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钢琴少年

  聪颖的我,为何要为愚笨的世界装傻?想飞的我,为何要为别人扔掉翅膀?
  
  “小时候我曾列出最想做的十大工作排行榜。第一名用红笔写着:飞行员。”
  
  “那第二名呢?棺材师傅吗?”
  
  “我不记得了,其他根本不重要。”
  
  《Vitus》(中译《想飞的钢琴少年》)讲述天才少年Vitus如何将自己惊人的天赋转化为飞往梦想的力量。
  
  当六岁的Vitus发现自己的智慧在大人间显得过分峥嵘时,他对于自己的与众不同感到不适,甚至抗拒。只有在和童心未泯的爷爷相处时,他那过人的敏锐听力和令人惊叹的钢琴才华才能暂时放在一边,全身心地感受纯粹的生活和思考梦想。
  
  在爷爷的木工坊里,祖孙二人一起做小飞机,下象棋,谈论Vitus日后要结婚的对象。划过天空的回力镖、微雨中湿润的池塘、野鸭粗憨的叫声、情书被气球徐徐带上高空……和爷爷在一起的时光是柔软、悠长和诗意的。
  
  回到母亲的身边,Vitus又得变为一口必须被全力发掘的天赋深井,母爱也具化为一定要将儿子推到成功的钢琴艺术家宝座的行为。父亲虽然没有母亲严厉,但也只会依据普遍成功的标准向儿子建议:“当工程师很赚钱,弹钢琴可以当兴趣。”
  
  Vitus终于质问母亲:“为什么我总是要为了你而弹琴?”
  
  爷爷把帽子扔向池塘的对岸,对迷惘的Vitus说:“如果(对成为什么样的人)下不了决定,就得先舍弃一些东西。”
  
  于是,在大雨滂沱的夜里,Vitus带上一对木制的翅膀,从阳台上纵身跳了下去。他要舍弃什么呢?
  
  坠楼事件后,Vitus将有关天才的所有记忆和才能深深隐藏在脑部受损的理由之下,甚至母亲也不能义正辞严地逼迫他恢复以前的水平。Vitus可以轻松地念普通的学校,在阳光下和同龄朋友骑着自行车互相追逐了。
  
  不过,所有人还是被Vitus耍了一把。Vitus的装“傻”,表面上是与自己的天赋对抗,实质是对抗因为“天才”而致使他人给了他太多的期望和规划。
  
  当Vitus在唱片店内找到俄罗斯钢琴家AlexeyBotvinov的巴哈《哥德堡变奏曲》专辑后,被尘封已久的音乐天赋和热情终于喷涌而出。幸好发现这个秘密的是爷爷,Vitus可以继续优哉游哉,毫无压力地享受生活和音乐。
  
  就像爷爷临终前所说的:“这个世界跟不上他的聪颖,唯有装傻才能逃离。”
  
  故事的高潮来自Vitus父亲的职业危机,这一段戏也可以看做Vitus对世俗的反讽。Vitus用爷爷的所有积蓄为本金,凭借其天生对数学与经济的敏感,在股票市场进行投资,不但让爷爷的积蓄翻了好几倍,还悄悄收购了爸爸工作的公司,挽救了一场家庭经济危机。
  
  Vitus乘上爷爷的飞机,找到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状态,也把自己的才华横溢放置在合理的位置,这正是女钢琴家所说的“冷静的理性”。是爷爷以飞行的梦想,带领Vitus飞越世俗,安稳地降落在人间。
  
  飞翔是一种状态和心境,懂得飞翔的人,必能体会让梦想带领自己遨游天际之美。
  
  爷爷飞了,小天才也飞了。
  
  当Vitus驾驶双人小飞机飞越山岭与河流,降落在女钢琴家豪宅的草坪上,一段为了自己和音乐而演奏的纯粹人生开始了。Vitus找到了对待音乐冷静的理性,也把曾要抵抗的天赋转化成为音乐而心跳的热情。
  
  片尾,演奏厅中,Vitus在钢琴上肆意挥洒着自己的才能,全心享受着音乐的快乐。指尖流淌出来的音符让听众叹为观止,使父母热泪盈眶,场上掌声不断,Vitus飞越他们,乘着自己的天赋,飞向梦想。