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做家务的孩子长大以后怎么样了

  哈佛大学的学者公布了一项长达75年的研究项目的成果,其中几个结论相当让人震惊:
  
  1。做家务,让孩子的职业生涯更成功
  
  他们发现:从小干家务的孩子比不干家务的孩子,成年之后的就业率更高,犯罪率更低,总体而言成独立优秀的成年人的概率要高得多。
  
  对此哈佛的解释是,做家务可以培养孩子的很多能力:
  
  比如铺床或扫地,能让孩子很有成就感,更自信,自我效能感很强。
  
  比如做家务能让孩子感觉是家里的一员,要为家庭负责任,从而更愿意做个好公民。
  
  比如和别人分工合作完成一项家务,还能锻炼领导与合作能力。
  
  再比如洗衣服或刷盘子,能促进大脑发育,提升精细动作技能,让孩子更聪明。
  
  这些干巴巴的理论,估计有人会觉得没啥说服力,所以你知道我又要举例子了。的确,在美国,有一个妈妈就出色地验证了以上的结论:
  
  大儿子毕业于耶鲁大学,创办的公司以9。7亿美元卖给了亚马逊;二儿子创办的公司,以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卖给了通用;即便是最“没出息”的三儿子,也是个非常出色的软件工程师。
  
  一门三将才,两个亿万富翁。
  
  孩子们这么优秀,靠的可不是什么“祖坟冒了青烟”,而是非常简单的“做家务”!
  
  他们的妈妈,出生在马来西亚一个贫困的家庭里。17岁时,她来到美国,没有学历,也没有钱。
  
  因为家里太穷了,妈妈必须要出去工作。但她不是让孩子在家里待着,而是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小帮手。
  
  比如,妈妈做房产经纪人时,就让孩子们修理破家具、粉刷墙壁、打扫房间,或者是做一些基础的数据录入工作。
  
  家里的家务活,妈妈会列出一张清单,让孩子们自己想办法一起完成。
  
  “我们都觉得这样很不公平,但重要的是做家务确实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它让我们从‘只考虑自己’变成了‘了解我们的责任’,也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团队。”
  
  儿子们把自己的成功归于做家务。
  
  做家务的意义,其实远不止于此。
  
  2。做家务,让孩子的生活与婚姻更幸福
  
  “爱干家务的孩子,将来离婚率低,心理疾病患病率也低。”这是哈佛大学的另一项发现。
  
  为啥?
  
  因为从小就干家务活的孩子,更能体会别人的辛苦,会更有同理心。
  
  他们考虑问题会更全面,站在对方立场上理解他人、关爱他人。
  
  这不就是婚姻里,夫妻双方最需要的吗?
  
  而美国的一项调查也证明了这一点:“懂得彼此分担家务的夫妻,婚姻生活更美满长久。”
  
  这并不是哈佛大学自说自话,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在30年前的一项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
  
  专攻家庭教育研究的教授MartyRossmann在20年的时间里,跟踪了84个孩子,了解他们在3~4岁、9~10岁、15~16岁参与家务的情况,并在他们20多岁时做了电话采访。
  
  2002年,Rossmann公布了研究结果:成年人成功的最佳预测因素是基于他们是否在三四岁时就开始做家务。
  
  他还表示,如果一个孩子在十五六岁才开始做家务,往往会适得其反,因为孩子会觉得这是一种强迫,完全达不到早早就开始的效果。
  
  这么一想,先不提为家里做的贡献,不早点让孩子做家务,那就是剥夺了孩子提升能力、获得幸福的最好机会,是在拖他们后腿啊!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要问了:孩子几岁可以开始做家务呢?
  
  “18个月大,也就是孩子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
  
  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这时候的孩子会时不时想要给你“搭把手”。
  
  去超市,想帮你拿东西;做饭的时候,在一旁跃跃欲试。
  
  当孩子有了“帮助他人”的动机时,这就是让孩子参与家务的最好时机。
  
  当然了,这时候孩子大多都是照猫画虎,别指望他们能真的做好家务。
  
  等孩子大一些,2~3岁时就可以开始正式参与家务活了!
  
  如果孩子就是不喜欢做家务怎么办?
  
  关于这个问题,网上有不少回复帖,方法也很多样。
  
  比如制定奖励机制,给孩子做家务的动力;比如用游戏的方式,让做家务变得有趣起来;比如和孩子一起制订家务计划,孩子会更容易接受……
  
  这些想法当然很好,对孩子也有激励的作用。
  
  但我想说,比让孩子学会做家务更重要的事是:让孩子真正领会到做家务的意义。
  
  家务,是家里的日常事务,关乎每一个家人。做家务,是家里人表达爱、相互照顾的行为。
  
  曾经看过一个视频,是一个台湾妈妈在教训不想做家务的女儿,让我印象格外深刻。
  
  妈妈只问了女儿一个问题:“你要做‘家人’还是‘客人’?”
  
  “家人就是互相帮忙,也要做好自己的事儿,而不是只顾着在一边休息。”
  
  而客人就是“吃完东西,玩一玩就走了”的人!
  
  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让女儿不仅知道了自己的错误,还承诺说以后要收拾自己的玩具。
  
  我只给小小常放过一次这个视频,之后再叫他帮忙而他以各种理由推托时,只要我说“你想做家人还是客人”,他就马上笑嘻嘻地起身了,屡试不爽!
  
  其实不仅是孩子,爱做甩手掌柜,把家务都抛给别人的爸爸或妈妈,也都是家里的“客人”!

雇个机器人做家务

  w浩的父亲老赵,身体日渐虚弱,自理能力变差。赵浩工作忙,无法在父亲身边尽孝,于是请了保姆。老赵以前是个谦谦君子,年老退休后却变得很难伺候。保姆换得跟走马灯似的,基本是干一个月拿了工资,人家就走了。
  
  赵浩很头疼。幸好,市场上推出了家务型机器人,赵浩得知后,首先想到的是买一个,一打听,才知道那实在不是他这工资水平的人可以消费的。租赁一个,是退而求其次的办法。
  
  赵浩来到机器人租赁公司,大厅里展示着各类机器人,可是那高昂的租赁价格让赵浩止步。
  
  这时,赵浩遇到了卡。
  
  卡主动问赵浩:“您需要一个机器人吗?”
  
  赵浩这才注意到眼前是一个老款机器人。
  
  卡看着赵浩,说:“我可以为您提供计时服务,价格便宜。家务、办公都可以做,每分钟1块钱。”
  
  “每分钟1块钱?太贵了。我付不起。”赵浩转身,一来他不喜欢这老款,另外也确实认为每分钟1块钱贵了。
  
  “我们可以商量。”
  
  卡很有诚意,最后两人谈妥了,每分钟3毛钱。这个价格,赵浩觉得占了不小的便宜。卡有现成的合同文本,稍加修改,打印出来,然后两人签了字。
  
  合同上没有卡可以中途退出的条款,所以卡想不干是不可以的。赵浩有些得意,机器人毕竟是机器人,脑筋终究没有人类高明。
  
  卡第一天来工作,赵浩特地请假到父亲家看一看。卡守时、高效、技艺娴熟。赵浩特意让卡多做了一份饭菜,中午吃饭,父子两人都非常满意。菜肴色香味俱佳,比一般小饭店里的菜强出至少一个数量级。
  
  “不错!厉害!”老赵竖起大拇指连连夸奖。赵浩悄悄做了个手势,希望父亲矜持一点,但老赵瞪眼道:“人家厉害就是厉害嘛,该表扬就要表扬!”
  
  赵浩有些尴尬,让卡下班。
  
  “今天上午工作时间共计2小时48分钟,工钱为50。4元。”卡有自动计时功能。
  
  赵浩说:“行,每天的工作时间你记着,我们每周结账一次,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合同上是这么写的,对吗?”
  
  “对的。”卡鞠躬,告辞而去。
  
  一个星期后,赵浩去父亲处结账。看了账单,赵浩大吃一惊:卡一周的工资竟高达1112元,这大大超过了他的心理价位!他原来是按每天100元来安排工作量的。仔细看过账单,赵浩才发现除了做日常的家务之外,这机器人还把陪聊、下棋的时间全部算上了。此外,卡还辅导赵浩的儿子数学作业两次,陪玩游戏三次……
  
  “我让你为我父亲做家务,可没让你陪我儿子玩呀!”赵浩指着账单向卡发难。
  
  卡不慌不忙地说:“合同上有明确规定,您及家人下达的指令我都应该执行。您可以看一下合同。”
  
  赵浩暗暗叫苦,他想在权限上另作修改,但想了想还是作罢了。老父亲一人在家太孤独,有人陪他下棋、聊天,岂不是美事?至于儿子,自己回家跟他说一下吧。
  
  很快,第二个星期也要结束了,赵浩正等着账单呢,没想到,卡突然失踪了。
  
  赵浩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立即赶去。老赵在家失落得很,一副茶饭不思的样子。赵浩安慰他,卡不来了,可以另外找一个机器人替代。
  
  “不行!我还是要卡。”老赵坚决得很。
  
  一番询问后,老赵吞吞吐吐地说出一件让赵浩坐立不安的事:卡是拿着存折失踪的。家里的老空调坏了,老赵让卡去取款后买一台新空调。
  
  赵浩很生气:“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通知我?”
  
  “你天天忙得连轴转,我不想打扰你。”
  
  赵浩无语,因为有了机器人,他来看父亲的时间确实少了。想了想,他问:“你存折的密码告诉他了?”
  
  “当然告诉了,他不知道密码怎么取钱?”老赵反问得理直气壮,仿佛犯错的不是他。
  
  赵浩拿出手机准备报警,老赵不同意,说:“我相信他。”
  
  “你相信他,可他现在不来上班是什么原因?”赵浩心里憋着火,又不能发作。
  
  老赵说:“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不要报警。”
  
  赵浩拿了父亲的身份证去银行办挂失,令他惊诧的是,存折里的钱并没有完全取走,卡提取了5000元,这正是老赵让卡取的数。
  
  这是为什么?
  
  赵浩在网上发布了寻找机器人卡的帖子,帖子里配发了卡的几张照片。没多久就有人跟帖了:有的表示震惊,说机器人居然也干出诈骗的事来了;也有人表达不同意见,说如果是诈骗,为什么存折里的钱没有全部被取完?有人说盗亦有道,这机器人恐怕是觉得主人工资给低了,他只是取走自己该得的报酬。还有人就机器人值不值得信任展开了激烈论战,从机器人设计三大原则到木马技术,吵得不亦乐乎。
  
  开始,每条评论赵浩都要细细看一下,但后来他也失去了耐心。他觉得,这些评论里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这天下午,赵浩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卡的工友,他说了卡失踪的原因。原来,卡除了在赵家做零工之外,还在一家建筑工地上兼职打了一份短工。那天可能是因为体内电能耗尽的原因,卡从一百多米高的建筑上摔了下来。
  
  卡伤得很重,他被送往机器人医院接受治疗。
  
  赵浩很不解:“他这么拼命干活是为了什么?”
  
  那位工友说了原委,原来卡出来打工是为了给他以前的主人筹集医疗费用。卡的主人十年前定制了他,两人一直相依为命。不幸的是,两年前主人患了癌症,存款不多,后续医疗费用已经捉襟见肘。
  
  赵浩和父亲在机器人医院见到了卡。
  
  卡还处于“死亡”状态。一问原因,赵浩才知道因为没有人支付治疗费,医院没有给卡进行治疗。院长对赵浩父子说:“治疗费用很昂贵,像卡这种老款的机器人,即使治好也用不了多久,治疗的性价比实在不高。”
  
  老赵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啪”地拍在桌子上,说:“别管什么性价比,钱我出!但是有一条,治疗的事你们必须对卡保密。”
  
  一周后,机器人卡扛着新买的空调机来上班了。
  
  老赵责怪他为什么不叫辆车。
  
  “这样可以省一些运输费,我的力气大得很,这不算个事。”卡放下那沉重的包装箱,开始给客服打电话,希望他们尽快来安装空调,因为天太热,老人吃不消。
  
  打完电话,卡不好意思地对老赵说:“抱歉,非常抱歉!我前些天生病住院了,医院免费治疗。上午我才去提了空调。这些天没来上班,您儿子结算时应减去总额25%的罚款,合同上注明了的。”
  
  “不扣!一分钱也不准扣!赵浩那小子敢扣,我抽他。”老赵恶狠狠地做了个抽大嘴巴的动作。
  
  “这不行,咱们必须按合同来。我现在得干活了。”卡想了想又转身,“我必须提醒您,赵浩没有错,另外,打人是违法的。”
  
  老赵看着卡去厨房的背影,两行老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