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孩子

  我想,该被感谢的是孩子,是他们让父母的生命“更完整”,让父母的虚空有所寄托,让父母体验到生命层层开放的神秘与欣喜。最重要的是,让父母体验到尽情地爱——那是一种自由,不是吗?能够放下所有戒备去信马由缰地爱,那简直是最大的自由。作为母亲,我感谢你给我这种自由。
  
  ——刘瑜
  
  诗诗,我爱你,我答应你,永不在我对你的爱里掺入不纯洁的成分。你就是你,你永不会被我们拿来和别人比较,你不需要为满足父母的虚荣心而痛苦。你在我们眼中永远杰出,你可以贫穷,可以失败,甚至可以潦倒。
  
  ——张晓风
  
  我希望我的女儿,首先能够从真实不虚的生活中懂得生命的意义,懂得敬重生命是世间最大的物事,懂得专业知识的学习其实就包括在敬重生命之中,它其实与享受生命并行不悖。如果她慢慢懂得衣食是一种大事,勤俭是一种美德,心静是一种大气,宽容是一种真爱,那么天下还有什么功课她拿不到A呢?
  
  ——池莉
  
  孩子的生命属于他自己,他来到这个世界是被动的,你如果没有给他按自己意愿生活的能力,那是你的失职;如果你不愿意让他按自己的意愿生活,那是自私。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义务,那就是长成一个自由的独立的人,然后去好好体验他的人生。
  
  ——王森

我是个抑郁症患者,我很正常

  8年前的3月18日,一个叫走饭的姑娘离开了凡俗世界。她罹患抑郁症,选择自己结束生命。她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微博账号,很多人因此认识了她。
  
  我和走饭共享一种疾病,至少我的医生是这么认为的。
  
  2019年11月,我去北京市安定医院就诊,医生判断我具有重度抑郁症症状,我至今都时时怀疑她搞错了,因为我太正常了。
  
  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家人和朋友。我抖机灵的能力从未疲软,葆有对一切不健康但好吃食物的渴望。我坚持着我不算成功的眼妆试验,我高谈阔论,追剧看书,最主要的是,我努力尽一个好家人、好职员和好友人的本分。如果我偶尔拖延、敷衍或者在压力下掉眼泪,那应该是源于我的人性本能,而非病情所致。
  
  也可能是因为这种“正常”,我几乎从不吐露自己的精神状况。得病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我怕给别人添麻烦,也恐惧他人强行给予我的歧视或优待,偏见和善意,我是一个“深柜”抑郁症患者。
  
  我慢慢地发现,我这样的人在这个城市实在很多。她们隐藏在我热热闹闹的朋友堆里。上周我询问“你们想死的时候怎么办”,大家都给出了一些建议,包括一边痛哭,一边观看在线学习视频。“你得晃一晃,找点事做,把这个念头晃掉。”一个姑娘告诉我。
  
  结束生命是一经常会出现的念头,但也不是难以对付。它只不过是一只尾随我的恶狗,我下蹲或者扔块石头,它就呜呜哀鸣着跑掉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至今仍没有体会过文学作品里描述的抑郁症患者“万念俱灰”的感觉。我只是很尴尬,有时有点不知所措:世界在我眼中仍然是彩色的,爱也一直让我活下去。它变成了一种需求,我需要能给予这个世界爱。如果我终止了自己的生命,那我的爱也将停止了,我不能忍受如此。
  
  最初发病时我以为只是肢体出问题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我经历着越来越剧烈的疼痛,可始终检查不出个所以然。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在说话时会经历一些骤然的卡壳,我去医院,经历了一系列非常好笑的检测,包括一种像美国特工抓外星人的把戏:脑袋上戴一个编织着小球的大网兜,在一个女声提示下玩组词游戏,与此同时,电脑观察着我的大脑。
  
  医生推测,我将情绪压抑在身体里,而它们最终钻了出来,窜上了神经,让我痛得嗷嗷直叫。这让我很不服气。我差不多是我见过的人中情绪最稳定的,我很少焦虑,从不崩溃,定期为爱情电影哭泣从而健康宣泄出眼泪。
  
  但我也不能否认,那些可能不受控的情绪正在扰乱我的生活,集中体现在“又来了”的时刻。我开始表现出异常的状况,并越来越频繁。“又来了”的时候,我可能会突然结巴,词组消亡在我的大脑里,像饼干溶化在牛奶里;我可能会痛哭,哭到浑身颤抖,像一把无法正常关闭的电动牙刷。
  
  这些状况通常毫无原因。这让我很愤怒,好像回到家发现一个强盗正坐在我的餐桌边喝牛奶,而我无能为力。
  
  一些无心之语,一个非常微小的错误,会随机性地让我愧疚异常,让我质疑自己的整个存在。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病症会选上我。一些论文说是我脑中的化学元素在开一个不太得体的party(聚会),一些论文说是我的基因有问题。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活着。
  
  走饭在8年前说:“太生气了,明天是周一,同意的请不作声。”
  
  我也不作声。我带着我隐秘的疾病,继续我正常的生活。

时间是等人的

  r间是等人的,时间等你,也等我,等全世界的生灵。时间等在你之前,等在你之后;等在显意识,等在无意识;等在有限,等在无限。当你旅行时,看到车站的老式挂钟,钟摆就是你的脚步;当你在睡梦中,流走的一分一秒也在显示你的呼吸;当你写作时,纸页上的文字是你生命的韵律。那时的时间,都是你。
  
  从小就听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时间对于人们来说,自是要分秒必争。花在某件事上的时间越多,事情不一定做得完美,但至少没有浪费时间,这也是一种收获。所以鲁迅说:“不浪费时间,就是延长生命。”
  
  正确使用时间,和年龄无关。就如苏洵在27岁那年,本来他像往常一样随手翻书阅览,无意中看见一篇古人爱惜时间、刻苦攻读的故事。他被震撼了,他不止一遍地读,每次读都有不一样的收获,不由得心中发出感叹:“时光无情地飞逝,自己已经快到而立之年了,虽然写过一些文章,却都是些平庸之作,没有什么大的建树。”他想:现在不努力,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从此,苏洵开始发奋苦读。一年过去了,他有所进步,参与录取秀才和进士考试,但很可惜都名落孙山。他特别难过,但没有灰心丧气,决心重新振作起来。
  
  他开始反思以前,发现努力不够,他奋起追赶时间。他改变常态,不是在家闭门苦读,就是奔走四方求师访友,一年到头忙个不停。从此以后他只问付出,不问收获,经过20年的奋斗,苏洵已经阅读了大量的书籍,既精通五经和诸子百家学说,又对古今是非成败的道理进行探讨,使自己具有了渊博的知识和惊人的才智,写起文章来是“下笔顷刻数千言”。更写出来令人惊叹的千古名篇《六国论》。他努力学习的同时,也不忘对两名儿子苏轼和苏辙的教育,使得两位儿子取得了比他更大的成就,历史上将父子三人合称“三苏”。此时,他的人生告诉我们,只要勤奋好学,时间会给你想要的,时间真的会等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有这样一段激励了无数人的名句:“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这生命,人只能得到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至于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至于因为过去的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这是16岁在战斗中不幸身负重伤,23岁双目失明,25岁身体瘫痪的奥斯特洛夫斯基写出来的。他从小好学,有着强烈求知欲。无论是在艰苦的劳作中,还是紧张的战役中,他都千方百计找来书籍认真阅读、做笔记,记录劳作中、战役中的所见所闻。当他写小说时候,已经双目失明,他未配备助手,妻子因工作关系早出晚归。他写作时只好借助刻字板,弯着身子用手摸字,有时一摸就是几个小时,躯体几乎不能动弹,但他从未想过放弃,独立完成了小说的开篇。
  
  后来,母亲与妹妹前往莫斯科与他团聚,他开始口述著书。每天,他不仅要记住作品的总体脉络,将构思形象化、细节化,还不能遗忘所写的句子及所用的词语。他通常在深夜里文思敏捷,成功的人物形象和优美的文字喷涌而出,为了抓住转瞬即逝的灵感,他彻夜不眠,反复吟咏脑海中的珍贵片段。天亮了,再把精雕细琢的小说的每个句子让妹妹记录下来。他尽管饱受病痛折磨,但从未浪费一点时间。在体能严重衰竭的情况下,他执意要将这部描写自己这代人命运的小说留传后世。虽然他去世时仅32岁,但他已是闻名全世界的作家。他更加知道:“人的生命似洪水奔流,不遇着岛屿和暗礁,难以激起美丽的浪花。”他的一生虽然短暂,却完美地诠释了成功是和你从前所准备的、所损坏的、所期待的都在造因,所谓“关键时刻”,仍是时间做出阶段性的总结。
  
  耳熟能详的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写道:“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看见自己的身影。”他20岁瘫痪,曾经有10年的时间无法理解命运的安排,觉得自己的生命是一场冤案,要为这场“冤案”翻案,也曾想到过用自杀的方式抗议,但后来悟出这是最无聊的方式。于是只有接受苦难。然而接受之后,“翻案”还是必要的,关键是用何种方式翻案,他开始正确面对苦难,去思考,从苦难中得到启示。从那以后,深知时间就如孔子说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对于疾病缠身的他,他视时间如生命。即使在三天一次透析中,只能勉强挤出一天时间来写作,他也持之以恒。这样的写作像是一个时钟的齿轮运动,把个体的生命都一一投射到时间之中,分秒必争是为了“看见自己的身影”——他顽强地在生命的虚空中写出了《病隙碎笔》。与疾病抗争,与时间赛跑,持之以恒地写作,这并不意味着有多少时间被节约出来,而是激发出时间的能量,时间的长度没变,但质量和密度产生飞跃。
  
  苏洵、奥斯特洛夫斯基、史铁生的故事告诉我们:时间是等人的,时间就是你,你就是时间。短短几十年,一生的足迹连接起来,也是一条长长的路;若把一生的时间装订起来,也是一本厚厚的书。  

苍蝇会不会觉得自己蝇生漫

  五一假期看了一本新书《动物的内心戏》,产生了一个全新的思考:
  
  世界上约有3000种生物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分钟,多数的生物达不到人类这样的生命长度,不过,在动物眼中会不会也觉得自己生命漫漫?
  
  一只飞虫能够在30毫秒内改变飞行的方向,在这段时间里,它处理了大量的信息。如果苍蝇能够像人类一样善于思考,在苍蝇拍落下的时间里,足够它回望蝇生,想起那些逝去的青春,并在最后爆发所有力量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在这不过30毫秒的时间里,电信号在苍蝇体内飞速窜动,对人类而言极短的时间,对于苍蝇或许就是漫长的一个小时。这么说来,苍蝇的生命比想象中的要长,但前提是,它们能够思考吗?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挑战,我们可以从苍蝇的近亲、实验室宠儿——果蝇开始聊起。
  
  科学家对这种昆虫的大脑进行了严谨的研究,研究人员在研究中给果蝇的大脑植入电极,这只需要一台显微镜、头发丝粗细的铁丝加上一双巧手就能完成。
  
  测试物是一根带有香蕉气味的黄色带子,果蝇见到这根假香蕉的反应会是什么样的?
  
  人类有100亿个神经细胞,而果蝇只有大概25万个神经细胞,不过“五脏俱全”。为了定位眼前一闪而过的食物源,果蝇脑袋里好几个区域同时工作。
  
  果蝇将感兴趣的部分放大,将注意力集中在特定区域,而将背景里的其他物品,例如灌木、草地、厨房乃至研究人员都虚化了,虚化功能这种特殊的感知模式实际上是一种原始的智力形式。
  
  事实上我们每秒钟大约会接收1100万比特各种不同的信息,但其中被我们主动注意到的只有50比特,只有信息总量的0。00045%。
  
  这可不是人类不够聪明的表现,相反,能够虚化无意义的信息,在庞大的环境影响中只接收相关的0。00045%,是一种过滤信息的能力,也被认为是拥有意识的先决条件。
  
  而小小的蝇类竟然也展现出了这种天赋。
  
  从我们日常的观察中,与人类最亲近的犬类在睡梦中会抽动爪子,似乎进入了梦乡到了另一个空间。
  
  科学家研究了处于睡眠状态下的斑马鱼,惊喜地发现它与人类在睡眠方面很相似,斑马鱼和人都会在睡觉时控制食欲素水平,而且超过450种对睡眠会产生影响的物质共同存在于人类和鱼类之间。
  
  动物是不是也会做梦?这成了对判断动物能否思考的又一刁钻角度。
  
  那么果蝇会做梦吗?确实有研究发现,果蝇的睡眠模式是由与我们相同的基因控制的,因此认为果蝇有可能会做梦。
  
  而且果蝇睡着后确实像狗一样蹬脚,但我们还不能明确睡觉时身体为什么会动,所以真要说果蝇会做梦还牵强了些。
  
  看来要从现有研究中,证明苍蝇角度的蝇生是漫长的,还远远不够。
  
  好在《动物的内心戏》中提到,越来越多的研究者致力于研究动物感情、动物的心智状态。
  
  尽管多数时候这些研究都只能取悦人类而不能给其他生物带来实质变化,但动物世界之丰富确实开阔了我们的视野。
  
  如果你能够接受“多数生物拥有情感,也拥有思考的能力”,那么你眼中的动物世界必然自带吐槽。
  
  随着研究日益丰富,要从科学的角度去透视一只苍蝇的蝇生依然难度很大。我们很难理解不同思维程度的生物,在思考某件事情时的角度和广度。
  
  何况谁又真的因为一只苍蝇能思考就网开一面,蝇生的荣光本就不同,要么在危险边缘试探,要么就在轰鸣中灭亡。

在亲密关系里守住边界

  在爱情里,我们都渴望与对方合二为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热恋时最渴望的状态,就是两个人如同连体婴儿般,永不分离。
  
  但这是不切实际的。在生命某些最光辉灿烂的片刻,我们有幸与另一个灵魂共舞,但本质上,依然是两个生命——我们可以无限接近对方,但永远是两个人,而且是两个独立的人。
  
  幸福感最高的关系,是相爱的两个人,彼此依旧保有边界感,而这是中国女孩最难学习的一课。
  
  先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中国姑娘,身处美国,和她的美国男友吵架了,情绪激动。为啥激动?因为她对那个男的真的很好啊!房子是她姐姐的,生活费基本是她在付:“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这样对我?”
  
  激动之下,走了极端,她拿出一把刀来,自残了。
  
  男友理都不理她,立刻报警。
  
  警察来了,把姑娘控制起来,送到医院缝合伤口,然后把她关进一个类似精神病防治中心的地方,强制她看医生。
  
  想从这里出去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和她住在一起的人,即报警的男友愿意来担保并领她出去。第二条,在这里待足够长的时间,由医生签字同意后离开。
  
  她被允许打电话,于是,她给男友打电话,苦苦哀求,希望他能保她出去,被拒了。
  
  后来不得不自己求生,用足够好的表现配合医生的检查c治疗,最后大约是一周,她被放出来了。
  
  她的结论是:我再也不想自杀了。她立即联系了自己的姐姐,以房主身份把男友驱逐出去,并立即和男友分手了。
  
  刚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真的觉得美方的处置太不人道了。
  
  现在写书,想起这件案例,仔细想想,这个机制其实是蕴含着一定的科学性的。自残或自杀的人,伤害了自己的身体,也可能会情急之下伤害别人;为了保护生命,相关部门自然应该进行包括武力在内的干预及防护。
  
  美国男友的“冷处理”也有其标志性的意义——亲密关系属于我们两个人,但你的生命属于你自己,我不会介入你的生命,也不会和你纠缠,如果你伤害自己,那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这,就是亲密关系里的边界。

人生是肥皂泡

  叔本华认为,人生从整体看是悲剧,从细节看具有喜剧性质。尼采说:不对,从生命整体看,短促的悲剧迟早要归入永恒生命的喜剧,“无数笑的波浪”终于要把最伟大的悲剧也淘尽。一个人应该感情充溢奔放地活,对一切都兴致勃勃,这才是幸福。
  
  叔本A曾经把人生比喻成吹肥皂泡,谁都想愈吹愈大,结果却是不可避免的破裂。有趣的是,尼采也把人生比喻为肥皂泡,结论却正相反:“在爱生命的我看来,蝴蝶、肥皂泡以及与它们相类似的人最懂得幸福。”望着这些轻盈纤巧的小精灵来回翩飞,查拉图斯特拉(尼采)感动得流泪和歌唱了。不管生命多么短暂,我们要笑着生,笑着享乐,笑着受苦,最后笑着死,这才不枉活一生。

学会维持自己的快乐

  维持喜悦,是一件需要努力的事情,并不是天性使然。
  
  喜悦和悲哀,都是人情感的一部分。沉浸在悲哀中是很正常、很自然的事,如果不是有意识地走出来,人们会深陷在悲哀的沼泽中,很久无法自拔。通常除时间以外,我们还需要一个猛醒、一声恫吓,才能从悲伤中振作起来。
  
  喜悦则不是这样,它会像沙漏里的沙一样,在不知不觉中溜走,只留下一个回忆的空壳,令人惆怅。要学会维持你的快乐,就要不断地感恩,不断地将脸朝向有光亮的地方。时间长了,你自然就学会了和喜悦相处的诀窍。
  
  希望你一站出来,就能让别人从你身上看到生命的光彩。生命是有光彩的,如果说山野中的小花都会有盈手的清香,腐木都会污浊不散,那么,我们的生活也会弥散出味道。
  
  期望你能让你的生命像暗夜中的米兰和雪中的梅,人们还没有走近,就会被熏染,就会深深地吸一口气,不由自主地感叹这飞来的一段美妙。
  
  只有自己才能化解生命故事中那么多的伤痛和矛盾,让自己日趋圆满。记住,你永远是你的主人。
  
  宇宙不公平吗?不是啊,宇宙只是漠不关心。自己的事海要自己做。这是幼儿园就教会我们的道理。
  
  人们之所以看到很多人在讴歌艰难,是因为那多是成功了的人在自言自语。不要喜爱艰难,不要人为地制造艰难。其实,艰难把大部分人的才华都磨损了,把大部分人的意志都侵蚀了,把大部分人的幸福都耽搁了。我相信,在肥沃的土地上,在充满阳光的空气中,才能生长出更多丰硕饱满的庄稼。
  
  那么,快乐有什么用呢?
  
  快乐的用处就是——它能使你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感受到他人认可了你的成就,你对这个世界是有用的。还有一个附带的可贵用处,就是能让你健康。

命运的方向

  生命隐忍一冬
  
  选择叶子作为容器
  
  将绿注入其中
  
  水选择了河床
  
  像蛇一样蜿蜒着爬向远方
  
  在你未来的命运里
  
  美好的愿望星图一样罗布
  
  虽然星星收敛了光芒
  
  可能是蒺藜
  
  可能会不小心踩上
  
  而又恰好赤着脚
  
  但灼热的伤口并不影响未来的方向
  
  当生命也选择我作为它的容器
  
  注入灵魂
  
  走下去就是注定的命运
  
  即使~子落了
  
  河流也在冰冷中
  
  停止流动
  
  即使生命在蛰伏中
  
  再次选择它的容器
  
  季节更迭
  
  我还要继续
  
  朝着那命运的方向

生命中,我们遇到的三种人

  我曾向一位从事哲学研究的中山大学老教授提了个很俗气的问题:“何为幸福之道?”老人没回答我,却递给我这句话:“每个人的生命过程中,都将遇到三种人。”
  
  一种是无怨无悔不求回报地关心你、爱护你、帮助你的人;
  
  一种是伤害你、欺骗你、利用你的人;
  
  一种是既不曾伤害你、欺骗你,但也不曾给予你关怀与无私帮助的人。
  
  老人问我:“你闭上眼睛回忆,谁是你心目中的第一种人、第二种人、第三种人?”
  
  父母兄姐妻儿当即跃入我脑海,接下来要好的师友……他们显然是第一种人;而多年前一个打着爱情幌子却骗钱数万的女孩儿,一个在生意场上反复敲诈过我的官员,当之无愧成了我记忆里的第二种人的排头兵;第三种人,有同学、有同事、有邻居、有偶尔相遇而结识的路人,数不胜怠
  
  老人轻语:“孩子,你要记住,只有当第一种人的数量在你心中呈几何倍数增长,达到‘辉煌’,而第二种人数目却逐渐接近于零时,你才会离幸福生活越来越近!反过来。当你出现在他人心目中的第一种人行列里的次数越多,成为他人心中的第二种人的次数愈少,你离成功的人生才是越来越近!”
  
  我懂了,任何人的生命中都有三种人出现,这不仅与“幸福之道”息息相关,也与“成功之道”紧密相连。

活在自己创造的生命状态里

  我一直相信命运是个变数,但这个变数需要命运的主人来创造;变好坏,也需要命运的主人来决定。
  
  能够让我们的命运变好或变坏的,最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我们生长的环境,尤其是父母的影响;二是我们长大后自己选择的生命状态。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几乎可以打上一辈子的烙印,对孩子未来命运的走向也起到很大的作用。遇到好父母是一生的幸运,因为自你出生伊始,父母已经在塑造你,像雕刻家一样在雕刻你。
  
  如果父母积极乐观、心沉气静、乐善好施、习惯良好、好学精进,并从小培养孩子同样的习惯和性格,则孩子的成长过程根红苗正,长大后具备让生命不断前行的基本功,未来尽管会遇到各种艰难险阻,但整体上命运不会太差。当然,父母是否合格和是否有钱有势没有关系,我们看到过太多有钱有势的父母害惨了孩子的案例,所谓的好人家并不一定能给人好命。
  
  除了父母,人的命运好坏百分之八十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也就是说,我们不管处于什么年龄,都可以随时改变命运,人是活在自己创造的生命状态中的。我们经年累月,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创造了一种生命状态,然后不自觉地生活在这种生命状态里。这种生命状态就叫作命运。
  
  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改变自己的生命状态。我们先冷静分析一下,生命状态的主题词是什么?哪些东西在阻碍我们变得更好?比如有的人做事,总是陷入琐碎,分不清什么最重要;有的人从来没有养成把东西收拾得干净整洁的习惯;有的人遇事焦虑急躁,不懂得冷静思考和处理;有的人内心充满贪嗔痴,生命如在迷雾之中。如果是在这样的生命状态中,我们的命运一定不会太好。
  
  其实好的生命状态就是好的生命习惯的养成。好的习惯养成需要努力付出,坏的习惯养成不费吹灰之力,所以一不小心我们就会陷入坏的习惯,比如好吃懒做、占小便宜、发泄情绪。坏的习惯对人的生命状态有百害而无一利,轻易将人的命运拖向黑暗,所以我们需要养成好的习惯。
  
  养成好的习惯,刚开始是痛苦的,比如读书、跑步都是要努力的事情,但只要坚持,好的结果自然显现,而最终得到的成就感和内心充实,以及命运的优化就是最好的福报。一个人可以从小的习惯改变做起,比如你本来一直板着脸,现在努力对每个人微笑,不久就会发现微笑的好处远远大过板着脸,慢慢微笑就会变成你的生命状态。这样的一件小事就已经在使你的命运有所改变。
  
  我自己的生命状态就是由我养成的一系列习惯所组成。我的勤奋来自我从小在农村生活的起早贪黑,我的阅读来自大学期间的自我鼓励和他人榜样,我爱收拾屋子的习惯来自内心对有条不紊的追求,我的团队精神来自从小喜欢和小伙伴打闹。这一系列的习惯构成了我的生命状态,这一状态又决定了我生命的走向。
  
  我深刻意识到养成良好的习惯对于一个人的生命状态和走向有多重要,所以就力求自己不断向积极健康的习惯靠拢。当习惯变成一种生命状态后,就会产生喜悦,不做反而痛苦了。比如一个经常跑步的人要是几天不跑步身体就会难受,一个经常读书的人几天不读书就会觉得空虚。
  
  生命状态最终会反过来对你的生命进行再创造,这就是重塑命运。所谓“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就是要我们从源头上改变和掌控自己的命运,而不是束手无策,坐以待毙接受命运的安排。
  
  大家都听说过蝴蝶效应:“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我们命运的改变也是一样的,你生活和工作习惯的一点儿小小的改变,从长远看就能极大地改变你的命运。思想变得更包容一点儿,对待名利更豁达一点儿,把自己收拾得更整洁一点儿,零碎时间多利用一点儿,这样的点点滴滴会使你的命运逐渐改变,而且越变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