发现有人始终等候

  一
  
  我曾无数次驻足,仰望那两座高山,眼神里既有恐惧,又有期待。艺考和高考,它们是我人生路上不得不翻越的障碍。但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真的会站在山顶,俯瞰远处的风景。
  
  我的生命里很少有“放弃”这个词,但理科一直是我学习的弱项,无论我怎么努力听课、做题,它们对我仍是不屑一顾。而艺术对我的吸引力一直不曾减弱,在理想与现实的拉锯战中,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艺术。
  
  那并不是一条轻松的路。我没有任何艺术基础,而我的文化课的成绩并不差,所有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在高考前浪费半年多的时间,去走一条所谓的“歪路”。毕竟,在他们看来,艺考只是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为了考上大学,在被逼无奈之下才走的一条“捷径”。
  
  然而他们都错了,这不是一条捷径,于我而言,这也不是浪费时间。
  
  二
  
  16岁的我独自去长沙学习艺术专业,在此之前,我从未离开过家乡的那座县城。培训班的学费不菲,父亲更是直白地告诉我,他挪用了原本要给我上大学用的钱。如果我的文化课成绩有任何退步,或者最后考不上名校,大学学费便要我自己解决。在奔驰的火车上,我看着那条短信默默流泪,暗自下定了决心。
  
  在长沙的两个月里,我要学习的科目并不比高考的少:即兴评述、面试技巧、影片分析、才艺表演……所有写作课程我都能得最高分,但艺术需要开放,对于生性羞涩的我而言,所有需要面试和口才的科目,都是莫大的挑战。为了克服心理障碍,我一遍遍对着镜子练习自我介绍,在模拟面试的时候,也不断给自己进行心理暗示:那些看着我的人都是白菜。
  
  我在凌晨一两点关上教室的灯,月光从落地窗外投过来影影绰绰的轮廓。清晨6点,我迎着朝阳,打开教室的门,在形体训练中开始一天的学习。
  
  付出终有回报,在培训班所有同级学员中,我很快成为佼佼者。因为我的文化课成绩好,老师也更加看重我。
  
  大年初五,我在火车上颠簸了27个小时后,终于抵达北京。没有时间游览风景名胜,我马不停蹄地奔赴各个学校的考场,忙着应付各种试题和考官的“刁难”。
  
  那一年的那段时间,北京的雪下得特别大,生于南方的我水土不服,从没停过流鼻血,手脚都被冻出冻疮,一暖和就痒得发痛。考试最密集的时候,上午在西土城的北京电影学院考完“影片分析”的科目,下午两点就要去八通线最底端的中国传媒大学面试。我急匆匆地坐上地铁,连一个热包子都来不及买,面试的时候,考官听到我肚子里发出的声音,开玩笑说我“真是个活跃的人”。
  
  北京电影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初试结果出来的那天,我正发着高烧,从东三环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去看榜,撑着滚烫的眼皮在榜上察看数遍,也没有看到自己的考号。
  
  那个专业是我学习艺术、独自去北京的唯一理由,我却没有想到自己连初试都没有通过。雪一片一片钻进我的脖子,让我从皮肤冷到心脏。我默默地转身离开,北京的寒风如冷锐锋刃,我眼睛发干,却没有眼泪。
  
  那一年,北京电影学院的校园里到处挂着大红横幅:北电,梦开始的地方。我绝望地想,那里明明是我的梦被埋葬的地方。
  
  父亲打来电话询问结果,我终归没忍住,声音里带着哭腔。他沉默许久,就在我以为地铁里信号不好,准备挂掉电话拨打时,一向反对我的他却说:“没关系,尽力就好,还有其他学校和机会,不要气馁。”
  
  那一刻,一路走来,哪怕面对再多困难也从未在意的我,在人群熙攘的北京地铁里失声痛哭起来。我知道,这是一条过于艰险的路,如果被暂时的失败打倒,我将彻底失去所有的机会。
  
  元宵节,我去中国传媒大学参加第二轮笔试。我驻足于天桥,看着远处次第绽放的绚烂烟花,胃里暖暖的,装的是刚刚吃下的汤圆。当最亮、最大的一朵烟花在头顶盛开时,我默默许愿,希望一切努力会有好结果,在纸上写下这样一句话:“我仰望星空,想成为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但我明白必须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往上攀登。”
  
  在那短短半年间,我辗转于家乡的小城、长沙、北京和南京之间。最终,我拿到了北京大学、南京大学等各大名校的合格证。我的编导统考成绩排在全省前50名,所有认可该成绩的学校都任我挑选。
  
  在这期间,我回学校参加了一次期末考试。没有参加第一、第二轮复习的我,拿了全班第二、全校第六的名次。彼时,所有人都对我刮目相看,再也没有人说我学习艺术是青春里的荒唐事件。
  
  三
  
  4月一过,格外炎热的天气便开始发威。春夏之交的午间,暖风熏人欲睡,卷子上的试题变成重影两三行,“沙沙沙”的写字声催眠功力满满。没有经历过第一、第二轮复习的我,即便功底再好,也难免掉队。
  
  于是,在老师的复习计划之外,我又为自己制订了每两周重点复习一门功课的计划,除了永远对我青睐有加的语文。高三整整一年,我每天只睡5个小时。后来我才发现,当一个人将命运孤注一掷时,是感觉不到疲倦的。我知道,我已拥有的的确让很多人艳羡,但我最终要去的是更远的地方,除非竭尽全力,否则无法抵达。
  
  然而,在无数个燥热的夜里,我匆匆打开水龙头,掬一捧清水洗脸的时候,总会有眼泪悄悄溢出,那种如同被千万只小虫啮噬的焦躁、彷徨和担心,瞬间呼啸而来,几乎要将我击垮。
  
  太多人在中途放弃,或者在最初就看穿了它的艰难困苦,而我怀着一腔勇气,希望自己是坚持到最后的那一个,沉默,却有无穷的力量。
  
  高考结束那天,夕阳o比盛大,霞光绚烂,仿佛一匹美得令人惊艳的锦。公交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我像往常一样坐在最后一排,看着金色的夕阳穿过路旁的树影,在车里洒下一片片光晕。我向它微笑,向所有存在或不存在的观众致告别礼。
  
  一切都要结束了。
  
  最终,我以文化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被南京大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录取。这个专业才是我真正想学的,是的,我顶着压力,放弃了其他学校,哪怕是人人向往的“北大”。
  
  如今我已毕业,回首过往,当写下这些闪闪发亮的回忆时我才知道,当初翻越过的那两座高峰,原来只是我人生不断攀登的开始。过程遍布荆棘,狼狈脱力,无人理解,看似不自量力,但每一次在我越过山丘后,我都会发现有人在我最终抵达时,伸出手来拉我一把,对我微笑着说道:“我等你好久了。”
  
  那是我人生每一段旅程里,更好的自己。

当你跑步时你在想什么

  那还是在上学期,快期末考试了,有个女生忽然给我讲了件事情。
  
  她同桌告诉她,自己半夜上厕所,发现住她家对面楼的某某同学房间的灯还亮着。这以后,平时蔫不拉几的同桌也像打了鸡血似的,夜以继日地疯狂“刷”题。几次小测验成绩出来后,同桌把原来和她不相上下的对面楼的同学远远甩在了后面。
  
  女生惶惶起来,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在拼命,她也开始给自己“加料”,晚上复习到深夜。很快她就撑不住了,第二天上课时,她无精打采、昏昏欲睡,课堂学习效率大打折扣。
  
  她想回到自己正常的学习轨道上,但每次想早点儿上床休息时,脑海里便会浮现同学们挑灯夜战的场面,因此又着急得睡不着觉。
  
  我愕然良久,我问女生:“你才上初一你知道吗?”
  
  大道理是最好说的:初中生,有必要这么拼吗?这只是一次期末考试,对你的一生来说微不足道,甚至对你的学习生涯来说都无足轻重,而你却准备为此牺牲你的健康以及对学习的热情。
  
  但我又立刻想起另一位家长的话:“初中当高中过,初三当高三过。”如果家长都如此焦虑,学生们又能怎样。
  
  我女儿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每周都会把成绩发在家长群里,我一看到女儿不是100分,心里就急一下,尤其是全班50个人,有40个100分的时候。就小学那点儿内容,有什么理由不全对呀。
  
  老师们总会对家长说:小学的这些分数没有用,偶尔一次退步,就像走路摔了个跟头一样,是每个孩子都一定要经历的。
  
  道理人人都懂,但看着人家的孩子健步如飞,自家的孩子步履蹒跚,家长必然方寸大乱。万一孩子就真的一跤不起,怎么办?
  
  到了现在,我和我的孩子经历过一路的兵荒马乱,我可以对其他的家长说:人生是长跑,了解自己的能力,保持自己的节奏,比看别人更有意义。
  
  我曾经与几位马拉松跑者聊过,他们不约而同地都谈到过一种“初学者的困境”:看别人。第一次跑马拉松,心里总是没底,起跑线上一堆人,人的气味、声音、踩出来的尘土,都让人安心。发令枪一响,摩肩接踵,可几分钟后,他们怎么都一个个跑到前头了?难道我就这样成了最后一个?不管事先是怎么计划的,这时候难得有人不慌,不得不加快脚步,呼吸节奏也随之变得混乱……
  
  其实,跑马拉松最需要的是专注—专注于你自己的目标。
  
  不管成绩,你只想跑完全程?OK,那就专心去跑。
  
  你打算中途发力?那就先养精蓄锐,至少过了半程点再说。
  
  你觉得重在参与?那么对你来说,跑多快和能跑多久都没那么重要。事先让亲友守在景色好的必经之地,给你留几张靓照……
  
  而至于你眼中的别人,你知道他们的计划安排是什么吗?
  
  那一开始就动如脱兔的,可能毫无马拉松经验,1000米之外就力竭退赛了。
  
  那势不可当跑在第一位的,人家或许只想跑半程,很快就要与你分道扬镳……
  
  你何必把视线只放在身前身后那几个人身上,真正与你竞争的,又何止参加这一场比赛的人。
  
  我想,这个道理放在学习上也完全一样。
  
  你要渐渐学会摆脱无谓的焦虑。同学们有他们的打算,而你有你的,沉下心,匀速奔跑,等待冲刺的时刻—而那个时刻,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初中r的某一次期末考试。

11岁的励志演讲家

  哈马德·萨菲出生在巴基斯坦白沙瓦省的一个商人家庭,今年11岁了。萨菲有着良好的语言天赋,他在白沙瓦公立小学读书时,就表现出比同龄的孩子都能说会道。10岁那年,萨菲看到了一档演讲的电视节目,不禁为演讲者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口才吸引住了,便立志锻炼口才,学习演讲,希望长大后成为一个演讲家。他还在一本书的扉页上写道:“誓当演讲家,我做得到,一定要做到!”以此作为自己的座右铭,用来激励和感召自己。
  
  从此以后,萨菲就开始把大量时间用在学习演讲上,在学校,他去找老师请教演讲方法,还请老师给他推荐大量书籍,广泛阅读,积累演讲知识和素材。放学回到家后,他上网查找大量诸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等名人的视频演讲,反复观看揣摩学习,他还在电视机前跟着巴基斯坦国家电视台新闻频道的主持人学习口语表达。后来,萨菲开始试着就不同的演讲主题,对着镜子锻炼“即兴演讲”,成功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刚开始练习演讲,他讲着讲着就断片了,甚至一开头就不知道往下讲什么了,卡壳了、失败了就重来,他会停下来思考一会儿,整理一下头绪,然后重新开始,直至把一个演讲主题顺利讲完讲好。终于,经过千百次的演练,萨菲的演讲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他穿上整齐西装,带着童稚笑容,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绝不比大人逊色。
  
  有一次,在白沙瓦小学组织的演讲比赛中,萨菲以“我做得到”为题,讲述了他学习演讲的故事,不仅让师生们更多地了解了他的勤奋好学,而且他在演讲中表现出来的口齿伶俐、熟练的手势、迷人的笑容以及不可思议的热情自信,让全校师生深受感染。当有人把萨菲参加演讲比赛的视频发到网上后,立刻在全国引起了轰动。网友们惊叹他的演讲方式和幼小年龄竟具有如此大的魅力。
  
  很快,就有一家视频网站找到萨菲,帮他建立了YouTube频道,利用网络传播他的演讲,确保他的激励性演讲能够影响尽可能多的人。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萨菲的YouTube频道就拥有了近20万订阅者,他的一些演讲视频达到了数百万次的观看量。一个年纪比萨菲大上一轮的大学毕业生毕拉·勒汗,在听了萨菲的演讲后对记者说:“几个月前,我对自己的生活感到非常绝望,我脑海甚至闪过自杀的念头,因为没有工作,也没有成功的人生。自从看到萨菲的视频演讲,我想,如果一个11岁的孩子都可以做得到,我为什么不能?”这就是_菲演讲的特殊之处,他能够激励比他年长许多的人。
  
  接着,巴基斯坦白沙瓦大学向年仅11岁的萨菲抛来了橄榄枝,破格录取他到白沙瓦大学英语系学习,同时还聘请他为大学的励志讲师,讲授“非凡自信”课。如今的萨菲,在大学里一边学习英语,一边为大学生们讲课。学校上下都称他为“小教授”。对于演讲,他更是每天花10-12个小时阅读和研究其他励志演说家,从而不断完善自己的技巧。
  
  萨菲是巴基斯坦乃至全世界最年轻的励志演讲家,他在11岁就已经完成了我们大多数人一生中都做不到的事情。他的成功向世人证明:演讲具有一种征服人心的力量,演讲能力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宝贵财富。成为励志演讲家,你只需要具备鼓舞人心的口才和自信心。

两种学习方式

  有两种学习方式:从外部学习和从内部学习。前者通常被认为是最好的,或者甚至是唯一的学习方式。因此,人们常常通过旅行、观察、阅读、上大学、听课来学习——他们依赖那些发生在他们身外的事物学习。人是愚蠢的生物,所以必须学习。于是,人就像贴金似的往自己身上粘贴知识,像蜜蜂似的收集知识,人们有了越来越多的知识,便能运用知识,对知识进行加工改造。但是在内里,在那“愚蠢的”需要学习的地方,并没有发生变化。
  
  我们要通过从外部到内里的吸收来学习。
  
  如果只是⒅识往身上贴,在人的身上什么也改变不了,或者只能在表面上改变人。从外部改变人,就像把一件衣服换成另一件衣服那样。而那些通过领会、吸收来学习的人,则会不断发生变化,因为他们会把学到的东西转化为自己的素质。

陌生人留下的一粒种子

  她遇到他那年,刚刚读初三。
  
  镜子里的女孩就像五月里努力抽穗的麦子,身体一点点饱满,散发出少女的气息。她经常照镜子,想着青春还可以有多美。但成绩实在是糟糕,她把期中考试的成绩单丢给老妈时,很无所谓地吹着口哨。
  
  于是,老妈把他请到了家里。
  
  起初,老妈也是有些迟疑的。说是家教老师,其实只是一个读大三的男孩。但又架不住别人的推荐,别人总说这个男孩读名校最好的专业,辅导效果怎样怎样好。
  
  第一次上课,他穿着一件藏蓝色的运动外套,戴黑框眼镜,头发剪得规规矩矩的。她一看就觉得他肯定是那种只会读书的书呆子。
  
  她对着数学题打哈欠,直言不讳地对他说:“这些东西我学不进去,你也不用教我,只管坐在这儿,到时间就走,我妈照样会付钱给你。”
  
  他看都没看她,打开书,把每一页的学习重点都跟她复述一遍。
  
  她不耐烦地皱着眉,听得昏昏欲睡。
  
  第二次上课,他仍旧穿着那件外套,在初冬的雪天里显得有些单薄。
  
  她很自来熟地喊他哥哥,问他抽不抽烟,然后也不理会他略微诧异的表情,自顾自地点燃一支烟。她抽烟的姿势有些笨拙,但自己觉得很酷。
  
  第三次上课,他的外套还是没有换,在灯光下,有些泛白、显旧。
  
  她觉得学习实在是太无聊了,开始和他谈天说地,聊天内容无非就是学校里的那些八卦。她说等她毕业了要把头发染成很炫的颜色,要去文身,要毫不犹豫地去过离经叛道的生活。
  
  做一个叛逆的美少女,不走寻常路,是她的理想。其实也没什么缘由,她只是觉得当下的生活索然无味,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她想要活得不一样。而她所谓的不一样,是什么样子的呢?大概就是和现在的自己正好相反——她是这样想的。
  
  没错,现在的她,其实是一个乖小孩。
  
  她哪里会抽烟,更别谈染头发了,甚至连颜色张扬的指甲油都没涂过。
  
  她在人群里最沉默,学习很吃力,也不会结交朋友。
  
  她总是默默诅咒学校被水淹掉,电线和各种管道全部坏掉,或者,干脆直接让教学楼坍塌。
  
  她爸妈并没有太多的钱,请家教对于这个家庭来说也算是一件奢侈的事。
  
  这样的境况让她觉得自己就像一潭死水里的鱼,仿佛只有叛逆一点,才能换种方式活下去。
  
  下大雪的周末傍晚,他站在学校门口等她。她远远地看到他的蓝色外套,先是觉得有些惊讶,继而又有种说不出的小情绪,甚至还有些欢喜。她觉得他看起来也不是那么老土,站在一群初中生里还有种鹤立鸡群的帅气。
  
  他带她去了医院。
  
  隔着玻璃,他让她看躺在病床上的女孩。离得太远,她看得并不真切,只觉得那个女孩很瘦。
  
  他说:“那是我妹妹,我给你上一次课的钱还不够她一天的医药费。我努力赚钱想给她治病,但她还是快不行了,她和你一样大,15岁。”
  
  话题太沉重,她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
  
  雪太大,步行艰难,一路走到家,她冻得手都要僵了。但是回转身,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真想知道,那件蓝色外套究竟要怎样为他抵御风寒。
  
  他再也没有来过。
  
  听老妈说,他连前三次上课的钱都没收。
  
  日子并未因此有什么不同,她依然不聪明,功课学得吃力,只是好像对这种生活]那么厌倦了。
  
  从前,她是熬着日子,盼着一种生活的结束。如今,她只是觉得不要把生活当成负担,认真过好每一天就可以。
  
  很多年后,她经过那所著名的大学时,总能想起那件藏蓝色的外套,虽然已记不清他的脸。
  
  不一定在什么时候,陌生人就在你心里留下了一粒种子,它会悄悄发芽,然后长成一棵树,改变你的一生。
  
  一切都在悄悄地进行着,你无知无觉,却莫名怀念。

当你感到困扰时,不妨聊聊天散散步

  这是几年前的一件往事。那天,我指导的两个学生突然说想跟我聊聊。她们很优秀,资质好又积极主动,看起来已经适应了新的学校生活,现在却跟我说她们很困扰,让我很疑惑。
  
  “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要学的课程、想学的东西很多,天天熬夜上网,学这学那,常常忙到半夜三更甚至天亮,不知道如何兼顾……”她们说,要应付课业,又很想学习新的知识,觉得很累、很焦虑,身体快撑不住了。
  
  原来是这样!
  
  “确实,现在信息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虚拟实境、机器人、无人机,还有人工智能、深度学习,以及区块链,以后还有自动驾驶,真的怎么学都学不完!”学生点头如捣蒜。
  
  “所以,你们上一次散步是什么时候?最近看了哪部电影?有没有和同学约一约,晚上去哪里吃夜宵?”
  
  两个人面面相觑,觉得奇怪,不是在讨论她们学习的困扰吗,怎么问起了休闲玩乐的事?
  
  “你们的大脑,快要窒息了!”我直接指出她们问题的症结。
  
  事实上,人的大脑拥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而大脑在学习的时候,需要能量和时间进行反复的充电和放电,经由电流、大脑神经突触和学习记忆的交互作用,人才会真正“学”到东西。如果一直学,却没有给大脑一个“喘息的机会”,那么,那反复充放电,加强记忆和理解的过程,没有机会发生,就无法真正学起来,而且还会出现大脑“大塞车”的状况。
  
  如何让大脑喘息呢?
  
  就是聊天、看电影、阅读、散步、吹风,做一些能够让你轻松、快乐的事。
  
  想想看,历史上的哪个重大发明,是坐在书桌前不断看书、不断计算,就能想到的?据说,爱因斯坦是在某个下午散步回家时灵机一动,想到“相对论”最重要的道理;另一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大师,也是在刚帮女儿换完尿布时,突然想明白一直参不透的量子物理学的新理论。
  
  “停下脚步,看看书、聊聊天,去看场电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给自己放假,去走一走、吹吹风,会发现头脑突然清醒起来,困扰消失,学习的效率也更快,“大脑塞车”处疏通了,一切将顺畅得不得了!”我提供给她们处方笺。
  
  学习、消化、吸收,每个过程都非常重要,这些过程全部畅通才能引导创意的泉源和活水流过;无尽的休息,或无尽的学习,都只会让大脑高速公路变成一片无人之地或拥堵的车阵。训练自己能如呼吸般自在休息、全心学习,在二者的交替之间,保持良好节奏,才能让创意之神在名为创新的高速路上为你奔驰!
  
  两个学生如梦初醒,连声道谢,走出实验室。下一次再看到她们的消息,是在社交网站上,两个人各上传了一张电玩游戏的截图画面,“我们不只好好休息,还通关了最新的玛莉欧电玩游戏,更找到了想做的事!谢谢老师。”
  
  这下,我总算放下心来,不再替她们感到烦忧,上课去。

与任务提前“见面”

  假如你躺在床上,想到待会要去学习一个小时,你的第一个感受会是累,第二个感受就是抗拒。对于一件事,感到又累又抗拒,这件事又是“必须”做的,你就会产生压力。有压力,人就会想找安慰、找刺激。找刺激,就会去刷视频、打游戏。一边刷,一边打,心里会偶尔出现自责的声音。一自责,就又会有压力,压力一出现,大脑就又想安慰你,你就会继续刷视频、打游戏……恶性循环无穷无尽,拖延症往往就是这么来的。
  
  想打破这个恶性循环,我们可以从第一个环节入手,把任务拆解成细到不能再细的具体行为,然后在脑海里跟这些行为提前“见面”。
  
  比如,原来的你会对自己说:“待会儿我得去学习一个小r。”
  
  现在,你先在脑子里想一想:“今天的学习,要学什么呢?学英语,学语文,学数学。具体点儿?背单词,做阅读,做题。再具体点儿?打开单词表,隔5分钟看一看,读一读,写一写。打开语文练习册,读一篇文章,再回答两个问题。翻开数学练习册,读一遍题干,会的话就做,不会的话看看答案,或者上网查一查,看人家是怎么解的。”
  
  细想到这个程度,你就没有之前那么多抵触心理了。因为之前大脑关联的是“学习”二字的整体印象,而学习给人的感觉往往是不舒服的。现在你提前在脑海中拆解一番后,大脑关联起来的就是每一个简单的动作,更容易执行。
  
  借由此条建议和大家聊一个开“脑洞”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凡是对立的两个概念,其中一个消失,另一个必然失去存在意义。
  
  比如,没有了恶,也就无所谓善。那么问题来了:人为什么“想要”休息,“想要”歇一会儿,“想要”玩呢?除了先天需求和实际消耗,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你“觉得”自己是在劳动,是在工作,是在吃苦。
  
  那如果没有了这些“觉得”,休息也就没什么意思了。所以,永远别在心里对自己说:嗯,我接下来要工作了,我要努力了,我要上进了,我要去学习、去自律了。这种执念越强烈,放手的欲望就越大。正确的做法是对自己说去椅子上坐一会儿,翻翻书、读读文字。这样一来,休息和工作之间的沟壑就会被抹平,最终无所谓什么坚持或放弃。因为在你的眼中,只不过是从一个动作切换到另一个动作,仅此而已。

网易CEO丁磊母校演讲:保持热爱,保持勇气

  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成功,都是兴趣驱使的。我曾经看过罗大佑的故事,大家知道罗大佑是优秀的音乐人,但他原本是个医生。那时,我体会到了爱因斯坦的那句话——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即便离开了学校,也要保持终身学习的热情。很多人问:人为什么要一辈子不停地学习?学习可以更从容地理解这个时代,并且和这个时代相处。因为学习,你不会落伍,你会和优秀的人永远在一起,齐头并进,分享探索世界的乐趣。
  
  我创业到今天,互联网的知识都是自己学习的。当初为了借三本书,我要坐4个小时的火车,借回来以后只能看一个礼拜。在那个礼拜里,我做了无数的笔记,因为我感兴趣,我有热爱。后来在创业中,我也没学过管理,每次遇到题,我都会去看其他优秀的企业怎么解决。
  
  当你能保持终身学习时,你就不会落伍,你也不会心力憔悴。如果说有什么习惯是值得坚持一辈子的,那就是终身学习,保持好奇心。
  
  在学校学习所有的东西,都是有标准的,一目了然。但是到了社会上,竞争是没有公式的,也没有标准答案。如果想要在未来的社会竞争里胜出,要找到自己的兴趣,还要有终身学习的热情和追寻梦想的勇气。
  
  保持热爱,保持勇气,保持终身学习的态度和精神。在未来的路上,脚步不停,大放异彩。

学习有几个层次

  有句话叫“学无止境”,那到底是啥意思呢?是说知识很多学不完吗?
  
  对,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维度,就是每一个知识的内在深度也是没有止境的。至少能分成四层:听过,知道,理解和能讲。
  
  听过,是知识从你的脑子当中淌过一遍;知道,是知识你已经能记住,渗透进了你的脑子;理解,是这个知识和你脑子里其他知识结成了一个网络,你可以随时调用;而最高境界是能讲,就是能输出,你能把它讲给别人听,还能确保别人有收获,这就太难了。
  
  这四个层次之间的难度,何川打过一个比方:听过,就像你见过一部汽车;知道,就像你会开车;理解,就像你会修车;而能讲呢,就像你会造车一样。这几个境界中间的差距大得难以想象。
  
  所以,把读书和听课当成是学习,这种理解也许是对学习这件事的挺大的一个误解啊!

没有对不起12岁的自己

  从没想过,25岁这一年我又开始学习一门新语言,从数字开始,先是一笔一画地将上海话和普通话的文本抄在纸上,再跟着录音一遍遍练习发音,圈出重点难点,翌日向本地同事请教。
  
  学习的初衷,是因工作需要。我当然可以以外地人的理由,将这份工作交给本地同事做,这样看似轻松,却也带走了些机会。于是不服输的我,开始每天下班后雷打不动地跟读练习。
  
  成长于中部地区的我,对上海话里众多既不是一声也不是轻声的发音困惑不已。某天学习了“我心口头有点儿痛,饭也吃勿落”后,便迫不及待地向同事展示,对方笑得直不起腰来,说其中夹杂着一股浓浓的苏北味,上海人听了的确要心痛的。
  
  后来这成了我们之间的笑谈,她时常会问:“惟念,今天心口头还痛吗?”
  
  转折发生在1月,某天她挂掉家里打来的电话,我随口问道:“你妈妈在跟你讨论晚饭吃什么吗?”她自然地接过话题,几秒后,突然兴奋地反问:“你全听懂了,是吗?”
  
  那天距我用最原始的笨办法学习上海话,已过去了小半年。
  
  12岁那年,我家从农村搬到合肥,因为之前没学过英语,我无法直升初中,必须要重读六年级,参加统一的招生考试后,才有被录取的资格。
  
  当下最紧急的,就是开学前找到补习班,把三至五年级的6本书在一个暑假学完,否则无法衔接六年级的课程。家中经济捉襟见肘,父亲带我奔走了数天,最后选择了由一群在校大学生开设的补习班。招生老师热心地说:“你每天都来听课吧,不限制时段和班级,一定要认真听讲,积极发言,你几乎要从零基础的起点学起,所以我们没法向你承诺学习效果。”
  
  进教室的第一天,我就成了全班同学的嘲笑对象,老师询问谁可以背出26个字母时,我勇敢地举起了手。不会说普通话的我,带着浓重的乡音,那是自小生活在城市里的同学不曾听过的方言,看着同学们捧腹大笑的样子,站在讲台上的我满面通红。
  
  那一刻,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但我咬咬嘴唇,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我自小不喜欢在人前哭,知道那无用,只会招来更多笑声。
  
  年轻而善良的老师,制止了不断发酵的嘲笑,用肯定的目光看着我说:“背得很好,别的还会吗?”
  
  我u摇头,那已是我全部的知识积累,紧张不安的我,就这样开始了人生中第一节英语课。那年的夏天很热,住处没有空调,一台小小的风扇吃力地转着,作业本上落满了汗渍。
  
  一周后的第一次测试,我考了35分,第二周我及格了,第三次考了92分,拿了班级第一名。放学前老师把我留下来,在卷子上写了一段话,让我带回家给爸爸看。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一定让她继续学英语,孩子在这方面有天赋,也肯下功夫,我非常喜欢她。”爸爸看后沉默很久,什么也没说,但从此之后只要我说需要任何资料,即使手头再紧张,他也不曾皱过眉。
  
  开学的日子如约而至,过时的打扮、傻气的短发、蹩脚的普通话、怯懦的眼神,又一次让我成了新班级的焦点,淘气的男孩们总拿我开玩笑。我没有力量去抵抗外界的声音,只能埋头学习,从不得不学英语到爱上英语,再到有同学要借我的作业来抄,用了大半个学期。
  
  当时本以为只要多跟他们聊天、学会普通话就万事大吉,后来发现会说当地方言能够更快地融入本地学生的圈子、更好地了解这座城市,于是我又狠下心来跟着邻居学、看电视剧学、找同学操练……
  
  我对人生中第一位英语老师始终心存感激,所以几年前我也教起英语;在外说普通话时,没有人会通过发音辨认出我的故乡,回合肥后也能用方言跟老朋友畅快地聊天;持续学上海话后,我不再为工作担忧,也主动学做本帮菜,利用空闲时间探索这座城市的不同角落。
  
  动力来自无路可退、想更好地留在此地、做被人仰望的强者、不辜负父母当初执意将我带在身边而付出的辛苦,我没有对不起12岁那年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