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恐惧的伦敦地铁

  初砺锥兀我对这里地铁的印象很坏。
  
  面对世界上最古老的地铁系统,20多米高的地下扶梯,没有明亮的灯光,也没有现代化的直升电梯,我的慌张感无处遁逃。
  
  伦敦地铁有将近160年历史,四通八达的地下,是另一个幽暗而深邃的世界。每天巨大的人流量,让靠背处被磨得发白,坐垫上攒了厚厚的油渍。英国媒体称,部分线路的地铁座椅从来没有拆下来清洗过。名列第一的,便是我经常坐的DistrictLine。
  
  此外,在我看来,地铁的月台也充满危险因素。站台上没有安全门,乘客要直面光秃秃的铁轨。脑海里忍不住想象,假如被人推下去,快一米高的月台我能爬上来吗?
  
  假如在夏天乘地铁,那真是一场浩劫。地铁里没有空调,密不透风,在人挤人的地铁车厢里,陪伴你的只有人味儿。
  
  上述所有问题的伤害值,加起来都比不上伦敦地铁的扶梯,那真是我过不去的一道坎。如果说,错综复杂的伦敦地下交通系统是另一个世界,那么20多米深、50多米长的扶梯,则像是这个世界里潜伏的一只巨兽。
  
  下扶梯是一项艰难的挑战,不能看下面,否则会有一种坠落感;也不能盯着扶梯看,扶梯会越走越快。最好的办法就是喘上几口粗气,像个正常人一样认准一个阶梯,果断踩上去。
  
  踩上了扶梯,噩梦远没有结束。扶梯上会有人从左侧急速下行,有人背对运行方向站着聊天,还有小情侣在接吻。而我紧紧抠住扶手,掌心里一片虚汗,双腿发软,膝盖颤抖。两旁电子广告牌的光,让我眩晕。左手边偶尔有拾级而上的人,轻轻地碰我一下,我的心就被吊起来,怕被碰倒。
  
  每隔一段,扶手边就会有红色按钮,那是紧急制动装置。盯着它看,我常常口干舌燥,觉得下一秒就要晕厥,不知道那个装置是否真的能应急用。
  
  有一次,坐在饭桌对面的Cina向我发问:“MsZang,你喜欢伦敦生活吗?”她来自斯里兰卡,和她一起的是她的比利时老公Dan。“张”对他们来说太难念,被叫“脏”小姐我早已见怪不怪。
  
  “这个问题嘛……”我刚准备回答,我老公就抢先发言了,说我还在慢慢适应中,觉得伦敦地铁不太安全。我赶紧点头,边比画边说:“是的,连站台都没有安全门,可太吓人了!”
  
  Dan告诉我,虽然安全门安装维修费用很高,但是出事后的赔偿费更高,政府肯定早就权衡过了。现在依然没装,说明事故率不高,还是相对安全的。另外,人有趋利避害的天性,也会分外注意的,就像你在马路上走,也不会往车道上撞。
  
  我一听,好像是这个道理。再看Dan,他是个工程师,言之凿凿,后退的发际线证明了他的权威性。
  
  Cina冲我眨了眨眼睛说:“别害怕,伦敦的地铁有很多可爱之处。比如,他们会给孕妈妈发可爱的小胸章,上面写着‘BabyonBoard’,表明你的身份。”
  
  的确,伦敦地铁有很多人性化的地方。地铁上,人们经常看到推着婴儿车的宝妈们,在无障碍区愉快地聊天。这片小小天地里,还出现过旅行者和他们的大件行李,出现过骑行侠和他们的自行车,残疾人也能很有尊严地开着自己的轮椅在这里休憩片刻。
  
  除了各路乘客,伦敦地铁还允许携带宠物。地铁里没有信号,鲜少有玩手机的人,很多年轻人会揣一册纸质书慢慢翻看,身边的老爷爷在做报纸上的数独游戏。这种恰到好处的疏离感,让人能从紧张的日常生活中抽离出来。
  
  一转眼,在伦敦已经生活6个月了。虽然伦敦地铁扶梯恐惧症还没好,但我已经不那么惧怕了,现在,我已经能够昂首阔步地走进地铁,在伦敦的“地下世界”和大家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