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盗治盗

  明朝洪武初年,陕西汉中盗匪猖獗。朱元璋了解情况后,派官员去治理。可是派去的官员换了一个又一个,盗匪抓起来不少,但仍层出不穷。于是,皇帝又派了一个人去。这个人就是时任吉水太守的费震。
  
  费震到了h中,没有像其他官员一样急着抓盗匪,反而每天穿着便衣到处闲逛。几天后,官仓的粮食就被抢光了。费震却不着急,还贴出告示:“借官仓粮食者,第二年秋天还回来就行。”大家都不知道费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接下来的日子,费震的府衙里突然人多起来,原来都是主动自首的盗匪。费震不仅没有把他们抓起来,反而还送给他们每人一袋种子。那些原来被抓的盗匪也被他放回家。自此盗匪消失,再没有人出来作乱。
  
  来年秋天一过,汉中府的粮仓满了起来,当年那些偷盗官粮的盗匪都把粮还回来了。
  
  三年任期满后,费震被皇帝召见述职。费震说:“当时我发现那些盗匪行窃时只偷粮食不偷钱,我就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在深入民间调查后,我知道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盗匪,只是一些没有粮食吃的穷苦百姓。只要老百姓的生活有保障,这些所谓的乱匪也就不存在了。”

说话之间

  厨房窗下有虫鸣,“来来来”,一刻不停歇。我听愣了。好几年,家的四周不闻虫声,忽然有只虫在叫唤,跟假的似的。厨房朝西,西窗吸入凉风,更兼虫子叫唤,感觉像是到了秋天。我慢慢做饭,好多听一会儿。夜里我索性待在厨房,不开灯,坐在黑地里听x鸣。虫子不知疲倦,叫得十分起劲。
  
  这是一只飞蜓,叫声清脆有力,略带刚音,比较急促。飞蜓是一种小型蟋蟀,骁勇善斗,夏天斗蟋蟀就是斗它。它又好捕捉,爱绕着灯飞,在路灯下就能捉到。它藏身也浅,砖头下,墙缝中,听到它叫就能手到擒来。
  
  斗老衔子就得到秋天了。秋天飞蜓叫声渐稀,代之以老衔子沉稳雄壮的低吟,音色苍凉,才真正到了玩虫季。大人玩老衔子时,我们差不多开学,玩虫的机会不多了。因此在童年记忆中,对飞蜓的印象更深。我童年的床下,一排罐子里都住着飞蜓,夜里叫成一片,是我的梦中陪伴。
  
  虫子叫唤,是在叫一份情感,“来来来”,呼唤雌虫。虫子好,想叫就叫。人就不行,人要是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喊“来来来”,是要被人骂的。不过现在的孩子们敢这样喊了,想喊就喊,我不反对。碰到值得一喊的人,我也喊,只是喊不出口,在心里喊。心里喊人家听不到,然后就错过了。
  
  说话之间,只剩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