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手

  丽丽的儿子上小学三年级。这天,丽丽收到儿子班主任发来的微信,说儿子这两天上课老打盹。
  
  丽丽赶紧去问儿子怎么回事,但儿子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晚上,丽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见老公正呼呼大睡,心里很烦躁,便想去儿子房间看看。她推开儿子卧室的门,只见床头有一团亮光,没等丽丽反应过来,亮光消失了,房里一片黑暗。
  
  丽丽猛地按开灯,见儿子正蒙着头瑟瑟发抖。她火冒三丈地掀开被子,从儿子手里抢过手机,嚷道:“小兔崽子,敢情你在被窝里玩游戏啊!”
  
  丽丽给儿子的手机换了个密码,然后一把扔到床上,说:“密码换了,有本事你再玩啊!”
  
  她气呼呼地回房躺了下来,正要迷迷糊糊睡着,突然感觉有人摸她的手。丽丽睡觉时喜欢把手放在被窝外,老公经常会摸摸她的手,帮她塞到被子里。可今晚很热,丽丽火气又大,于是没好气地甩甩手,又睡了。
  
  第二天早上,丽丽余怒未消,对老公说:“大晚上的,你老是来摸我的手,烦不烦人啊?”老公一愣,反唇相讥道:“好心当作驴肝肺,以后再摸你的手,我就是有病!”
  
  就这样,两人陷入了冷战。这天晚上,丽丽睡卧室,老公睡客厅。
  
  谁知半夜里,那只手摸摸索索又来了!丽丽一个激灵坐起来,得意地喊道:“你就是有病!”说着,她一下打开灯,却发现站在面前的不是老公,而是鹤印
  
  丽丽脸都气白了,厉声问:“你偷偷摸摸地干啥呢?”
  
  儿子吞吞吐吐地说:“我手机里留的指纹是你的,我想解锁手机……”

意外时刻

  有个小伙子名叫阿亮,心思活络,心术却不正,经常整出一些歪门邪道的鬼点子。
  
  这天中午,阿亮来到一家饭馆吃饭,见饭馆里宾客盈门,店主忙得不可开交,顿时又动起了不该动的心思。他点好餐后,装模作样地用手机扫描了一下支付宝二维码,做出已经付款的假象,然后把手机揣进兜里,一边找座位坐下,一边偷偷瞄着店主。店主忙得头都顾不上抬,阿亮心想:看来这次能成功地浑水摸鱼了。
  
  不料阿亮屁股刚落座,店主突然抬起头问道:“这位先生,你还没付款吧?我咋没听见到账的语音提醒!”
  
  众目睽睽之下,阿亮臊了个大红脸,起身付了款,讪讪地重新坐下。是啊,F在的支付软件都有收款语音提醒功能,想瞒天过海哪有那么容易?
  
  下午,阿亮一路闲逛,逛到花鸟市场,只见笼子里关着各种各样的鸟,四周不断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阿亮嘬着嘴,模仿着每一种鸟的叫声。你别说,模仿得惟妙惟肖,几乎到了真假难辨的地步。
  
  一个鸟贩子跷起大拇指赞道:“绝了,我跟鸟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这要是闭上眼,简直分不清真假。”
  
  阿亮从小就擅长声音模仿,在熟人中早就卖弄过无数遍了,这下逮到了机会,哪肯轻易放过?他得意扬扬地说:“这算什么,这世上就没有我模仿不了的声音。听着!”他当下把袖子一挽,便开始模仿各路声音,从鸡鸣狗吠到婴儿啼哭,从风声呼啸到火车奔驰,每一样都模仿得八九不离十。
  
  鸟贩子不住赞道:“服了!您是口技演员吧?有这两下子,到哪儿也不愁混口饭吃!”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阿亮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连街都不逛了,匆匆回到家,他把支付宝到账的那句语音提醒截取下来,反复播放,反复模仿,直到练得能以假乱真为止。
  
  接下来,阿亮找到一家饭馆,做贼心虚的他没敢点菜,只要了一份盖浇饭,价格是十五块钱。他用手机扫描二维码的时候,心还在“怦怦怦”地跳个不停,生怕店主看出端倪,好在店主正忙着招呼其他顾客,并没有注意他。
  
  阿亮低头对着手机,竖起的衣领遮住了半张脸,用嘴巴模仿出那机械的女声:“支付宝到账十五元!”
  
  不得不承认,阿亮模仿得太逼真了,店主没听出一点异样。那造假的语音,很快被此起彼伏的到账声淹没。阿亮擦擦额上的冷汗,长舒了一口气。
  
  就这样,靠着这项特殊的技能,阿亮过起了吃饭不花钱的逍遥日子。在屡试不爽的过程中,他总结出了三条经验:第一,要挑店家最忙的时候去;第二,要离柜台上的收银外放音响尽量近一点;第三,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避免被有心的店家注意到。
  
  一开始,阿亮还缩手缩脚的,每次顶多坑店家二三十块钱,但久而久之,他的胃口被越撑越大,顾忌也越来越少。
  
  这天,阿亮和一帮狐朋狗友搓了一下午麻将,商量着去外面大吃一顿,但一谈到谁付账的问题,这帮人就开始推来推去,阿亮见状把胸部拍得啪啪响,豪气冲天地说道:“瞧你们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今天这客我请了!”
  
  阿亮领着这帮人来到自己常去的一家饭馆,他选择这家饭馆是有原因的,店主是个像弥勒佛一样的胖子,眼睛总是眯成两条缝,似乎永远睁不开的样子,看上去一点警惕性都没有。阿亮暗中给他取了个“肥羊”的绰号,在这种人身上开刀,他心里踏实。不过阿亮也盘算好了,这一刀宰得有点狠了,很容易被对方在盘账时发现,因此他做好了以后再也不来这家店的打算,反正肥羊有的是。
  
  阿亮豪气地点了一桌菜,最后一结账,三百二十元!好在阿亮早就练出了过硬的心理素质,他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过去,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身体微微一侧,用背部对着“肥羊”,驾轻就熟地念出那几个字:“支付宝到账……”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阿亮突然觉得鼻子一阵奇痒,许是先前的感冒还没有好透,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巨响的喷嚏:“啊啾!”
  
  “肥羊”那双似乎永远睁不开的眼睛,突然间瞪圆了,一眨不眨地盯着阿亮。阿亮一下子蒙了,下意识地接上了剩下的数字:“三百二十元……”
  
  “肥羊”顿时像一只皮球一样弹跳起来,一把抓住了阿亮!
  
  阿亮傻眼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他听到了“肥羊”迅速拨打报警电话的声音,也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歌声:“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面对时代的“降维打击”,你准备好了吗?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它不会因任何人的消极缓慢而停止。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就像乌鸦喝水,一只老乌鸦经过长年累月的摸索,终于琢磨出了丢石子的方法,从此它就顺畅地喝到了水。并且它经常被人夸赞,方法还被写到教科书里。
  
  然而忽然有一天,飞来了另外一群乌鸦。这群乌鸦根本不会衔石子,但个个嘴里都带着一根吸管。
  
  的确,这个时代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去年,著名数码相机品牌尼康,关闭了它在中国的工厂。给出的理由是:智能手机的崛起侵占了原本属于数码相机的市场。
  
  按照传统的商业逻辑,尼康最多被索尼、佳能等同行打败,没想到打败它的居然是另一个行业——智能手机。
  
  还是以数码相机行业为例,曾经有一家世界500强的企业,名叫“柯达”,在1991年的时候,他的技g领先世界同行10年,但是2012年1月破产了,被做数码的干掉了。
  
  当索尼还沉浸在数码领先的喜悦中时,突然发现,原来全世界卖照相机卖得最好的不是他,而是做手机的诺基亚,因为每部手机都是一部照相机,于是索尼业绩大幅下滑。
  
  然后呢?
  
  原来做电脑的苹果,做出了触屏的智能手机,把手机世界老大诺基亚给干掉了。2013年9月,诺基亚被微软收购了……
  
  事情还没完!
  
  10年之后的今天,当苹果手机还在如日中天时,中国的华为异军突起,又发布了全球首款AI手机,将手机带入了人工智能时代!
  
  康师傅和统一方便面的销量急剧下滑,但它们的对手真不是白象、今麦郎,而是美团、饿了么这些新兴的互联网送餐平台。外卖服务太便捷了,饭菜可口又丰富,人们为什么非得去啃方便面呢?
  
  故事到这里还只是一个开始!我们都知道:美团是做外卖的,滴滴是做打车的,两者井水不犯河水。然而忽然有一天,滴滴竟然要和美团抢送餐业务了!于是美国也宣布进军打车业务……
  
  乱了,全乱了!以前,市场虽然很残酷,但我们最起码知道谁是敌人、谁是朋友。现在呢?我们完全分辨不出来孰敌孰友了!
  
  再看几个例子:打败口香糖的不是木糖醇,而是微信、王者荣耀。在超市收银台,过去顾客在排队结账的时候无聊,就往购物车里拿上两盒口香糖,而今天大家都在看微信、刷朋友圈、玩王者荣耀。
  
  共享单车横空出世,黑车司机哭了。卖单车的商铺、修自行车的小摊,生意也一落千丈。
  
  另外,街头的警察没有变得更多,而扒手却越来越少。消灭扒手的,竟然是微信、支付宝。因为越来越多人的口袋里没有现金,扒手不得不失业。
  
  科幻小说《三体》里有一个名词,就是:降维打击。一个无意中路过了人类文明的歌者,发现了人类,于是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顺手灭掉了太阳系。这就叫:我消灭你,但与你无关。
  
  在这个时代,生活就是十面埋伏,我们如履薄冰。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敌人在什么时刻、从什么方向冒出来!他们和你无冤无仇,却顺手牵羊就把你灭了。
  
  没有一种模式是长存的,没有一种竞争力是永恒的,我们所有的经验和积累,都随时可能被颠覆、被清零。如果你想追求安稳,反而可能会被市场所淘汰。
  
  因为科技一直在创新,尤其是在资本和效益的催促之下,各种发明创造会一个个来袭,各种传统会被不断颠覆,进而导致社会秩序的不断重组。
  
  比如上一拨互联网浪潮刚一过,人工智能的潮头又来袭了,人工智能还没过去,区块链的大浪又来袭了。我们就像在大海里航行的船,要学会和风浪抗衡,而不是奢望什么岁月静好。
  
  未来没有稳定的工作,只有稳定的能力。未来只有一种稳定,就是你到哪里都有饭吃!

你父母的状态,就是你未来的模样

  “你明年别赶回来了吧,折腾那么久,回来就光玩手机。”在表哥第三次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手机,用“嗯嗯”和“好的”来回应大姑的嘘寒问暖时,她说。
  
  表哥闻言将手机放入口袋,赔了个笑脸:“我们群里发红包呢。”
  
  “那你也教我玩微信好不好,以后你回学校了,妈妈也能跟你视频。”大姑说。
  
  “平时打电话就行,微信挺麻烦的。再说你这个手机,连网都连不了,也开不了微信。”表哥一脸无奈。
  
  “这样啊,那我就不学了。”大姑将自己的老年手机从桌上移开,有些讪讪地将它塞进口袋里。
  
  我上班第一年的时候,爸妈计划要去泰国旅游,而我身在异地,为了一个新项目忙得焦头烂额,害怕他们出游,吃了语言不通的亏,于是极力劝阻。
  
  我用湿热的天气,拥挤的人群,他们不喜欢的甜辣口味饭菜为借口,为了让他们彻底打消这个主意,我还使出了百发百中的撒手锏:“万一有点儿什么事,你们让我怎么办?”
  
  “你小时候去学体操,弄得满身伤满手茧的时候,一个人背井离乡的时候,我们可没问过你这句话。我们会报正规的旅行团,订星级酒店,每天晚上九点以后不出门,会安安全全地回来,就像你小时候每一次出门一样。”我妈这样回答我。
  
  阿图·葛文德在《最好的告别》中写道:
  
  “我们自己想要自主权,而对于我们爱的人,我们要的是安全。我们希望给予我们关心的人的许多东西,是我们自己强烈拒绝的,但我们在给予时,很少在乎对方的感受。”
  
  在我们年幼时,渴望冒险,渴望尝鲜,渴望尽情体验每一种生活的时候,是父母给了我们支持和肯定,而当他们需要同样的鼓励和帮助时,我们却往往因为“嫌麻烦”而拒绝和回避。
  
  表哥并不是不愿为母亲买一部几千元的智能手机,他只是不愿抽出时间教大姑玩微信。而我在阻拦爸妈时列举的所有负面因素,本质上不是在为他们担忧,而是我“不想操心”的借口而已。
  
  真正的担心,是去采取一千一万种措施帮他们未雨绸缪,而不是用一千一万个借口阻止他们去尝试和享受。
  
  小的时候,我们是父母的未来;成年之后,父母却成了我们的以后。他们现在的生活状态,或许就是你四十年之后的生活状态。与物质的贫富无关,在乎于心态,在乎于习惯,在乎于一个家庭,一个家族对“老年”这一概念的认知。
  
  是安静且无奈地接受停滞,在日复一日的无聊重复中等待明天的到来,还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尝试更多的可能,努力实现哪怕一点点儿自我,去过一种不那么听天由命的生活。
  
  成为一个人,其实就是保持生命完整性的战斗——避免被削减、被消散、被征服,避免使现在的自己与过去的自己,和将来想要成为的自己断裂的过程。
  
  最好的家庭状态,最好的假期状态,或许并不只是大家排排坐,你玩手机我嗑瓜子,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百无聊赖的电视剧。而是彼此倾,彼此见证,互相鼓励,互相实现。
  
  他们带你回望过去,而你也会牵着他们的手,一起走向未来的生活。

让心归零

  夜深的时候,我常常看着墙上挂着的一束莲蓬发呆,白日的一切杂事和烦恼都不去想,都统统忘掉,然后,就在这种无所思无所忆中慢慢地睡下。
  
  这算不算传说中的让心归零呢?
  
  什么是让心归零?
  
  我们使用计算器的时候都知道,得先把数清除,回到零的状态,这样可以重新输入数值计算。让心归零也是这个道理,要把自己当作未涉世的孩童,放松心态,将那些熟悉、习惯、喜欢、陌生、厌恶、闹心的东西一一忘记,然后从零开始。
  
  让心归零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整天玩智能手机会感觉到,新的手机速度很快,点网页一点就开,发微信一点就出,抢红包一点就有,可时间一长,速度就慢了,网一时半会儿打不开,红包急得戳破手也不开,等半天开了人家也抢完了。手机这么慢咋办?关机重启,清除所有存放的东西和垃圾,恢复出厂设置,等等,这些方法其实都是在归零。
  
  手机归零后,会变得很快很轻松,一点就开,一戳就灵。人也是这樱让心归零,就是为了让我们生活得更轻松。
  
  我们体内的垃圾很多,我们的反应越来越慢,我们厌恶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喜欢做的事越来越少,这都说明,我们的心该归零了。
  
  世人有很多让心归零的方式:读书,沉浸其中,忘掉是非;旅行,走入陌生,忘掉熟悉;看电影,静观他人,忘掉自己;听音乐,体味欢乐,忘掉烦恼;睡大觉,迎接梦想,忘掉一切。
  
  有的人则喜欢借酒归零,以为喝醉了就一切都忘了,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了,但往往是,酒杯里外流的都是泪,越喝越让人心碎。
  
  人生是一条寂寞路,看着鲜花烂漫,但没有几朵是为自己开的;听着掌声雷动,但没有几下是为自己鼓的。
  
  没人鼓掌,也要飞翔,没人欣赏,也要芬芳!
  
  也许,你刚刚经历了高考的失利,痛悔曾经的少不努力;也许你正徘徊于人生的重大抉择中,不知去去千里何为……
  
  时光不会回头,人生亦当无悔。那就让心归零,重启程序,笃志前行吧。  

有此一说

  ◆收藏很多减肥技巧的人,跟收藏很多餐厅的人,是同一个人。
  
  ◆虽然你每天在网上说几百个“我可以”,但关掉网络,你发现自己什么都不可以。
  
  ◆情人会离开,友人会疏远,生活会糟糕,只有手机不会背叛你,它兢兢业业地把收到的坏消息全部展示给你看。
  
  ◆网络,让人足不出户就可以感受更远更大的世界,但没想到的是,这些人还真就待在家里不出门了。
  
  ◆怎么用一句话说明自己单身习惯了?除了生孩子我不会,剩下两个人能做的事我自己都能解决了。
  
  ◆F人心里有几百种消费计划,胖子知道一千种减肥方法。
  
  ◆地铁展现了现代社会最亲密的人际关系,后面大妈把手机搁在我的肩头,我把胳膊肘顶在左边大叔的肚子上,右边小哥腾不出手,于是斜着眼睛和我一起刷手机……不过我坚持认为,洗头是这种人际关系最基本的礼仪之一。
  
  ◆73855定律:人们对一个人的印象,只有7%是来自你说话的内容,有38%来自你说话的声音语调,而55%来自外形与肢体语言。  

这手机厉害

  万华是个程序员,平常爱耍点小聪明。
  
  这段时间篮球世界杯,他经常瞒着老婆去酒吧看球,感受那里的热烈气氛。可酒吧消费高,没几天,老婆给的零花钱就花得差不多了。怎么办?他想到一个鬼点子。
  
  刚好万华有个朋友在附近开诊所,万华就让朋友把他的左臂用绷带包扎起来,吊在脖子上,看起来就像是左臂摔断了。
  
  万华回到家,老婆看到他的模样吓了一跳。万华哭诉说,他打篮球时不小心把左胳膊摔断了。老婆刚想安慰他两句,可一看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坐直身子问:“那治疗没少花钱吧?”万华说:“嗯,花了三千多。”老婆说:“哟,你哪有这么多钱呀,是找朋友借钱了吧?”万华听出了话外之音:“啥意思,不相信我?哼!我有证据。”
  
  万华用右手掏出手机,打开一个软件,说:“这是我们公司最新研发的软件,它能使手机具有X光功能……简单点说吧,医院里的拍片知道吧?它能让手机有拍片功能。”
  
  万华让老婆把手臂伸直,把手机放在她手臂上方约十厘米处。老婆一看,屏幕上果然显示出拍片的效果——黑底背景上有白色的骨骼。万华说:“看见了吗?你的骨头是完好的,你再看我这条手臂……”说着,他把手机放在自己左臂上方,挪动了几下,停在一处,说:“看这里,骨头是不是断了?”
  
  老婆凑到屏幕前一看,不由“哎哟”了一声,有一处骨头真的断开了。老婆惭愧地说:“老公,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当晚,万华享受了最高待遇,老婆不但熬了骨头汤,还给他打水泡脚加按摩。最关键的是,老婆给了万华四千块零花钱。
  
  那么,这个软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根本就不是万华他们公司开发的软件。要让手机具有X光功能,需要硬件支持,光靠软件是不可能实现的。这软件只是他们几个程序员私下用来恶搞的。软件里存了人四肢骨骼的拍片图片,当手机放在四肢上方时,软件能通过分析提取该部位的拍片图片,看起来就像是在用手机拍片。软件里储存了两套图片,一套为骨头完好的,一套为骨头有断裂的,用手机侧面的声音按钮就能对两套图片进行切换。万华用手机照老婆的胳膊时,用的是骨头完好的那套图片;用手机照自己的左胳膊时,他偷偷按了一下按钮,切换到骨头断裂的那套图片。这个动作很隐蔽,老婆没注意到。他就这样玩了一个花招,成功地骗到了零花钱。
  
  第二天是周末,万华睡到十点多才醒,突然听到外面有“叽叽喳喳”的声音,知道是老婆的几个闺密来了。他没在意,随手摸枕头边的手机,可摸了半天没摸到。他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穿上衣服到外面一看,果然,老婆和闺密们在玩他的手机——都在给自己“拍片”。
  
  有个闺密问:“万华,你这软件只能给四肢拍片吗?我想拍肋骨都拍不到呢。”
  
  万华挠挠头,一本正经地胡诌起来:“哦,是这么回事,人的躯干太厚,手机功率太小,射线穿不过去,所以就拍不出来了。”
  
  闺密点点头,万华刚松了口气,另一位闺密突然尖叫起来:“哎呀,不好,我的小腿上有骨刺!”
  
  万华上前一看,只见手机屏幕上,白白的胫骨上有一块凸出的像楔子一样的骨头,这不是骨刺是啥?万华暗叫不妙。软件里存的图片都是在网上找的,很可能当初把一个骨刺患者的片子当成素材保存在软件里了。万华正在想怎么解释,旁边一个闺密把手机拿过去,好奇地一照自己的小腿,也叫了起来:“不好,我这里也有骨刺!”
  
  这一下如同捅了马蜂窝,闺密们纷纷拿起手机拍起了自己的小腿,一拍之后,无不惊叫:“哎呀,我也有骨刺!”
  
  老婆也拍了一下小腿,随后问万华:“怎么回事?为什么所有人的这段胫骨上都有骨刺?”
  
  万华用力挠着头,突然,他露出笑容,鼓起掌来:“哎呀,漏洞!居然让你们找到了软件的漏洞!太好了,我们调试了这么久都没发现呢。”接着,他叹了口气,说:“唉,又得加班改代码了。软件不成熟,还是不要玩了吧。”说着,他顺势拿回手机,逃进了卧室,但他隐隐感觉到背后老婆那锐利的目光。
  
  当天夜里,万华睡得正香,突然被大腿上的一阵掐痛弄醒,睁眼一看,老婆正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手里还拿着自己的手机。万华知道露馅了,猛地坐起来,笑嘻嘻地说:“老婆,嘿嘿……你……你都知道了?”老婆发起火来:“别嬉皮笑脸的,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万华只得把绷带拆了,交代了一切,还给老婆演示了一下,怎么把好胳膊拍成断胳膊。老婆说:“行啊万华,为了骗我还用上高科技了!”随后她公布了处罚措施:没收万华刚到手的四千块钱,从下个月起,他的零花钱减半,连续四个周末去老丈人家义务劳动。
  
  万华瞬间就像掉进了冰窟窿。
  
  第二天一大早,老婆就开车带著万华去老丈人家义务劳动。老丈人在郊区盖了温棚,搞有机农场,不能施化肥,只能浇人粪。万华的义务劳动就是挑粪。
  
  车开到半路,堵住了。万华一打听,原来前面有一辆大巴撞了一位大爷,那大爷躺在地上,说腿断了,让司机给一万块钱。围观的人议论说,那老头根本就是个碰瓷的,大巴车没碰到他,他就倒了。
  
  万华的老婆在旅游公司上班,听了就对万华说:“这前面是油菜花景点,旅游公司的大巴常从这儿走。碰瓷的专挑大巴,因为好多大巴没有运营资质,不敢报警。我们也去看看吧。”
  
  万华跟着老婆到了最前面的大巴车那儿,看热闹的已经把现场围得水泄不通。突然,老婆惊讶地叫了一声:“这不是马哥吗?”万华问马哥是谁,老婆说,这司机是她的同事,单位的司机马哥。马哥家条件不好,多半他想趁周末赚点外快,于是开了车出来拉私活,但他那车只是单位的通勤车,没有运营资质。
  
  老婆叹口气说:“马哥人可好了,下雨了打着伞一个个接我们上车,下雪了给我们清理道路……碰瓷的咋就那么可恨呢,居然开口就要他一万!”
  
  老婆喋喋不休地说着,万华突然想到了什么,说:“老婆,如果我把马哥解救出来,算不算将功补过?”老婆不解地看着万华,万华说:“我能把那碰瓷的老头弄走!”
  
  老婆一下子兴奋起来,说:“你要是真能办到,不但处罚取消,这个月我还给你加一千块零花钱!”
  
  万华几乎要跳起来,说:“这可是你说的!”说完,他就挤进了人群,只见那老头还躺在地上,马哥蹲在一旁不知所措。
  
  万华走到两人旁边,先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边说一边展示:“各位好,我这里有一台先进的手机,它可以给骨头拍片。大家看好了,只要把手机这样平放在胳膊上,这是我手臂的骨头,这是我腿上的骨头……”
  
  现场的人们看了,都发出惊叹声。万华接着说:“这大爷不是说腿撞断了吗?是真是假,用我这手机拍个片,就知道了!”说着万华蹲下来,凑到老头身旁,“大爷,我的话听明白了吗?”老头躺着没吭声,但万华看到他眯缝着眼在偷偷地看手机屏幕。万华拿起手机对着老头那条蜷缩着的腿扫过去,就在这时,那条腿突然伸直了,好像要躲避手机的扫描。有眼尖的人喊:“嗨,动了动了!”
  
  万华把手机往前伸,老头的身子居然转了一个角度。万华追着断腿继续拍,老头开始在地上转圈,万华也转着圈追。围观的人看到这个稀奇场景,都乐了。
  
  转了几圈,老头突然站了起来,嘴里用土话骂着什么,又啐了一口痰,挤出人群跑了。好多人都喊:“唉,断腿会跑了!”
  
  事情就这样解决了。马哥对万华很是感激,说:“这手机厉害!在哪儿买的?”
  
  万华和老婆对望一眼,“哈哈”大笑。
  
  当天,万华的义务劳动变成了赏油菜花活动。晚上,万华也在酒吧愉快地看上篮球世界杯了。

加个好友吧

  这天,李静正在下班路上玩手机,忽然发现微信里有一条好友验证信息。这人无头像、无备注、无签名,看来很低调,可微信名字却又很高调,叫“大王”。
  
  李静想了想,可能是骗子,不用理会。李静没有通过好友验证。
  
  晚上,李静陪女儿做功课。女儿要高考了,正是关键时期。直到临睡前,李静才有空看看手机,那个“大王”又发来几条验证信息,这次,有了备注:“47”。
  
  什么意思?47……难道李静心里“咯噔”了一下:“死去?”
  
  @人到底是谁啊?好好地干吗咒别人?李静生气了,她想了想,先通过了好友验证,看看对方有什么说法。加了好友,对方却一句话也不说。李静给对方发了“微笑”的表情,对方也没回。
  
  这晚,李静和在外地工作的老公视频,把这事告诉了他。
  
  老公笑笑说:“你也是,这样无聊的信息也上心,累不累?女儿要高考了,你先管好女儿吧。”
  
  李静也笑笑,心想别理他就是。
  
  睡觉前,李静下意识地打开手机看看,却看到大王发来几条信息,她急忙打开,发现几条信息都是同一个数字:“48”。
  
  好啊!让我“死去”还不够,居然让我“死吧”?李静平复心情,回复对方:“你是谁啊?”
  
  和昨晚一样,对方没有回复,又陷入了沉寂。李静点了语音聊天,拨了过去,她倒要问问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对面传来“嘟嘟”的声音,没人接听。李静挂了,又拨了过去,还是没有接通。李静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想,该怎样把这个人查出来呢?
  
  这时,家里的电话铃响了。
  
  李静接了,只听妈妈说:“我手机一直在叫,是不是你在找我?”
  
  李静惊叫:“妈,大王是您?”
  
  妈妈说:“是呀!我前两天去你妹妹那儿,让她帮我申请的微信号。还记得不,小时候,你们姐妹俩淘气,我骂你们是‘小鬼’,你们就喊我‘大王’,让我哭笑不得。”
  
  李静也“扑哧”笑出声来:“这事儿您还记得呀!”
  
  接着,妈妈叹口气,说:“你啊,白天忙工作,晚上忙小孩,好久没给我打电话喽。听说你们现在都用微信,就让你妹教我用上了。”
  
  李静叹口气,说:“妈,那我给您发信息,您怎么不回呢?”
  
  妈妈说:“我的手机键盘不知怎么回事,这几天只有数字,文字发不出来。”
  
  李静明白了,妈妈不小心把输入法更换到“数字”模式,不知道怎么切换回去,她便说:“那也不能乱发数字啊!”
  
  妈妈说:“没乱发,这两个数字我想了很久。今天是你生日,昨天你47岁、今天你48岁。我想说,你结婚晚,生小孩也晚,妈让你别总顾着小孩,也要顾顾自己。”
  
  李静鼻子一酸,她没想到这两个数字有这样的意思。今天生日,连她自己都忙忘了,只有妈妈还记得。李静说:“谢谢妈,您越来越厉害了,微信都会用了。不过,下次真有事,直接给我打电话吧。”
  
  妈妈说:“又小瞧我了吧?以前的座机、BP机,不都能学会?现在网银密码复杂得要命,我不也学会了?放心,微信难不倒我。”
  
  李静抱着电话,笑了。  

救人行动

  这天晚上,陈利杰驾车赶往县里,途中发现一个人倒在路边,头上鲜血直流,昏迷不醒,旁边有一辆倒着的摩托车。
  
  陈利杰犯了难,刚才儿子陈锋在县里打电话来,说晚上7点前一定要拿到10万块,否则他朋友会有大麻烦。陈利杰放心不下,于是想借送钱之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如果他掉头,把伤者送回市里的医院,肯定会耽误给儿子送钱。
  
  陈利杰犹豫片刻,立刻决定先救人要紧。他将伤者搬到车上,掉头向市里开去。这时他才想起来,应该马上通知伤者家属,他赶紧找伤者的手机,可是摸遍了这人的口袋也没找到。
  
  恰在这时,伤者呻吟一声,竟然睁开了眼睛。陈利杰大喜:“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赶紧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我正送你去市里医院。”
  
  “我……我手机不在身上,可能掉在翻车的地方了。”伤者声若游丝,“大叔,麻烦用你手机跟我爸说一声。”
  
  陈利杰按伤者说的号码拨过去,接通后放在伤者耳边。伤者用最后的一点力气说:“爸,我出车祸了,遇到个好心大叔正送我去市医院……”说完便晕了过去。
  
  陈利杰赶紧拿起手机,把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伤者的父亲张洪涛再三向他道谢,说他这就从县里往市里赶,并请陈利杰到医院后先帮忙垫付医药费,到时候他必有重谢。
  
  原来,他家里是县里的,陈利杰突然灵机一动,急忙说:“对了,张先生,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
  
  陈利杰将儿子的事情讲了一遍,说自己为了救人,实在没有时间前去,希望张洪涛能够给儿子送去10万块钱。等他到医院后,会把10万块存在张洪涛儿子的账户上。
  
  张洪涛沉默了片刻,问:“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是我儿子吗?他怎么没用自己的手机?”
  
  “他的手机我没找到,可能出车祸时掉路边了吧。”
  
  “那你能不能把他叫醒,让他再跟我说几句?”张洪涛的声音越发异样起来。
  
  陈利杰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让张洪涛送钱的请求,惹起了他的疑心。陈利杰忍不住说:“他伤成这样,大夫能不能叫醒他都不一定,何况是我?要不这样,我这就把他放在路边,你自己来送他去医院吧,这事我不管了。”
  
  张洪涛慌了,赶紧说:“对不起,陈大哥,社会上骗子多,你也不能怪我这么想啊。你赶紧送我儿子去医院,我这就给你儿子送钱去,保证决不误事儿。”
  
  虽然张洪涛保证说一定送钱,但陈利杰却不敢全信,他又拨了个电话把事情告诉了儿子,说如果到时候收不到钱赶紧通知他,他再想别的办法。
  
  陈锋接了爸爸的电话,心里暗暗叫苦。今天下午,他到县里办点事,顺便跟好久不见的同学大勇喝了些酒。酒足饭饱后,他准备返回市里,于是大勇前去送他。
  
  在车站时,陈锋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见大勇正和三个人扭打在一起。他赶紧跑过去帮忙,却发现大勇已经被人家按在地上。陈锋要报警,大勇却拼命阻止他。陈锋这才知道,大勇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不但输掉了几十万,还欠了十几万高利贷躲了起来,这伙人四处找他,没想到今天碰巧撞个正着。
  
  那伙人带走了大勇,说如果今天晚上7点半之前还不上钱,就卸掉他一条胳膊。陈锋又急又气,大勇欠钱的事情不敢让家里知道,所以不能向警察求助。这事是因为大勇为了送他引起的,他觉得自己难辞其咎,便取出了积蓄,谁知还是不够,他这才向爸爸求援。
  

没有手机支付的慢时光

  家附近的菜场是统一规划装修过的,整齐划一,连收款二维码都是统一制作的,一个支付宝、一个微信,紧挨着端端正正地贴在围栏右下方。这年头,收款二S码几乎已成了店家的必备之物,没这个,简直没法做生意。
  
  不过也有例外,那是个卖蔬菜的摊位,整间菜场只有这个摊位,既没有支付宝,也没有微信的二维码!摊位的主人是位大叔,虽说是卖菜的,收拾得却大方利落,冬天戴顶鸭舌帽,夏天戴顶棒球帽,一看就透着几分个性。
  
  不能用手机扫码付款,别说是新顾客,就算是老顾客,也常有忘记带钱的时候,这年头,谁不是已经习惯“一机走天下”了呢?那怎么办呢?要么在他那儿赊账,反正来的大多是熟脸,下次来时再给就行;要么他指指隔壁的摊位,让我们上那边扫码套现;还有就是顾客之间互相套现。
  
  我自然嫌麻烦,问他为什么宁愿赊账也不搞个扫码收钱。他说,我就喜欢用现金,每天收摊后,将今天卖的钱数上一遍,心里特踏实!不习惯钱在手机里,摸不着数不到的,感觉这一天都白忙活了!再说了,我这个年纪还不算老,用起这些来都嫌麻烦,那些老头儿老太太肯定更觉得不方便了。这世界变得快,可不管怎么变,总要给我们这些不愿意跟着变的人留一条活路吧。
  
  按说不但顾客很难容忍这样的麻烦,市场管理方也不允许这种特立独行的做派存在,不过大叔敢如此坚持,自是有他的底气。他所卖的虽是寻常蔬菜,却有个特点——自种自卖。他是城郊人,那儿的农民都拆迁发达了,他不愿打牌闲逛,决定还是种菜。因为不为生计,所以他种菜也不用什么温室大棚,就按传统的农时节气来种菜。如今菜场里的季节感越来越模糊弱化,大多数果蔬一年四季都能买得到,难得还有这样的菜农,坚持着最后的倔强,任蔬菜由着自己的性子,有时有节,不疾不徐地萌芽、生长、成熟。
  
  按季节售卖的蔬菜,钱货两讫的现金交易,令这位卖菜的大叔有了一种“从前慢”的调性,也收获了一众铁杆粉丝。
  
  前段时间去越南,那儿别说手机支付,连信用卡的使用率也不高,除了一些大的商超之外,大多数场合都需要用现金来支付,加之越南盾的面值巨大,刚到时实在是很不习惯。先要换算半天,还得认清面额,每次付钱时都要数了又数,生怕搞错。连我妈都忍不住抱怨说太不方便了,哪像我们那儿,手机一刷,什么都搞定了。
  
  不过,用了几天现金后,不但开始习惯,且慢慢体会到用现金的妙处。买东西也好,餐后买单也罢,手指直接触摸现金时,不但有种踏实感,还有种微妙的快感,这是手机支付或刷卡消费时所不能体会的,那大概是金钱之于人类有种天然的亲切感,就像葛朗台先生在临终时眼睛盯着金子说:“这样好叫我心里暖和!”
  
  晚上回酒店,我们常做的一件事,是把钱包里的现金全部掏出来,清点一番,大致统计一下今天花了多少,还剩多少,需不需要再去兑换些越南盾。这种数钱的事,忘了已经多久没有做过了,甚至连钱包,都很久没正儿八经地使用过了。而现在付款时小心谨慎,回来后还盘点一番,这钱不觉就花得慎重了许多。
  
  有了这么几次经历,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要重新开始使用现金,这起码可以让孩子也让我们自己能更珍惜金钱,量力而买,踏踏实实地过好日子。毕竟手机上的数字或许是虚拟的,而生活永远是真实鲜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