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基因被贴上优劣标签

  如果你正在追求一位美丽的姑娘,却无意中看见她的基因报告,得知她患严重抑郁症的几率是80%,而且有很高的自杀倾向,你还会继续与其约会吗?
  
  如果你是某所著名大学的招生主管,在入学新生的基因检测表中发现一位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学生携带暴力/冲动基因,其暴力倾向高出一般人3倍,对这样一个校园暴力的潜在危险者,你会不会考虑将其拒之门外?
  
  如果你自己经营一个公司,在招募职员时给应聘者做基因评估,其中一位应聘者的控制自私/冷漠行为的基因水平很高,你还会考虑雇用他么?
  
  这些情形未必是遥遥无期的科学幻想,事实上,正在悄然发生。
  
  当基因成为判断和评价一个人的新标准,并给每个人贴上“优”与“劣”的标签时,这会不会带来新的歧视与不平等?
  
  在科幻电影Gattaca中就描绘了这样一个以基因划分阶级的未来世界。主人公Vincent一出生就被基因评估报告宣判了命运:注意力缺陷多动症,近视,心血管疾病,早衰,只能活32岁。幼儿园和学校拒绝收Vincent,因为保险公司不给他提供医疗保险;大公司拒绝雇用和培训他从事高技术含量的工作。Vincent和其他一些同样有基因缺陷的人只能去做清洁工,他自述道:我被归属于一个不再以社会地位和种族来划分的新下层阶级。
  
  这部电影拍摄于1997年,但其中描述的“基因歧视”却不再是科学幻想——去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反“基因歧视”法案。这部法案并非是国会议员的心血来潮,更不是杞人忧天,因为“基因歧视”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2003年,一篇发表于《欧洲人类遗传学杂志》的来自美国人权组织的调查报告列举了几个典型案例。例如,一个小男孩因为有学习障碍,医生安排其做基因检测,结果发现男孩有与精神疾病相关的基因突变,保险公司收到医生的报告后,很快终止了男孩的医疗保险。还有一位家族有乳腺癌病史的女性,虽然基因检测有助于其早预防早治疗,但她担心一旦结果证明她携带突变基因,保险公司会取消她的医疗保险,因而始终拒绝做基因检测。
  
  电影中Vincent的父母为了再生育一个基因优秀的孩子,求助于基因工程技术。科学家对Vincent的父母侃侃而谈,为他们挑选了四个体外受精而来的健康胚胎,制定了褐色眼睛、黑头发、白皮肤的特性,剔除了遗传疾病、癌症、秃顶、近视、酗酒、吸毒、暴力倾向、肥胖等不良基因。
  
  Vincent的父母表现出有点不适应,他们希望给孩子保留一些自然的属性。然而科学家面带优雅、自信的微笑说:相信我,我们已有太多的不完美,没必要遗传给孩子,成为孩子的负担;自然受孕上千次也难以形成如此完美的基因组合。
  
  事实上,影片中这位科学家所说的也并非幻想,现在已有“胚胎植入前基因诊断”技术。今年年初在英国出生的“无癌宝宝”就是该技术的成果。虽然该技术目前还只能筛选性别、筛查遗传疾病和癌症等相关基因,但是谁能预料若干年后,就无法筛查控制秃顶、近视、酗酒、吸毒、暴力倾向、肥胖等性状的基因?如果技术上没有阻碍,你是愿意自然孕育一个有缺陷的孩子,还是愿意“挑选”和“制造”一个完美的孩子?
  
  在一个以基因划分阶级的未来世界中,做父母的恐怕也不得不选择基因工程技术来制造完美孩子,就好比现在的很多父母不遗余力地在教育上为孩子投资一样……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凡·高(癫痫、躁狂症、精神分裂症)、纳什(精神分裂症)、霍金(肌肉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这类天才人物,他们都出生在这些技术出现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