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喜欢照片上自己的脸

  世上当然有各种不开心的事、让人气恼的事。作为我,再没有比被人拍摄面部更讨厌的事了。过去就对照片上自己的脸无论如何也喜欢不来(不是照片上的也谈不上多么喜欢,但照片上的更不喜欢)。因此,对于要求拍摄面部照片那样的工作尽可能予以拒绝。不过,正如保罗·麦卡特尼也要唱歌一样,人生道路曲折漫长,拒绝不得的场合也是有的。
  
  若问为什么不喜欢照片上自己的脸,是因为面对照相机那一瞬间,脸就几乎条件反射地变得硬邦邦的。“好了,放松,笑一笑!”可我紧张得更加往双肩用力,笑容成了死后僵挺的彩排表情。
  
  杜鲁门·卡波蒂作为作家登场时,用在书皮内侧的面部照片极为(近乎病态地)漂亮,引起世间——尤其某方面的——好评。有人问:“卡波蒂先生,面部照片照得那么漂亮的诀窍是什么呢?”他是这样回答的:“那很简单,只要把脑袋里塞满好看的东西即可。只想好看的东西。那样一来,谁都会照得好看。”可事情不至于那么简单吧?实际试了试,根本不成。想必卡波蒂情况特殊。
  
  不过在和动物一起拍照时,即使那样的我,表情也放松下来,不可思议。猪也好,狗也好,兔子也好,无峰驼也好,什么都好,只要伸手可触的范围内有动物,就能相当自然地露出笑容。这点是我最近觉察到的,原来同一人居然会因为有无动物而表情如此不同。
  
  时至如今,我倒不是想变漂亮(或者不如说想也无济于事),只是心想,如果经常能以身旁有小动物那样的温和表情天天过得舒心惬意该有多好啊!岸田今日子唱的童谣中有一首名叫《小狗为什么暖融融的》,我喜欢这首歌。词作者是岸田衿子。
  
  小狗为什么?为什么?那么柔软
  
  走路把小狗藏在大衣里可好
  
  是啊,要是以常把小狗藏在大衣里那样的暖融融的心情度过每一天该有多妙!不过,实际把小狗放进大衣过日子,那怕是相当困难的。

长胖了的狗

  王兵和经理住对门,他常想拍经理马屁,却苦于找不到门道。
  
  这天,经理找上王兵,说他新交的女朋友要出差两个月,就把宠物狗小白托付给了他。谁知经理今天接到通知,他也要出差两个月,就想把小狗托付给王兵。
  
  王兵拍着胸脯保证:“经理放心,我一定把小白养得白白胖胖的!”经理满意地点点头。
  
  于是,王兵给小白买了上好的狗粮,可它一口都不吃。王兵正愁着呢,这天他出门忘了关窗,小白趁机逃了出去。王兵连忙四处寻找,可小白长得太普通,除了浑身雪白没啥特征,哪有那么好找?
  
  过了几天,王兵在自家楼前看到一只瘦弱的小狗,它浑身的白毛都变得灰扑扑的,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正可怜兮兮地盯着王兵。
  
  王兵一个激灵,忙把小狗抱回家,嘴里念叨着:“小白啊,这两天饿着了吧?看你都瘸了,以后还敢跳窗不?还好你认识回家的路……”小白“呜呜”地应了一声,狼吞虎咽地吃起狗粮来,看来真是饿狠了。
  
  王兵松了口气,没想到因祸得福,小白从此胃口大开,一天天长胖了。
  
  两个月后,小白的腿伤也好了,雪白滚圆很是可爱。经理很满意,兴冲冲抱起小白回家了,只等给女朋友一个惊喜。王兵也美滋滋的,经理对自己青眼有加,升职加薪还会远吗?
  
  谁知第二天,经理上门劈头盖脸地骂道:“好你个粗心大意的家伙,害得我和女朋友吹了!”
  
  王兵吓了一跳:“咋、咋回事?小白长胖了还不好?”
  
  理恶狠狠地瞪着他:“长胖了是好事。不过,它从公狗变成了母狗,刚刚还生了两只崽儿!”  

小黑和小乖

  我们刚结婚那年冬天,有一次一起去上海。上海刚下过一场雪,天是阴冷的,路上没什么人。突然,我们在拐角处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还在动,走过去一看,竟是只小狗。
  
  小狗看着也就几个月大,纯黑的,是中华田园犬。
  
  我老婆突然做了一个让我吃惊的举动。她蹲下,用她那条厚围巾把小狗一裹,一下就把它给抱起来了。
  
  于是,我们临时改变了行程,带着小狗去了附近一家动物医院。到了医院,医生却斩钉截铁地丢下一句话:“不行了,没法治了。”
  
  我老婆很执着,坚持说:“医生,不管能不能治,您都给治治试试吧。”
  
  “不是我不治,治了也是白治,白浪费钱。”医生很诚恳地劝。
  
  可能是因为她抱了那小家伙一路,它暖和些了,此时在医生桌上,它竟显得比刚才精神了些。眼睛睁开,我看它努力挣扎着想站起来,求生意志还很强,便对医生说:“没关系,您就治吧,治不好也不怪您。”就这样,医生终于勉强答应试着治治看。
  
  如今,这只小狗已经活过了8年,长成一只大狗了。我们给它起名为“小黑”。回想当初,我们对小黑还真有种像对孩子一样的坚持。小黑是我们刚结婚时收养的,因而可以说见证了我们一路走来的8年吧。
  
  一天夜里,我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翻身下床。穿上拖鞋,刚迈出一步,就觉得脚踩在一块特别松软的东西上,滑腻腻的,差点儿给我弄个跟头。
  
  我有种极其不祥的预感,把鞋翻过来一看,好家伙,一坨狗屎!
  
  我气急败坏,先褪去拖鞋,然后满屋子找小黑。它早已不知藏在哪里了。我又回头找我老婆。
  
  “你看看你看看,你的宝贝,干了什么好事?”
  
  谁想,她竟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你竟然踩到狗屎。”“你再不好好管管它,我就把它扔出去!”
  
  我那是气话,真要扔,我也不舍得,何况当初是我们一起努力把它救活的,不可能轻易放弃。“好啊,你扔它,我就走。它在我在。”
  
  我知道,以她的性格,真能做得出来。
  
  我认输了,那次,我清楚地明白了两件事。第一,我老婆的脾气太犟了。第二,我在家里的地位不如小黑。
  
  那是我们婚后第一次争执,其实都不能算争执,很快就过去了,她知道我说的是气话后也就缓和了。像这种小波澜还有不少,但我们吵不起来,因为她不会对着跟我吵,只会默默坚持自己认准的事,如果意识到自己错了,她就自己消化,想明白了气也就消了。总的来说,她外柔内刚,我嘴硬心软,碰到一起,火点不起来。
  
  我老婆喜欢小动物,她家一直养小狗、鸟、兔子……不管养什么动物,她都对它们颇为娇惯纵容,表现之一就是不把动物关在笼子里。所以每次去她家,都能看见B满天飞,兔子满地跑,狗吠叫不止的“盛况”。
  
  那只鸟是一只八哥,名叫“小乖”,实际一点儿都不乖,它仿佛知道我老婆纵着它,就专找她欺负,有一回,她躺在床上背着台词就睡着了,梦中感觉有一股异味扑鼻,头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她用手一抓,黏糊糊的,一睁眼,发现“小乖”真在她头上投下了一颗“炸弹”……
  
  尽管如此,她依旧宠着“小乖”,“小乖”就变本加厉,每次她一回家,“小乖”就围着她的头飞,追着啄她,我老婆脸色一变,一呵斥它,它就赶忙逃走,淘气至极。
  
  去她家久了,我的洁癖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治好了。

最佳搭档

  杰克是个送货员,为防止意外,他决定去买个防身武器。他不想要真刀实枪,只想买个能吓唬人的,可一连跑了好几家商店,都买不到。
  
  这天,杰克来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店主是个弱不禁风的小个子男人。小个子一听杰克的问话,笑了笑,掏出一把枪,对着玻璃柜台“砰砰砰”几下,玻璃丝毫无损。原来,这是一把仿真枪。
  
  杰克叹了口气说:“碰到不怕死的人,一下就冲过来,这仿真枪能有什么用?况且仿真枪很多店都有卖,我还用得着到你这里买?”
  
  不料,小个子却微笑着摇摇头说:“我这把枪,得和别的东西配套使用才行!”
  
  看着杰克一头雾水的样子,小个子神神秘秘地说:“配套的东西在后院,你跟我来试试吧。没效果的话,可以退货!”说完,他带着杰克,推开了后院的门。
  
  原来,后院里养了很多小狗,每一条都在上蹿下跳,热闹不已。
  
  “这、这是要干什么?”杰克不满地嚷嚷道,“我可是来买防身武器的,干吗带我来看狗?”
  
  小个子微微一笑,举起了仿真枪,大喝一声,小狗们顿时都停止了玩耍,一起盯着那把枪。紧接着,小个子扣动扳机,对着小狗们“砰砰砰”几下,只见小狗们登时一片惨叫,齐刷刷就地躺倒,不再动弹!
  
  最后,小个子吹了声口哨,小狗们立刻又恢复了活力。杰克看得目瞪口呆,小个子笑着递过枪说:“现在,你可以选择一条小狗,当作你@防身武器的最佳搭档。这样的话,就没人怀疑你的枪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