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鬼索命

  明朝隆庆年间,湖广德安府孝感县有一个年方十八的秀才,叫许献忠,长得眉清目秀,举止斯文。和许献忠同街居住的屠户萧辅汉,有一个女儿叫萧淑玉,年十七,体态轻盈,容貌秀丽。萧淑玉每天都在临街的楼上绣花,一次许献忠路过,见到萧淑玉,两人四目相望,彼此互生好感。天长日久,两人开始言语交往。
  
  一日,许献忠暗示萧淑玉,想进她房内叙情,萧淑玉默许。当夜许献忠从楼下架起梯子,爬上楼去,和萧淑玉情交意美。两人情意缠绵,不知不觉天已破晓,许献忠恋恋不舍,和萧淑玉约定明晚再来。萧淑玉说在楼下架梯子太明显,一旦有人路过看见,事情就麻烦了,她将准备一匹白布系在一根圆木上,把白布悬在楼下。他只需抓紧白布,她会在楼上拽拉圆木将他拉起。许献忠听后不胜喜悦,次日晚便如此上楼。二人往来半年,邻居们都有所觉察,唯独萧辅汉还蒙在鼓里。
  
  一天早饭后,萧淑玉母亲见女儿还未起来,就上楼来叫。她推开房门一看,女儿已死在血泊之中,身上的首饰都不见了。萧辅汉的邻居中,有一人素来对许献忠和萧淑玉的暗中交往看不惯,就告诉萧辅汉他家女儿和许献忠交往已有半年多,昨夜许献忠在朋友家喝酒,想必是喝醉了酒杀人。萧辅汉大怒,当即赶到县府告许献忠奸杀女儿。
  
  当时张淳任孝感县知县,此人清廉公正,断案如有神助,他接了状纸后,马上派差役传来原告、被告及证人。张淳先提讯证人,左邻、右邻都称萧淑玉闺房在路边楼上,她和许献忠私下往来已有半年多,因此不能说是强奸。至于萧淑玉为何被杀,夜深之事,众人难以知晓。张淳又问被告,许献忠说如果单单以他和萧淑玉有私情这事定罪,他绝无辩词,但萧淑玉不是他杀的,他和她私下相亲相爱,本来就担心别人知道,怎么还会做忤逆之事,操刀杀她?
  
  张淳见许献忠面目清秀,性情温和,不像凶暴之徒,就问:“你和萧淑玉往来时,有什么人在楼下经过吗?”许献忠说本月有巡街和尚明修,常常在夜间敲木鱼经过。张淳听后心生一计,脸上却一变温和之态,厉声对许献忠说:“你杀死萧淑玉,还想狡辩?”他又命衙役打许献忠20大板,关入监狱。
  
  众人见许献忠入狱,以为此案就此完结,张淳却暗中叫来两个差役,问明修在何处住宿,差役说在玩月桥观音庵前。于是张知县对二人耳语一番,并说事成有赏。
  
  当晚,明修仍然敲木鱼巡街,约三更时回去歇宿。这时四下一片死寂,夜色深重,忽然桥下发出三声鬼叫:一男叫“上”,一男叫“下”,一女低声啼哭,声音凄厉惊人。明修万分惊恐,忙在桥上打坐,口念弥陀。这时又听第三鬼边哭边叫:“明修、明修,我阳数未尽,你无故杀我,又抢我首饰。我已向阎王告你,阎王命二鬼使陪我来取你命。现在你若付钱帛给我,并打发鬼使,就可以私了。否则我将再奏天官,定要你命,到时就是诸佛也难保全你。”
  
  明修早已吓得魂不附体,急忙手执佛珠,合掌答道:“现在首饰就在我住处,明日再买钱帛一并还你,并念经卷超度你,请千万不要再奏天官。”这时两公差突然出现在明修面前,用铁链锁住明修,又收取其住处的衣物、蒲团等物,押解回县府。原来张淳早已命两公差雇一妇人,三人在桥下发出鬼声,吓得明修吐露实情。
  
  第二天淳搜出明修藏在破袄内的首饰,让萧辅汉辨认,确认是他女儿平日插戴之物。明修无可抵赖,只得一一承认杀人罪行。
  
  原来,那晚许献忠去朋友家喝酒,夜深未归。明修巡街叫更,行至萧淑玉楼下,见楼上有白布垂地,以为萧家白天晒布,夜晚忘记收回,就拉扯白布,起意偷走。不料他却发现有人在往上吊扯,当下心里明白,这是偷情女子以此接应意中人,但他也不言语,听任楼上吊扯上去,上楼一看,果然是一个美貌女子。明修对萧淑玉说:“小僧与娘子有缘,今日娘子若肯留我一宿,福深似海,德高如天,纵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忘记。”萧淑玉见是和尚,心中早已懊恼无比,又闻和尚口出此言,更是恼怒,说自己已鸾凤相配,决不失身于他,但可将一根簪子给他,让他快点儿下楼。明修也怒了,说是萧淑玉把自己吊上来的,说罢强去搂抱淑玉求欢。萧淑玉高声叫喊,明修担心被人发觉,即拔刀将萧淑玉杀死,摘其首饰逃下楼去。
  
  之后张淳从狱中提出许献忠,道:“和尚杀死萧淑玉,该由他偿命。但是你身为秀才,却私下和女子偷情,也应该革去前程。不过你尚未娶妻,萧淑玉尚未嫁人,虽是私下偷情,也如结发夫妻一般。更何况此女子为你垂布下楼,才误引来杀人凶僧,且她为你守节而死,并未玷污名节,也不愧是你的妇人。现在你若想再娶,须革去前程;如果想保留前程,就将萧淑玉作为正妻,你收埋供奉,不许再娶。这两条路你何去何从?”许献忠答:“萧淑玉生前曾要我娶她。我也向她发誓,待金榜题名时一定娶她,没想到遇见这贼僧。萧淑玉为守节而死,我心中为她悲痛万分,求生尚且无暇,现在我只想收埋萧淑玉,以她为正妻,决不考虑再娶。”张淳听后十分高兴,随后即作文书,向提学道禀报此案,拟判明修死刑,请求保留许献忠前程。提学道批示,同意张淳的判决。
  
  到万历年间,许献忠参加乡试,一举中魁。他对张淳感恩不尽,亲自道谢。张淳问他现在是否考虑再娶了,许献忠说不敢。张淳说:“你今日成名,萧夫人在天之灵定会喜悦无比。”于是请许献忠的一位同年举人做媒,为许献忠纳了一名霍氏女为妾,仍然以萧淑玉为正妻。
  
  

你坐,你吃

  每次去一位朋友家,她80余q的老母亲总是定定地望着我,然后伸手和我相握,用浓重的乡音说:“你坐,你坐。”吃饭时,她就殷殷招呼我:“你吃,你吃。”
  
  朋友告诉我,她母亲的眼睛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片,耳朵也只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声音。但是,我看她跟客人打招呼,好像耳聪目明得很,因为她非常喜欢女儿的朋友来。
  
  我们在楼下起居室观看京剧录影带,朋友生怕我膝头冷,就拿了一块五彩缤纷的毛线大毯子给我盖上。朋友对我说:“这是我母亲年轻时亲手钩的。她已经84岁了,毯子的颜色还是如此鲜艳。这块毯子,我从小盖到大。如今我自己都当祖母了,每回盖毯子看电视、看书,都感到温暖无比。”
  
  她又告诉我,老人家年纪大,虽然耳不聪、目不明,但每天下午,家里人是否都已下班回来,她都清清楚楚。有一天大风雪,交通阻塞,孙儿迟迟未到家,老人家就一次次摸到门口焦急地等待。那一份倚闾之情,实在令人感动。
  
  我们在楼下看着电视,老人家竟多次摸下楼梯来,问我们要不要喝茶,肚子饿不饿。朋友焦急地喊:“母亲,你怎么又下来啦?你快回屋去睡嘛。”朋友起身扶她上楼,她嘴里却一直喃喃嘱咐着什么。
  
  在母亲眼里,儿女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那天,男人认真地对你说:咱妈的腿伤已经稳定,医生让回家休养,咱妈是在咱家休养还是送姐姐家,我尊重你的意见。
  
  男人总是这样,凡事与你有商有量的。当初,就因为男人那种强大的包容心,你才放下心病,嫁给了他。
  
  男人父亲早逝,住在农村的老妈在一个夜晚摔断了腿。在市医院住院的一个月,正是农忙季节,姐姐来得少,大多时间是你和男人照顾老人。你对老人照顾得相当到位,老人感激,男人更是无数次抱着你,亲吻你,像一开始追你那样喃喃说着让你陶醉的情话。你两眼闪着泪花:你妈就是我妈,应该的。
  
  在心里,你一直对男人的宽容怀有感激之情。你永远忘不了,男人向你求婚时,你却望着男人出神,一任细雨沾湿了头发。
  
  男人温存地揽住你说:有什么心事,说出来,我既然选择了你,就会接受你的一切。抑制不住泪水,你讲出了压在心口的秘密:你的渣男前任伤害了你,以致你得了一种怪病,你卫生间的马桶,只能你一个人用,别人一用你就呕吐不止。你试过很多方法,都无济于事。以前单身在外边租房住,一旦结婚了,还能不让男人用马桶?
  
  男人拥着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咱们的婚房买有两个卫生间的,咱一人一个。
  
  你们的经济条件一般,婚房只能买二手房,只有一个卫生间。男人乐呵呵地说:没事,楼下就有公厕,家里的卫生间你用。男人说到做到,有时起夜,也要到楼下公厕去。你拥着男人,一任泪水滂沱。
  
  其间,你也曾试着让男人用卫生间,可男人一进卫生间你就控制不住呕吐。婚后,你不想马上要孩子,安全措施很到位,不可能是怀孕呕吐,肯定还是那个心病作祟。男人很宽容:没事,慢慢就好了,我以后就用楼下的公厕,几步路的事。
  
  现在,男人吞吞吐吐提出老人的事,明显是希望老人在你们家休养。他担忧的不是你会拒绝,你对老人这么孝敬;男人担忧的是你的特殊情况,老人住在家,势必要用卫生间,你的那个怪病一直没有见好,总不能不让老人上厕所吧?
  
  要不咱妈送姐姐家?男人试探着问,神态却带着恳求。他是妈妈唯一的儿子,要是照顾不好老人,于心何忍?
  
  你毅然决然地把婆婆接到了那个几十平方米的家,把老人安顿得妥妥的。妈,您安心在家里休养,不用见外。老人一个劲擦眼泪:好好,好孩子。
  
  那天,男人没去上班,紧张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你知道,男人担心老人上厕所的事。虽说楼下有公厕,总不能让老人去公厕吧。果然,老人喊你了:小美,你来扶我上厕所。农村老人还是封建的,一直不让儿子扶她上厕所。
  
  在男人担忧的目光中,你手足无措地扶着老人进了你的专属卫生间。顿时,你呕吐的意识强烈地袭来。
  
  也算急中生智,你轻声对老人说:医生叮嘱的,您的腿没好,坐马桶会滑倒,我扶着您,用这个塑料容器吧。你一边说,一边努力吞咽着,忍受胃里的难受。
  
  老人有些不好意思:解小手可以,解大的怎么办?你顿时来了精神:没事,就用这个容器,我帮您冲洗。
  
  好孩子,你真不容易。老人哽咽着,你却稍稍安了心:老人这么配合,自己努力一下,也许能适应呢。真的,你恶心欲吐的感觉似乎有点减轻。
  
  好在老人每天才上几次卫生间,过了第一关后,慢慢地你也有所适应,当然,还是要忍受胃里的难受。男人既感激又心痛:要不,我进卫生间去冲洗容器?你赶紧坚持:再等等,等等。
  
  老人不知内情,感激你这个好儿媳为她端屎端尿,打电话向所有的亲戚讲了个遍。当然,你娘家人也知道,你那个当过多年干部的父亲在微信里给你点了无数的赞。男人也多次拥着你: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又是一个月的辛劳。看到老人的身体慢慢恢复,你发自内心地高兴。孝敬老人理所应当,只是担忧婆婆的腿一天天见好,以后还能不让她用自家的马桶吗?
  
  终天有一天,婆婆很开心地对你说:小美啊,不用再麻烦你了,我刚刚自己去上厕所了,你家马桶真不错,用完后冲得干干净净的。
  
  你胃里一紧,立马有了呕吐的感觉。坏了,你暗中叫苦。
  
  突然,你被婆婆搂在怀里:孩子啊,能摊上你这样的儿媳妇,是俺家祖辈讲究孝道修来的福分啊!你这么孝老,会有福报的。
  
  你有一种小时候在妈妈怀里的感觉,暖暖的。妈,您说哪里去了?应该的嘛。
  
  突然,你两眼发亮,居然没吐!你兴奋过度,一把搂住了老人,老人不明就里,还“咯咯”直乐:这孩子,你轻点,这孩子。
  
  面向大海,春暖花开,你的脸上从此绽开了美丽的花。男人也开心,结婚多年,他终于昂首挺胸走进了自己的领地。
  
  后来,婆婆因为不习惯城里的生活,还是坚持回老家了。这两个月,你照顾婆婆忙前忙后,男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每天回家,都要抱你转几个圈,就像新婚燕尔,你侬我侬。你也陶醉,对老人的付出,果有福报呢。
  
  那天,男人在l生间抱着你。突然,你胃里不适,大声地干呕。男人说:坏了,旧病又犯了。这样吧,我还像以前那样,不用你的卫生间,我能坚持。
  
  你笑了:傻样,我那怪病早好了。我瞒着你,没采取安全措施,咱有孩子了。
  
  是的,你现在一心想要个孩子,教育他长大后孝敬容让,会有福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