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做家务的孩子长大以后怎么样了

  哈佛大学的学者公布了一项长达75年的研究项目的成果,其中几个结论相当让人震惊:
  
  1。做家务,让孩子的职业生涯更成功
  
  他们发现:从小干家务的孩子比不干家务的孩子,成年之后的就业率更高,犯罪率更低,总体而言成独立优秀的成年人的概率要高得多。
  
  对此哈佛的解释是,做家务可以培养孩子的很多能力:
  
  比如铺床或扫地,能让孩子很有成就感,更自信,自我效能感很强。
  
  比如做家务能让孩子感觉是家里的一员,要为家庭负责任,从而更愿意做个好公民。
  
  比如和别人分工合作完成一项家务,还能锻炼领导与合作能力。
  
  再比如洗衣服或刷盘子,能促进大脑发育,提升精细动作技能,让孩子更聪明。
  
  这些干巴巴的理论,估计有人会觉得没啥说服力,所以你知道我又要举例子了。的确,在美国,有一个妈妈就出色地验证了以上的结论:
  
  大儿子毕业于耶鲁大学,创办的公司以9。7亿美元卖给了亚马逊;二儿子创办的公司,以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卖给了通用;即便是最“没出息”的三儿子,也是个非常出色的软件工程师。
  
  一门三将才,两个亿万富翁。
  
  孩子们这么优秀,靠的可不是什么“祖坟冒了青烟”,而是非常简单的“做家务”!
  
  他们的妈妈,出生在马来西亚一个贫困的家庭里。17岁时,她来到美国,没有学历,也没有钱。
  
  因为家里太穷了,妈妈必须要出去工作。但她不是让孩子在家里待着,而是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小帮手。
  
  比如,妈妈做房产经纪人时,就让孩子们修理破家具、粉刷墙壁、打扫房间,或者是做一些基础的数据录入工作。
  
  家里的家务活,妈妈会列出一张清单,让孩子们自己想办法一起完成。
  
  “我们都觉得这样很不公平,但重要的是做家务确实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它让我们从‘只考虑自己’变成了‘了解我们的责任’,也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团队。”
  
  儿子们把自己的成功归于做家务。
  
  做家务的意义,其实远不止于此。
  
  2。做家务,让孩子的生活与婚姻更幸福
  
  “爱干家务的孩子,将来离婚率低,心理疾病患病率也低。”这是哈佛大学的另一项发现。
  
  为啥?
  
  因为从小就干家务活的孩子,更能体会别人的辛苦,会更有同理心。
  
  他们考虑问题会更全面,站在对方立场上理解他人、关爱他人。
  
  这不就是婚姻里,夫妻双方最需要的吗?
  
  而美国的一项调查也证明了这一点:“懂得彼此分担家务的夫妻,婚姻生活更美满长久。”
  
  这并不是哈佛大学自说自话,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在30年前的一项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
  
  专攻家庭教育研究的教授MartyRossmann在20年的时间里,跟踪了84个孩子,了解他们在3~4岁、9~10岁、15~16岁参与家务的情况,并在他们20多岁时做了电话采访。
  
  2002年,Rossmann公布了研究结果:成年人成功的最佳预测因素是基于他们是否在三四岁时就开始做家务。
  
  他还表示,如果一个孩子在十五六岁才开始做家务,往往会适得其反,因为孩子会觉得这是一种强迫,完全达不到早早就开始的效果。
  
  这么一想,先不提为家里做的贡献,不早点让孩子做家务,那就是剥夺了孩子提升能力、获得幸福的最好机会,是在拖他们后腿啊!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要问了:孩子几岁可以开始做家务呢?
  
  “18个月大,也就是孩子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
  
  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这时候的孩子会时不时想要给你“搭把手”。
  
  去超市,想帮你拿东西;做饭的时候,在一旁跃跃欲试。
  
  当孩子有了“帮助他人”的动机时,这就是让孩子参与家务的最好时机。
  
  当然了,这时候孩子大多都是照猫画虎,别指望他们能真的做好家务。
  
  等孩子大一些,2~3岁时就可以开始正式参与家务活了!
  
  如果孩子就是不喜欢做家务怎么办?
  
  关于这个问题,网上有不少回复帖,方法也很多样。
  
  比如制定奖励机制,给孩子做家务的动力;比如用游戏的方式,让做家务变得有趣起来;比如和孩子一起制订家务计划,孩子会更容易接受……
  
  这些想法当然很好,对孩子也有激励的作用。
  
  但我想说,比让孩子学会做家务更重要的事是:让孩子真正领会到做家务的意义。
  
  家务,是家里的日常事务,关乎每一个家人。做家务,是家里人表达爱、相互照顾的行为。
  
  曾经看过一个视频,是一个台湾妈妈在教训不想做家务的女儿,让我印象格外深刻。
  
  妈妈只问了女儿一个问题:“你要做‘家人’还是‘客人’?”
  
  “家人就是互相帮忙,也要做好自己的事儿,而不是只顾着在一边休息。”
  
  而客人就是“吃完东西,玩一玩就走了”的人!
  
  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让女儿不仅知道了自己的错误,还承诺说以后要收拾自己的玩具。
  
  我只给小小常放过一次这个视频,之后再叫他帮忙而他以各种理由推托时,只要我说“你想做家人还是客人”,他就马上笑嘻嘻地起身了,屡试不爽!
  
  其实不仅是孩子,爱做甩手掌柜,把家务都抛给别人的爸爸或妈妈,也都是家里的“客人”!

如果自由那么美好

  如果面前有一道厚重的墙壁,你即使对孩子们放任不管,他们也会想尽办法从里面挣脱出来获得自由。有的孩子会把那道墙敲掉,也有孩子会在墙下面挖洞。但还有另外一些孩子,他们会在墙内找到谁也没有意识到的自由。
  
  人类的智慧和想象力,因为撞上了墙壁遇到了障碍,所以会全面地发挥出来。智慧和想象力在突破了阻碍它们的那道墙时,会感受到自由的喜悦。而在一个想干啥就干啥的自由世界里,智慧和想象力就会完全沦落为多余之物。最后的Y局呢,就是懒懒地倚靠在床上,吃着喜欢的零食,看着无聊的电视。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经常听人说现在的孩子们没有干劲和精神,那只是由此而生的一个必然的结果。
  
  我也能理解孩子们为什么那么热衷于电子游戏。游戏的世界之所以成立,是因为有荒城、恶龙之类的障碍物的存在。从不知道做什么好的现实世界里脱离出来,进入一个小得可怜的电脑世界,孩子们正是通过它尝到了破茧而出的自由。当然,我不说你们也知道,这样的自由只是一个高度仿真的虚构之物。游戏中的怪物,本来就被设计为一打就倒的。不管孩子们动了多少脑筋,克服了多少艰难险阻,最后尝到胜利的滋味,充其量那不过是事先设计好了的一套程序而已。

致孩子

  我想,该被感谢的是孩子,是他们让父母的生命“更完整”,让父母的虚空有所寄托,让父母体验到生命层层开放的神秘与欣喜。最重要的是,让父母体验到尽情地爱——那是一种自由,不是吗?能够放下所有戒备去信马由缰地爱,那简直是最大的自由。作为母亲,我感谢你给我这种自由。
  
  ——刘瑜
  
  诗诗,我爱你,我答应你,永不在我对你的爱里掺入不纯洁的成分。你就是你,你永不会被我们拿来和别人比较,你不需要为满足父母的虚荣心而痛苦。你在我们眼中永远杰出,你可以贫穷,可以失败,甚至可以潦倒。
  
  ——张晓风
  
  我希望我的女儿,首先能够从真实不虚的生活中懂得生命的意义,懂得敬重生命是世间最大的物事,懂得专业知识的学习其实就包括在敬重生命之中,它其实与享受生命并行不悖。如果她慢慢懂得衣食是一种大事,勤俭是一种美德,心静是一种大气,宽容是一种真爱,那么天下还有什么功课她拿不到A呢?
  
  ——池莉
  
  孩子的生命属于他自己,他来到这个世界是被动的,你如果没有给他按自己意愿生活的能力,那是你的失职;如果你不愿意让他按自己的意愿生活,那是自私。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义务,那就是长成一个自由的独立的人,然后去好好体验他的人生。
  
  ——王森

人生或有免费早餐,但绝无免费午餐

  鼠年开年,疫情渐渐缓解,有些地方凸じ床。始料不及,我收到一封这样的信:
  
  “疫情期间,自私地说,我其实竟有点开心,家人都在,难得团聚,他们不用为生活而奔波劳累,也不用为明天发愁。我们家就在工业园区,他们就是做工的,我上高二,平时学习也忙,也早出晚归的很压抑。这段时间工厂停工,空气好了天也蓝了有点小时候的样子,说实话这样的日子我挺开心的。
  
  一复工复产就不行了,废气灰尘到处都是,刺鼻的气味又有了,还有噪音,睡觉也很困难。有的时候我想为什么要发展呢?就这样每个人都简单生活不好吗?社会的发展需要人付出代价,我们家的代价就是大家不能团聚。”
  
  我一时间,只觉得百感交集,不知从何说起。
  
  那句“他们不用为明天发愁”针一样刺进我的眼睛。怎么可能。所有略有常识的人都在担心大疫之后经济会如何:工厂能否按时复工,年前接下的订单能不能完工,不能返工的工人能不能拿到工资。一定有些企业撑不住,最繁华的商业街上,先是欢欢喜喜的告示:“我们过年不打烊”,然后是整排的“防疫通告”,最后全是一张一张的“旺铺转让”……
  
  那为什么他有这样的感觉?显然是父母对他只字未提。
  
  要论忍耐,中国父母排了第二,全世界无人敢排第一。从孩子尿床时候起,就眠干睡湿。自己吃扒堆的大白菜,给孩子吃进口奶粉;省吃俭用,带孩子去上昂贵的乐器培训班——上了有什么用?钢琴十级和九级的区别在哪里?他们没想过,他们只是淳朴地说:人家孩子有,我的孩子也要有。
  
  中国没有这么多中产阶级,却有太多孩子误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出身。这世界上哪里有风调雨顺的温室?老父亲老母亲双双躬下身给孩子搭一个。
  
  很多话,中国父母是永远不和孩子讲的。他们鼓励孩子好好学习就够了,从来没说过:自己在外面,不仅拼命工作,还要四处赔笑脸;他们说“别人家的孩子”来勉励自家的,孩子们很反感,孩子们从不知道,自己也在无数间提到“别人家的父母”刺痛他们。“我在我们班是唯一没出过国的。”“其他家长都经常在学校做志愿者。”——是这些父母特别不爱孩子特别懒吗?不,他们只是没钱,因为没钱要格外辛苦地工作。这些,父母觉得:孩子大了自然知道。
  
  知道什么?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就是:社会的发展需要人付出代价。“每个人都简单生活”是不存在的,生活从来不简单,身下一张床,口中一粒米,都必须用劳动去换。不然怎么办?在城门口拿着碗等人施舍吗?那也得其他人去赚了钱才能赏给你呀。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幻想中的乐园。古希腊人是《理想国》,中古英国人是《乌托邦》,中国人是《桃花源记》: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把这个当作真实生活,会立刻发现站不住脚:病了怎么办?这片土地得有多大,能养活多少人?这些人彼此通婚,几代之后全是近亲,遗传就完蛋了;说既然提到了“衣着”,那一定得有针。不与外界交通,当然不能买,难道真用铁杵磨吗?我小时候就想不通中间那个孔是怎么磨出来的,现在当然更想不通。
  
  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辛苦劳作,难以应付的人际关系,赚不到很多钱,却有无尽的风险与危机。一病返贫很常见,意外并不意外。万般努力却可能一事无成。家人之间的团聚非常重要,你不先买房置地,都不能保证全家人安安稳稳待在一起。
  
  这些,十几岁的少年们想都没想过:食物来自超市,衣服来自淘宝,学费生活费来自爸妈,教科书来自学校……伸手要钱要物太久,以为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
  
  曾有网友给我留言,说:直到大学毕业后自己租房子住,才知道,连卫生纸都要花钱买。还有,家务不是指做饭洗衣,是包括了买天然气、买电、随时补充一切物资,否则,就可能在冬天的后半夜,你还要穿上衣服去24小时便利店买卫生巾。
  
  这不免引发我的思考:是否应该早一点,在中学阶段,就多少让学生们接触一些世界?
  
  这次大疫,对全体中国人来说都很残酷,都是考验,对每一位父母都像当头一棒:你愿意宠你的孩子,让他们到多大年纪永远是小公主——你能保证永远天下太平、没有风吹草动吗?
  
  而对年轻人来说,是一门必修课提前了几年。别说你年纪还小,别惊惶失措说这是大人才应该管的事,你已经吃过免费早餐,现在,开始要为午餐做准备了。

当你跑步时你在想什么

  那还是在上学期,快期末考试了,有个女生忽然给我讲了件事情。
  
  她同桌告诉她,自己半夜上厕所,发现住她家对面楼的某某同学房间的灯还亮着。这以后,平时蔫不拉几的同桌也像打了鸡血似的,夜以继日地疯狂“刷”题。几次小测验成绩出来后,同桌把原来和她不相上下的对面楼的同学远远甩在了后面。
  
  女生惶惶起来,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在拼命,她也开始给自己“加料”,晚上复习到深夜。很快她就撑不住了,第二天上课时,她无精打采、昏昏欲睡,课堂学习效率大打折扣。
  
  她想回到自己正常的学习轨道上,但每次想早点儿上床休息时,脑海里便会浮现同学们挑灯夜战的场面,因此又着急得睡不着觉。
  
  我愕然良久,我问女生:“你才上初一你知道吗?”
  
  大道理是最好说的:初中生,有必要这么拼吗?这只是一次期末考试,对你的一生来说微不足道,甚至对你的学习生涯来说都无足轻重,而你却准备为此牺牲你的健康以及对学习的热情。
  
  但我又立刻想起另一位家长的话:“初中当高中过,初三当高三过。”如果家长都如此焦虑,学生们又能怎样。
  
  我女儿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每周都会把成绩发在家长群里,我一看到女儿不是100分,心里就急一下,尤其是全班50个人,有40个100分的时候。就小学那点儿内容,有什么理由不全对呀。
  
  老师们总会对家长说:小学的这些分数没有用,偶尔一次退步,就像走路摔了个跟头一样,是每个孩子都一定要经历的。
  
  道理人人都懂,但看着人家的孩子健步如飞,自家的孩子步履蹒跚,家长必然方寸大乱。万一孩子就真的一跤不起,怎么办?
  
  到了现在,我和我的孩子经历过一路的兵荒马乱,我可以对其他的家长说:人生是长跑,了解自己的能力,保持自己的节奏,比看别人更有意义。
  
  我曾经与几位马拉松跑者聊过,他们不约而同地都谈到过一种“初学者的困境”:看别人。第一次跑马拉松,心里总是没底,起跑线上一堆人,人的气味、声音、踩出来的尘土,都让人安心。发令枪一响,摩肩接踵,可几分钟后,他们怎么都一个个跑到前头了?难道我就这样成了最后一个?不管事先是怎么计划的,这时候难得有人不慌,不得不加快脚步,呼吸节奏也随之变得混乱……
  
  其实,跑马拉松最需要的是专注—专注于你自己的目标。
  
  不管成绩,你只想跑完全程?OK,那就专心去跑。
  
  你打算中途发力?那就先养精蓄锐,至少过了半程点再说。
  
  你觉得重在参与?那么对你来说,跑多快和能跑多久都没那么重要。事先让亲友守在景色好的必经之地,给你留几张靓照……
  
  而至于你眼中的别人,你知道他们的计划安排是什么吗?
  
  那一开始就动如脱兔的,可能毫无马拉松经验,1000米之外就力竭退赛了。
  
  那势不可当跑在第一位的,人家或许只想跑半程,很快就要与你分道扬镳……
  
  你何必把视线只放在身前身后那几个人身上,真正与你竞争的,又何止参加这一场比赛的人。
  
  我想,这个道理放在学习上也完全一样。
  
  你要渐渐学会摆脱无谓的焦虑。同学们有他们的打算,而你有你的,沉下心,匀速奔跑,等待冲刺的时刻—而那个时刻,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初中r的某一次期末考试。

当我还是孩子

  当我还是孩子
  
  世界是一只带路的小鸟
  
  引我去最长最长的海岸线
  
  整日整日追逐晶亮的泡沫
  
  引我到最远最远的漂流岛
  
  整夜整夜与仙鹤翩翩共舞
  
  四月的风听见我清脆的笑声
  
  四月的百花便姹紫嫣红
  
  八月的雨听见我无忌的大哭
  
  八月的繁星就照亮夜空
  
  还有十二月
  
  十二月的飞雪一点一点
  
  一片一片
  
  一团一团
  
  当我还是孩子
  
  我能变成白翅膀的精灵
  
  当海鸥躲进黑色礁石的巢
  
  最后一只船消逝在天之涯
  
  一朵睡在许多人额头盛开
  
  一朵玫瑰在许多人脸上凋零
  
  但在大海那边,在山谷深处
  
  我们的女王已收集好青草上的露水
  
  正等着为每只耳朵挂上一颗珍珠
  
  来吧,跟我来!
  
  在太阳捉住世界之前
  
  我会用一首精灵的歌
  
  遮挡你们眼中的云
  
  照亮你们脚下的路
  
  当我还是孩子
  
  世界小小的
  
  我大大的

373个我爱你

  昨天,九都医院,一个6岁的孩子死了。所有知道了这孩子的故事的人,都哭了。
  
  这孩子名叫林多多,2013年7月生,老家是宜阳穷山沟的。她爹一直以捡垃圾为生,在市郊河边租了间小破屋,想以此供她上学,可她死活不上。她想妈妈。
  
  一年前,妈妈和爸爸离婚了,她跟了爸爸。可是多多知道,妈妈爱她。她也知道,爸爸妈妈都没错,是爸爸太穷了。
  
  多多记得,妈妈走的那天曾悄悄问她:“你爱不爱妈妈?”她反问:“如果爸有房了,妈回不回来?”妈妈点了点头,她大声说:“你回来我就爱你,妈妈!”
  
  就为了这个约定,多多死活不上学,因为上学上到挣钱,太久了。她要马上挣钱,帮爸爸买房子。她也捡垃圾,爸爸生气不让她跟,她就自己捡自己的。
  
  捡了一年多,本来就多病的多多,瘦得人见人怕。
  
  多多是在一个垃圾场被好心人送到医院的,她晕倒好久了。
  
  医院千方百计找到多多的爸爸时,多多已经奄奄一息。
  
  多多的爸爸跑到医院,只赶上医院下病危通知书。
  
  多多骨髓造血功能极度衰竭、红血细胞几乎没了,属极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透析也没用了。
  
  谁能相信:这样的孩子,一天不停地捡了一年多垃圾!
  
  多多醒来后,撕开补丁衣服的角,取出一包又一包钱,共1468元!给爸爸:“爸爸听话……买房子……妈妈就回来了……”
  
  多多拼尽全力,把她和妈妈的约定说给了爸爸。
  
  爸爸放声大哭。所有在场的人都哭了。
  
  多多最后,把一张纸给了爸爸。爸爸怎能知道,他6岁的女儿,这一生就学会了5个字,一张纸上,这5个字重复了373次——妈妈我爱你妈妈我爱你妈妈我爱你……
  
  当场,有一个人大叫:“快救这孩子,多少钱我出!”
  
  当场,有人打电话以命令的口气呼叫洛阳所有媒体!
  
  当场,记者来了,电视台来了,网站拍客来了,红十字来了,慈善基金会来了……晚了,多多死了!
  
  多多最后的最后,微弱的最后的两个字:“谢谢……”
  
  活了六年零八天的多多,留给爸爸1468元钱,留给妈妈373个我爱你,留给活着的人一个谢谢!
  
  6岁的孩子,贫穷和疼痛让她在一个角落里停留下来了,她唯一的希望只剩下原始的亲情了,她唯一的追求亲情的方式,也只剩下拼尽全力的手脚和重复的呼唤了。她的全部生命已经一点不剩地融入亲情这个东西了,对人类来说,她没有死,是永生了,她是唯一一个与亲情本质同步的稀有的小精灵!
  
  如果“亲情”这东西真的需要媒体张扬,那么,多多是唯一的一个,至少是封顶的一个!

用什么报答母爱

  母H83岁了,依然一头乌发,身板挺直,步伐健稳,人都说看上去也就七十来岁。父亲去世已满10年,自那以后,她时常离开上海的家,到北京居住一些日子。
  
  母亲也是安静的性格,但终归需要有人跟她唠唠家常,我偏是最不善此道,每每大而化之,不能使她满足。有杂志向我约稿,我便想到为她写一点文字,假如她读到了,就算是我痛改前非,认真地跟她唠了一回家常吧。
  
  在我的印象里,母亲的一生平平淡淡,做了一辈子家庭主妇。当然,这个印象不完全准确,在家务中老去的她也曾有过如花的少女时代。很久以前,我在一本家庭相册里看见过她早年的照片,秀发玉容,一派清纯。她出生在上海一个职员家里,家境小康,住在钱家塘,即后来的陕西路一带,是旧上海一个比较富裕的街区。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母亲还年轻,喜欢对我们追忆钱家塘的日子。她当年与同街区的一些女友结为姐妹,姐妹中有一人日后成了电影明星,相册里有好几张这位周曼华小姐亲笔签名的明星照。看着照片上的这个漂亮女人,少年的我暗自激动,仿佛隐约感觉到了母亲从前的青春梦想。
  
  曾几何时,那本家庭相册失落了,母亲也不再提起钱家塘的日子。在我眼里,母亲作为家庭主妇的定位习惯成自然,无可置疑。她也许是一个有些偏心的母亲,喜欢带我上街,买某一样小食品让我单独享用,叮嘱我不要告诉兄弟姐妹们。
  
  可是,渐渐长大的儿子身上忽然发生了一种变化,不肯和她一同上街了,即使上街也偏要离她一小截距离,不让人看出母子关系。那大约是青春期的心理逆反现象,但当时却惹得她十分伤心,多次责备我看不起她。再往后,这些小插曲也在岁月中淡漠了,唯一不变的是一个围着锅台和孩子转的母亲形象。后来,我到北京上大学,然后去广西工作,然后考研究生重返北京,远离了上海的家,与母亲见面少了,在我脑中定格的始终是这个形象。
  
  最近十年来,因为母亲时常来北京居住,我与她见面又多了。
  
  当然,已入耄耋之年的她早就无须围着锅台转了,她的孩子们也都已经有了一把年纪。望着她皱纹密布的面庞,有时候我会心中一惊,吃惊她一生的行状过于简单。她结婚前是有职业的,自从有了第一个孩子,便退职回家,把5个孩子拉扯大成了她一生的全部事业。
  
  我自己有了孩子,才明白把5个孩子拉扯大哪里是简单的事情。但是,我很少听见她谈论其中的辛苦,她一定以为这种辛苦是人生的天经地义,不值得称道也不需要抱怨。作为由她拉扯大的儿子,我很想做一些能够使她欣慰的事,也算一种报答。
  
  她知道我写书,有点小名气,但从未对此表现出特别的兴趣。直到我有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当我的女儿在她面前活泼地戏耍时,我才看见她笑得格外欢。自那以后,她的心情一直很好。我知道,她不只是喜欢小生命,也是庆幸她的儿子终于获得了天伦之乐。在她看来,这是比写书和出名重要得多的。
  
  母亲毕竟是母亲,她当然是对的。在事关儿子幸福的问题上,母亲往往比儿子有更正确的认识。倘若普天下的儿子们都记住母亲真正的心愿,不是用野心和荣华,而是用爱心和平凡的家庭乐趣报答母爱,世界和平就有了保障。

舍不得删掉的照片

  特殊的学生
  
  那年夏天,我带队参加区里的小学生广播操比赛。彩排时,孩子们都穿着短袖校服,只有一个男生穿了长袖衫,我跟他的班主任说,着装不统一会影响成绩,要不别让他参加了。
  
  班主任迟疑片刻,坚定地说:“这孩子因为胳膊上长斑,所以从不肯穿短袖。可他表现突出,我要给他这个表现的机会。”
  
  最后,孩子们凭着精彩的表现拿到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合影中那个男孩格外灿烂的笑容,也在我的手机里保留到了现在。
  
  (舒仕明)
  
  村里的稻草人
  
  我手机里一直存着一张照片,是去年秋收时在老家拍的。
  
  那时,我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进村才意外发现,李二伯家的地里插了不少稻草人,有大有小,细看还有男女之分。我知道农村会扎稻草人来吓唬鸟雀,但没见过扎得男女老幼一应俱全的,觉得新鲜,就拍了下来,回家跟父母说起了这事儿。
  
  母H叹了口气:“这几年村里能走的都走了,怪冷清的,特别是你李二伯,家里就剩了他一个。他惦记一大家子在一块儿的热闹,才扎了这些稻草人……”
  
  (七月流火)
  
  墙上的小手印
  
  午睡醒来,儿子东东正坐在地板上玩玩具,他身后新刷不久的墙上,竟多了个脏兮兮的小手印。我顿时火冒三丈,训道:“跟你说了多少遍,洗手之前不要碰墙,你都当耳旁风啦?”
  
  东东吓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委屈地说:“刚刚有蚊子咬你,我赶它,它就飞到墙上了……”我愣住了,仔细一看,在小小的巴掌印中间,果然有一点干掉的血痕。
  
  清理掉手印之前,我用手机把它拍了下来。这张照片我一直留着,每当还没弄清状况就想对儿子发脾气的时候,我都会翻出它来看看。
  
  (徐嘉青)
  
  一桌菜
  
  几年前,李军自驾出游,途经一片没有信号的山区时,车子抛锚了。幸运的是,刚好有几个热心的山里孩子经过这里,帮李军把车推去了不远处的镇上,找到了维修店。
  
  见孩子们累得够呛,李军既感激又愧疚,决定带他们去吃顿好的。他点了一大桌菜,孩子们却不动筷子。在李军的询问下,一个男孩嗫嚅道:“叔叔,我们都没下过馆子,想等您吃完了,把剩下的带回去给家人尝尝……”
  
  李军愣住了,接着,他让老板另做了给孩子打包的饭菜,在孩子们动筷时,他举起手机,拍下了他们脸上欣喜的笑容。
  
  (张连春)
  
  心有灵犀
  
  小慧暗恋自己的学长,却一直不敢表白,只是常常对着手机里一张照片发呆,那是志愿活动的时候,同学帮他们拍的合照,也是他俩唯一的合照。
  
  这天,小慧的手机突然坏了,买了新手机之后,她发现自己忘了将照片备份,于是后悔得翻来覆去睡不着。
  
  最后,她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手机坏了,最宝贝的照片也没了,真可惜。”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收到了学长发来的那张合照!
  
  学长说:“这会不会是你想找回的照片呢?其实,它也是我最宝贝的一张……”
  
  (生活不是买卖)
  
  背影
  
  十几年前,她刚刚来到这座城市。一下火车,她就拖着行李来到路边小摊,点了一碗素面,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付款时,她惊慌地发现钱包不见了,老板说自己小本生意也不容易,让她把手机押在这里,拿了钱再来换。
  
  她在这里无亲无故,正不知所措时,邻座的一个中年人帮她付了钱,说:“小姑娘,出门在外,记得看管好自己的东西。”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她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谢谢”,然后,把这个背影留在了手机里。  

英国学校里的“心理健康”课

  不久前,正在英国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从学校里带回来一封信。
  
  我看到信时的第一反应是:这有必要吗?
  
  信上说的是,学校将会请专业心理研究人士来为学生做心理压力方面的聊天测试。为帮助家长理解,信中还列举了几个最有可能会给孩子带来心理压力的因素,比如父母中有人去世或父母离异造成单亲、孩子患重病或残疾、学习压力、处理朋友关系困难等。信中提醒家长,请根据自家情况为孩子选择其中一至两项参加测试。
  
  对于在中国长大的我们来f,对5岁的孩子进行心理压力测试,听起来实在有点“小题大做”——儿子一星期只写一次作业,通常几分钟就能完成,其他时间都在玩,哪来的压力?
  
  为了“敷衍”老师,我随便选了两项就交了。但后来的一次经历让我明白,学校做这件事,并不是“表面文章”。
  
  那天,儿子班级组织孩子到户外森林里认识大自然,因为孩子们太小,有时间的家长也被号召一同前往。等车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小女孩苦着脸走到老师面前说:“我妈妈今天不能来跟我一起去,我很伤心。”老师马上把她揽在怀里说:“别伤心!我来抱抱你怎么样?”
  
  这个听起来很普通的对话,却让我一下子意识到学校给5岁小孩进行心理压力测试和调解疏导的必要性——它更多是为了帮助孩子从小培养一个重要的习惯:在遇到人生中或大或小的不顺心时,不要独自伤心抑郁,而要寻求帮助,打开心结。
  
  在英国的小学课程里,“心理健康”已经是一门必修课程,需要上课、交作业,不是可以随便对付过去的“副科”。
  
  儿子小学一年级的课程包括英语、数学、地理、历史、宗教,然后就是“健康与发展”。
  
  一年级小学生“健康与发展”课的作业,就是让孩子们写下自己的“特质”:觉得自己有哪些优点和缺点,自己感到最骄傲自豪的事是什么,感觉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是什么,等等。
  
  在我看来,这些作业无非都是在做一件事:引导孩子倾诉自己内心的感受。
  
  这门课程和相关辅导会持续到初中和高中。我的女儿已经是高中生了,她初中和高中的学校都有专门负责心理健康的老师。只要孩子愿意,随时可以找他们聊天,内容绝对保密,甚至连父母也不会知道。
  
  我在想,中国的学生与英国同龄人相比,压力只会更大。他们的心理健康与压力调适,也应被当成一项与学习成绩同样重要和严肃的事来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